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天将将转晴,戚映竹以养病为名,去了长安郊外的落雁山上定居。
      
      近日长安城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八卦,便是十七年前侯府抱错千金一事。戚映竹当了十几年的假千金,如今真千金归来,她自然应当让位。
      
      侯府并不欠戚映竹什么——真论起来,这位女郎病歪歪十几年,不知吃了多少名贵药草。侯府未曾让她偿还旧恩,只是让她避去山上住,已经格外开恩。
      
      余晖残红铺满天际,春日落花被尘埃所碾,贴着地面轻轻扬起一点儿。有侯府标志的一辆古朴马车,在山间一处被草木所掩的院落门前停下。
      
      杏红从墙头蜿蜒而出,马车中先跳下一位姆妈。她踮脚向院落看,见得青苔藤蔓后,院子里左半边的屋舍厢房被雷所劈,乌凄凄一片,草木乱生,无人修葺。
      
      这位姓成的姆妈摇摇头,转身向马车中的女郎轻语两句。车门打开,站在车外、一路护送的几个卫士忍不住屏息,向那马车中被扶下的侯府假千金望去。
      
      他们见得白纱轻委,一只纤白的、玉琢般的手搭在了成姆妈手上。戚映竹亭亭玉立,身形却被微微被风吹拂的幕离笼住,影影绰绰,让人看不到她半分容貌。
      
      卫士们心有失落。
      
      戚映竹静静地站在院落前,打量自己日后恐怕要长久住下去的地方。侍卫长咳嗽一声,拱手立在她身后,低声安慰:“女郎切莫忧心。唐二郎南下办事,暂且顾不上女郎。待二郎归来,女郎说不定就能回长安了……”
      
      他迟疑一下,怕女郎做傻事,便特意提点道:“二郎心慕女郎,女郎若是嫁入了端王府,便熬出头了。”
      
      戚映竹:“是重新飞上枝头么?”
      
      侍卫长才觉得她说话阴阳怪气,又听到戚映竹低婉又透着几分倦怠的正常回复:“多谢劝慰,但不必将我的事告诉旁人。能有一容身之处,我已然满意,别无他想。”
      
      卫士们点点头,不再多话,告辞而去。从此后,这山中院落便供给戚映竹和成姆妈住。
      
      侯府千金沦落至此,连个服侍的贴身侍女都没有。
      
      --
      
      山中又下了几日雨,天亮了,成姆妈坐在女郎寝舍外头的廊庑下,摇着扇子看炉上正煎着的药汤。
      
      服侍旧的假千金并不是什么好差事,何况这假千金还是个病痨子。侯府中的仆从们都躲着不肯接这差事,成姆妈被派来,一是自己没有门路躲开苦活,二是,富贵险中求。
      
      她想到临去前,侯府夫人和真正的千金小姐说的话——
      
      “我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她却锦衣玉食,实在不公。我非要她去吃点我有过的苦!”
      
      “到底是侯府养了这么多年的女郎,也不能真的不管了。万一唐二郎回来……这样吧,让她去山中住一住,唐二郎若还肯要她,是她造化,我这做母亲的也算为她找了个好去处。若是唐二郎不要……起码山中生活清静。”
      
      “成姆妈,你好生伺候她,你的儿孙前程便都不忧。过两年,不论她生或死,嫁人或不嫁人,你都可以回来和儿孙团聚了。”
      
      成姆妈想得出神时,听到屋中传来的轻微咳嗽声。知道是女郎醒了,她连忙放下手中扇子,进去服侍女郎。
      
      进屋时,成姆妈唬了一跳,因看到戚映竹已经披衣下床,坐在妆镜前梳理她的乌黑长发。成姆妈过去便夺了女郎手中的木梳,板起脸:“哪家女郎有自己梳发的?”
      
      戚映竹仰面,窗外日头落在她面容上,洒着银金色的光。
      
      成姆妈看得怔一下,见戚映竹也因她的反应而愣一下,紧接着,戚映竹微微浅笑,颊畔浮起很浅的酒窝,让她有了少女憨态:“我以身作则呀!”
      
      戚映竹垂眼,乌黑的眼眸在眼中轻轻荡了一重波光:“日后,这里只有我与姆妈两个人住。姆妈也不必夜里侍候我。这里的屋子多的是,姆妈自己挑一间住着便是。”
      
      她这样说,让成姆妈心中顿生起了怜爱:这也曾是娇贵护着养起来的千金小姐,如今却……
      
      成姆妈道:“不成!”
      
      她推着戚映竹纤瘦的肩,让戚映竹转过去面对着铜镜。成姆妈望着镜中那面容雪白、分明病弱的少女,心中怜惜多了许多分,她坚定地,一边为戚映竹梳发,一边道:
      
      “女郎如今要紧的,是好好养身子。女郎这般容貌……何愁不会回长安?老奴会好好照顾女郎的常日饮食,女郎自己也不可自暴自弃才是。”
      
      姆妈在耳边絮絮叨叨,戚映竹心中温暖之余,却也想到:回去长安么?
      
      养父养母……都已经不要她了。
      
      她真的还要苦熬,等着回去的机会么?
      
      --
      
      其实病逝山中未尝不好。
      
      幼年时,曾有算命先生断定她活不过双十之年。
      
      她是早逝之命,常日吃药,如今已经十七年过去了……何必与命运相抗呢。
      
      --
      
      戚映竹并未将矛盾想法与成姆妈分享,姆妈照顾她本就辛苦,她只努力养病便是。至于心中郁郁,自己排解便是。
      
      山中日子飞逝,许是空气好,许是没有俗事人打扰,亦或者成姆妈照顾得好,戚映竹病了许多日后,竟渐渐好了起来。她能够多吃一些饭菜,也能下地走路,让成姆妈惊喜万分。
      
      于是,一日午后,戚映竹歪在榻上翻书时,姆妈一边坐在矮凳上做女红,一边与她唠叨:“女郎,今日外头有太阳,咱们出去走走吧。”
      
      戚映竹拿书挡住脸,装作没听到。
      
      成姆妈毫不气馁:“你呀,身体不好,就是因为你总也懒得动的缘故。我们村子里的女人,各个身强体壮,都是因为我们整日做农活……咱们现在从侯府里出来了,侯府对女郎每日吃的药未必有以前上心。条件不好了,咱们更要好好养病……”
      
      戚映竹心想:好啰嗦呀。
      
      她不得不起身,堵住成姆妈的话:“我去便是。”
      
      姆妈这才高兴,她一下子跳起,丝毫不像五十多岁的老妪,反而比戚映竹更像个手脚灵活的二八少女。戚映竹看她那般高兴,心中也微微喜悦一些。
      
      二人出门,姆妈为戚映竹裹好斗篷时,戚映竹回头看到屋外贴着墙角的竹伞,多嘴一句:“这里总下雨,把伞带上吧。”
      
      --
      
      一语成谶。
      
      成姆妈扶着戚映竹,在山中走了不到小半时辰,戚映竹便娇喘微微,走不动路。二人又歇了许久,再次行走时,天公不作美,天上飘起了小雨。
      
      成姆妈连忙拉着戚映竹寻路往回走,但走着走着,山中不仅飘雨,还弥漫起了雾。烟雾笼罩山头,越来越浓,成姆妈和戚映竹被罩在雨雾下,心生迷乱,迷了路径。
      
      成姆妈自责:“都是老婆子不好,明知道山中多雨,还要出来。”
      
      戚映竹穿着红色斗篷,红底白绒照着她的面容,嫣红之色,连她眉目间的羸弱都遮掩了三分,让她生出几分娇美感。雨丝斜斜拂在面颊上,清清凉凉,戚映竹不像成姆妈那般发愁,反而觉得在山中淋雨,也很不错。
      
      她前十七年藏在侯府宅院中,本没有机会这般亲近自然。
      
      戚映竹侧身,帮姆妈也罩好斗篷挡雨。她微仰头,看到二人头顶的黑色大伞,微微笑时,唇角又溢出酒窝的浅痕。
      
      戚映竹:“这有什么关系?我有斗篷,姆妈也有斗篷,我们都淋不到雨,还多拿了一把伞。就算雨再大些,也没有关系。”
      
      姆妈看她一眼,难得见到戚映竹笑起来的样子,只觉得心中一暖,噗嗤也跟着笑了起来。成姆妈摇摇头,催促戚映竹:“好了,咱们快找地方躲雨吧。你身体不好,可不要淋雨淋病了。”
      
      戚映竹低低应一声,被姆妈扶着,深一脚浅一脚地寻路。
      
      灰蒙蒙的山间,雨水渐重,乌云浓密。曲折蜿蜒的山道上,一红一灰的斗篷相携着艰难移动,倒也珊然可爱。草木沙沙声伴随着雨声潺潺,两相叠加,山间显得更加静谧。
      
      戚映竹走得累了,她怕姆妈担心自己,便捂着心脏,强行压下急促的心跳。仰头之时,戚映竹的睫毛忽然颤了一下,因看到薄雾笼罩的山间,视线尽头,有一个黑衣少年,从山路的另一头拐了过来。
      
      雨水淅淅沥沥,少年行在山路上,并未撑伞。他飒然而来,颇具野性。
      
      水烟氤氲,沉甸甸又轻飘飘。隔着雨帘,冰凉的水飘到面颊上,戚映竹周身怪异得难受,并未去看。
      
      雨太潮了。
      
      山上突然出现一个陌生少年……岂不奇怪?
      
      戚映竹思考的时候,再抬眼时,心跳不禁加快。因那方才分明离她们还有七八丈的少年,此时已经足以与她们擦肩而过。
      
      姆妈握着戚映竹手臂的手一紧,力气重得戚映竹微咬唇。
      
      戚映竹低下头,看到少年修长笔直的小腿。他踩着黑靴,黑靴收得极紧,每走一步,黑布衣料贴腿,轻快又随意,煞是好看。
      
      黑衣少年与她们只离两步,他缓缓看了她一眼,一言不发。擦肩而过的片刻时间,濛濛青山间,戚映竹回神抬头,蓦地一滞,看到他武袍劲瘦,紧窄的腰身笔挺如竹。
      
      她当做没在意,目光继续向上,想看点正常的东西。她注意到他衣襟领口、发丝面容,皆干燥无比,一丝没有被雨淋到。
      
      黑衣少年偏过脸来,发丝拂唇,眼若星辰。他凌厉又俊俏,看她的眼神直勾勾的,又透着无拘无束。
      
      成姆妈肥硕的身体挡在了二人视线中间,高声:“女郎,我们快些走。千万不要授人以柄,给不三不四的人占了便宜。”
      
      戚映竹自己心虚,登时脸颊滚烫,低下头仓促而含糊地应了一声。
      
      --
      
      雨丝飞溅,时雨停住脚步,眯眼看向那对主仆。
      
      虽然他没有完全听懂她们的话,但他大约明白那个老婆子在瞧不起自己。
      
      该不该杀了她们呢——
      
      时雨轻轻扣着袖中匕首,作为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杀手“恶时雨”,杀人是他颇为信赖的解决问题的方式。

  • 作者有话要说:  1.架空唐汉,名节贞操不重要;
    2.作者爱好写不完美的人物,包括文中所有人;
    3.这是一篇自产粮文,无情节无故事无人物无深度无格局无思想升华,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写某对cp感而开的文。
    如果能够接受这些,就和我一起享受这段旅程吧~
    同样是“少年恋歌”,这篇文和小淑女不同。小淑女写天真纯净少年爱,这篇文写:无知的欲,无情的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