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给秋菊开门的是个头裹方巾的妇女,她望着头顶乱蓬蓬辫子的秋菊,“姑娘,你是?要找人吗?”
      
      “婶子,打扰您了,我叫秋菊,是跟着商队从南方来的,路上遇见马匪,商队遭了殃,我命大逃到林子里得以保命,但也落了单,一路瞎走上十天才遇见这个村庄,求您发发好心,让我在您家里吃口饭歇歇,自从我落单再也没吃过一口米面,求您了”。
      
      妇人看着她凌乱的头发、料子不错却散发酸味儿的衣服、脱线的鞋子以及抱在怀里黑乎乎的药罐,想着家里男人还在,不怕引狼入室,让开让秋菊进门,然后把门敞着。
      
      “秋菊姑娘,我男人姓邱,你叫我邱婶子就成,我家早饭还没好,正好后锅里有热水,你先洗洗换身衣服,洗完饭也好了”。
      
      “邱婶子,您叫我秋菊就行,谢谢您,我一直赶路,每天出一身的汗,衣服都酸了”。
      
      ………
      
      秋菊换上邱婶子的衣服,出来后就看到堂屋里坐了一屋子人。
      
      “秋菊,快进来,你进村的时候被一窝子孩子看见了,回家给他们爹妈说了,说的不清不楚的,大家都来看看你,你别紧张,你说说你的情况,这是我们村长,他见识多,看能不能给你出出主意”,邱婶子看秋菊猛的见这么多人,面色紧张,赶紧出来解释。
      
      村长年纪较大,头发斑白,眼神却很清明,“丫头,你是从哪来?本来要去哪里?怎么你独身一人?你家人呢?”
      
      “村长伯伯,我家在安庆下面的一个小镇,家父是开药房的,家中就我一个独女,前不久家父进药材途中遇害,家中药房被二叔三叔所占,还要将我嫁给一个鳏夫,我在老管家的帮助下逃脱出来,跟随商队投奔晋城舅舅家,路遇马匪,商队遭了难,我也被冲散了,一路寻找人家歇脚问路,走了十来天才遇到你们这个村庄”。
      
      村长放下捋胡须的手示意秋菊先坐下,“安庆,老朽倒是没听过,想来离此地遥远,晋城倒是偶然在城里听行商提起过,但离我们村要一二十天的路程,丫头你这是走岔了道,你先在我们这儿歇两天,到时候有进城的把你捎过去,你跟行商的往晋城去,快过年了,行商的多,你也不必担心”。
      
      秋菊愣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拒绝没理由,答应过两天就要上路,“谢谢村长,你们村里都是好人,让我歇脚还给我解决前行难题,但遭遇马匪我逃进林子里了,出来后我发现我路引掉了,这样我还能进城吗?”
      
      村长摸胡须的手顿了顿,“路引掉了可以拿户籍材料去补办,我先给你做担保人,去衙门重新办张路引”。
      
      “我……我户籍材料跟路引放在一起的,都掉了,不知道掉哪里了,当时我担心马匪再来,也害怕地上的尸体,不敢就待,就没找到”,秋菊语气急促,面色发白,手还有些发抖。
      
      “都掉了?这么重要的东西不都是贴身放吗?我看你腰上还有荷包,路引和户籍材料放哪里在?荷包和包袱还好好的,那怎么就掉了”?邱大婶突然发声,指着秋菊绑在腰上的荷包。
      
      秋菊捏着荷包,额头冒汗,结结巴巴的说,“路引……我放在……鞋底,都放在鞋里的足袜,但我跑的时候把鞋跑掉了,袜子也被树枝划破了,路引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掉的”。
      
      “行了,看这丫头脸色蜡黄,先让她在你家歇个两天,我回去再想想看还有没有其他办法进城”,村长对邱婶子说,
      
      “都散了,该回家吃饭的吃饭,下地的下地,我也先回家了”,一群人叽叽喳喳的往外走,村长回头看了一眼。
      
      饭后,邱大婶家男的都去地里了,家里只剩邱大婶和她大二媳妇以及两个女儿。
      
      “秋菊,你走路走了上十天,去我姑娘她俩屋里睡一会儿,你实在是运气好,晚上睡在野外也没出事,但也提心吊胆的,现在好好去睡一觉”。
      
      “邱婶子,没事,我帮你们干干活,你们能让我在你家歇脚,我身无分文,不帮些忙我心里过意不去”。
      
      “这个时候没啥活了,再说家里有我跟我姑娘、媳妇,啥活忙不开?你去睡一觉,养养精神”。
      
      ***
      
      村长家,四个男人坐在桌前说话,这个时候本该在地里干活的邱婶子的男人也在其中。
      
      只听村长说,“那丫头有问题,她在编瞎话,就是不知道编了几成,就怕身份有问题”。
      
      “能有啥问题,不就是拿不出路引和户籍嘛”,邱婶子的男人满不在乎
      
      “太淡定了,爹死了、家产被占、路遇马匪她说的太顺溜了,像是说过很多遍已经麻木了”。
      
      “一个姑娘家遇到这么多事,还在野外独自奔走这么多天,估计吓傻了,能活着走出来就是万幸了,估计还没反应过来呢”,另一个中年男人不太当回事。
      
      “就你们良善,那按你们说的那姑娘咋办,没户籍没路引,走不了留不下,并且依我来看,这姑娘经历的事不少,胆子大,多亏了年纪小,遇事藏不住,就担心她有坏心思”,村长还是认为秋菊有问题。
      
      “说到她爹横死,她没有伤心;家产被占,没有愤怒、不甘;路遇马匪,没有后怕,你们想想,如果是你们,爹在外横死,自己在外又遇马匪截道,你们咋想”。
      “还有路引和户籍,小孩子都知道多重要,掉了一定会去找,那丫头也知道进城要路引,投奔舅家一定会进城,但路引和户籍掉了她也不是着急着回去找,这说明她觉得进不进城关系不大,那她投奔舅家就值得怀疑了”,村长越说越来劲儿。
      
      “人老成精啊,你再年轻点就可以去当衙役了”,其他人都佩服道。
      
      “不是老了都能成精,我年轻时在外跑可不是瞎跑的,我这没文化心再不细点,当初没得命回来”,
      
      “不瞎说了,我让我家小子去趟衙门,把情况给裴衙役说说,让他们看咋办,官老爷见识多,万一我想多了,好好一姑娘进衙门一趟,出来就不好找婆家了”,村长让邱婶子男人回去了别泄露了消息,也别给他婆娘说。
      
      ……
      
      深秋日头短,天黑的快,农村里都是一天两顿饭,半下午的就开始做晚饭,吃完饭天才黑下去,洗洗刷刷后摸黑睡到床上,也省了灯油。
      
      午夜,夜里最黑的时候,秋菊悄悄打开了门,背起包袱慢慢往大门走去,开门时吱呀一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声音特别响,秋菊出去后,把手从门缝伸进去用一方泥砖堵在门后边,让门不是大开的状态。
      
      邱婶子按住想起身的汉子,“当家的,让她走吧,我看她也不像个有坏心思的,一个命苦的遇到困难的孩子,才比我们姑娘大一岁,大丫和二丫最累的时候就是农忙下地打打下手,这丫头眼睛里都看不到希望,精神紧绷,狗叫一声都能把她吓蹦起来”。
      
      “唉,村长嘱咐我别给你说,我还是没瞒住,我们说话的时候她估计听到了,她能从我们家里出去,但村长家养的有狗,她又不熟悉路,狗一叫就有人起来了”。
      
      “天黑,说不定呢”。
      
      夫妻俩刚躺下,就听到狗叫和人声了,拖延一会儿,邱婶子男人邱大起来出去了,一刻钟后又回来了。
      
      “怎么样?”
      
      “抓起来了,关在村长家柴房里,估计天明了送官或是等他家小子明天带衙役回来,睡吧,你能做的都做了,剩下的也别管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