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劝人就医 ...

  •   自打苏生的妈妈来过之后,苏生又一次进入了那种漫长而痛苦的循环之中。苏生的状态恹恹的。他其实明明好多了。可是他无法不去想妈妈说出口的这些话。所以即使他心里明明没有之前那么痛苦那么在意,整个人的情绪也不可抑制地变得沮丧。他又要等过这样一个轮回。他要一等再等。他知道再过那么十天半个月他又可以恢复如常。
      可是江泽一天都看不下去。他很心疼。苏生的那些如常的掩饰让他的心抽痛起来。原来他给的开心只是暂时的,苏生还是没能真正快乐起来。
      他看到苏生已经几天没有说话了,寡言少语的。但是苏生还是好好和别人相处,让人不深究就看不出半点异样。这个傻瓜,真的以为别人看不出来的吗?
      结合这之前种种的调查,他隐隐约约地觉得苏生有抑郁症的前兆。太像了,实在是太像了。那种封闭性,那种延续性的心理问题。他实在说服不了自己苏生只是简单的不快乐。苏生明明已经陷入了泥沼。但是他害怕一说出口就是更大的爆发。谁会觉得自己有病呢?谁在已经病了这么久还敢踏出去呢?但是他确信苏生的心理病了。他打定主意要抓紧时间去带他找一下心理老师。
      在晚上回家的路上,江泽装作无意间提起:“最近学习压力好大啊!数学竞赛有好多试卷要做。”他眨着眼睛,狡黠地笑笑。同时还真的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苏生看着他,嘴角轻轻扬起。
      他温柔地对江泽说:“你可以听音乐,可以跑跑步,还可以找我说话。”他在面对江泽的时候总是比他真实的情绪还要好一点。
      江泽听了面上虽然仍然带笑,心里还是会有细密的疼。
      看吧,其实他什么都知道,就是自己的心病难医。
      江泽对他温柔地笑了一笑:“那我这种情况去找一下心理老师怎么样?”他的语气软了下来。
      苏生很迟疑地说:“可以。他们是专业的。”那声“可以”经过了很大的犹疑才说出来。江泽看不出他是不是想到了自己的真实用意。
      江泽害怕一下子会刺激到他,于是换了一种极其温柔的语调对他说:“从前有只兔子,它什么都不爱和别人说,尤其是那些悲伤的事情。它一直都是这样,宁可自己默默消化。最后成为了习惯,它这样重复了一次又一次。你猜最后这只兔子怎么啦?”
      苏生的第一反应是它和自己好像。他很敏感地觉察出兔子和他的共同点。
      他认真思考了一会,才慢吞吞地回道:“最后它死了吗?”这个结局他觉得最合理。其实也是最投射他内心的真实想法。
      江泽突然感觉想要哭。这只兔子就是他呀,谁希望自己死的?
      他握住苏生的手,摩挲了几下。他凉凉的皮肤在慢慢升温。他这才大笑:“才不是呢!是它的兔子伴侣急的毛发都变白了。”兔子的毛发本来就是白的,江泽为自己讲了这么一个好笑的笑话而自鸣得意,也一扫刚才的恐惧和担忧。
      故事讲到这里,苏生其实已经明白这只兔子讲的就是他。所以他是看出自己有心理问题了吗?所以借这个来点明。可是,他又是怎么知道的,自己明明掩饰的这么好。
      “兔子的毛本来就是雪白的。”苏生听见自己说了那么一句。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出这句话,抓住无聊的逻辑漏洞,还是飞快的。他此刻内心的慌张不亚于被表白的时候。他们实在是心有灵犀。
      “你是真的不明白吗?”江泽也已经看出苏生的逃避,此时变得很生气,“那只兔子就是你啊!”他紧紧攥着苏生的手,目光一瞬不瞬盯着他。
      苏生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这样的。我才不难过。”那语气近乎魔怔。他的眼神开始变得无神,不再聚焦某一个事物。很快他的手挣脱开了江泽的手。
      江泽气一下子消了,心也一下子软了。他明明想要智取的,明明是要以柔制胜的。这会还是变成强迫了么?他的苏生还是感到不舒服吗?
      此时在无人的街道上,寂寥无声。苏生穿着卫衣,身影单薄。
      江泽此时觉得自己逼人太甚。还是不要这么直接戳穿他。他也不知道苏生为什么反应这么大,超出他的预想。两人立在路灯下,苏生只觉得有一片阴影覆盖在自己面前。江泽就这样站在自己面前,逆着灯光,再没有说话。
      其实这会江泽只是觉得束手无策。他想给苏生冷静的时间。可是他此刻的心很焦急。明明如果一直这样放任下去会极大的损害身体健康。况且苏生本来不必如此的。他一定要早点说服他。
      过了十几分钟那么久。他重新抓住他的手,轻轻摇晃了几下,语气近乎哀求:“我们就去找心理老师倾诉一下好吗?”
      苏生依旧不说话。他恢复了理智,但没办法做出回答。
      这就好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江泽觉得十分的有心无力。
      他实在是焦急压倒了一切。于是他开始自暴自弃,也不按之前好好想好的话来说了。
      “你知道吗,从第一次我遇见你,给你撑伞的那一刻起,我心里就有了某种悸动。我那时就觉得你想一只流浪猫,你不要生气。谁给一个大男人撑伞啊?我就这么做了。因为我想保护你。你说你也不弱,在雨中好像随时可以放声歌唱。”
      江泽这时候轻笑,他的确爱着那个清冷坚毅的人。
      “你以为同桌是可以随随便便就做成的吗?还是我,挤掉了前面排队的那几个人,厚着脸皮排到了你身后。还计算好了单双数。”
      苏生的脸已经微微动容。他一直以为他们成为同桌是一种难得的缘分。他也记起来高一的时候自己和家里还没有那么硬气,生活过得捉襟见肘,营养跟不上,他那时候才一米七四。而江泽就是人人传来传去的一米八。那时候大家还开玩笑把他当做标尺,班上男生谁过了一米八就一目了然了。
      六厘米的差距中间可以隔着好多人。我以为是上天派你来到我身边的,没想到是你自己要来到我身边的。
      苏生的掀开了眼皮,正视着江泽。此时江泽还一无所知。
      “你还记得许哲吗?今天我找他聊天,他说你初中和现在的性格是不一样的。他还说高一上学期和你同班的那个时候就觉得你有些不对劲。他能看出来的,我怎么会看不出来?我之前一直以为你和初见的时候性格一样,没有想到背后隐藏着这样的原因。”
      江泽漫无目的地讲了那么多,喉咙都有点哑了,也没听到回音。他看向黑沉沉的天际,觉得有些无奈。他想今天就说这些吧,否则真是逼得太紧了。他刚想最后问苏生愿不愿意只是去试一下。
      没想到苏生勾住他的脖子,说:“那我去看一下心理老师。”
      这简直让江泽意外,再次确认,“真的?”
      “嗯。”其实苏生的内心还是很害怕的。那么久封闭的内心居然有一天要像人敞开,他比谁都害怕。不过他实在是被江泽感动到了。他才稍微有了一点勇气答应下来。
      江泽开玩笑似的说道,“你如果不答应,我本来准备多给你洗几次脑,你就不会那么排斥了。”此时他的心情轻松不少,才会这么说。不过他也确实打算那么干,慢慢去开导他。铁树也总会有开花的那一天,不是么?
      苏生笑着回道:“随便。”他很依赖现在的温暖,随便江泽把他带到什么地方都可以。他本来就是一直跟着江泽走的。江泽就是他的太阳。
      “那明天晚自习我请假陪你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