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求药就求药,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
      而且这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

      谢池渊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道:“本尊答应过你要治好你的伤。”他语气平静,说完之后犹豫了一下,见赫连城紧皱着眉,还是伸手将桂花糕递了过去。
      “尝尝。”

      赫连城心中一怔,看着对面之人是杀人无数的魔尊,那句“多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薄唇紧绷着,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桂花糕。不过叫赫连城有些意外的是到手之后的桂花糕竟然还是热的。

      “这是我在人间买的,怕回来的时候凉了便用灵力热着。”
      谢池渊见赫连城奇怪,解释了句。
      他自己在外面店铺中闻着那味道十分香甜,早就想吃了。用灵力温热也是十包一起,给赫连城的这个不过是顺便一起罢了。

      然而赫连城却不知道。
      他拿着这包甜糕点,想到这魔头到底是替他去求了兰若山。此时虽冷着脸,却也拿出了一块桂花糕尝了尝。

      入口清香,倒是没有一般糕点的甜腻味儿,确实不错。

      他吃了一块之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抬起头来见魔尊竟是勾起了唇角,似是十分满意,不由皱了皱眉。
      谢池渊不常笑,熟悉魔尊的都知道他常年情绪淡漠,在出关返祖之后更是如此。那身雪色光是让人看上一眼便不敢接近。
      此时谢池渊忽然勾起唇角,雪白的睫羽落下,竟似有些寒雪融化之感。

      赫连城一直知道这位魔尊长的很好,如今见他浅色瞳孔柔和的看着自己,竟有一瞬间的恍神,直到手中冰冷寒铁提醒着他时他才放下那桂花糕,神色恢复冷峻。
      “东西我也吃了。”
      “我要休息了。”
      言语中逐客的意思很明显。

      看来是自己在这儿他不自在。
      谢池渊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他自己当着别人面也吃不好。正好他也想赶紧回去吃糕点,美人这个举动简直是合了他的心意。
      他恨不得立马转身,不过在站起身后谢池渊还是依照人设回过头去淡淡道:“记得吃药,好好修养身体。”

      他语气有些失望,这句关心的话在此时更叫人心头一怔。就连一旁的魔侍都不由在心底暗自替自家魔尊抱不平。
      开口的魔尊本人却丝毫没有被下逐客令的不适,只是在说完之后见美人始终握着剑一言不发,这才收回目光。

      赫连城闭着眼睛摩挲着剑刃,一直到人走之后才睁开眼来,看了眼桌上吃了一口的桂花糕,微微皱了皱眉。
      他本是想要将这东西扔掉,在动手时却心中顿了顿停了下来,到底是没有扔掉。

      谢池渊不知道的是,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给赫连城拿过这种东西。
      他自踏入修真一途之后受到的教育便是不为外物所扰,心中只有剑,这些俗物自是不敢有人拿到他面前。
      只是今日魔尊才打破了例外。

      想到这人竟像是普通道侣一般,在路上看到些灵巧花样便想着法子给他带回来,赫连城脸上阴晴不定。
      最终紧抿着唇,冷哼了声。

      ……
      谢池渊出去之后,一低头就看见旁边魔侍愤愤不平的样子,不由皱了皱眉。
      “可是有事?”
      这魔侍一双绿豆眼转了转,抬起头来后下意识不平道:“属下只是替尊上抱不平。”
      “尊上为夫人做了那么多事,夫人竟连一个好脸色也不给尊上,实在娇纵。”

      这有什么。
      原著中那魔尊最终还被夫人捅了一刀呢。
      谢池渊看的很开,他们一个图人家脸,一个被迫绑来,不给好脸色实属正常。再说那可是天下第一美人,只要一想到那张漂亮的脸,谢池渊便心情好了很多。

      他摆了摆手示意魔侍不必多说。
      在魔侍心中一凛时,回头高深莫测道:“退下吧,这几日在外奔波本尊也累了。”
      “是,尊上。”魔侍心中不忿尊上对那第一美人的偏爱,但此时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躬身离开。

      一直到人走了,谢池渊才身体放松下来。等到脚步声都远离,他才从袖中拿出之前买的桂花糕来低头看了眼。
      给了“君轻裘”一包,他还有九包,美滋滋。

      谢池渊眉梢肉眼可见的松了下来。
      用那张谪仙面容伸手拿起一块桂花糕来慢慢吃了起来,尝到入口的味道后这才觉得穿书也是有些好处的。
      古代原汁原味的桂花糕就是比现代的好吃一些。

      这九包吃完之后还可以借着美人想吃的名义叫辛柏总管再去岸上采购一些,顺便再买些蜜饯之类的小食。
      谢池渊漫不经心的想着,忽略他吃桂花糕的动作差点让人以为他是在思考什么事关魔族生死存亡的大事。

      也幸好谢池渊提前将人打发走了,没有人看见这一幕。更没有人看到,在享受至极时他头上不知何时冒出来一对雪白的小尖角。

      ……
      此时青越剑派内,假天下第一美人被关在魔宫中,而真美人君轻裘却眼眸轻垂,打开了喜帖。想到掌教的吩咐,他本是准备照着魔族那边的形制写一份退婚贴来。
      结果没想到一打开那喜帖,指尖却不由自主停住。
      墨色的字迹映入眼帘,出乎意料的是上面写着的东西与君轻裘想的竟有些出入。

      “皇天在上后土在下,今吉日将至,枯荣海池渊天尊特向青越剑派下喜帖,求娶天下第一美人君轻裘,还望掌教应允,自此正魔同喜。”
      他低声不自觉念了出来,在念到他的名字的时候猛然皱起了眉。
      “君轻裘。”
      这分明是下给赫连师兄的喜帖,为何上面写的会是他的名字?

      修长的指节压在帖子上的力道不由重了些。君轻裘看着这喜帖,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眼睛。可他知道自己自小习剑双目锐利,是绝对不可能看错的。
      捻弄着喜帖的手指收紧了些,君轻裘有些拿不准这喜帖的意思,心中不由冒出一个念头:难道是代写的魔族手滑写错了?

      这样想着,他脑海中一闪而逝的却是那日在山脚下见过的那个魔族。
      那双不含任何.欲.望与杂念的浅色瞳孔在眼前浮现,君轻裘心头微微顿了顿。他垂眸看了眼那喜帖。
      无论如何,显然这退婚帖不能这么简单的写下去了。
      他看向一旁研好的墨,皱眉收了笔。准备还是将这喜帖明日拿去交与掌教。

      但是不知为何,因为那张喜帖君轻裘晚上竟然没有睡着。

      这对君轻裘来说倒是一次新奇的体验,他天生便有剑心,心无旁骛,秉行君子之剑,从未生过杂念。
      这还是第一次。
      夜晚几度听见窗外的鸟鸣,君轻裘垂眸思索着白日里的喜帖,在天亮之后才看向窗外鸟雀,只觉得眼睛有些干涩。

      一夜未睡的后遗症已经来了。
      君轻裘按了按眉心后,昨夜想的那些事情便已褪去不少。在有弟子来敲门后,他又恢复了往日那个端庄持重的君子剑。
      君轻裘心中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青越剑派与平日有些不一样。

      平日里门派中总是十分安静,周围弟子们早起之后便会去做早课习剑。可是今日却三三两两的聚集在一起在说着什么。
      一直到走在殿外看见没有人练剑,他才微微皱起了眉。
      “怎么回事?”他看向旁边师侄。

      那师侄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而这时那边谈论的话却已经传入了耳中。
      君轻裘没有想到他们议论的竟然是魔族之事。
      “哎,你知道了吗?听说那枯荣海的魔尊现在大肆收纳宝物,准备到我们青越剑派来提亲了。”
      “八荒之中依附枯荣海的魔族这两日一直在向那魔尊进贡,听说连北海都被翻遍了。”
      几人小声说着,显然也是刚刚才听到的消息。

      君轻裘握着喜帖不自觉停下脚步。
      “你们在说什么?”
      他声音清穆好听,一下子便叫周围安静了下来。

      君轻裘只听见了后半句。
      刚才议论的几个弟子听见声音后行了一礼,这才犹豫着说起刚才的事情。
      “我们是在说外面传进来的消息。”

      “听说那魔尊豪掷了大量珍宝,外面都说他是不日后准备来我们这儿提亲的。”
      如今这青越剑派与枯荣海息息相关,魔族那边一有个什么消息他们都能收得到,不只是他们,外面甚至议论的更加厉害。
      “君师叔您怎么来了?”
      说话的那弟子说到这儿才想起了之前魔尊好像是喜欢君师叔的,他看了眼君师叔依旧俊美霁月的面容,反应过来之后霎时住了嘴。

      这样一想,似乎总觉得君师叔现在头上有点不太对呢。

  • 作者有话要说:  傻白咸魔尊:我掳走了天下第一美人,美滋滋。
    真“天下第一美人”君轻裘微笑:今天也是头戴绿冠的一天呢。
    感谢在2021-04-05 21:30:59~2021-04-06 21:34: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阿念、一个看文路人、清秋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朝呆鱼 58瓶;刀之所向 12瓶;南木 5瓶;沐光 2瓶;猫不吃鱼、崇明敬渊、阿念、王者.可可可~( ̄▽ ̄、有木在南方、一个大俗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