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前面带路的灰雀见魔尊停下来,不由回过头去有些疑惑。
      “尊上,怎么了?”
      谢池渊掂量掂量怀里的美人,清咳了声,面无表情:“没什么。”
      他自然不能让人看出来他觉得这个美人腰有些粗而且有点重。
      
      魔尊一张苍白覆雪的面容淡淡的,白色的睫羽落下,在前面人回过头时又将表情换成了若无其事。
      灰雀自然看不出来什么,被魔尊雪色晃花眼之后便又高高兴兴的在前面带起了路。
      
      一直到人转过身去,谢池渊才暗地松了口气,甩了甩手腕后换了只手抱着人。
      
      而另一边,青越剑派“弑神剑”赫连城被人掳走的消息很快便传开了,当日那浑身魔气的白鹰在天上被人看的清清楚楚,所有人都知道弑神剑被人打晕带走了。
      “那可是赫连城啊!”其中知道赫连城厉害的几人面色难看。
      当世剑修那么多,可却无一能够越过赫连城的,那人自出世以来一柄弑神剑神鬼退避,可是如今却被人掳走了!
      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赫连城下手,还是在中洲仙府之地嚣张到当着青越剑派的面。
      
      众人面面相觑,然而那日除了赫连城,白鹰上另一人他们完全看不清楚,直到现在也不知身份。
      因为赫连城遇袭的事情,整个修真界都在讨论这件事,想着连赫连城都打不过那魔头,自己必定不行,一时之间不由人人自危。
      
      此时青越剑派内:
      君轻裘跪在地上,将之前在山脚下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周围当时在一起的弟子们也纷纷低下头。
      “长老恕罪,我们没能看清那魔人面目。”
      说来羞愧,他们甚至连将他们困在黑雾之中动手那人是魔族都不知道,要不是后来那人张扬骑着白鹰离开在鹰翼之上泄露了魔气,他们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座上青越剑派掌教清虚真人乍闻此事面色也难看许多,毕竟那魔头实在是将青越剑派的脸面踩在了地上。
      不过他看了眼弟子,到底还是冷静了下来,沉声道:
      “那魔头如果当真修为如此高深,此事也怪不了你们。”
      “不过就是不知他为何冲着赫连城去。”
      
      君轻裘想到那句“美人”心头微微顿了顿。
      清虚真人说完之后又似想起了什么,皱眉问:“轻裘,虽无面容画像,但那魔头身上可还有其他可辨认的特征?”
      
      其他特征……
      君轻裘眼前此时忽然闪过那一闪而逝的白色,对方白发白睫的模样闪过脑海,他微微犹豫了一下。
      “弟子虽未完全看见面容,但却瞥见那人浑身皆白。”
      像是寒岭之上的覆雪一样,只是一眼便印在了他脑海之中,叫他怎么也和众人口中的魔族联系不到一起。
      
      君轻裘曾经也在边缘之地斩杀过魔族,但是那些魔族无不满身业障,形容丑陋,可是那天看见的那人却丝毫没有一丝魔族特征。
      浅色的瞳孔往过来时只叫人觉得淬在冰水之中一般。
      “那人看着和平常的魔族不太一样。”
      他说完之后,便又停下了话。
      
      殿下弟子们有些诧异君师叔竟然看见了那魔头,不过又一想到他自小修习瞳术,能看破幻境也是应当。
      清虚真人却微微皱眉:“全身皆白?”
      在君轻裘的话后他仔细想着,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一个全身皆白的魔族。按理来说这么明显的特征他不应该不清楚,可是这人修为极高,他却全无印象,这就奇怪了。
      
      几人商讨了半天也没有商讨出个所以然来,掌教最终也只能暂时道:“罢了,这魔头身份神秘,如今恐怕也只能寄希望于追踪当时那只白鹰的踪迹了。”
      他说着又看向跪在地上的君轻裘,叹了口气。
      “你们这一路也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君轻裘点了点头,只是在站起身时心中却还想着白日里发生的事情。
      那浑身皆白的魔族竟连掌教也没有见过,他明月般的面容笼上一层疑虑,看着和自己一起回去的弟子只按了按眉心掩下了情绪。
      
      修真界众人此时正在为他的身份发愁,但若是谢池渊本人在这儿的话一定会神色古怪,因为在原主记忆中他和这几位正道的老家伙们都见过,只不过因为之前谢池渊是正常的普通人模样,而现在他发丝与睫羽皆白了而已。
      如果清虚真人不去想那白色特征,单纯只站在他面前一定能够认出他来,知道这人就是那放话觊觎自己小徒弟,大名鼎鼎的魔尊——谢池渊。
      可惜因为谢池渊容色改变,现今修真界中竟无一人知晓。
      
      谢池渊在将抢回来的美人安排到旁边宫殿之后,便吩咐魔侍去准备东西沐浴更衣,他有洁.癖.,每次出门不管是有没有沾染上脏东西,回来都得清洗一遍。
      这次出去这么长时间还是在山里,谢池渊早已经浑身难受到不行,只不过一直冷着脸没有表现出来。现在回来安顿好天下第一美人之后,才忍不住想要泡在热水里好好舒展舒展。
      魔宫的魔侍们也知道尊上这个习惯,早早就备好了热水:“尊上稍等,马上就将热水送来。”
      
      谢池渊点了点头,不过又转头看了眼还在榻上面色苍白的剑修,皱眉想了想:“等等,把热水送到我房间,叫个大夫过来给他看病。”
      虽然走剧情了,但谢池渊可没打算顺着后面的发展搞什么虐恋情深,这美人重伤未愈被自己带回来,还是尽早医治的好。
      不然废了岂不可惜。
      
      他说完之后魔侍倒也没有多想,反而机智的反应过来。这新来的美人现在身受重伤,洞房也没什么意思。
      治好之后才有趣味儿些。
      他心中猥琐的想着,笑着谄媚的叫人把浴桶送回去,又连忙按照魔尊吩咐去找大夫来给这美人医治。
      
      谢池渊:……?
      这人在想什么笑的这么奇怪?
      他虽然总觉得自己属下的表情有些不对,但一时之间也没看出什么,只好挥手让他下去。
      
      忙碌了一天,他终于能够舒舒服服的沐浴了。
      想到这儿,冷着脸的魔尊终于松了口气,心情愉悦的回了自己寝殿。
      
      回去之后热水果然已经准备好了。
      美人在隔壁放着,在从浴桶出来擦干身体后谢池渊便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他虽是魔尊,但依旧保持着人类的习惯,到了夜里时还是要休息的。
      不过因为洁.癖.问题,他的寝宫之中没有多余魔侍伺候,也就没有人知道魔尊晚上竟然还是要睡觉的。
      
      偌大的寝殿此时空无一人,谢池渊和白天一样绷着脸。一直到穿上寝衣后用灵力查探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别人,这才沉郁的眉梢放松下来,懒洋洋毫无形象的躺在榻上。
      累死了。
      冷面咸鱼谢池渊心里呐喊了两句,又翻了个身。松软淡香的被子包裹着他,总算是叫他眼神动了动。
      
      修真界就是这点好,用的被子都和普通人不一样,谢池渊趴在榻上面无表情的用苍白的脸蹭了蹭被子,冷着脸想这被子似乎是叫什么月蚕锦,是灵虫织成的,难怪这么软呢。
      白发散在月纹之上,谢池渊浅淡的瞳色中微不可察的柔和了一瞬,在察觉到骨子里散发出的舒适之意后,便用锦被包裹住自己准备睡觉。
      然而刚等他翻了个身闭上眼,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尊上,尊上出事了。”
      
      刚包裹住自己要睡觉的谢池渊:……
      有什么事就不能等他睡醒后再来吗?
      
      他面上难看,包裹在月锦中半天不愿意出来,一直到听见门外魔侍被自己威压压的声音发颤时才艰难地坐起身来,冷着脸收起月蚕锦被让榻上重新恢复整洁。
      
      门外的魔侍等了半天不见尊上发话,不由有些忐忑,但那边情况又着实紧急,若是再迟下去恐怕不说尊上娶亲,那抱回来的美人人就要没了。
      他弯腰愁眉苦脸的等着,正当他以为尊上正在修炼之时,紧闭的门终于被打开了。
      随着一阵冷意传来,魔侍看见了殿内形容冷淡的尊者。
      “何事?”
      谢池渊半敛的眸光几乎要杀死人,语气虽冷淡,也暗含了几分不耐。
      他睡觉被打扰,心情自然好不了。
      
      魔侍低着头被吓了一跳,连忙请罪道:“尊上恕罪,是偏殿那里不好了。”
      “偏殿?”
      谢池渊动作顿了顿,一下子就想起了自己刚刚才抱回来的美人,微微皱了皱眉后问:“偏殿怎么了?”
      他不过刚刚离开几个时辰时间,偏殿应当不会发生什么事,难道是那人身上的伤?
      
      谢池渊和赫连城对打时就发现了,赫连城体.内有大量淤堵内伤很重,只是一直强撑着,所以才一回来就叫人去医治。
      果然,在他这样想着时底下魔侍结结巴巴道:“尊上,那人身上的伤势太重,大夫本是想要用灵力替他治伤,结果没想到被他体.内煞气给反噬了。”
      “两人现在都不太好。”
      
      谢池渊:……
      替人治伤被人反噬,他都已经无力吐槽魔域的大夫水平了。
      
      不过到底是自己抱回来的人,总不能还没观赏就死了。听人说完后谢池渊眼尾微不可察的抽了抽后寒着脸站起身来。
      “尊上。”
      底下魔侍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尊上冷淡的声音:“带路。”
      他应了声,连忙往偏殿带路,然而他们还没走到偏殿,就看到了殿内冲天的煞气。
      
      大夫躺在地上不省人事,而爆发煞气的当事人浑身已经被血染红。
      
      谢池渊自若的脚步微微顿了顿,看着地上的血滴面色难看。关键时刻他的洁.癖.又发作了。
      魔侍还在前面带着路,谢池渊看着榻上的血人,想到这血人生了一张好看的脸,咬了咬牙还是屏住呼吸走了过去。
      罢了,就当美人流血也是美的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龟.毛.洁.癖魔尊:现在退货还来不来得及?感谢在2021-03-30 19:29:36~2021-03-31 20:1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书外客、清秋吟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爱吃狗粮的我 62瓶;沈泽川 19瓶;久心 10瓶;死于c++的柠檬酸 4瓶;冰布丁不灵不灵 3瓶;一只蜗 2瓶;崇明敬渊、卟噜卟噜、悄悄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