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西连山下,一队人马缓缓自山中而行,领头的是一个穿着青衫的年轻人。
      自从一百年前西连山大战之后,道魔双方损失颇重,这些年便也达成默契互不干涉。修真界太平许久,君轻裘这次带着新来的弟子来到山下试练,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妖魔鬼怪,倒是路上不长眼的邪修撞见了几个。

      “君、君仙长,走了一路了,我们要不要休息一下?”
      好不容易走出林子,走到西连山山脚下时,一道声音打破了平静。林中鸟雀惊散,君轻裘回过头去便见跟在后面的几个弟子吞吐了半天,开口时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
      他说完之后看了眼君轻裘的面容,又忍不住有些脸红,不敢抬头再看眼前如松鹤明月般的年轻仙长。

      君轻裘在修真界名气很大,出身天下第一大宗青越剑派不说,年纪轻轻自身便已经到了结丹期,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
      而除此之外,更加引人注目的还要数他的容貌。

      君轻裘生了一张连女修都要黯然失色的脸。
      他与旁人一样穿着青越剑派惯穿的青雾白衫,鸦鬓被玉冠束起,气质温润。

      那开口的弟子心跳快了些。
      就见那眉眼俊美的仙长回过头来凤眸微顿,看了后面一眼。

      君轻裘听见声音后心下了然。
      他自己衣衫整洁,但是新弟子们却衣角上都沾染了泥点,一个个有些疲惫。只不过在他转过头去后却不敢对视。
      君轻裘忘了这些新弟子虽然已经走上了修真之途,可是如今修为尚且低微,这么走了一路体力会跟不上。
      他眉梢疑惑散去之后温声道:“看起来大家都累了,也是我没有顾虑到大家身体。”
      在这句话后,大家眼神一亮,君轻裘顿了顿补充道:“现在停下原地先休息会儿吧,一会儿赫连师兄的队伍会赶过来与我们汇合。”
      果然,在他话后众人都松了口气,高兴的停了下来。

      君轻裘见状便也笑着摇了摇头,转身去了另一边树下休息。
      众人没有想到君仙长不仅生的好看,而且性子也如君子一般毫不刁难新弟子,心下不由更加敬慕。
      在躲到树荫之下后,天气很快凉了下来,一路上被热的说不出话的几个弟子终于缓了过来,也能开口了。

      其中一人喝了口水后看了旁边一眼,小声道:
      “早就听说君仙长修的是君子剑,为人温和端方,今天看来果真没错,幸好我们之前选了跟着君仙长历练。”他说最后一句话时松了口气。
      这次青越剑派带新弟子下山历练,所有金丹以上的真人都要来,他们本是要选修为更高的赫连真人的,但是又看到君仙长的面容忍不住来了这边,现在到了之后才觉得自己没有选错。
      要是在冷冰冰的赫连真人那儿他们别说休息了,就是连说话恐怕也不敢,只得认命的连忙赶过来。

      小胖子在树堆之下低声感慨,其他几人也不由点头。不过说着说着几人声音便顿住,有人忽然道:
      “君仙长容貌冠绝,人又这么好,难怪便是连远在枯荣海的魔尊也觊觎不已。”

      后面一句话他们刻意压低了声音,不敢让君轻裘听见议论。
      整个修真界谁不知道魔尊谢池渊爱慕天下第一美人君轻裘,这些年来不知道收集了多少君仙长的画像,听说还在枯荣海中还曾公开说过要将君仙长掳走当夫人。

      剑修尊严不容折辱,那魔尊却气焰嚣张,行事肆无忌惮,这几年所作所为气的青越剑派脸都绿了,可却也没办法。为了不再次挑起道魔大战,只能自己忍着气将君仙长藏得严严实实的,这几年出行之时还让杀神赫连城贴身保护君仙长。

      几个新弟子对朗月一般的君仙长同情不已,悄悄看了眼对方风姿之后连忙收回目光来。

      那边的讨论声很小,但以君轻裘的修为却也能听见,他握着剑回过头去,随即摇头有些无奈。
      这几年自从魔尊在枯荣海放话之后不少见到他的人都会议论,有些暗地里偷偷同情他,还有些还有深恨他的邪修在外押注,看魔尊什么时候对他出手,甚至就连师兄也因此事对身为剑修的他小心不已。
      君轻裘想到这儿心情差了些,薄唇微抿,玉色面容在半明半暗的树叶中有些晦涩。
      一直到听到师兄到了的传音之后,才从刚才的议论中回过神来。

      在林中等候的君轻裘没有注意到在天色陡然阴沉之时一道灰影悄然落在树上。它小心隐藏着自己,目光探究的偷窥着几人身份,在看到树下那位君子剑美人后,忽然眼神顿了顿。

      这是……君轻裘?
      灰雀眯了眯眼,尊上在前面沐浴,他本是前来替尊上探视周围有没有人,没想到却看见了君轻裘。
      魔尊找了那么久的人居然恰巧就在眼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竟然全不费工夫。

      看样子这些人是在这里扎营,暂且不会走。
      要是将这个消息告诉尊上,尊上一定会高兴的。
      灰雀灰豆眼中激动不已,在确定了君轻裘位置之后回头又看了眼对方,这才深吸了口气和树上其他的普通麻雀一样小心离开。

      趁着人现在还在,他一定要赶快告诉魔尊才行。
      灰雀动作轻柔,底下的人并不知道刚才树上还有道灰影,就连抬起眼的君轻裘也没有发现。

      而此时离开之后小麻雀一口气飞离山脚,钻进西连山丛林之中不断穿梭着,不多时终于找到了不远处的水潭。

      水潭距离青越剑派几人说话的地方不远,水质十分幽洁,此时正被郁郁葱葱的大树给包围着,让人不敢打扰。
      “尊上。”
      若是平常,灰麻雀这种低等魔侍自然是不敢在此时扰着魔尊的,但是现在它探听到了君轻裘的消息却十分着急,顾不得打扰,只担心自己上报晚了的话会让尊上错过了时机。

      麻雀屏住呼吸,恭敬的在水潭外禀告着。
      果然,在它话后那宛如沉水一般的深潭微微动了动。

      灰麻雀眼睛更亮,然而下一刻猝不及防下一道纤长的身影破水而出,它一时躲避不及,生生的被溅了一身。
      灰豆眼中一片茫然的麻雀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见到人后才委委屈屈的住了嘴。

      谢池渊出来之后看到面前的小麻雀被自己弄的狼狈样子,难得有一丝心虚,不过他天生一张冷淡面瘫脸,即使是眼神漂移也叫人看不出来。
      将目光从小麻雀身上挪开之后,谢池渊开口问:“何事?”

      以为是自己打扰了主人沐浴才被淋的一身的灰麻雀回过神来,在诚心告罪了之后,又继续说起了正事。
      “尊上,我找到君仙长的踪迹了!”

      君仙长?
      谁来着?
      谢池渊从水中出来面瘫的脸上有些茫然,随即想了半天才将“君轻裘”这个名字从记忆中提取出来。

      好像是……那个被原主爱慕的天下第一美人?

      也不怪谢池渊一时想不起来,实在是原主的记忆太过庞杂了,要从那么久的记忆中找一个名字并不容易。
      是的,原主。
      谢池渊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和麻雀口中的魔尊并不是同一个人,他其实是穿书的。

      在无意中看了一本耽美虐文之后,谢池渊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这里,成了居住在枯荣海中同名同姓的反派魔尊。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恶作剧,瘫着一张面瘫脸试探了很多次,在搅的枯荣海翻天覆地,众人心惊胆战不已之后,谢池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一抬手便山河倾颓,终于不得不接受了事实。
      他是真的穿越了,这个世界也是真的不科学。

      好在他天生情绪很少,原主也经常性阴晴不定,所以刚开始折腾了一番并没有人怀疑他的身份。

      谢池渊在认命之后为了避免多说多错在没有掌握原主力量的情况下被人拆穿,便干脆宣布闭关。这一闭关就是五十年,一直到消化了原主所有修为谢池渊才出来。

      谁知道今天一出山却这么巧遇到了记忆中原主心心念念的人。

      谢池渊在洞府闭关了多年,对现在修真界的了解还仅限于魔尊记忆中,对于这个魔尊口中评价天地间唯一亮色的“君轻裘”倒是有了些好奇。
      这样想着,他眉梢松了些淡淡抬眼:“你确定看见君轻裘了?”

      灰扑扑的麻雀摄于魔尊威势一直不敢抬头,在魔尊思考之时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此时见尊上发话便连忙点了点头,还恭敬地用翅膀指着一个方向。
      “尊上,我们距离青越剑派那帮人的距离不远,他们就在前面山脚!”

      山脚下啊。
      谢池渊皱了皱眉。

      出来都出来了,这么短的距离,不把人捉回去好像有些崩人设。
      也罢,反正他现在已掌握力量,名气修为皆有,魔宫之中也该添上一位美人摆着观赏,以彰显自己地位了。

      谢池渊抿了抿唇,苍白清冷的面容上看不出其他,在掐了一个指诀之后身上雪锦便被烘干,重新恢复了高高在上的模样。
      与着急的麻雀不同,谢池渊这个想要得到美人的当事人非常淡定,垂眸道:“你回枯荣海通知下去,让大家准备一下欢迎新人。”

      “属下等尊上凯旋而归!”
      灰麻雀激动道。
      它自然觉得魔尊出手没有问题,此时双目崇拜的看着尊上瞬间不见。
      在谢池渊气息消失之后才拍拍胸膛悄悄红着脸自语:
      “尊上现在威势越来越重了,幸好我刚才仪态没有出错。”
      灰麻雀刚松口气,又想到尊上刚才的话,明白魔宫之中应当是要有大喜事,便也化作一道雾气转身离开,赶紧将好消息分享给魔域的其他魔族们。
      丝毫没有想过——尊上可能会抓错人。

      谢池渊修为深厚,清潭与山脚不远,他眨眼间便到了山脚下,果然如灰雀所说在前面看到了穿着青越剑派弟子服饰的人。
      只不过和简短的话中不同的是……人有些多而已。

      谢池渊脚步顿了顿,放下话到了这儿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忘了一件事。
      他有脸盲症。

      不过这也没关系,天下第一美人应当是长的最好看的。
      谢池渊目光微动,看向人群之中最瞩目的,然而神识放出去却瞬间混乱。
      冷着脸的魔尊又皱起了眉。

      眼前这一个个相似的脸,相同的衣服,放在谢池渊眼中简直一模一样,都是鼻子眼睛嘴。
      这叫人怎么分?
      谁是最美的?
      他一下子犯了难,只能死死的盯着那群人。

      好在他们终于说话了,在其中一人开口之后其余的青衣人都弯下了腰,一副尊敬的不行的样子。
      谢池渊眼睛一亮,看向那个开口说话而显得鹤立鸡群的佩剑青衣人。

      书中说天下第一美人君轻裘在青越剑派地位极高,人人爱慕尊敬。
      以方才的情形来看,应当是他吧?

      至于旁边那个戴玉冠的,估计是什么师弟之类的吧。
      谢池渊粗暴的锁定目标之后,便将戴玉冠的青衫剑修扔在了一边,准备开始动手。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了,以后晚上十点更新的。顺便放一下预收,喜欢的小可爱可以戳专栏收藏一下呀】
    【预收一】
    《分明是攻四的我变成了万人迷》
    天才画家卫韫一觉睡醒,穿进了一本全员恶人的小说中当攻四。
    主角受谢宙天生拥有吸引异端的体质,是黑暗中的焦点,吸引无数反派觊觎,也因此结局被逼.黑.化。
    卫韫穿过去时,正是身为反派攻四的“自己”将谢宙请来在空荡的别墅作画之时。
    而此时,暗恋谢宙的邪祟攻一,同样想要铸造金笼的假面攻二,在谢宙身上装了监控的狼狗攻三都在暗中看着他,目光暗含深意。
    卫韫:……作为一个普通人类,这开局着实过于刺激了些。
    他拿笔的手微微停顿,在掩下目光之后抬眼若无其事对主角受道:“背挺直,我们正经作画,不搞其他谢谢。”
    原本以为卫韫不怀好意准备.黑.化.的谢宙停下动作眯了眯眼。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众人发现卫韫慢慢变了。
    原本气质阴郁的画家摘下了口罩,露出了矜贵漂亮的面容。
    他总是垂眸沉浸在作画之中,显得冷漠又专注,就连恶念与异端也不能叫他动摇半分。
    谢宙原本只是好奇,不知不觉间却忍不住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他身上。
    这些好奇一点一点的变质,不受控制。
    直到有一天,谢宙觉得自己生病了。
    他在恶意藤蔓中生长而出的心脏又重新跳动了起来。
    ——因为他的画家。
    切片精分偏执攻X穿书矜贵画家受
    【预收二】
    《当天之骄子攻忽然病弱》
    #全员想搞天之骄子#
    裴宿穿书后一直以为自己是当之无愧的人生赢家。
    作为道门首徒,他不仅出身高贵相貌俊美,在在门派中更是深受尊敬。
    而且他还有个漂亮无比的未婚妻。
    尽管未婚妻有很多爱慕者,但这些小麻雀裴宿从来都不放在眼里。
    毕竟他可是攻一。
    直到某一天,一个意外发生。裴宿练功时走火入魔,不小心……不举了。
    醒来后裴宿看着旁边温柔的喂药的未婚妻和一众情敌只觉得天崩地裂!
    ……
    然而裴宿不知道的是在得知他不举后,以往他看不上眼的小师弟,隔壁山头的妖皇,还有未婚妻的死人脸青梅竹马都表情若有所思,似乎是在计划着什么。
    而他温柔的未婚妻,在夜半之时露出猩红双眸,伸手摩挲着他的唇瓣,眼中暗色沉沉。
    “真乖啊。”
    “可是生病了的天之骄子要怎么办呢?那就只能乖乖依赖我了。”
    “毕竟只有我能保护你呢阿宿。”
    自从不举后醒来每天身上都疼的裴宿:……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
    PS:1、原文攻转受文,全员暗搓搓想搞天之骄子攻,盼望天之骄子不举,直到有一天他真的不举了的故事。
    2、能搞到天之骄子的只有正牌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