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缕光 ...

  •   顾卿卿害怕再吓到顾匪,最终还是没有伸手,只是站在原地柔声问:“顾匪,你怎么了吗?”
      
      “你……”顾匪缓缓蹲下,双手抱头将脸埋在膝盖里,声音弱得跟哭似的,“顾卿卿,你快穿上衣服!”
      
      顾卿卿看见散落在地的衣服,尤其是内衣时,反应过来顾匪是为什么脸红,自己的耳根也跟着红了些。她蹲下身子捡起衣服,顺带轻轻扯了扯顾匪的袖口,结果顾匪颤抖一下,喉咙中发出一声可怜的呜咽。
      
      “呜……”
      
      顾卿卿不由得有些想笑。
      
      顾匪她这么软,真的是alpha吗?
      
      “我穿了衣服,顾匪,不信你睁开眼看看。”顾卿卿放低声音,撒娇一般软软道,“我刚刚也发现自己忘把衣服拿进去了,所以暂时穿着换下来的裙子。”
      
      顾匪将信将疑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确定顾卿卿的确穿着之前那条白裙后,才放松下来,莫名委屈地狠狠瞪了顾卿卿一眼。
      
      顾卿卿歪着头,柔和地对她笑了笑。
      
      顾卿卿明显只是草草擦了擦身子,还有水滴顺着白皙的脖颈流下来,纤薄的白裙贴着肌肤,勾出流畅纤细的身体线条。
      
      “笑……笑什么!”顾匪站起身,突然又想起什么,腿脚一软 “顾卿卿,你的内衣呢?”
      
      顾卿卿低头,掩住耳根的绯红,镇定道:“在内衣框里。”
      
      言下之意就是,她里面没穿。
      
      “你……!”顾匪用力向前一步握住门把手,狠狠摔上门,声音都有些沙哑,“顾卿卿你换好衣服再来找我!我、我到时候再教你用洗衣机!”
      
      “……顾卿卿你个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房间里的顾卿卿抱着衣服轻轻笑着,肩膀轻微地抖动。
      
      ……
      
      不自在地和顾卿卿一起吃完晚饭,等保姆走了,顾匪才如约带着她去洗衣房。
      
      “这是内衣洗衣机,你把衣服扔进去,我教你怎么用。”顾匪移开目光,听着衣物窸窸窣窣的声音,直到顾卿卿柔弱地说一声“好了”,顾匪才转过头来。
      
      “按这里,然后这里……在手机上可以看到进度,烘干后再来拿就好了。”智能洗衣机的操作比卫浴系统简单很多,顾匪三两句就说清楚,随即她认真看着顾卿卿,表情严肃起来,“顾卿卿,我还有话要和你说。”
      
      “嗯?”顾卿卿温驯地将脑袋埋低一些。
      
      “下午在你房间里的时候,你怎么能不穿内衣就走出来?而且还没把身上的水擦干!”顾匪奶凶奶凶的,“顾卿卿你知不知道,我可是alpha!很危险的!”
      
      说到这儿,顾匪瞟一眼顾卿卿平滑的心口,语速加快了些:“虽然你不是omega,身材也不好,可是孤A寡女同处一室,你还是要防备一些才行!”
      
      “身材……不好?”埋头挨训的顾卿卿,却在这时抬起头,迷茫地盯着顾匪。
      
      顾匪:“……”
      
      这是重点吗?这不是!
      
      “顾卿卿,你没上过生理课吗?老师会讲的吧,由于信息素的原因,alpha那方面的欲|望很强,比起人类,更像是强大的野兽一些。alpha虽然只能标记omega,但条件允许下,也是可以让beta和普通人怀孕的!”顾匪教育道,“所以任何情况下,其他性别的人都不能和陌生alpha独处一室,更别说不穿衣服了!”
      
      “是这样吗?我知道了。”顾卿卿弱弱道,“生理课不占高考成绩,我们以前的高中没有学过……”
      
      顾匪愣了片刻,她听说过,乡下高中和城里不一样。她们轻而易举就能通过ABO专项考试升上大学,可乡下高中普通人占比更高,很多人只能靠高考改变命运,这类学校抓应试成绩抓得很严,反而不在意学生的综合素质发展。
      
      顾匪嚣张的气焰一下子消了大半,她侧头低声道:“唔……反正你以后注意一些。”
      
      顾卿卿点头,忽然伸手扯住她的袖口。
      
      “顾匪,我们是陌生人吗?”
      
      顾匪没明白顾卿卿的重点怎么总是这么偏,但她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嗯,现在是吧,我们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过一天呢。”
      
      “也就是说,以后就不是了?”顾卿卿抿起一个好看的笑。
      
      “就算不是陌生人了,你也不能、不能这么没有性别观念!”顾匪仰头道。
      
      顾卿卿跟在顾匪身后,她没上过生理课,但是从小生活在闭塞的小乡镇里,那边环境很乱,经常能碰到将黄色笑话挂在嘴边的小混混。顾卿卿的妈妈是单身omega,长得又十分漂亮,被周围的人开过很多次黄腔。在这种环境下长大,顾卿卿怎么可能没有性别观念?
      
      想到以前的种种事情,顾卿卿下意识地捏紧拳头,眼神阴暗下来。
      
      “顾卿卿?”顾匪却突然凑过来,带着股阳光的味道。
      
      顾卿卿回过神来,浅浅地笑:“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顾匪和别的alpha,不,应该说她和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所以今天下午,顾卿卿才下意识没有防着她。
      
      夜晚回房后,顾匪竟然还真抱着一堆生理课本敲响顾卿卿的房门,脸红地将书一股脑塞给她:“顾卿卿,你、你要好好把书里的内容记下来!”
      
      “我会的,谢谢你。”顾卿卿抱着书,心里涌上一阵暖意。
      
      两人沉默地对视一会儿,顾匪正要转身,却看见顾卿卿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
      
      “要说什么?”顾匪似是不耐地问。
      
      顾卿卿睫毛轻颤,埋头道:“晚安,顾匪。”
      
      “……晚安。”顾匪后退一步关上门,声音细若蚊蝇,“顾卿卿。”
      
      ……
      
      顾湖泊和鞠言在公司里忙活一整天,终于在第二天下午回家。顾湖泊坐在车上,火急火燎地给顾匪打个电话:“崽崽,之前我们不是商量好了,说要带卿卿出去玩儿吗?只是我和你妈妈工作忙,实在没什么时间,干脆就今天一起去逛逛商场,顺便把下学期的文具给买了,怎么样?”
      
      顾匪小时候身子差,读书读晚了一年。顾卿卿则是因为顾远生病的原因,才读完高二就辍学打工去了,所以现在她们都才读高三。
      
      “顾,湖,泊——”逛商场买文具哪儿算是出去玩?顾湖泊完全是把她们当小孩一样忽悠嘛。顾匪抱怨般地拖长声音,但顾湖泊工作一直都很忙,她早就习惯了,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无奈地摇摇头,“好好好,我去叫卿卿,你们等着啊。”
      
      “崽崽最乖了,爱你!”顾湖泊一点儿也不介意顾匪喊她名字,笑着挂断电话。
      
      顾匪敲响顾卿卿的房门,很快门开了,顾卿卿抱着一本翻开的生理课本,低头看着她。此时她穿着宽大睡衣,越显得她身姿纤弱,深色的瞳仁浸着雾气,像丛林深处小鹿纯洁无辜的眼神一般。
      
      顾匪目光从书上掠过,看见上面有红笔勾画的痕迹,顾卿卿不仅认真看了书,竟然还做了笔记。顾匪不自在地咳嗽一声:“顾卿卿,妈……你妈妈她们回来了,说是带我们去逛逛商场,你换好衣服我们就出发吧。”
      
      “好。”顾卿卿关上门。
      
      顾匪站在门口等她,随手打开一款叫arknights的塔防手游玩了一局。今天她状态不错,一把就过了之前卡了很久的一关,游戏结束时,手机里响起二次元美少女娇软的声音:“doctor~~~”
      
      后面是一串娇弱甜腻的霓虹语,顾匪听不懂,但大概是在夸她厉害。
      
      顾匪得意地微微扬起脑袋,笑容灿烂。
      
      结果一转头,就看见顾卿卿不知什么时候换好了衣服,在旁边好奇地看着她。顾卿卿看看她的笑容,又看看手机上穿着泳装的美少女立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然后很乖很乖地后退一小步。
      
      顾匪意识到顾卿卿好像误会了什么,眼睛不由得瞪圆一些:“我、我只是喜欢玩塔防游戏,才不是为了看美少女!”
      
      “我懂的。”顾卿卿轻轻笑道,“以前班上也有男生喜欢这类游戏,没什么的……”
      
      “你懂什么啊!”顾匪脸色越来越红,“我、我都说了我不喜欢!”
      
      顾卿卿顺着她的话点头:“嗯嗯,不喜欢。”
      
      “你——!”眼见有越描越黑的趋势,顾匪重重哼了一声,转身向楼下冲去。顾卿卿浅浅笑着,跟在她身后。
      
      顾湖泊的车停在花园里,车窗摇下,顾湖泊笑着朝两人挥挥手,鞠言坐在副驾驶玩手机,此时也抬头朝她们笑了笑。顾匪跑过去,熟练地拉开车门,让顾卿卿先上车。
      
      “顾阿姨,鞠阿姨好。”顾卿卿坐上去,有些生疏地向两人打了招呼,声音很细。
      
      昨天顾卿卿和两位妈妈聊过了,虽然她们是她的亲生母亲,可她在外边生活了十八年,暂时还做不到立刻改口叫她们妈妈。两人也知道这事急不来,倒不是很介意。
      
      顾匪安静地坐在一旁。
      
      顾湖泊一踩油门,汽车启动。
      
      “卿卿已经到家一天了,过得还习惯吗?”鞠言温柔地问。
      
      “嗯,小匪对我很好。”顾卿卿回答道。
      
      “有哪儿不习惯就告诉我们,家里不缺钱,吃穿用度上你也别委屈自己,小匪怎么做的,你就怎么做……”
      
      “……”
      
      顾卿卿和鞠言的对话乍一听没什么问题,可实在是……太生疏客气了,陌生人之间都不过如此。
      
      两人一来一往,反而让封闭车厢中的气氛尴尬起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嗷~
    -
    感谢在2021-01-19 20:45:48~2021-01-20 22:07: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一只慵懒的猫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