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① ...

  •   九月中旬,江南还是流火季,“秦岭-淮河”一线,已渐入秋凉。
      
      晚十时许,安开市石河县兴坝子乡一带,差不多已是漆黑一片,只西头一隅有几点亮——周围山影憧憧,风过林噪,映衬得那亮如扑跌不定的灯苗。
      
      兴坝子乡人惯住乡东,西头是野地,解放前修过庙、起过祭台,还请过巫师禳灾驱鬼,后来大运动,砸烧之后便荒废了,再后来,也不知怎么的,这儿长出了大片的玉米,可惜品种不行,掰来只能喂猪。
      
      这季节,玉米已经掰得差不多了,地里只剩一人来高的枯黄秸秆,身杆细瘦,密密麻麻,风一过,哗啦哗啦,怪瘆人的。
      
      ***
      
      那几点光亮来自玉米地中央朽颓的破庙,以及庙外的越野车。
      
      驾驶座侧车窗半开,孙周挟了烟的左手搭在窗沿,正和女友乔亚打电话,因着聊到兴起来不及抽,只能任烟空烧,是以每隔一会,都要磕掉烟灰。
      
      “乡下地方,四面一个人都没有……我跟你说,我心头真发毛。”
      
      他瞥一眼周遭,忽然觉得左手露在车外很没安全感,于是撂了烟,把手缩回来。
      
      乔亚对这地方有耳闻:“是山区吧?我听我爷说,那一带解放前是匪区,杀过好多人,还闹过鬼呢。”
      
      孙周胳膊上冒起一片鸡皮疙瘩,下意识左瞄右瞥:左边是一片黑魆魆秸秆地,秸秆在风里轻晃,晃出一股子阴怖森凉;右边是庙,里头的光亮像幽微萤火,缓缓飘移。
      
      “我有什么办法,聂小姐要看泥塑,人家艺术家。”
      
      “也怪我,路上走错道了,到得就晚,聂小姐又看入神了,我不好意思催她……”
      
      他是跑线司机,聂小姐是雇主,走不走,什么时候走,雇主说了算。
      
      乔亚发牢骚:“看雕塑,怎么不去龙门、敦煌啊,跑去乡下……”
      
      孙周说:“不是说了艺术家吗,那些有名的窟,人家十来岁就全看遍了。现在就流行找这种乡野的、原生态的,触发创作灵感。”
      
      乔亚没词了,顿了顿问:“听说她雕个像,能卖几万?”
      
      孙周其实也没数,但他装着很懂行:“艺术能那么便宜吗?至少也十几万啊。”
      
      乔亚感叹了会,末了说了句:“这聂小姐胆儿可真大。”
      
      “可不,”孙周很有感触,“这黑灯瞎火的,又是秦巴山区,我跟你说,我心里都打鼓,这要是冒出几个不法分子把我们给弄死了……”
      
      乔亚没好气:“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她一年轻女的,敢跟你一男的,大半夜跑那么偏的地方去——她就不怕你起色心、把她给那什么了?”
      
      “我拿钱办事,有职业道德。再说了,这都认识几天了,等于半个熟人。”
      
      乔亚冷笑:“熟人?人家说,性犯罪一半都是熟人下的手,女人防男人,不分熟不熟。反正换了是我,绝对不敢跟一个不熟的男司机大半夜往乡下跑,男同事、男同学都不行。”
      
      孙周涎了脸:“那我呢,我行不行?”
      
      乔亚也发了嗲:“你行。”
      
      孙周心上胯-下同痒,正想说两句骚话,忽然看到车左的后视镜里,掠过一个黑影。
      
      他吓地一激灵,手机都掉了:“谁?”
      
      回应他的,是风过秸秆地的哗啦声响。
      
      孙周打开车门,四下看了一回,觉得那玉米地里似乎什么都没有,又似乎什么都有。
      
      捡起手机,通话还没断,乔亚已经发了急:“怎么了?谁啊?”
      
      孙周后脊背上一阵泛冷:“不说了,我去……催催聂小姐。”
      
      他挂了电话,小跑着往庙里去——他虽然身高一米八,看着壮实,但那是虚壮,真出什么事,他罩不住。
      
      更何况,还带着这个弱不禁风的聂小姐。
      
      ***
      
      庙不大,穿门过院就是正殿,早些年砸烧过,后来文保局着手修复,修复到一半,不知是缺少资金还是觉得意义不大,又放弃了。
      
      正殿的供台上,挤挤挨挨的都是泥塑,那位聂小姐,聂九罗,着白衬衫、黑色紧身裤,正跨坐在一架便携式铝合金伸缩人字梯顶端,左手持手电,仔细打量一尊泥塑的眼眉,腕上晃着极细螺纹多圈手环,泛柔润银光。
      
      庙内昏暗,手电的光柱里,飘着上下浮荡的尘。
      
      孙周还记得,傍晚到的时候,这些泥塑都还满覆灰土,但现在她打量的这尊,眉眼分明,色彩也凸显,显然是清理过了。
      
      他叫了声:“聂小姐。”
      
      聂九罗回过头来。
      
      她二十五六年纪,身量苗条,一头漆黑长发,冷白皮,发色是真黑,黑到发亮,皮子也是真白,瓷白冷调,质地好到搽什么粉霜都是多余,所以她用酡红色的口红——皮冷的人唇色偏淡,不搽口红,总会透出些疲弱的意味来。
      
      这一回头,也同时露出那泥塑的脸,这泥塑虽残却美,不过美得不端庄、形似妖魅,聂九罗的刘海低低压着眼眉,乌黑眸子,雪肤红唇,恰侧在泥塑脸边。
      
      两张脸,一个活人,一个死物,一个肉胎,一个泥质,孙周晃了神,觉得聂九罗的脸比之旁侧那张,更多点慑人的魅气。
      
      他想起乔亚说的见色起意,心说:就算真有机会,我也不敢把她那什么了。
      
      “聂小姐,都十点多了,我们先回去吧,明天再来,这一带治安不是很好,路况也差……”
      
      聂九罗一点就透:“好,我拍几张照片就走。”
      
      ***
      
      拍完照片,孙周收拾好梯-子什物放进后备箱,阖上车盖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
      
      似乎有什么声音,呜咽幽怨,像是女人在……啜泣。
      
      孙周被自己的联想吓得周身汗毛倒竖,飞快地钻进车子。
      
      聂九罗坐在后排,正仔细看刚才拍的照片。
      
      孙周清了清嗓子:“聂小姐,你有没有听见什么……怪声啊?”
      
      聂九罗奇怪:“什么怪声?”
      
      果然,孙周也猜到了不能指望她:这些搞艺术的人都太投入了,一旦沉迷起来,敲锣打鼓都惊动不了。
      
      他岔开话题:“不是,你是外地人,不知道……这一带,以前叫南巴老林,土匪杀人,阴气重……”
      
      聂九罗说:“我知道,南巴老林么,以前是原始森林,从东汉开始就禁革山场,‘遍山皆是海,无木不成林’,清朝的时候涌入大量流民,白莲教变乱就是从这起的,再后来土匪盘踞,建国后才被肃清。”
      
      孙周听直了眼:“这你都知道?”
      
      聂九罗又低下头看照片:“大学的时候对区域历史感兴趣,辅修的。”
      
      辅修,主业都这么精了,还辅修,难怪人家能赚大钱、是坐车的,而自己,只能大半夜给人开车。
      
      孙周一边感叹,一边发动了车子。
      
      ***
      
      这一带路不平,孙周爱惜车子,开得很慢,正准备绕弯时,右首边的秸秆地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女人。
      
      当时,车光笼住了那一处,孙周看得清清楚楚:那个女人一张脸惨白,满脸血污,两颗眼珠子凸起,眼角瞪到几欲眦裂,看那架势,似乎是想冲出来求救,但有根粗壮的黑褐色手臂自后箍住她的脖子,刹那间就把她拖回了秸秆地里。
      
      这一幕转瞬即逝,但视觉震撼却极强,以至于人都没了,孙周的视网膜上,仍停着那两颗暴突的眼珠子。
      
      他周身的血直往脑子里涌,“啊”的一声,下意识踩了刹车。
      
      车身猛顿,聂九罗猝不及防,险些撞上前头的椅背。
      
      她稳住身子,抬头问孙周:“怎么了?”
      
      怎么了?
      
      孙周大口喘气,车左车右,前前后后,都是秸秆在轻摇,哗啦声里,偶有枯杆被吹折的脆裂声。
      
      是幻觉吗?
      
      他觉得那不是幻觉,此时、此刻,就在车外,有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
      
      怎么办?孙周手心冒了一层津津的汗:路见不平吗,还是当什么都没看见?
      
      见孙周不答,聂九罗更奇怪了:“车子出问题了?”
      
      “不,不是,”孙周稳住心神,再次发动车子,“刚有什么东西,呲溜从前头窜过去了,给我吓了一跳。”
      
      聂九罗不疑有他:“可能是兔子吧,或者老鼠,这种野地,又靠山,很多小动物的。”
      
      ***
      
      车子终于驶上县道,孙周脑子里一团乱。
      
      那个女人怎么样了?会死吗?如果死了,赖他吗?
      
      他马上为自己辩解:这么做是对的,远离危险。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见义勇为,万一拖走那女人的是个杀人犯呢?他如果下车去救,搞不好也会挂在那,车上还有聂小姐,聂小姐也会被连累……
      
      所以,这样是对的。
      
      就这么一路恍惚着回到酒店。
      
      石河县是个小地方,这个叫金光宾馆的准四星酒店,已经算最高档的了,聂九罗回房前,跟他定了明早九点,还去兴坝子乡。
      
      还去,还要去。
      
      孙周心事重重地睡下,一晚上辗转反侧,做了很多零碎的梦,这梦糅合了他听过的各类怪异传说,逼真到可怕——
      
      夜深人静,聂九罗在清理破庙的妖女像,她是活人,那泥胎感了她的阳气,渐渐活转,挤眉弄眼,她却浑然不知;
      
      他的车子,怎么都动不了,他下车查看,看到车胎上缠满玉米秸秆,他拼命去撕拽,那秸秆却有生命般一路疯长,缠绕他的身体,戳进他的七窍;
      
      那个女人被拖进秸秆地,他装作没看见,车子急驶入县道,忽然间,咔嚓咔嚓的声音铺天盖地,沥青的县道上长出了成片的秸秆,秸秆林里,影影憧憧,飘着女人时而凄苦时而诡笑的脸。
      
      ……
      
      早上九点,孙周顶着两黑眼圈,载着聂九罗,再次前往兴坝子乡。
      
      这次走对了路,十点刚过,就已经到了破庙门口。
      
      聂九罗照例的一入庙就八风不动,孙周在外头等她,刷微博,看抖音,晒太阳,还曾爬上车顶眺望远方:整个上午,只有一个开摩托车的从不远处经过,车声突突,开车的加坐车的,一共三壮汉,超载驾驶、跨坐叠乘,如一座移动的肉山。
      
      中午时分,阳光炽烈,孙周嚼面包就脉动,嚼着嚼着,目光不觉黏在了远近那密密的秸秆上。
      
      那个女人,被拖进秸秆地的女人,是被弃尸附近了,还是被带走处理了?
      
      又或许,是自己脑补太多、想得太严重了:没有血腥罪案,可能是夫妻打架,她只是被打了一顿而已。
      
      孙周收回目光,继续嚼面包,嚼着嚼着,目光忍不住,又移了过去。
      
      脑子里有个声音在说:看看,过去看看,看看,就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
    距离上次文完结,已经过去一年零一个月了,我开文也不习惯预收,能在第一天就知道并且跑来蹦蹦跳跳的,一定是真爱了,而且还比较长情呢,分手一年多了,也没忘却旧人。
    就连冷酷如我,也不禁有一丢丢感动。
    ps:公众号登陆密码也忘了,就不去那里通知了……
    感谢在2020-10-30 20:03:47~2020-10-31 20:08:0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姿宝儿的江炼 5个;皮皮我可以娶你吗、26362933 1个;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姿宝儿的江炼 4个;清欢乖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姿宝儿的江炼 7个;皮皮我可以娶你吗 4个;桃子多吃猕猴桃、陆东深℡ 3个;兔斯基 2个;鸭梨大帅哥、芝麻与西瓜O_o、薄荷猫、28068959、鼎立商务咨询 刘、summer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姿宝儿的江炼 8个;我是神棍的麻袋 3个;theshy的资深少女粉、鸭梨大帅哥、爻、菜狗就要多努力、鱼总的兰博基尼、青沫闲敲棋子、星空下的xl 2个;沉舟学硕士在读、ztt啊啊啊、就一个看文的、啦啦啦啦啦冲、百事可口手牵手、兔斯基、桃子多吃猕猴桃、猪猪拍子、小黑猫遇上了美人鱼、袭生。、Hzzz~~~、咕噜咕噜、fastlane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姿宝儿的江炼 12个;我是神棍的麻袋 10个;啦啦啦啦啦冲 5个;封小希、星空下的xl、鱼池深不浅、凝泪期待林屿森吃西瓜 3个;沃姹蕾、26566514、当我老了、葡萄柚去冰、宇宙疯!、狒狒子、请叫我呆子 、一仟二、蒹葭苍苍丶、四喜丸子、神棍的粉丝月半妞xl、烧酒熏鸡白煮蛋、Dee、不可爱、流笙、22157548、俞噜噜、小黑猫遇上了美人鱼、流萤、相柳氏、栖迟、牛仔很忙、兔斯基、时雨 2个;我就是琴琴呀。、啾啾、咚咚锵锵、霜月幻夜、25354716、静有余闲、小曹小曹追文傻笑、夏目家的喵喵老师、在你心里舞蹈、36004098、41610235、默之泊、野原葵、子不语、焱焱焱焱焱焱焱、〔hayato〕、 y、无缝蛋、七只。、耶斯莫拉、酷鱼、珞烟、追什么文还不滚去复习、dadada、w、crystal、Luu、图图麻麻、苏阿白、一二三四木、好多好多草、29053725、喵个毛毛、张起灵座下小黄鸡、大苗条、章鱼胖胖哒、姒妫、杨不杨、九九与六六、二宝、37726893、清蒸一鱼尾、闪闪、超可爱吖、么么、20712021、小孩哪有腰、黄豆酸笋小黄鱼、manta、ww、乙为儿、Adam、浮世梦、我看见光、琉璃抚青丝、软糖酸汤、Nicole.、马大头、t.c、一牙西瓜、起名字太难了、36750526、树上的puppy、?·??·?? sue、老湿不要啊、kabelsalat、红袖子_、29246820、帝霸的小跟班、fossil、mousa416、正版陈渡小雪、蓝悠、栗子燒鬆餅、塔塔鱼鱼分不清、无花、初泽、狮冬、不夜、温霜降说要娶我、小巫婆、dream_castle、28713152、提刀侍卫陈铁柱、夜来风雨、棠棠疑义相与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鱼缸 151瓶;乐眸 148瓶;周菇凉 139瓶;是糖不是曦 130瓶;Luu 119瓶;26362933 94瓶;不晓得叫撒子名字 80瓶;吃货何必为难吃货 70瓶;小尾巴 68瓶;赵赵那撷 66瓶;安琪拉的魔法书 60瓶;迷津 59瓶;宋浩然呀 58瓶;萧空影、DF 50瓶;姿态疏离 48瓶;覃心二 43瓶;栀寒、41424995 40瓶;风露沉蒹葭 38瓶;咕噜咕噜 34瓶;Leah. 33瓶;万能阿雪、笺妤、鱼小鱼、钱金金、珞尘、姜承録的娇妻呀、糖小小小排 30瓶;绝世的神明、47481309、小脸童鞋 29瓶;姜将将将 21瓶;神棍的粉丝月半妞xl、暗夜香昙、小狐狸、鱼鱼鱼m、小宝贝0817、juno、不是小王就是老王、24644429、翻你一只眼、Nicole绿、rp君、爱米哩、Hzzz~~~、糖醋小骨、袭生。、有所思、白夏白 20瓶;Tsuki、曹曹夕 19瓶;auv 18瓶;星空下的xl、在河之洲 15瓶;我不吃香菇 14瓶;20777659 13瓶;aa老三、林徛、得闲炒肉 12瓶;西柚 11瓶;28068959、?璐璐思密达?、山岚、苏阿白、爱尾鱼的小可爱、莹莹莹、童童Star-Drift、haruka、草莓味的小尉、明澈、winkoki、有正常bg文吗、3918069、喵嗷~、水牛77、theshy的资深少女粉、旺仔牛奶太甜了、shdgvsnms、青沫闲敲棋子、啾啾、白风夕、是个动词、HuirHuir、好多好多草、一起跳舞吧、一溪月色、菜狗就要多努力、monbébé、今天也想吃火锅、小肉肉、果西柠、四又、今夏、魑魅、拐弯儿屁、临安初霁、大爱蜂蜜芥末、手机用户1127092、昔言烬烬、L、19425232、Foceann、漫漫oao、凡凡裹紧小被叽、whale、找尾巴的狐狸小姐 10瓶;终日梦为鱼、37923703、随便看一眼、青山小景、不喜歡夏天、青梅 9瓶;陆东深℡、求你帮我套一下被罩、默之泊、27407438 8瓶;夹缝生存不吃辣、半亩良田 7瓶;22907469、大苗条 6瓶;相柳氏、董超超、45572358、即休、一仟二、病娇鬼、杳杳非花、叶子 5瓶;栗子燒鬆餅、古道尘桥、゛兜兜里╮藏的糖、田豆三 4瓶;感悟大王、天雷滚滚、卡卡柯柯西、Alisa爱睡觉 3瓶;花小花、清蒸一鱼尾、我是神棍的麻袋、正版陈渡小雪、片寄凉太太好看、西竹·岁_ken7、炸鸡汉堡薯条、na 2瓶;梨子、mandy呀、29761142、阿金爱量量、星崽、36706233、深海鱼酱潜水中、阿瓜、第十二颗星、满岛瓜、琪、每天都想你更新、W小圈圈、大栗兽、隐藏的一只小号、娆小虞、Violink、酷鱼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