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预收文《首领宰的千层套路》了解一下~ ...

  •   中原和弥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看到有着和自己相同面容橘色头发的少年在和其他人战斗,他无法看清楚对方是谁,却清楚地感受到少年的情绪。
      惊愕,慌乱,以及无上的愤怒,还有就是……在所不惜!
      随着黑红色的纹路爬上少年的身体,瞳孔散去,中原和弥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猛地收缩了下。

      “哈!”
      中原和弥猛地从睡梦中惊醒,直接坐了起来。
      灰蓝色的眼眸无意识的扫视了一圈室内的环境,中原和弥这才回过神。
      原来是做梦……果然是做梦……

      中原和弥拨拉了一下有些湿的银灰色长发,眼眸微暗。
      既然他做了梦,那么,就代表那孩子……醒了吧?

      就在中原和弥思索间,突然有人在门口敲门,有低沉的声音响起。
      “大将,您还好吗?”话语中隐隐带着一丝担忧。
      中原和弥随手将头发把脑后扒拉了一下,露出了精致却又锐利的五官,说道:“药研,我没事,”他顿了顿,补充道:“你进来说话吧。”
      他很清楚,如果拒绝自家初锻刀的探视,对方绝对会挂心一晚上。

      “哗啦”一声轻响,门被轻轻拉开,熟悉的短刀付丧神很快走了进来。
      和平时的黑衬衫搭配白大褂不同,作为近侍的药研藤四郎这会儿只穿了一件作为睡袍的浴衣,却依旧用最恭敬地态度跪坐在中原和弥不远处。
      药研藤四郎快速打量了一下中原和弥,确认中原和弥气息已经稳定了下来,这才微微松了一口气,但是他依旧忍不住有些担忧的问道:“大将,您刚刚……”
      中原和弥这会儿已经定下了神,淡淡一笑,说道:“药研,不用这么担忧,只是做梦了而已……”
      “做梦?”药研藤四郎有些惊讶,问道:“是梦到什么很可怕的事情了吗?”
      可怕到自家大将就算在睡梦中,灵力依旧出现了起伏。
      中原和弥想到梦中的橘发少年,眉眼微弯,轻笑着说道:“梦到了……弟弟之类的吧。”
      “哈?”药研藤四郎闻言一呆。
      他推了推无框眼镜,疑惑道:“您的……弟弟?”
      自家大将有弟弟吗?怎么从来没有听大将提过?

      对于药研藤四郎的疑问,中原和弥却只是打了个哈欠,说道:“药研,时间不早了,先去睡吧,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药研藤四郎这才发现现在的时间完全不适合追问,他赶忙说道:“大将,是我失礼了……”
      中原和弥摆了摆手,说道:“不妨事,你也去休息吧。”
      “好的,大将,请您休息吧。”说着,药研藤四郎站起身退出了房间,将和室的门拉上,在门外略微站了站,才转身回了隔壁房间。

      中原和弥也再度躺在了床铺上,哼笑了一声,“竟然真的醒了?真让我惊讶呢,不过这样也好……”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喃喃地说道:“或许,这也是一项选择……”
      发了一会儿呆之后,中原和弥翻了一个身,闭上了双眼,再度睡去。

      第二天,等中原和弥醒来,刚刚刷牙洗脸完毕,就听到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主殿,您起了吗?”
      中原和弥正在梳头,随手说道:“烛台切吗?进来吧!”
      一身黑色内番服的烛台切光忠拉开门,金色单眼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打招呼道:“早安,主殿!”
      “早!”中原和弥点点头,“今天的近侍是你啊?我还以为是长谷部呢。”
      烛台切光忠笑得狡猾,“他啊,自愿跟我交换了!”说着,他取过旁边的发带,给中原和弥绑头发。
      中原和弥斜睨了烛台切光忠一眼。
      长谷部自然跟烛台切交换了?
      呵,就那振过激主厨刀?
      算了,他不想较真这个问题,没意思。
      烛台切光忠同样不想讨论这个问题,他动作轻快地将中原和弥微微有些卷曲的银灰色长发束成了一个高马尾,又去拿旁边的白色羽织帮着中原和弥穿上。

      待整理好之后,中原和弥随口问道:“烛台切,今天吃什么?”
      烛台切光忠笑道:“昨天同田贯他们刚刚收获了新的大米,所以今天煮了米饭,做了烤鲷鱼,玉子烧和凉拌芝麻菠菜,煮了味增汤,对了,还有刚刚腌制好的腌梅子和新鲜的水果拼盘。”
      中原和弥笑道:“听起来不错啊!”
      说话间,两人来到外面的房间。

      作为近侍,烛台切光忠是可以跟中原和弥一同用餐的。
      出自烛台切光忠之手的早饭非常美味,中原和弥一脸认真的吃着。
      等两人吃完,烛台切光忠似乎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主殿的胃口不错,真是太好了。”
      中原和弥了然,他笑道:“药研跟你说的吧?”
      烛台切光忠忍不住好奇的问道:“主殿,药研殿跟我说,您昨天做梦遇到了您的弟弟,是真的吗?怎么从来没有听您提起过?”

      本丸的刀剑付丧神们跟随中原和弥的时间已经很久很久了,这么长久的时间中却从来没有听中原和弥提起过自己有弟弟。
      中原和弥闻言也有点无奈,笑着说道:“这个么,其实昨天晚上之前,我也不知道自己还会有个弟弟呢!”他注视着烛台切光忠,说道:“你也知道的,我的真正身份。”
      烛台切光忠了然的点点头,又问道:“那么,主殿,不知您的弟弟……”究竟是谁?
      中原和弥坦然道:“目前来说,还不确定呢!”
      他不在意的笑道:“正好我这边的事情也结束了,完全可以回头看了再说,不过……”
      想到梦中所看到的橘发少年,中原和弥轻笑,灰蓝色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温柔,轻声说道:“那可是个好孩子呢……”
      烛台切光忠同样笑道:“那是自然的,毕竟,那是主殿的弟弟呢!”

      略微闲聊了几句,中原和弥准备出发去时之政府总部。
      烛台切光忠也需要把用过的餐具送回厨房。
      等两人走出天守阁,中原和弥就发现天守阁门口已经围满了人。

      孩童样貌的短刀付丧神们正在院子里玩耍着游戏,不远处的檐廊下,以三日月宗近为首的平安老刀组合正慢悠悠的喝着茶。
      其他刀剑付丧神们也三三两两的站在附近,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待看到中原和弥的身形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望了过来。
      站在门口的压切长谷部更是精神奕奕的打着招呼,“主殿!早安!”同时,还自认非常隐晦的瞪了烛台切光忠一眼。
      烛台切光忠完全没反应。

      “早!长谷部。”中原和弥同样当做没看到,他轻轻点点头回应了下压切长谷部,又看向旁边其他人,笑着说道:“还有大家。”
      其他的刀剑付丧神们同样笑眯眯的跟中原和弥道早安。
      眼中含着月亮的最美之刃端着一杯热茶,笑呵呵的说道:“主殿现在就要出发吗?”
      “是的,三日月,”中原和弥轻笑着点头,赶在所有刀剑付丧神开口之前,说道:“这一次只是去送辞呈而已,所以不需要大家跟随!”
      三日月宗近呵呵笑,“既然这样,那主殿请务必早去早回!”
      “放心,很快就会回来的!”中原和弥说的理所当然。
      但是,等他到了时之政府总部,却没有想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中原和弥满头黑线,“你刚刚说什么?我现在还不能走?战争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非常抱歉!和弥大人!”
      “咚”的一声,一身正装的义元重重的将头磕在茶几上。
      中原和弥以手扶额,超嫌弃的看着一眼义元,没好气的说道:“义元,给我把事情老老实实的说清楚!”
      义元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一眼中原和弥,确认对方没有炸毛,微微松了一口气,赶紧把事情解释了一遍。

      原来,在经历了无数个年头的战争之后,时之政府终于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仅剩下最后的收尾工作,这也让辛苦多年的大部分审神者们可以摆脱几乎永无止息的战场,回归正常生活。
      作为时之政府的大佬兼战力天花板,中原和弥则是准备直接退休的。
      毕竟,像这种收尾的任务是不会轮到中原和弥这种大佬的,他闲着没事留在时之政府做什么?
      但是这次的情况不同,有一小股残留的时间溯行军潜入了代号WY325235……3324的世界!
      而那个世界赫然就是中原和弥本来出身的世界!

      中原和弥微微一愣,面色更不好看了,“义元,这就是你们口中所谓的万无一失?”
      “咚”的一声,义元再度重重的磕头,“和弥大人,真的非常抱歉!”
      中原和弥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义元。
      义元一动都不敢动。

      在短暂又漫长的静默之后,中原和弥微微眯眼,慢吞吞的说道:“还有,你们……调查我?”
      义元瞬间满头汗,赶忙解释,“和弥大人,我怎么会去调查您,是我上次听侑子小姐提到的,等战争结束,您必然要回到那个世界的!”他想死了去调查中原和弥?
      他一脸恳切的说道:“和弥大人,我想您也不会希望那个世界出事吧……”
      中原和弥沉默了下来。

      中原和弥虽然自打出生之后,就从未回去过那个世界,但那个世界是他的执念,回归是必然。
      换句话说,接下这个该死的任务也是必然的!

      中原和弥轻轻捻起那个任务单,语气淡淡的说道:“那么这是最后的任务了,义元。”
      义元看到中原和弥终于接下了那个任务,明显松了一口气,说道:“这自然是最后的任务。”他顿了顿说道:“日后,时之政府还会不会存在都是未知数呢!”
      时间溯行军既然已经消失,那么他们时之政府何去何从都是一个问题呢!

      中原和弥眼神晦暗,却没说什么,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却听到义元在背后喊他。
      “和弥大人!”
      和弥疑惑的回头。
      义元一个九十度鞠躬,一脸诚恳的说道:“和弥大人,这么多年真是辛苦您了!”
      虽然中原和弥经常在完成任务的时候给时之政府找麻烦,但是,他跟随时之政府建立到时之政府解散,中间多少次生死,说一句劳苦功高并不为过!
      中原和弥语气淡淡,说道:“不用那么感激,这只是一份工作而已。”
      说着,他转身推门离开。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发布咯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