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去成为英雄吧 ...

  •   池芯在连自己都不可置信的绝望中,“带着”景修白跳下巨墙,风声贯耳而过,墙上探头的人们也化成一个一个的黑点。
      
      “滴,惹祸值上升至55,恭喜宿主!请再接再厉!”
      
      一个带着男主跳墙的举动,居然涨了五十点惹祸值,看来得罪男主的代价,果然不小呢。
      
      冷冽的风将池芯的脸都吹木了,甚至还有闲心在心中吐了个槽。
      
      身处这个不科学的电影世界,池芯已经看到了自己多舛的未来。
      
      但是系统这个操作,却给池芯敲了个警钟。
      
      一旦惹祸值低于及格,系统就能随意操纵自己的身体,若是一直及不了格……这具身体最后会归谁?她的意识到时会被怎么样?会干脆被嫌碍事而被消灭,还是更恐怖的,被禁锢在这具身体里,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一直到死?
      
      池芯心里猛地一寒。
      
      在急速的下落中,景修白的眼镜不知被吹向了何方,清明锐利的瞳光同样充满着不可置信。
      
      池芯感到身下一凉,一阵彻骨的寒意顺着交叠的身体传上来,让池芯打了个哆嗦,猛地意识到自己居然还抱着景修白!
      
      然而景修白没有趁机把她弄死,在刚刚凝聚出冰滑面后,两人身体同时一震,落在了之前层叠堆积的,失去意识的丧尸山上。
      
      不顾池芯仍然捆在自己身上的爪子,景修白伸出双臂,将池芯护在了怀中,竟是要以自己为壁,承受两人的冲击。
      
      他的意图是好的,但是对于刚刚得罪了他,还拿到了恐怖的五十点惹祸值的池芯来说,这份保护的碰触让她浑身一寒。
      
      连快速滑动的危险都不顾,池芯下意识地就想把男主推开。
      
      于是她活动着自由的双手,对着景修白轻轻一推……
      
      景修白下滑的势头蓦地凝滞住,没有镜框的遮掩,他眼中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愕,为了不让冲击将自己撕裂,只好任由池芯从怀中滑了出去,转手一把抓住一只丧尸的胳膊,止住了自己的身形。
      
      他迅速回头,去搜寻池芯的身影。
      
      哪怕是有丧尸作为缓冲,这种高度若是不做防护地掉下去,最差也得是个内脏破裂。
      
      此时的池芯: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多丧尸!
      
      脱离了景修白,她终于发现自己在什么玩意儿上面待了这么久。
      
      别想!别想咬住她!
      
      一时池芯竟然没有发觉,这些丧尸都是大睁着眼睛失去行为能力的,她强烈的求生意志再次爆发,纤细的腰部猛然向上扭去。
      
      在景修白震惊的目光中,她整个人以人类不可能完成的姿势向上弹起,轻盈的身躯如同废墟之上一只美丽的蝴蝶,在诸多的丧尸间一触即离,手在触到某种坚硬发热的物体时下意识地一把将之捞起。
      
      她接连几个翻身来到地面,为了维持平衡而单膝点地,捞起的那根东西斜斜地举在身侧,一头黑色长发散落开来,铺满她的全身。
      
      惊起一地尘埃。
      
      然后她站起身,仰头看向上方的人们,身后是滚滚而来的丧尸狂潮,唯她一人当关。
      
      墙上的人:……
      
      景修白:……
      
      池芯看着自己手里莫名多出来的冲/锋/枪:……
      
      这一番操作,着实震撼到了L基地幸存的人。
      
      之前叫嚣着要去杀池芯的曹岩,一脸痴呆地拍拍郁襄的肩,“她不是你的同学吗?”
      
      郁襄呆滞地点头,“是啊。”
      
      曹岩:“你们不是一所平平无奇的名牌大学吗?还是什么特种部队的训练基地?”
      
      郁襄沉默一下,抬头看向他,“要不你把我推下去,看我能不能翻成这样?”
      
      幸存者看着池芯一番操作,心中对她根深蒂固的印象隐隐有些颠覆。
      
      同时颠覆的,还有他们的想法。
      
      “这……池芯如果有这种身手,她应该不用靠男人救济吧?”
      
      “是啊,她这么厉害,恐怕只有景修白能和她媲美,说她靠男人养……我不太相信了。”
      
      “其实之前也没人真的看见她向男人要什么不是吗?都是有人说的。”
      
      “这么说的话,这场尸潮,会不会另有隐情?她这么厉害,不可能会失手招惹这么大一群丧尸吧。”
      
      提到这一点,所有人都沉默下来。
      
      慕强是人类的本能,之前坚定不移的观念一旦产生了动摇,有志一同发泄愤怒的团体也产生了分裂。
      
      “你们在说什么?”有人说,“她就算厉害又怎么样?就是她把丧尸潮带回来的!我们一定要让她偿命,不能放过她这个罪魁祸首啊!”
      
      然而这次,赞同他的声音却不再那么多了,只有零星的几个人。
      
      这人愤怒的脸庞扭曲起来,但还是和其他人一样,控制不住地看向已经到达地面的池芯。
      
      无论如何,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只能看这个柔弱的姑娘是否能为他们带来生机。
      
      池芯不知道他们之间爆发的争执,她抬头看向挂在半空的景修白,运足力气想要和他说话。
      
      突然“哒哒哒哒哒”地一阵巨响,手里的机/关/枪走了火。
      
      而被这阵枪声镇住的众人,以为她有话要说,不自觉地停下了争论,全部都将目光看向了她。
      
      池芯一下子成为万众瞩目,内心的尴尬简直要冲破天际,经过刚才第一视角的惊险真人秀,她已经彻底被吓木了,脸上的表情堪称冷若冰霜。
      
      她想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挂在那干什么!快下来一起商量怎么杀高阶丧尸啊丧尸要过来了!
      
      然后她一开口:“景修白,你要给丧尸腌腊肉吗?”
      
      听到她声音的城墙众人:……
      
      距离有点远,池芯看不清景修白的表情,只是在她喊完这句话之后,在景修白的脚下凝成了一块冰晶滑板,他踩上去,几个瞬息就来到了她的面前。
      
      这一幕被墙上的人看到,纷纷陷入又一阵震惊。
      
      “你看到了吗?”
      
      “看到了,那是什么?”
      
      “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好像是冰。”
      
      ……
      
      景修白的眼睛如墨般乌黑,池芯不敢去看,望向滚滚而来的丧尸潮,决定先发制人:“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带你下来。”
      
      她想开了,拽男主跳墙已经是事实,不如干脆承认下来,趁机榨干他的利用价值吧!
      
      景修白望着她,心中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在震撼中升起了几丝提防,“你是怎么知道的?”
      
      电影里看到的。
      
      池芯哪里敢和他解释,一时半会也编不出来,眼见着丧尸群越来越近,不得不回头直视他的眼睛,“现在这个问题重要吗?如果还想活下去,你就做一件事:掩护我!”
      
      景修白看上去有很多话想问,但危机迫在眉睫,他只来得及深深地看了池芯一眼,抬起一只手扬起,“看来我们都有所隐瞒,只是你更毫无痕迹。”
      
      池芯心虚地不敢说话,她感到周围的气温骤然降低,城墙上众人的惊呼声隔着这么远都能听到。
      
      她抬起头,看到一个又一个冰锥子啊上空凝结,个个尖锐冷冽,足以扎穿丧尸的头颅。
      
      池芯又动了念头:“不如你直接……”
      
      系统的声音倏然响起:“惹祸值未及格警告。”
      
      “……掩护好我!”池芯突兀地转了话头。
      
      她无语凝噎,看来狗比系统是必须让她亲手去杀那只高阶丧尸了。
      
      可是还没有完,系统为了惩罚她竟然想将祸让别人去闯,直接冷酷无情地扣了她十分。
      
      “念在宿主初犯,扣个十分以示警告。”系统说。
      
      池芯:我杀系统。
      
      她没有后退的路,只好握住了自己唯一的武器,迎着汹涌而来的尸潮,直接冲了过去!
      
      “彭。”
      
      她当先一个射击,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只丧尸爆头,无数的丧尸蜂拥而至,瞬间吞没了她娇小的身躯。
      
      有光明从天际炸裂,无数冰剑映着阳光,噗呲扎透池芯周围的丧尸。
      
      池芯回头一望,景修白神情冷然,俊美的五官从眼镜中解放出来,操控冰剑的模样如创世的神祗。
      
      好样的,男主够靠谱!
      
      池芯没了后顾之忧,一脸坚毅地打算冲入……冲……啊啊啊好多丧尸啊真的会死的你个狗比系统到底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你的宿主有男主在躺赢不行吗你非看我死了才甘心!
      
      即使有景修白清路,丧尸腥臭的嘴和脏污的手也争先恐后地伸向池芯的头发和身上,池芯内心满是惊恐和抓狂,听着系统不断“+0.1惹祸值,+0.1惹祸值”的通知,发了狠力想要摆脱这些东西。
      
      抠!门!系!统!杀一只只给零点一分!
      
      于是在景修白和城墙上众人的眼中,池芯左手控制冲/锋/枪,每一次扫射都会让一大片丧尸倒地,一如刚才的弹无虚发。
      
      右手则恶狠狠地拍向丧尸的脑壳,无数丧尸就这么被她一手刀劈碎,倒了下去。
      
      她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论高矮胖瘦什么丧尸,都无法阻挡住她的步伐。
      
      即使看不到她的表情,也似乎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凶悍无畏的战士,此时面上该是何等的坚毅决绝。
      
      景修白望着她纤瘦却一往无前的背影,眸里的怀疑不自觉淡去了些,他手腕一转,更粗更尖锐的冰锥凝结而成,毫无犹豫地刺向袭击池芯的丧尸。
      
      他观测着角度,试图直接杀死那只指挥的高阶丧尸,但是尝试过几次之后,发现对方总是能诡异地躲开,他击不中它。
      
      此时的城墙上,曹岩再次拍了拍郁襄,刚要张口。
      
      “不是魔法学院,也不是武术学校,他们俩不是人,别问我怎么知道的。”郁襄脸色木然,先把话给堵了回去。
      
      曹岩拍得更加大力,声音里有抑制不住的激动:“不管他们是人还是鬼,我是想说……也许真的有救了!”
      
      在末世里,是人是鬼又有什么区别?只要能活下去,把人变成鬼也在所不惜。
      
      不知不觉间,人们看向两人的目光充满了崇敬和希望,无论之前他们做过些什么,在这一刻,没有人提起旧账。
      
      在生死关头,只要能活下去,没有什么不能忍受。
      
      至于之前还在质疑池芯的几个声音,现在已经彻底消失了。
      
      坦克里。
      
      每台坦克里都配备三名战士,他们是A基地所剩不多的坦克兵,奉命前来支援L基地,却因为低估了尸潮的强度,反而将自己陷入绝境。
      
      他们在炮弹用尽之后,拿着枪对着尸潮疯狂射击,但是尸潮无穷无尽,当他们弹尽粮绝,也只是堪堪击杀了一小部分。
      
      “看来我们要在此牺牲了。”总指挥官挣扎着看向其他人,“我对不起你们!”
      
      “不要这样说,指挥官!”有战士大声回应,“通讯受阻,谁也不知道这里居然会出现高阶智慧丧尸,目前没有人类能和它对抗!”
      
      不要说和它对抗,在层层尸潮的保护下,甚至无法靠近高阶丧尸。
      
      所有人都明白这个道理,当最后一支枪的弹药也用尽了,所有战士都露出了绝望的神色,一个个面目狰狞,打算开着坦克冲进尸潮,能碾死几个是几个。
      
      突然,数根透明的冰锥刺来,包围着坦克的丧尸顿时倒下了大半。
      
      战士们愣住了。
      
      接着他们就看到,一名娇小柔弱的女孩,甚至还是他们中某些人家里上学的女儿的年纪,带着满身血污,扛着一把对她来说有些巨大的冲/锋、枪,正奋力一踢面前的丧尸,踏着尸山血海走来。
      
      她黑发飞扬,眼神冷酷,解下手中已经空夹的枪,用力掷向他们中的某个人。
      
      那名战士瞪大眼睛,想要躲避,却见冲他过来的枪直直略过了他,狠狠扎入了一只正待扑向他的丧尸。
      
      长长的枪管从丧尸的眼睛里戳入,有从后脑戳出来,让人心惊于这名看似普通的女孩,身体里到底蕴含着多少力量。
      
      “你们还呆着干什么?”
      
      女孩细弱的双手一拧,直接掰断了一只丧尸的头。
      
      “掩护我,去杀掉那只天杀的高阶丧尸!”
      
      

  • 作者有话要说:  V后会保持日更,但是V前为了压字数,可能更新会稍稍有点不稳定,诸位客官稍稍担待。
    感谢在2021-02-02 14:09:39~2021-02-03 00:26:1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迹瑜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箫钰清 8瓶;凛月祭、清阳晚照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