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小白花变成食人花 ...

  •   “池芯!池芯!你醒醒啊!不是吧就看个丧尸电影你怎么还吓晕了……”
      
      舍友的声音离得越来越远,有一道声音模模糊糊地在耳边响起,她的脑中还残留着丧尸对男主扑面而来的大脸,惊恐地应答了什么,另一种感知越来越真实。
      
      无尽的尖叫,枪弹的声音,血肉被刺穿的噗呲声,以及浓烈的血腥和腐臭的气味将池芯紧紧包裹起来,刺激得她一下子睁开了眼。
      
      一张浑浊泛青的眼球掉出来了一半,半边脸的肉落了下来露出白骨,张着充满腥臭大嘴的脸一下子在视野里放大。
      
      “……”
      
      池芯脸上的表情一下子惊恐到空白,满心只有两个字:诈尸!
      
      现在要什么,黑驴蹄子?糯米?盐?
      
      “啪!”
      
      一声枪响,面前的丧尸倒了下去,但是还有下一个,下下个,密密麻麻的丧尸组成浩瀚的巨潮,一波又一波地冲击过来,整个地面都在晃动,地动山摇。
      
      她站的地方很高,远方是破败的城市和无尽的尸潮,脚下这座巨墙被撞击得摇摇欲坠。
      
      池芯一低头,自己纤白瘦弱的双手中正握着一把枪,银色的枪身十分流畅漂亮,她的身体不听她的掌控,哆哆嗦嗦地险些一脚踏空跌进丧尸潮。
      
      她脑子里瞬间浮现出这把枪的名字:沙/漠/之/鹰。
      
      奇怪的是,即使她整个人都抖得和筛子一样,但是握着枪的手却出奇地稳健,连一丝颤抖都没有。
      
      好像只要将它举起,就能掌握整个世界一般。
      
      “池芯,就用你的命来为这场错误埋单吧。”
      
      即使在无尽的混乱中,这声冰冷的声音也穿透一切,传入池芯的耳中。
      
      一回头,刚才在屏幕里令她神魂颠倒的那张俊脸就在颇远的位置,墨玉般的短发,白皙的肤色,以及镜片下毫不遮掩的,清明锐利的目光。
      
      池芯想要尖叫,但一张嘴血和腐肉的臭味就争先恐后地涌入口鼻中,池芯只是张了下口,就迅速又合了起来。
      
      电影里的男主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不是冲着丧尸,而是对准了池芯。
      
      他要杀自己!
      
      池芯的脑中迅速蹦出这个念头,但是剧烈的恐惧让她瞳孔放大,周围全都是丧尸,以及和丧尸斗争的人类,她无处可逃。
      
      她想起在昏迷前脑子里响起的那道声音。
      
      “欢迎绑定惹祸系统,宿主在进入电影世界《末世征途》后要努力惹祸哦!末日世界为高难度世界,宿主可选择增加防御、攻击、先知等功能……”
      
      她怕死,非常怕,有句话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
      
      “攻击!给我加满攻击!”
      
      所以她这是带着攻击属性,穿到电影世界里来了?
      
      《末世征途》是一部异能类丧尸电影,女主叫姜从筠,有个家传的随身空间吊坠。
      
      女主原先并不知情,是作精女配先发现了这个秘密,于是被她连哄带骗地借去观赏,还偷偷滴血认了主。
      
      当女主前来索要之时,死不承认吊坠被她夺去,直到不小心暴露出玉坠认主的痕迹,又改口说是它自己变成这样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女主性格温婉,不会与人争吵,当时就白了脸,但无论是她还是男主和男二,只要女配死都不还,他们就没法拿回已经融入女配身体的吊坠。
      
      不止如此,作精女配还只顾自己逃命,眼睁睁看着男二陷入危险之中,当女主救了人,又假惺惺地出来劝她去休息,让男二醒来之后误认为是她救了自己。
      
      仗着这个救命之恩,女配死皮赖脸硬是挤进主角团中,即使被所有人厌恶,也强迫让他们带着自己逃命。
      
      ——这个女配,就是池芯穿成的角色。
      
      她作天作地,拉满了整个片子的仇恨值,最后不听劝阻去招惹进化完成的丧尸王,成功结束了这作死的一生。
      
      这次的丧尸狂潮,其实也是拜原身所赐。
      
      他们一行人进入L基地,原身以为已经安全了,一进基地就甩开了主角团,凭借柔弱美丽的外貌,让几个爱慕者心甘情愿地给她送食物。
      
      现在末世刚爆发三个月,人性还没有完全泯灭,原身在末世前的那一套,现在还有人吃。
      
      这次是原身不听劝阻,撒泼耍赖让她的一个爱慕者带她出了基地,目的是……找化妆品,结果不知道怎么招惹到了厉害的高级丧尸。
      
      于是他们狼狈地狂奔回到基地,同时带回来的,是身后数以千计的丧尸群。
      
      怪不得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类,无一不用愤恨的目光瞪向她,而没有一个加以制止。
      
      看着男主向自己逐渐走近,池芯想要后退,却被恐惧死死定在原地。
      
      是应该立刻抱住男主大腿求原谅呢,还是立刻抱住男主的大腿求原谅呢?
      
      “修白!等一等!”
      
      那道自称惹祸系统的声音和不远处传来的呼喊重叠在了一起。
      
      “惹祸系统绑定成功,请宿主在三天之内让惹祸值达到及格,否则将触发‘身体不可控’惩罚,强行获取惹祸值。”
      
      “惹祸值的获取与惹的祸大小息息相关,本系统会随时帮助宿主,不要担心!”
      
      不知道为什么,池芯一下子更加担心了,她压根就不想来这个坑爹的世界,也根本不想惹祸!
      
      “惹什么祸,要惹你自己去,就现在,立刻,马上,把我送回去!快!”
      
      “很遗憾,宿主需要明白一点,在原来的世界中,你的身体已经死了,你如果想要活下去,只能在这个世界获取惹祸值。”
      
      她……死了?
      
      池芯目光怔愣起来。
      
      怎么会,她有着优渥的家庭和疼爱她的父母,即使从小因为家里原因几次遭遇险难,但她都有惊无险地过来了……怎么会突然就结束了?
      
      景修白的身影在她瞳孔里逐渐放大,手中的扳机就要扣下……
      
      一只丧尸比他更快,流淌着腥臭的涎水,张大口向池芯咬去。
      
      这一瞬间,池芯的整个大脑都是空白的。
      
      不想死,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能死!
      
      她下意识地抬起手,用手里的东西狠狠地击向差点咬到脖子的丧尸。
      
      景修白的眼神蓦然一动,将要扣动扳机的手指停了下来。
      
      池芯的双手纤白瘦弱,即使给了她枪,也没人认为她能控制地住这把后坐力极强的沙/漠/之/鹰。
      
      可就是这双看似细弱的手,拿着厚重的枪,握把重重地砸入了丧尸的脑壳里。
      
      粘稠的血液和脑浆顺着银色的握把流到细白手腕上,并顺着胳膊不断滴落下来。
      
      郁襄方才见景修白有当场处决池芯的意思,只来得及叫了一声,见他不为所动地继续向池芯走去,只好迅速干掉几只丧尸,急速向这边奔来。
      
      池芯为人可恨,但毕竟救过他一命,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在好友手里。
      
      然后正好看到池芯将握把从丧尸脑壳里□□的那一幕。
      
      “……”
      
      他步子停了下来,和见到这一幕的人一起张大嘴,目瞪口呆地看着池芯。
      
      池芯没注意到自己引起了瞩目,她把枪从丧尸脑子里抢回来,看着自己黏糊糊的手,整个人都快窒息了。
      
      有血啊啊啊啊啊啊!!!
      
      她受到了刺激,所有的语言都在此刻失去了作用,只能举起枪对着周围就是一顿疯狂射击。
      
      射着射着,她感到了一丝微妙。
      
      无论她将枪口朝向哪里,哪怕胡乱指向天,也会有一只丧尸应声而倒,脑浆迸裂,精准爆头。
      
      池芯:咦?
      
      她为了实验,故意想向后射击一次。
      
      于是,在其他人眼中,她突然将手背到身后,手中的枪旋转出一个漂亮的枪花,然后瞬间射击,击中一只正要从背后偷袭她的丧尸。
      
      池芯:……
      
      其他人:……
      
      凶险的战场上,池芯所在的位置居然成了一个微妙的真空圈。
      
      大家看着无数丧尸体试图扑向中间那个纤瘦的女孩,女孩目光哀恸,一语不发,身体在发着抖,端着枪的手却极为稳健。
      
      她一个接一个,将扑上来的丧尸挨个爆头,弹无虚发。
      
      瘦小的身子里仿佛有着无尽的力量,哀恸的目光犹如对眼前人间地狱的一幕暗含怜悯。
      
      她就如一个饱经磨练的战士,手法没有丝毫犹豫,却不丢弃最善良的本真。
      
      所有注意到这一幕的人都不自觉地向池芯看来,认识她的,不认识她的,眼里都充满复杂和惊艳。
      
      “这是……怎么回事。”郁襄费力地吞下一口口水,因为发呆还差点被丧尸咬到胳膊,“池芯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
      
      景修白抬起修长的手指,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镜片闪烁的光芒遮住了他眸中的神色。
      
      “生物炮还有多久才能运到?”
      
      “还有十公里。”郁襄担忧地看了四周一眼,在看到一个人被丧尸残忍地撕开肩膀后不忍地撇开眼,小声说,“你还不打算用异能吗?”
      
      景修白紧紧盯着池芯,“看情况。”
      
      方才要杀池芯的那阵疯狂和冷酷消失不见,此时的他脸上尽是理智和冷静。
      
      他们所在不远,池芯听到了他们的话,吓得手里的枪差点脱手而出。
      
      男主景修白是C国顶级病毒研究所所长的儿子,中学时游学S国,被无意中抓去做人体实验,注射了某种药物,导致他有了冰系异能。
      
      在这个电影中,异能的出现代表着一种罪恶,甚至不为众人所知。
      
      虽然后来男主被他父亲给救了回来,但是由于这段阴暗的经历,让他内心有种隐藏的疯狂和冷酷,在天使型女主的治愈下才逐渐走了出来。
      
      在电影中,这段丧尸围城的剧情,本该是男主凭空凝聚了漫天冰剑,再加上特意从A市区运来的生物炮弹辅助,才击退了丧尸狂潮,也将异能一事暴露到大众眼前。
      
      但是现在,池芯看着景修白冷漠的眼神,丝毫感觉不出他有出手的征兆。
      
      池芯欲哭无泪地继续摁下扳机。
      
      咔嚓。
      
      弹夹空了。
      
      之前没人想过要给原主多少□□,她怀疑这把沙/漠/之/鹰都是因为混乱之中拿错了才给她的。
      
      以原主这小身板,光摁一下扳机,就得被后坐力给顶出去,自己给丧尸送菜。
      
      这,这怎么办。
      
      剧烈的恐惧再次涌上,池芯慌乱地瞄向四周,正好看见景修白目光冷静,没有丝毫伸出援手的打算。
      
      池芯的心中又被压上一坨沉重。
      
      她看向景修白的眼中,不禁充斥着一股控诉。
      
      为什么还不出手,你在观察些什么啊大佬!
      
      在电影中可没有拖这么久,再这样下去,那只高阶丧尸会越来越愤怒,到时候就不止现在这些数量了。
      
      似乎注意到了池芯的眼神,景修白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满是探究和警告。
      
      池芯打了一个哆嗦,手里的枪一把塞入了丧尸张开的大嘴中。
      
      池芯:啊啊啊啊啊啊要死了!!
      
      由于一些遭遇,她一惊恐就容易面无表情。
      
      呆了不到半秒,身体仿佛有自主行为般,下意识地抬脚一踹,那只壮硕的男性丧尸,就如纸糊的一般,直直地被她踹下了城墙,还带着几个同伴一起滚了下去。
      
      她回过身,脸上的表情淡漠之极,似乎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所有看到的人,都不由倒抽了口气。
      
      这……这是池芯?是那个柔弱的,靠男人的救助才能活下去的池芯?
      
      然而池芯只向下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
      
      救命……
      
      她心中越怕,脸上的表情就更加空白淡漠,在众人心中也愈加深不可测。
      
      要想办法让男主出手,否则所有人都会死,哪怕生物炮来了都不管用!
      
      池芯坚定了一个想法,转过身看向景修白,刚要说话。
      
      异变突生。
      
      “池芯,你是这一切的罪人,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你应该去死!”
      
      一人蓬头垢面地冲过来,表情扭曲,颤抖的手抬起枪,直直地指向池芯,发出愤怒的狂吼。
      
      “是你,是你造成这一切的,你怎么不去死,你怎么还不去死——”
      
      池芯看到了指着自己的枪口,不想死的执念一下子冲向心头,她飞快地抬腿,想要对对方进行友好的劝诫……
      
      “嘭。”
      
      当任何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手里的枪直直飞了出去。
      
      池芯一脚稳稳撑住地面,整个身子倾斜着,另一只脚高举过头,定在踹向男人手腕的瞬间。
      
      “抱歉。”池芯看着飞出去的枪,和那人惊愕与愤怒掺杂起来分外扭曲的表情,尴尬地停了半天,而后面无表情地收回腿,真诚地道歉,“我不是故意的。”
      
      

  • 作者有话要说:  怂怂:柔弱,美丽,但能吃。
    开这篇啦!本章下今天评论掉落红包,当给自己撒花花w
    带同频预收:《妖艳贱货力能扛鼎(星际)》
     星际女战神任听霄一生戎马天下,为帝国打下偌大江山,却因为长相问题一直深受诟病。
      任听霄冷漠不屑,看着婀娜多姿的女性内心也升起过隐晦的嘀咕。
      那裙腿下漏风,凉嗖嗖的能驾驶机甲?
      身为星际第一美男,同时还是任听霄智囊副官的挚友凌卓温柔一笑:听霄不用穿裙子也很美。
      任听霄:谢谢,我是帅。
      但是每次看着挚友那张祸国殃民的脸,任听霄都觉得,这得上辈子拯救了什么东西,才能长成这样啊。
      后来在决定整个人类命运的决战中,帝王昏聩无能,军队陷入绝境,任听霄驾驶着专属机甲乘风破浪,决绝地冲入怪物层层包围的守护圈里,和对方的王同归于尽。
    最后遗留在耳边的,唯有挚友撕心裂肺的呼喊。
      “听霄——!!”
      再次睁开眼睛,任听霄被脑子里那道自称系统的声音吵到想再次暴毙。
    她所处的世界是一本书,她是男主凌卓十年前早死的白月光,凌卓在她死后迅速赢得战争,推翻腐朽政权成为冷酷强大的铁血帝王,却多年来对她念念不忘。
    任听霄:好兄弟够义气。

    而现在,她穿成了这本书里的作精女配,只要她扮演一名合格的妖艳贱货走完剧情,就能获得自由,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
    任听霄:难顶,为什么是我?
    系统:因为你拯救了世界。
       她摸着镜子里那张不亚于前世挚友的脸,陷入沉思。
    文案2
    “眼线不合格,请仿照上古时代埃及艳后的妆容重化。”
    “服装不合格,请换上这条酒红色蕾丝吊带裙和十公分防水台高跟。”
    “举止不合格,请不要将拳头放在搭讪对象脸上,警告!警告!”
    当任听霄饱受摧残,歪歪扭扭,终于要去见挚友之时,已经积攒了磅礴的怒气。
      她本来应该娇柔小意,死缠烂打非要成为凌卓的妃子。
    然而她目光如电,妖艳的外貌硬是凛然威仪,让凌卓一见如故,赐为贵妃。
      她本来应该带领一众狗腿,出言讽刺新入宫的女主,给她蒙上一层心理阴影。
    然而她孤身一人站在女主面前,昂然挺立的身姿让女主眼露崇拜。
      她本来应该不断作死,在战争再次爆发之时沦为弃子,被敌军掳去受尽屈辱。
    然而她一把推开机甲的驾驶,握住操纵杆的瞬间,如帝王般君临天下。
      任听霄:让开,我来!
      这是她兄弟的江山,岂容尔等宵小放肆!
      她自以为自己已经够兢兢业业,铆足了劲把凌卓往女主那边推,却没注意,好兄弟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危险。
    终于有一天,凌卓眯起眼,以帝袍做掩护,将她揽在怀中,眉间尽是克制:我为你忍耐了十年,你想把我推给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