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欢迎新生 ...

  •   当高杉看见那神情严肃的灰发青年轻车熟路地将炸虾扔进锅里时,他睁大了眼睛,再看见那吊儿郎当的白毛天然卷一边挖着鼻孔一边动作熟练地洗米时,他终于忍不住叫了出来。
      
      “你们两个!到底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银时同学,洗米的时候请注意清洁。”
      
      桂抱着蔬菜从帘子后面钻进来,将蔬菜放进篮子里,轻松地抢去了高杉的话头,又回头拍拍高杉同学。
      
      “请注意,不要在厨房这种狭小的空间内引发白学现场。”
      
      “什么鬼啊你这家伙!”
      
      “不是你这家伙,是桂。”
      
      胧的目光敏锐地盯住了银时离开鼻孔的手,银时讪笑一声,将手放在水龙头前敷衍地冲了两下,跟着吐槽道。
      
      “不要看松阳那副大和抚子的样子就想当然的以为那个人家务也全能啊,你们这些天真的小鬼们,什么闪亮的少女心还是赶紧给银桑破灭掉吧。”
      
      在斗嘴的方面,高杉深知自己不占任何优势,他忍住了想要拔光某个天然卷嘴炮那一头白毛的欲望,冷哼一声。
      
      “幼稚的白痴。”
      
      “啊咧?我好像听见了有什么小学生身高的家伙发出了丝毫没有认清自己的宣言啊,银桑有没有听错啊。”
      
      “你这家伙到底有完没完啊!”
      
      小鬼们闹起来就没完没了,胧被他们吵得有点心烦,却也没理会他们,只是皱着眉,看了看窗外渐渐暗下去的天空,心底担忧不已。
      
      他不知道那个人因为何事耽搁如此之久,但他有些不安,或许是那个时候的阴影还没有完全散去。
      
      他甘愿沉浸于这场梦,但他更害怕梦醒。
      
      ***
      
      不得不说,照顾小鬼们真不是轻松活,好不容易解决了五人份的晚餐,胧把给那个人留的一份放好,又赶着三个打打闹闹的小鬼去吃晚饭,吃完了督促他们收拾残局。
      
      松阳回来的时候正巧看见那三个小鬼端着自己的盘子往厨房走,那景象不知为何有些好笑,她弯了弯唇,正打算抬手叩门,那紫发的孩子一眼就发现了她,惊喜地睁大了眼睛。
      
      “松阳老师!”
      
      “离家的少女终于知道归来了哟,银桑我真是倍感安慰啊。”
      
      银时随手将盘子搁在高杉手上,将担忧小心翼翼地藏在漫不经心的语气里,踱着步子朝松阳走去,但他很快愣住了。
      
      原本气得咬牙想要把盘子敲在银时背上的高杉也愣住了。一边的桂盯着那个从松阳怀里探出头来的蓝发女童,双手一拍做恍然大悟状。
      
      “老师!这是给新同学的礼物吗!我可以抱回去吗!”
      
      “不是哦。”
      
      松阳笑了笑,冷静地驳回桂的要求,无视了他遭受重击的表情,将女童轻轻放在了榻榻米边,轻声说道。
      
      “这是你们新来的小师妹哦。以后就好好相处吧~”
      
      “哎!私塾里终于有女孩子了吗!”
      
      桂看起来有点开心,瞪大眼睛打量正在安静地啃甜甜圈的女童,松阳闻言,弯起唇角,有些狡黠地说道。
      
      “私塾里一直都有女孩子呀。”
      
      “哎哎?”
      
      高杉先是一愣,然后又看向一脸问号的桂,迟疑地后退了一步。“那个,桂你,难道...虽然头发的长度很像啦,但是脸会不会太方了点...”
      
      银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矮杉你的眼睛长在oo上了吗。”
      
      高杉脸色一白,瞥了一眼银时,又忍不住捂脸。“别告诉我你是,不好意思我有点想吐。”
      
      “你的脑子是被xx填满了吗矮杉同学!”
      
      “闭嘴啦!难不成是大师兄吗!”
      
      “什么?”正好从厨房出来的胧条件反射的问了一句,又看见那紫发的少年一脸被呛住的表情,无辜地看向正在拼命忍笑的松阳。
      
      松阳终于大笑了起来,看着高杉一脸迷茫的样子忍不住揉乱他那一头紫色的发丝。
      
      “晋助啊,你真是太可爱了。”
      
      高杉觉得自己的呼吸瞬间停止。那个人的笑容耀眼的让他眼前一片恍惚,她的温度隔着皮肤涌进他身体中,流入血液之中,心脏霎时变得滚烫起来,剧烈地跳动着,让他失去了任何反应能力。
      
      他听见桂在身后仿佛笃定一般的问道。“老师你是为了方便才一直做男式装扮对吧。”
      
      “真聪明啊小太郎,说得没错哦。”那个人这么回答。
      
      然后他哑了似的,过了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老师...是女孩子吗?”
      
      “恩,没错哦,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没有好好地跟你们讲自己的事,这一点真是抱歉。”松阳笑着想要摸摸那孩子的头发,那孩子却仿佛突然惊醒,不由退了几步,有点惊慌地鞠了一躬就红着脸慌慌张张地跑掉了。
      
      “晋助?”松阳一愣,赶紧起身,朝他们嘱咐了几句就跟着追了过去。
      
      胧却略微皱了眉。
      
      虽然只是衣玦飘飞间的微弱气息,但他还是注意到了那不同寻常的味道。他垂下眼,注意到那个白毛小鬼也向他看了过来。
      
      看来,那个小鬼也发现了。
      
      那个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会沾染上血的味道呢。莫非,和那个女童有关吗?
      
      胧敛去面上表情,看了一眼那始终在啃甜甜圈的女童,开口道。
      
      “坂田银时,桂小太郎。”
      
      “是!”被喊全名的桂不由自主的大声回答,然后才意识到了什么,有些好奇地望向那面无表情的灰发青年。
      
      “大师兄?”
      
      “你们该去休息了。”
      
      桂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时针,眨眨眼,就推着表情严肃的银时走。
      
      “走吧走吧,该去和被子公公相亲相爱啦~”
      
      “那种口吻有够恶心的,笨蛋假发。”
      
      “不是笨蛋假发是笨蛋桂。”
      
      “啊咧,好的笨蛋桂没问题笨蛋桂银桑一点都不介意这么亲近的称呼你。”
      
      “不是笨蛋桂,是桂。”
      
      尽管这么嬉闹着,银时的心情却一点都不轻松。他又想起那天听到的话,心底一惊,心脏骤然加快的频率让他害怕。
      
      为什么,那个人身上会有血的味道呢?
      
      为什么,那个人对于贵族,幕府的威胁毫不在意呢?
      
      为什么,会那么冷漠地说出那个词呢?
      
      吉田松阳,你到底是谁?
      
      “别想那么多。”
      
      身边的桂忽然开口,吓了银时一跳。
      
      桂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心事重重的银时,说道。“不管老师以前是什么人,她都是我们的老师,你所拥有的,是现在的她的温柔,那就够了。”
      
      银时愣住,张了张嘴,看了桂好几眼,伸手扯了扯桂的头发。“你是真的假发吗突然说话这么有哲理啊咧咧你不会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附身了吧笨蛋假发!”
      
      桂继续瞪大眼睛盯着银时,直到银时脊背发凉整个人都想要缩成一团的时候,一拍手,一本正经地问道。
      
      “如何,银时同学,听了这番话是不是能够睡着了?”
      
      “睡着你个头啦白痴假发银桑我真想把你的脑袋塞进被褥里。”
      
      “不是假发是桂x2!”
      
      “x2这种有没有必要这么认真的复述一遍啊你这棉花长在脑子里的家伙!”
      
      ***
      
      私塾的院子并不算大,松阳很快就找到了正坐在凉亭里对着月光发愣的高杉。
      
      松阳叹了口气,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那紫发的孩子,轻声唤出他的名字。
      
      “晋助。”
      
      那紫发的孩子身形顿时僵住,过了会又缓慢地站了起来,转过身,低下头只盯着地面。
      
      松阳无奈地弯下腰,尽力让自己的目光与他持平,然后才问道。
      
      “晋助是生气了?还是因为觉得老师是女孩子,所以无法接受?是哪一种想法呢?请诚实地说出来吧。”
      
      “不是的!”高杉猛地抬头,撞进那双淡绿色的温柔眸子里,又飞快地低头,不想让自己面上的情绪暴露。
      
      “我是绝对不可能对老师生气的!我只是...”
      
      事实上,他也不清楚那一时间涌上来的情绪到底是什么,尽管不管那个人性别如何,都改变不了她的强大和耀眼,但是,心底这份憧憬,为何会让他不知所措呢?
      
      “不论如何,我都想追随着老师,永远待在老师身边!”
      
      这份心情,却是他唯一能够肯定的存在。
      
      少年透露着青涩的声音却如此坚定。
      
      松阳愣了愣,微笑起来,抬手摸摸他的头发。“能够说出自己的想法,相当不错呀,晋助,那么,便抬头看着我吧。”
      
      高杉紧张地屏住呼吸,头顶被抚摸的地方还在发烫。他犹犹豫豫地抬起头,看向那个人的眼睛,那些不安和纠结,在她温柔的目光中慢慢平静下来。
      
      “唔,那么,平静下来了吗?”松阳问道。
      
      高杉点了点头,忍不住抬头看她的侧脸,虽然是接受了那个人的身份,却还是有点手足无措。
      
      他一点都不擅长和女孩子相处,总觉得女孩子娇娇弱弱的,无能为力而又让人忧愁,这或许是他那个太过温顺的母亲给他留下的印象,又或许是其他,但那并不重要。
      
      他只知道,那个人是不一样的,对他而言,是独一无二的。
      
      那片月光太过美好,如果能够靠近一些,再靠近一些的话。
      
      他这样想着,像是沉醉于月光之中一般,悄悄红了脸。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