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新生入学2 ...

  •   “哇哇!发生了什么!”
      
      “不清楚哎!不过这个外来的家伙要和大师兄决斗的说!”
      
      一群孩子们在武道场边兴致勃勃地围观,银时还是扛着那把如同信仰充值一般的刀,一双死鱼眼懒洋洋地耷拉着。
      
      “啧,还真是后生可畏啊那个小矮子,一来就要挑战私塾里的万年老二吗。”
      
      虽然不想承认,不过他和那灰卷毛死人脸之间的差距暂时还有点大,尽管无数次气喘吁吁地挥舞着竹刀,也只能勉强在那家伙手里拿到几分,输了也就算了,还被那家伙从头到脚的嘲讽,说好的师兄爱为什么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啊那个混蛋!
      
      “所以,万年第一是,是那位先生吗?”
      
      跟着来的长发小鬼歪着头好奇地问。银时哼哼唧唧的回答道。“是啦是啦,松阳很强的,那个死人脸大概只赶得上百分之一吧。”
      
      “真厉害呢,那位先生...”
      
      听着对方惊讶又带了一丝羡慕的情绪,银时耸耸肩膀,不再接话。他并不太清楚这两个家伙遭遇了什么,只是不管有何理由,这两个家伙惹上的麻烦也就此会将松阳牵扯进去。
      
      他知道松阳很强,他也好,胧那个家伙也好,就算拼劲全力,在她眼里大概也只是小打小闹,甚至触及不到她的衣角。这样的人,究竟有着怎样的过去呢?
      
      他对此一无所知。他所看见的,永远只是她温柔的笑容,还有阳光般耀眼的身影。
      
      可是她所想要隐藏的一切,却只有那个家伙一清二楚。
      
      真是...
      
      “喂喂喂,那位矮杉同学,打倒大师兄就拜托你了啊。”
      
      “剃了你的卷毛啊你这混蛋!”
      
      紫发的少年狼狈地躲避着那眼神沉着的灰发青年凌厉的招式,一面怒吼。
      
      私塾的孩子们笑了起来,一面给他打气。
      
      “加油啊矮杉同学!”
      
      “为夺得万年老二而加油吧矮杉同学!”
      
      “谁他么是矮杉!谁想要那种恶心的东西啦混蛋们!”
      
      高杉晋助气得咬牙,一不留神肩膀又中一击,刀也随即落地。
      
      “你输了。”
      
      灰发的男人收起刀,冷静地做出结论。
      
      “噫!大师兄还是强得可怕啊!”“毕竟是可以和松阳老师认真过招的男人啊!”
      
      “别灰心!矮杉同学我们支持你!”
      
      被戳中缺点的外号这么叫着,加上败北的事实,高杉的脸黑成了锅底,却不料那灰发青年轻咳一声,说道。
      
      “不过,你在我手上拿到的分超过了银时那个小子。”
      
      “哦哦!这意味着矮杉君终于打败三号boss而取而代之了吗!好的没问题,你现在是高杉boss了。”
      
      桂一拳砸向手心,郑重地得出结果。一旁的孩子们也跟着起哄。
      
      “二师兄不再是二师兄而是三师弟了吗!”
      
      一边笑着,孩子们热烈地朝高杉冲了过去,兴奋地将他围了起来,七嘴八舌询问他对战感言。
      
      “刚刚那里你是怎么得到空隙破掉大师兄那一招的呀?银时师兄每次都会被大师兄戳中屁股的说!”
      
      “你的姿势好优雅!一点都不像银时师兄躲得那么狼狈的说!”
      
      “喂!你们这帮混蛋!”银时瞬间脸黑了,脑门上蹦起十字路口。“搞清楚啊我才是师兄啊那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看成天逃课睡觉的银时师兄要审美疲劳啦!”
      
      “银时师兄是笨蛋啦哈哈哈哈哈!”
      
      孩子们你一言我一语地嘲笑起银时来,气得银时追着他们就到处跑起来。
      
      “咬死你们哦混蛋小鬼们。”
      
      ***
      
      “哎?这个,那个...”高杉有点手足无措地应对这番热闹的场面,在那间讲武馆里他永远是被嘲笑的存在,无论他在怎么努力,都不会得到夸奖,只因为他是下等武士家庭出身,所以便无法站在那些贵族前面。
      
      但是,在这里,没有下等武士,平民和贵族的区别,只有一群孩子快乐地度过学习生活。
      
      这就是,那个人在做的事吗?高杉看着那个银发小子和那些孩子们打闹,以及那方才战胜他的灰发青年冷静却柔和的注视着他们的模样,突然由衷地感到了羡慕。
      
      好想、好想拥有这样的生活,输也好,赢也好,都是堂堂正正的,实力和实力的差距决定一切,就算武道场上败北也能开心地笑着,如果可以的话...
      
      发顶被人用轻柔的方式抚摸着。紫发的少年抬起头,那个人正站在他身边,微笑着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肚子饿了吗?”声音也如此温柔的。
      
      他盯着那个人柔和的侧面出了神,过了会才反应过来,脸不由得一红,轻轻点头。那个人轻笑一声,向后走了几步,向着打闹着的孩子们挥挥手。
      
      “那么,大家一起来捏饭团吧~”
      
      “捏饭团吗!我最拿手的说!”
      
      桂欢快地举手,旁边的银时伸手挖鼻孔。“没你事啦假发小鬼。”
      
      “不是假发小鬼,是桂的说。”桂认真地纠正。
      
      “管你是谁啦!”银时炸毛。孩子们又开始嘲笑起他来。“哦哦银时师兄凶人啦!”
      
      “银时师兄真坏!大师兄快来打他屁股!”
      
      “咳咳,切勿对失败者落井下石。”胧冷静地吐槽。
      
      银时咬牙切齿的抬头,就看见那灰发青年已经站在了松阳身边,手里握着捏好的饭团试图递给松阳,而那不请自来的长毛小鬼也举着饭团正在分给嬉闹着的同窗们。
      
      “来来来,一起捏饭团~开心又好吃~”
      
      “可恶!到底谁才是师兄啊真是的你们这些抛弃师兄的混蛋们。”银时翻了个白眼,夹着刀吊儿郎当的走了过去,经过那个正在发呆的紫发少年身边时好似不经意地拍拍他的肩膀。
      
      “傻站着干嘛,输了一场就不吃饭了吗。”
      
      高杉怔了怔,看向那人群中心正开心的笑起来的浅发之人。似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那个人看了过来,充满笑意的视线温和地落在了他眼瞳之中。
      
      “快过来呀,晋助同学?”
      
      “是,是的!”
      
      ***
      
      “很厉害呢,晋助君能在胧手上拿到那么多分。”
      
      揉揉那紫发少年软软的头发,松阳弯起眼角,在那少年面上细心地贴上ok绷。
      
      “无论是想要保护同伴,还是认真的挑战,都相当厉害哟。”
      
      她注意到了那个孩子在隐瞒着什么,也清楚白天发生的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不过对她而言,那些都不重要,她喜欢那个孩子坚毅的眼神,所以她希望那个孩子不要再露出与年纪不相符合的痛苦了。
      
      那些小小的孩子们,所拥有的纯粹,而又耀眼的灵魂啊。
      
      “我...”高杉顿了顿,有些紧张地问道。
      
      “我也会成为像您一样的武士吗?”
      
      “在我看来的话,现在的你已经算是一名成功的武士了啊。”
      
      “哎?我吗?我的话...根本就...今天也...”
      
      松阳笑了笑,在那孩子有些疑惑和不安的眼神里,看向那片惨淡的夕阳。
      
      她曾经见过很多很多的罪恶。人的欲望,人的恐惧和害怕,他们在这些情感中失去了自我,最终伤害了别人,也坠入地狱。
      
      因为恐惧,所以去掠夺他人,肆意毁坏他人,折断他人的灵魂,这样的罪恶。
      
      “你在否定你自己,松阳。”
      
      那个声音这么说道。
      
      松阳摇摇头微笑起来。
      
      “或许你没有能力打败那些浪人,但你战胜了你自己的恐惧,为了保护身边的同伴,也为了保护自己的灵魂,而举起了你的刀。”
      
      人都是弱小的,在天道面前微不足道,就如蜉蝣妄图撼动天地一般无能为力。
      
      但是,踏过那样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站起来,那样的坚持不懈而又为了什么去努力的话,灵魂便会如此耀眼。
      
      就算毁灭,痛苦也不会停止的。她在心里这么说道。
      
      我们的痛苦,我们所背负的罪,并不是毁灭天道众,或者毁灭一个星球就能从此消失殆尽的。
      
      只有越过那样害怕疼痛的自己,越过那样害怕生不如死的自己,去寻找希望。
      
      你知道的,我的希望,就在那些耀眼的灵魂之中。
      
      “这就是你的武士道啊,晋助。”
      
      那个紫发的少年有些惊讶地看过来。松阳弯弯唇角,将那惨烈的景象收入眼底。
      
      “你已经成为了合格的武士了哟,晋助。”
      
      ***
      
      那是他将会铭记一生的场景,高杉这样想着。他抬手抚过面上的OK绷,那个人留下的温度仿佛还灼烧着他的心脏。
      
      那样美好又如同光芒一般的存在。
      
      但她眼神时而隐藏起的阴霾,又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可就算如此,他也还是要举起手中的刀,为了保护自己的灵魂,更为了保护他的私塾。
      
      “从这里,滚出去。”
      
      面对那群来意不善的浪人,高杉的眼神变得冰冷起来。
      
      “还真会放大话啊臭小鬼们,区区三个小子能做得了什么。”
      
      浪人们前仰后合地大笑,气势嚣张。
      
      高杉愣住,肩膀被人一拍,他一转头就看见桂那张冷静的脸,另一边银时也扛着刀懒散地从树上跳了下来。
      
      “真是不省心啊你们两个小子,大半夜偷溜出来松阳会生气的吧。”
      
      “更正,加上银时是三个小子。”
      
      “喂!”高杉冷着脸不去看他们耍宝。“你们清楚我要做什么吗?以及会面对什么吗?”
      
      “无所谓啦。”银时耸耸肩,脖子上的红围巾在夜色里有些鲜艳。
      
      “反正我跟松阳,还有那个死人脸也是外来的,去那里都可以,麻烦的事情银桑最讨厌了。”
      
      “我的话,也付不起讲武馆明年的学费了的说~”
      
      “你们...”高杉这次真的怔住了。他不想承认,他居然被这两个家伙感动到了。
      
      高杉摇了摇头,将精神集中,和那二人站成一排。
      
      “松下私塾弟子,坂田银时,桂小太郎,高杉晋助...”
      
      “以及大弟子胧,参上。”
      
      月色里,那个灰发的青年满身杀意,缓缓地走了出来,站在了三个惊呆的小鬼面前。
      
      “回去老师会跟你们算账的,不过现在。”
      
      胧看向那帮似乎有些动摇的浪人,手中的刀已涌起凌厉的杀意。
      
      “谁敢对那位大人的私塾动手,就留下尸体吧。”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