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陌生小鬼 ...

  •   虽然不会承认,但银时很喜欢那个人,那个捡他回来的强大而又温柔的女人。当然不仅仅是因为那个人真的很好看,也是因为、因为...
      
      他摸了摸被松阳认真贴上了OK绷的脸颊,一贯懒洋洋的眼神不由地表露出了了几分在意。
      
      原本活着是一件艰难而又迷茫的事,但遇见了她,他觉得希望这种词也能被他所思考了。
      
      他其实并没有完全明白那个人曾经说过的话,什么恶鬼啦,斩断弱小的自己啊那些,他只是想要跟在那个人身边罢了,所以,果然还是越看那个应该被称为师兄的家伙越碍眼嘛!
      
      “银时?银时?在想什么呢?”松阳唤他名字的声音总是那样满含笑意的,但他知道,当她在呼唤那个家伙的时候,有着她自己都不一定能发觉的安心,那是目前的自己还无法拥有的东西。
      
      而那家伙,仗着与那个人相识更早这一点,总是用那种不善的眼神盯着自己!
      
      是的,他对那个人一无所知,不知道那个人的过去,不知道那个人来自哪里,不知道那个人偶尔流露出的忧愁是为了什么。
      
      但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他一定能够追上那个人的脚步!那个时候,就可以狠狠地嘲笑那个家伙了!
      
      “银酱的肚子好像快要贴到后背了,啊,糖分不足能量急速下降中。”
      
      “那么,要吃红豆饭吗?”松阳这么微笑着问他。
      
      银时点点头,看着那个方才温柔的揉过他头发的人缓缓离开的背影,下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刀。
      
      他注意到那个家伙的视线好几次停留在这把刀和围绕他脖颈的围巾上,心里难免有点得意,大概是觉得终于有什么可以胜过那家伙的地方。
      
      毕竟,在剑术上,他落后那家伙太多,每次切磋都只能跟着那家伙的步骤被打得团团转,在文学课上,那家伙也比自己认真得多,就算嘲笑他也得不到回应,只有在下课后拿起那把刀,才能看见那家伙吃瘪的模样。
      
      ***
      
      松阳最近有点烦恼。这并不是因为私塾里来听课的孩子越来越多,她需要花时间开始准备课本,也不是因为初次下厨却惨遭失败,到最后也只能做出最简单的红豆饭。
      
      跟那两个孩子相比,这些都算不上困扰。
      
      她也觉得奇怪,明明这两个孩子,乍一看还有那么几分相似,人类之间,不是应该会有什么血缘天性之类的道理么,外表相似的两个人,怎么说也不至于相看两厌至此。
      
      真复杂啊,人类这些微妙的情感。
      
      松阳摸着下巴,叹了口气,问正在监督孩子们背书的胧。
      
      “我说胧啊,银时那家伙是不是又偷偷跑掉了?”
      
      “我知道我知道!银时师兄一听说要上文学课,早饭之前就□□跳出去了!”住在附近的一个孩子立刻举手出卖银时。
      
      松阳眼皮跳了跳,微笑中散发出了怨念的黑色气体。“胧,可以拜托你去集市上把那家伙逮回来了么,不用全尸,留一头天然卷就可以了。”
      
      孩子们瑟瑟发抖地抱在一起。生气的老师好可怕!
      
      “我知道了,老师。”
      
      灰发的青年颔首,领命而去。松阳看着他沉默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
      
      尽管越长大越面瘫,但在有些方面还真的很像小孩子呢,胧啊。
      
      ***
      
      胧的心情不怎么好。
      
      那小子在玩什么把戏他清楚,可那个人偏偏就吃这一套,总是被那小子的胡言乱语和胡闹吸引了注意力,不由自主地给予关心和包容。
      
      无知到愚蠢也就罢了,还总试图挑衅他作为大师兄的地位,剑术课上不折不挠的精神连他都有点刮目相看了,但这并不代表那小子就能撼动他在那个人眼中的地位。
      
      等他抓到那小子,就要好好地让那小子明白大师兄的威严所在,也要让他明白,不要再用这种无聊的行为浪费那个人的心思了。
      
      胧走在人来人往的繁忙街道上,拉低帽檐,身体处于戒备。
      
      前几年他很少上街,毕竟他们始终还是被天道众通缉的对象,不过这一片地方还没完全受到天人的侵蚀,走在街上也看不到异于常人的存在。
      
      但他还是不能掉以轻心。他的命属于那个人,那个人救了他两次。第一次,他以为自己会就此死去,那个人用血与他签订了契约,给予了他新生。
      
      第二次,他引爆的时候已经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但那个人没有放弃他。
      
      他不知道那个人是以怎样的心情,又是花了多久才挖开那些聚集在一起毫无缝隙的巨大的岩石,但他现在站在这里,只会为了那个人燃烧自己的生命。
      
      这份殊荣只有他拥有,那种吵吵嚷嚷的烦人小鬼还是乖乖地每天在道场被他揍趴下吧!
      
      ***
      
      武士该是什么样子。高杉晋助总是在思考这些问题。讲武馆的那些家伙,趋炎附势,巴结贵族的孩子,那副丑陋的嘴脸令人作呕。
      
      武士怎么可能是这种样子!那些家伙分明在玷污武士的身份!在打倒那个贵族的孩子后,他心情畅快地这么想。
      
      他觉得他是对的,但是现实给了他重重的一耳光。
      
      他不仅被那个贵族的孩子叫来的浪人们揍了一顿,还被赶出了讲武馆,回到家,他那个下等武士的父亲也因此狠狠地责骂了他,说他给家族蒙羞,要将他逐出家族。
      
      他错了吗?高杉晋助迷茫了。他明明没有错,那个贵族的孩子仗势欺人,自身却没什么本事,这样的人难道不是在侮辱武士这个词吗?
      
      他没有错啊,可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嘲笑他,责骂他呢?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变成了这种样子吗?高杉觉得一阵恶心。
      
      他从家里逃了出来,他知道后面跟着的那个家伙是讲武馆里那个成绩名列前茅的优等生桂小太郎,在学校里桂也是不受欢迎的存在,只是因为他来自于贫穷的落魄武士家庭,又没有亲人。
      
      但在他看来,桂这家伙除了烦人了点,明明哪里都比那些混蛋更像武士啊!
      
      既然他所在的世界是这样,那他就逃到他想要的地方去吧。高杉在心里暗自计划道。
      
      他早就听说了附近有一个流浪武士,开了一间不收钱的私塾,收容附近的孩子读书,这样的人,一定能给他答案吧!
      
      高杉奋力向前跑着,想要甩掉背后那个穷追不舍的桂小太郎,和更后面那些来自于贵族家的打手。
      
      他还是太弱小了,如果他能够变强的话,如果可以的话!
      
      在拐进那扇写着“松下私塾”的门之前,那群浪人还是追到了他和桂小太郎面前。
      
      “高杉同学,我家少爷可交代了要好好地照顾你。给我上!”
      
      “喂,假发。”高杉沉着脸握紧手中的试炼刀,身体还是不由将体能稍弱的桂护在了身后。“你想办法溜进去,这件事跟你无关。”
      
      “不是假发是桂!话说高杉你什么时候变成偶像剧女主角了啦。”
      
      “喂你这家伙!”
      
      还没等高杉发怒,桂已经和几个浪人陷入了战斗中,高杉也不再废话,举起刀进入战斗。
      
      成年人和小孩子的体力差距太大,尽管两个人身手灵活,不免还是有些体力不支,加上身上的伤痕越来越多,高杉开始有点绝望了,事情却突然有了转机。
      
      “从这里滚开。”
      
      “听见没啊你们这帮破破烂烂的欧吉桑,面瘫脸发飙的话会一个个戳掉你们的ooxx的哟,可别怪银酱没提醒你们。”
      
      “闭嘴,你这白痴。”
      
      灰色卷发的青年提着一个白色卷毛的少年的奇怪组合出现在了他们面前,那群浪人一愣,扔下了他们,向那二人走了过去。
      
      “居然来了管闲事的家伙,怎么,要为这两个小鬼出头吗。”
      
      “我再说一遍,从私塾门口滚开,不许弄脏了私塾的地方。”
      
      “要发飙啦要发飙啦未老先衰要变身啦银酱好怕怕痛痛痛!!”
      
      灰发青年面无表情地将那银发的少年扔到了地上。那银发的少年故作跳脚地耍宝,手里的刀却握得很紧。
      
      “私塾?那个说是不收钱的流浪武士开的私塾?真是可笑!随便什么没身份的东西都敢开私塾了吗!”
      
      汹涌的杀意在这为首的浪人话音落下后涌了起来,高杉看的心里一惊。那二人的眼神瞬间变了,如果说开始他们只是拔刀相助的话,那么现在,这群浪人分明触及了他们的逆鳞。
      
      “你们这些家伙...给我...”
      
      在胧真的动了杀意之时,那个人终于出现了。
      
      “不请自来的客人们,请不要吓到正在午休的孩子们,可以吗?”
      
      那个人微笑着走了出来。高杉一时间被吸引住了所有注意力。
      
      那个浅色长发的人尽管面上有笑,淡绿色的眸子却只有冰冷。她的眼神落在他所在的方向,换成了一个安抚的眼神,复而向前又挂起了幽深的神情。
      
      她慢慢地走向了那群浪人,似乎并没有听到他们挑衅的话语。没有人能够看清她的身影,当高杉一眨眼时,那个人已经回到了他们面前,而那群浪人手中的刀全部从中间断裂。
      
      好快的速度!高杉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个人的身影。
      
      而那个人对仓皇逃离的浪人不再给予一眼,只是走向那银发的少年,微笑着将他敲进地面。“混蛋小鬼,敢逃课你还早了几百年呢。”
      
      如此强大,而又耀眼的。高杉骤然失去了声音。内心中有什么在嚎叫着,在那个人出现时便平静了。
      
      如果是那个人的话,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给我答案!
      
      在还没有弄清楚那个人的过去之时,他的目光就已经离不开那道光芒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