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5 决定 ...

  •   05

      话音刚落,罗兴就打来电话。

      方霖笑眯眯地站到旁边,一边吃起三明治,一边看纪偌川与对方交涉。
      他听到电话里罗兴问起:“昨晚提的事,你差不多放弃了吧!以后就别提——”

      纪偌川语气强硬:“你找过阿霖了吧!”

      听到这称呼,方霖摸了摸手臂,又冒了鸡皮疙瘩。

      罗兴没有狡辩,还说:“你好歹也要听方总的劝。”

      纪偌川:“是阿霖听我的劝,答应了我的提议。”

      罗兴听了都沉默,他当然想不到,方总竟然听纪偌川的话!
      这不对劲,他记得当年纪偌川同意隐婚,就是听了方霖的话。

      罗兴:“方总是不是在你身边?我能和他聊两句吗?”

      纪偌川把手机凑到方霖的耳边。

      方霖见状,只能伸着脖子靠过来,问罗兴:“你说。”

      罗兴:“方不方便让我上门和你们聊一聊?”

      既然是与纪偌川有关的事,方霖答应下来,“我给你发导航。”

      罗兴道了声“多谢”,不等纪偌川拿回手机再多说一句,他就挂断了电话。

      纪偌川皱了皱眉,“他也太着急了。”

      方霖:“你不着急?还是想想办法,该怎么让罗兴点头同意。”

      纪偌川显得有些自信,“凭我今时今日的成绩和地位。”

      方霖一愣,不由得笑了起来,也得亏是纪偌川,换成别人,倒是要掂量掂量自己可否真有那底气。

      “好。”方霖点着头,给罗兴发去导航路线。

      半小时后,罗兴赶到了他们的公寓。
      他来时,手里提着一只黑色的公文包。

      罗兴一进门,看了眼坐在实木长桌边上的纪偌川,一脸的无可奈何。
      他接过方霖的水杯,道了声谢谢。

      罗兴:“现在可以跟我说一说,到底为什么让你们这么坚定,非得公开不可?”

      纪偌川双手交握靠在桌沿,神情自若,把刚才对方霖的话,又给罗兴说了一边。
      就听他语气深沉,一脸认真,“罗兴,你知道的,我受伤后,把阿霖的事都给忘了……”

      罗兴点头:“明白了,你是觉得工作太多了。那往后我给你少安排些,让你有更多的时间,和方总待在一起,以帮助恢复记忆,怎么样?方总,你觉得呢?”

      不等方霖回答,纪偌川侧过身子靠向罗兴,“不行,不公开关系,我都不能和阿霖一起出门吃饭看电影。”

      罗兴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反问:“以前你也没想过要做这些事啊?”

      纪偌川则说:“以前我失忆了吗?”

      罗兴叹气:“公开的话会很麻烦。”

      纪偌川也严肃道:“恢复记忆就不重要了?”

      罗兴看了眼方霖,马上说:“不是不重要……但是……”

      倒是方霖听明白了,他早知道罗兴这人不吃软也不吃硬,他只重视利益。可以不公开,他绝不会主动费劲帮他们想办法公开。

      换言之,要是……

      趁着两人不说话,方霖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

      纪偌川对他点点头:“你先说。”

      方霖说:“我明白罗兴的意思,公司会让偌川签那些额外的合同,无非是担心,万一他发生那些脚踏几只船的负面新闻,自己可以利用合同找他追回损失。但偌川不是偶像出道,他是演员。他也没有脚踏几只船,由始至终,他只有我这个爱人。罗兴,你也要考虑偌川现在的价值,而不是死板地只考虑合同。”

      “呃……”罗兴的手指点了点桌面,“但隐婚这件事,终归解释不了。”

      方霖:“现在公开不能解释,等合同期过了再公开也不能解释。你无非担心公开会影响偌川的名气,也担心外界一旦得知我的身份,说偌川是吃软饭的,靠我和我背后家庭的关系,才有今天的地位。”

      果然,罗兴脸色变了。

      方霖:“过程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公开我们结婚的事实。我们可以让外界认为,我们是刚认识不久,因为情投意合,两情相悦,于是迅速决定结婚。”

      纪偌川和罗兴齐齐朝他看来。

      方霖最后说:“反正也没见过别人晒结婚证,同时还晒登记时间的?”

      听到这里,罗兴忽然长呼了一口气,“现在既然提出来,再拒绝就显得我太不近人情。你说的都有理,我也会处理公司那边意见。”

      方霖问:“公司会刁难你吗?”

      罗兴:“希望他们能看在纪偌川今时今日的地位上。”

      “那他们肯定不会刁难。”纪偌川马上说道。

      罗兴又想翻白眼,“但你们俩的事具体还得再琢磨下,总不能说你俩在医院里第一次见面,就一见钟情。”

      这话说出口,面前的两人都笑了。

      方霖是不好意思的笑。

      纪偌川则向一头雾水的罗兴解释,说自己失忆后,把方霖当成父母叫来帮忙的朋友,确实对他一见钟情。

      罗兴缓缓坐回椅子上,干干笑了两声,“啊哈哈,竟然还有这么巧的事……但你们这速度还是太快了。”

      方霖想了想,“我和偌川是大学同学,我们很早就认识,你可以说我们俩多年后在医院重逢。”

      纪偌川自然不知道这件事,挑着眉朝方霖看来,嘴上说:“就按照阿霖说的做。”

      眼前一个两个全都劝不下来,罗兴放弃抵抗,决定加入他们。

      罗兴说:“我想起来了,半年前你们俩是不是一起参加过互联网+娱乐产业的讨论峰会?”

      纪偌川哪里记得这件事,只能好奇地看向方霖。

      方霖点了点头,“但我们没见面。”

      提到这件事,方霖心里就难受,那次是他们俩难得见面的机会。

      在会议上他们分属不同领域,没机会碰头。但峰会结束后,他们可以在酒店里见上一面。可没想到,晚上经纪公司突然牵头,临时办了一场酒宴,把纪偌川叫走了,方霖只能独自在酒店里过了一夜。

      罗兴说:“至少你们出现在同一个地点,可以说是当时见的面,是这半年里培养的感情。”

      方霖笑了,想不到只要帮罗兴想出对策来,他答应得还是很快。

      一旁的纪偌川认真地与罗兴商量具体操作。

      方霖忽而有些愧疚,想当初他和纪偌川选择隐婚,看来是个幼稚又遗憾的决定。
      当初若是坦荡些,这五年来他们也不会连见面都得小心翼翼。

      但一度想到未来的他,可以坦然地站在纪偌川的身边,他又难掩心中的高兴。
      喜悦几乎渐渐占据了他的内心,让他一时也不再去想其他的问题。

      等方霖回过神,就看到纪偌川起身去接电话。

      对面的罗兴则在记事本上写写画画,头也不抬。
      他报了一个老演员的名字,说是对方打来的,不能不接。

      方霖微微点头,盯着罗兴看了会儿,这才说:“原来你也挺好说话的。”

      罗兴笑了:“我只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方霖倒也理解,本来作为天王的经纪人就够忙了,罗兴肯定不想节外生枝。

      说着,罗兴抬起头来,“我在来的路上,突然想起纪偌川刚跟我签约那会儿,有些孤高和狂妄,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但又很听话,安排工作就去,绝对没二话。”

      这番话勾起方霖不少回忆。

      他想到以前在学校做小组项目实验,别人都说纪偌川看起来很凶,大家都不敢搭话,就推他这个和纪偌川同寝的人去说。其实纪偌川根本不是这样,都是别人想得太多。

      罗兴接着道:“如果他当时非得公开,我也就认了,往后发生什么事,我跟他一起承担。但后来他跟我说,听你的话同意隐婚。我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就默认这个做法,直到今天。”

      方霖恍然,原来罗兴也没有特别坚持非得隐婚。

      罗兴说:“当然,看在纪偌川如今地位和名气,公司那边会比当年好说话些。”

      方霖则道:“你之前的坚持,是希望我们能想出办法,省得你动脑子吧?”

      罗兴渐渐露出微笑,“方总,你这么聪明,你的办法肯定比我想得更好。”

      方霖:“哪里,是你过誉,接下来要麻烦你,该是我们感谢你。”

      他们二人面带微笑,对彼此一番夸赞,却又听不出奉承。

      纪偌川接完电话回来,看到罗兴收拾东西站起身。

      罗兴问他:“对了,你身体怎么样?伤口好点了吗?”

      纪偌川:“这时候才想起来?已经没事了。”

      罗兴交代他必须二十四小时把手机带在身边,现在得回去跟团队商量,该如何计划公开这件事。
      说着,他又感慨道:“团队里很多人肯定会很震惊。”

      纪偌川倒是很平静,“我一向不跟别人传绯闻,炒作什么CP,他们总不能觉得我不谈恋爱不结婚?”

      “这对粉丝来说,你这样的明星才够安全,他们才够放心。”罗兴说着摇摇头,“我先走了,你等我通知。”

      方霖站起身:“不一起吃个午饭吗?”

      罗兴笑道:“跟你们俩一起?别那么客气了,我还有一堆工作要做。”
      他说完就走,干脆利落。

      方霖看了眼站在身边的纪偌川,刚想问他是不是很高兴,罗兴答应他们公开了。

      面前的纪偌川抬手撑着墙,就像当时在医院里那样,将他堵在怀里。

      纪偌川笑问:“阿霖,你是不是一早就想好办法?”

      方霖:“真的是刚才突然想到的……”

      可看纪偌川的模样,好像笃定他就是早早想好办法,积极告诉罗兴,想赶紧公开他们俩的关系似的。

      “总之……”方霖说,“说完感觉有些不安,显得我们好像不够真诚。”

      纪偌川明白他的意思,可因为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心里则好过些。

      纪偌川:“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还有我在,一切可以赖我。”

      方霖马上安慰他:“我出的主意,不会赖你一个人。”

      纪偌川握住方霖的手指,晃了晃双手,“那我们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方霖小声说:“我们本来就是……”

  • 作者有话要说:  罗兴:让我吃狗粮?不了不了
    ww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