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2 回家 ...

  •   02

      当着长辈的面,方霖怪不好意思的,连忙从纪偌川的怀里撤后一步。

      纪母见状,走过来重重地拍了下纪偌川的胳膊。
      她说:“你脑子好了?记忆恢复了?”

      纪偌川在母亲面前,略有些怂,他小声说:“没……”

      纪母睁圆眼睛,又锤了他一下,压低声音道:“那你还……你别欺负人家小霖。”

      纪偌川狡辩:“妈,我可没有……”

      “咳咳!”纪父把方霖叫到一边,忧心忡忡地问他:“你都知道了吧?”

      方霖点了点头。

      纪父叹气,忙安慰起来。说纪偌川这次有点鲁莽,光顾着救人,都不会保护自己,现在受伤失忆,让大家……尤其是方霖这么担心,是他不好。同时话锋又一转,说这次是个意外,不能怪纪偌川,是那酒店的责任。

      方霖点头,“我明白,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积极面对,帮助偌川恢复记忆。”

      纪父欣慰地拍了拍方霖的胳膊,感慨地说还是小霖懂事,还是那么冷静。

      方霖做不出哭天抢地,怨天尤人的事情来。只是心里终归有一团小小的情绪,对纪偌川唯独忘记自己这件事感到不快。

      面前的纪偌川让他感觉陌生,让他心里别扭的要命。

      不一会儿,两名护工推着加护床过来,安置在靠墙的空地上。

      方霖见状,说他会留下来陪护。

      纪父则说:“想了想还是我留下来方便,现在小川他……”

      让方霖面对一个完全忘记自己的纪偌川,对他来说还是残忍了点。

      纪母也想劝。

      她喜欢方霖这个晚辈,人长得清秀白净,谈吐儒雅家境也好。想纪偌川那么忙,方霖也不计较。现在纪偌川竟然把他给忘了,心里顿时觉得对不起方霖。也不想让他这么辛苦,还要留下来照顾纪偌川。

      可她看到站在身边的儿子,听到父亲说不让方霖留下来陪护,他的脸上简直难掩失望。

      倒是方霖没看见纪偌川的神情,他说:“这本该就是我的责任,请放心交给我吧。”

      话说完,他才抬头看到纪偌川正对自己微笑。

      兴许是看到儿子的的表情,又或许是看到妻子的眼神。
      纪父没辙,同意了。

      *

      方霖叫来家里的司机,将纪父纪母送回家。
      他看着纪父纪母坐上车离开,这才回到病房。

      已经临近午夜,该好好休息的伤患纪偌川,一脸兴奋地坐在他的加护病床上。

      “回你自己的病床上睡觉。”方霖这么说道。

      纪偌川:“我只是想等你回来……”

      方霖语气柔和下来,“赶紧休息吧,明天你还要做检查。”

      纪偌川拉了拉方霖的衬衫袖子,道:“辛苦你了……”

      “倒也不必客气。”方霖扶着纪偌川躺回床上,还给他掖好被沿。

      方霖转身去整理桌上的单据。

      他能感觉身边的纪偌川一直在盯着他看。
      那眼神好像在问他,可以有多不客气。

      他不为所动,很快,身边安静下来。

      等他整理完票据,发现纪偌川睡着了,脸朝向自己的方向。
      还是老样子,方霖想。

      他的枕边人纪偌川,拥有旁人都羡慕的入睡速度。
      只要睡着便是雷打不动,优质的睡眠质量让他每天都能精神抖擞。

      方霖弯下腰,撩开黏在纪偌川额角的头发。
      他伸手调暗病房里的灯光,摸索着回到加护床边。

      这将注定是难以安眠的一晚。

      方霖合衣躺下,隐约闻到枕头被子上,传来一阵阵消毒水的味道。

      加护床也不够宽敞,翻身还会发出螺丝与钢板之间摩擦的声音。
      他不习惯这陌生的床,和没有他喜欢的柔顺剂味道的被褥。

      在黑暗中,方霖转过身,面向与他平行而睡的纪偌川。

      就在接触这短短不到两个小时,纪偌川像是变了个人。

      再也不能从他的双眸中看出以前的深情款款,也感受不到他对自己含情脉脉的宠爱。

      想着想着,方霖突然生气起来。

      两个月前,纪偌川还对他说,等拍完这部戏,就有半个月的假期来陪伴他。
      现在纪偌川完全就不记得这事了。

      这样陌生的纪偌川,就像是让他躺在这张陌生的床上,心里的小洁癖冒出来,让他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

      要不是纪偌川失忆后,还是喜欢着他,不然他……

      就在方霖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从心底里冒出一个声音。

      “可万一他以后不爱你了怎么办……”

      方霖冷着脸朝病床方向看去。

      心里默默地想。

      他敢!

      方霖就这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夜。

      也不知多久后,他被窗外隐隐约约的鸟叫声吵醒。

      薄纱窗帘外,天空才蒙蒙亮。

      方霖眯眼看了下手机,显示此时五点不到。

      另一边的病床上,纪偌川睡得很平静。

      他朝方霖的方向侧躺着,伸出左手臂来摊在床上。
      身前空出一块地方,好像就该等着哪个人躺上去似的。

      方霖心头一紧。要是没有出这件事,他会枕着纪偌川的手臂醒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彼此隔了这么远的距离。

      *

      白天,方霖陪着纪偌川去做检查。

      他们俩都戴着口罩,没人发现他就是平日光彩照人的大明星。
      就连昨晚来找他签名的护士迎面走来,都没发现他。

      午休后,他们抱着检查报告去见主治医生。
      那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医生,看一眼报告又看一眼方霖。

      主治医生说纪偌川后脑勺的伤,是普通皮肉伤,现在已经康复。检查报告显示他没有脑震荡,身体各处也没有其他损伤,说明已经达到出院标准,下午就可以出院了。

      “至于失忆症。”主治医生又说,“只要没有对工作生活造成障碍,就没有影响。出院后可以去你们俩熟悉的地方,刺激大脑记忆细胞,帮助恢复记忆。”

      “谢谢医生。”方霖收起报告,感觉医生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

      听到可以出院,纪偌川非常高兴。
      他走出诊室,就说要方霖赶紧带他回家。

      方霖给他拉好口罩,说会先通知他爸妈和经纪人。
      再看纪偌川笑得眼睛弯弯,似乎很享受方霖的照顾,不管他说什么都好。

      下午,纪父纪母和经纪人罗兴一起赶到医院。

      罗兴几天前在总公司开会,接到纪偌川出事的消息时,他已经准备坐飞机赶回来。没想到当地遇上强对流天气,航班集体延误。他不得不改变行程,先坐车去往较近的影视基地,询问情况和安置受伤的助理,再飞回来见纪偌川。

      他已经从纪偌川的父母口中得知具体情况,在病房里一见到方霖,就投来同情的目光。

      方霖站在一旁报以微笑。

      他听罗兴说现在剧组在处理善后,连纪偌川的两个助理都受了伤,分别转院回老家的医院休息。剧组方面已经于中午公开回应了此事,想必那些消息灵通的媒体记者,很快就会知道纪偌川在这家医院里治疗。

      罗兴一本正经道:“我计划安排纪偌川回自己的公寓修养,隔两天可以安排直播活动,以安抚粉丝。”

      说完,他看向站在一旁的纪父纪母。

      纪父道:“我们倒是希望小川跟我们回家,方便我们照顾他。而且要开直播什么的,我们也能帮忙。”

      以前纪父纪母就有替儿子出面,向媒体记者解释近况的经历。
      他们乐在其中,自然是不介意。

      但纪父还说:“这主要得听小川的意思,小川决定去哪里修养,就去哪里,我们不干涉……”

      所有人再看向纪偌川。

      方霖心里倒是有了答案。

      纪偌川斩钉截铁道:“我跟方霖回去,我还需要他的照顾。”

      一屋子人也毫不意外。

      罗兴轻轻叹气,看向方霖的眼神,像是希望他能出来劝两句。
      罗兴:“方总……你知道以你的身份,要是让外界发现你们的关系,会变得很麻烦。而且还会打扰你们今后的生活……”

      毕竟要是回到五年前,罗兴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位纪偌川坚定不移非要结婚的对象,竟然是北城首富的三公子方霖。

      这位三公子行事极为低调。

      方霖毕业后,没有选择像他的两位哥哥那样,回到家里的集团工作,而是选择创业,建立了家互联网公司。

      他后来创立的社交平台,如今在互联网各大排行榜上名列前三。
      其公司也因此成为互联网行业里,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

      约莫在一年前,他的公司并入其父的集团下。
      他背靠大树好乘凉,做二休五,身家上亿。

      当初签约的时候,罗兴不同意他们公开关系,是不想影响纪偌川的事业。

      而现在是更不想让外界以为,纪偌川是被包`养才拥有今天的地位。

      罗兴不想让纪偌川这么多年的努力付之东流。
      他想方霖不可能察觉不到这一点。

      方霖自然想得到。

      可是,他又想,如果不带纪偌川回到他们熟悉的地方,又怎么刺激记忆细胞,帮助纪偌川恢复记忆?

      就在方霖犹豫的时候,纪偌川直接走到他的身边。
      纪偌川说:“我不跟阿霖回去也行……”

      方霖心里一顿,想不到纪偌川还是听经纪人的话……

      再说了,谁是阿霖啊!
      以前都没见他这么叫过自己。

      纪偌川接着说:“那就让阿霖跟我回去,反正我不要和他分开。”
      他说着牵住方霖的手,攥得很紧。

      方霖心说这还能怎么劝?劝不了!
      他面不改色,淡定道:“偌川是病人,他的想法最重要。”

      罗兴见方霖都不站在他这边,只能继续对纪偌川讲事实摆道理,“可你去方总家,助理怎么过去照顾你?要是之后做直播,你在哪儿做啊?你要考虑大局,不要只想着自己的感受……”

      纪偌川扭头问方霖:“你会照顾我的对吗?”

      方霖点头。

      至于直播,在纪偌川看来更是小事。
      但纪偌川还是要征求一下方霖的意见:“这会打扰你吗?”

      方霖摇头。

      纪偌川,“就这么定了,我跟阿霖回去。”

      罗兴双唇动了动,想再劝一下。

      但一屋子人,哪怕不帮纪偌川说话,也不会帮他劝纪偌川。
      尤其是面前这两人一唱一和,本就是坐在一条船上的。

      罗兴没辙,只得妥协。

      纪偌川得意地牵着方霖的手,笑得欣然:“阿霖,我们回家。”

  • 作者有话要说:  纪偌川:阿霖明天见,阿霖天天见!
    方霖:等等让我扫一下地上的鸡皮疙瘩。
    ww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