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第三章:

      林洛清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也就相当于拿到了免死金牌,从季乐鱼的死亡笔记中跳了出来。

      他心情好,试镜的时候也就愈发投入,表演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可歌可泣,不仅自己哭的声泪俱下,把面试的工作人员都快感染哭了。

      负责试镜的副导演问了他几个问题,官方的说着让他回去等通知。

      林洛清也没多问,毕竟,一个角色的确定,需要考量的事情简直太多了,不仅是你的形象和演技,更多的,还有你身后的资本。

      他经历过太多次试镜,早已经明白了这背后的弯弯绕绕,也早就学会了放平心态。

      因此,林洛清礼貌的道了谢,离开了面试的房间。

      出了房间,林洛清步履轻松的朝着电梯走去,准备先回家休息一会儿,——这短短的几个小时,他经历的实在是太多了!

      不过说起来,原主这家又在哪儿呢?

      他正想着,脑海中自动跳出了一个地名。

      林洛清试探着打了车,朝这个地方开去,果然,伴随着目的地的接近,一些记忆影影绰绰的浮现在他的脑海。

      那些记忆都并不清晰与深刻,似是蒙了雾一般,只有个模糊的影子。

      不过林洛清也不着急,他现在已经解除了季乐鱼这个最大的危机,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这世上还有比反派更可怕的吗?

      没有!

      所以他完全可以先放松心情,等着那些属于原主的记忆慢慢回归。

      车停在了小区门口,林洛清下了车,进了小区,靠着身体本能朝自己熟悉的单元楼走去。

      他甚至不需要思考,手已经在进入电梯后按了15这个数字。

      林洛清看着电梯不断上升,在15楼出了电梯门,双脚自然右拐,来到了家门前。

      他掏出了钥匙,开了门,看着面前还算宽敞的屋子,默默舒了口气。

      终于可以歇歇了,太不容易了。

      换了鞋,进了门,路过厨房的时候,林洛清隐约听到厨房有些动静,林洛清疑惑的倒回了脚步,警惕的朝厨房走去,就看到燃气灶前,一个看起来五六岁的小孩儿,正踩着板凳,似乎在做饭。

      小孩儿?????

      这房子怎么会有孩子?原主还有孩子?

      林洛清疑惑的打量着面前的孩子。

      那孩子听到了脚步声,慢悠悠的转过头,和林洛清四目相对。

      他长得很好看,是很帅气的那种好看,大多数孩子在他这个年纪都还只是可爱,然而他却已经能很明显的看出五官的精致与轮廓的英俊。

      他的睫毛很长,却并不卷翘,而是密密的垂下,遮挡着他过于清澈无波的眼睛,他看着林洛清,没有孩子见到家长回来后的惊喜,平静得甚至有些冷漠。

      “我在煮面,你要吃吗?”

      林洛清:……

      林洛清不禁走近了他,朝锅内看了看。

      面并不多,和面一起在锅里遨游的,还有几根青菜,看起来十分凄惨寡淡。

      “你就吃这个啊?”他问面前的小孩儿道。

      小孩儿冷淡的“嗯”了一声,似乎并不想和他多说什么。

      林洛清想了想,走到冰箱前,打开了冷藏室。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他还真是吓一跳,冷藏室的四层,干干净净几乎就没放什么东西,只有几个鸡蛋,一把青菜,一袋挂面还有两个西红柿。

      他打开冷冻室看了看,好家伙,也是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所以原主在家是不开火的吗?

      这冰箱就是个摆设?

      林洛清叹了口气,重新走到燃气灶前,关了火。

      小孩儿抬头看他,眼里虽然有疑惑,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更别提惊讶,“你干嘛呀?”

      “带你出去吃。”林洛清看他,“你这个年纪,还是长身体的时候呢,吃这么清淡哪行,我带你出去吃点好的。”

      面前的小孩儿这才难得的露出了几分疑惑、稀奇又略带嘲讽的表情,他看着林洛清,也不说话,就安静的看着。

      林洛清被他这扇形统计图一般的眼神看着,有些不自在,“你这是什么表情?”

      “还有……”他看着面前的孩子,不敢暴露自己已经换了个人的事实,故意端起大人的架子,“考考你,咱俩什么关系?”

      小孩儿:……

      “你叫我什么?”

      小孩儿:……

      “我叫你什么?”

      小孩儿:……

      林洛清疑惑,“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孩儿无奈的暗暗翻了个白眼,转身重新开了火。

      林洛清索性直接越过他把总闸关了,“都说了带你出去吃,你怎么还想着吃面啊。”

      他走过去,伸手把面前的小孩儿从板凳上抱了下来。

      小孩儿惊讶的看着他,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林洛清正打算说什么,就看到他的胳膊上有青青紫紫的痕迹,不仅如此,还有一条很明显被棍子之类的物品抽打的伤痕。

      他不由拉起对方的胳膊细细的观察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林洛清看了看他另一条胳膊,也是青青紫紫的,“谁打的你,你们班同学?还是老师?”

      面前的小孩又露出了那副复杂的仿佛扇形统计图一般的眼神,只是这一次的统计图是三分疑惑四分无语还有三分嘲讽。

      林洛清:……你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为什么这么精通扇形统计图啊!
      你这时候不应该哭唧唧的诉说着自己的委屈,扑向大人的怀抱吗?!
      为什么这个时候还要画图!
      你是画图专家吗?!

      “你放心,我不会说你的,你告诉我,我帮你去讨回公道,谁打了你,我就让你也打回去。”

      面前的小孩儿听到他这么说,才终于似是有了些动静,“谁打了我,你就让我也打回去?”

      “当然。”林洛清看着他,“不然你白白挨打吗?凭什么?”

      “你说得对。”小孩儿点了点头。

      “所以到底是你的同学还是老师啊?”林洛清担心道,“你上学了吧?”

      小孩儿还是点头,“上了。”

      “那是谁欺负的你?”

      小孩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仿佛羽毛一般,倏地,他轻轻的笑了一下,帅气的脸上难得的有了几分孩子气的可爱。

      “你。”他轻声道,“所以你现在,要让我打回去吗?”

      林洛清:……
      林洛清:!!!!
      林洛清:????

      林洛清看着面前孩子的笑容,深深的觉得,他这大概就是所谓的笑里藏刀,绵里藏针,小小的笑容蕴含大大的能量!

      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了两声,干巴巴道,“怎么会是我打的,你记错了吧,我从来不打小孩子的,我这么善良。”

      “哦?”小孩儿发出一个音节,把胳膊从他的手里抽了出来,弯下腰,拉起自己的裤腿,把自己腿上的伤展示给他看。

      林洛清:!!!操!
      原主你不是人啊!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得了手!

      等等!

      林洛清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想起了什么,小孩子,虐待,小时候,还和“林洛清”住在一起。

      他瞬间犹如当头一棒,呆呆的问着面前的孩子,“林……林非?”

      “嗯。”小孩儿的语气淡淡的,“所以还让我打回去吗?”

      林洛清:……
      林洛清:QAQ

      太惨了吧!
      他太惨了吧!

      刚刚解决了季乐鱼那边,怎么就轮到林非这边了!

      林非倒是不会在长大后让他和狗结婚,可是他直接小黑屋啊!他恨不得让他变成狗啊!

      林洛清的心都碎了,别人的穿越,都是王侯将相富家公子,他呢?他还挣扎在生死的边缘,好不容易迈过了一个坎,上天就把另一个坎送到了他面前。

      他怎么就忘了,这个时候,季乐鱼还没长大,林非也自然还没长大,也自然还和原主在一起,饱受原主的虐待。

      林洛清看着面前的孩子,林非的模样很清俊,整个人都透着一种出尘的干净,凑近看,还能看出他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之前在季屿霄的客卧时,林洛清就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现在的长相,出乎他的意料,他和原主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是他的眼睛下方有一颗泪痣,而原主没有。

      也因此,林非像自己那也说的通,毕竟,外甥像舅,林非可是原主的亲外甥。

      林非的母亲林洛溪是“林洛清”的亲姐姐,她比“林洛清”大四岁,再加上幼年丧母,刚成年就在继母的撺掇下,被父亲连人带弟的赶出了家门,因此一直对这个和自己相依为命的亲弟弟十分疼爱。

      然而慈母多败儿,慈姐也是一样,“林洛清”享受着林洛溪的照顾,却并不觉得感恩,只觉得这是应该的。后来林洛溪病重离世,临死前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弟弟,“林洛清”看着亲姐奄奄一息,泪如雨下,那时候的难过是真的,但是之后的厌烦也是真的。

      林非再早熟,再懂事,再不愿意麻烦别人,他也还是个孩子,所以他不懂的东西很多,需要大人的时候也很多。

      他记得他妈妈和他说过舅舅是他除了妈妈以外最亲的人,他的母亲临终前还把他叫到床前,说让他好好跟着舅舅,长大后好好孝顺舅舅。

      所以林非本能的在林洛溪死后,把自己的信任和依赖给了“林洛清”。

      但是“林洛清”不接受,他觉得烦,和小孩儿住在一起烦,接送小孩儿上学烦,手工作业烦,家长会烦,亲子运动会更是烦上加烦,更别提还要给孩子买衣服、做饭、洗澡。

      “林洛清”试着做了几天,彻底崩溃了,尤其是听朋友说道“你这么年轻,就带着这么大一个拖油瓶,以后还怎么谈恋爱啊”,“林洛清”对林非的厌烦更是直接升级成了厌恶。

      他有喜欢的人,虽然对方看不上他,也不怎么搭理他,但是就因为对方本就不喜欢他,这会儿再加上一个拖油瓶,那岂不是更不可能和对方在一起了?

      他这个时候就很没良心了,觉得自己姐姐真是不替他着想,自己死了也就罢了,还要把儿子托付给他,也不想想,他这么年轻,带个孩子,以后还怎么结婚。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林洛清”对林非越看越不顺眼,开始言语辱骂,骂的多了,就开始动手。
      林非起初还会惊讶,会好声和他说,“舅舅你不要这样。”

      后面大概是看清楚了自己这个舅舅救不活了,所以也不说话了。他骂他,他就安静的看书。他打他,他就冷静的躲避,躲无可躲还击被打后,默默在心里记下这笔账。

      他早熟又聪慧,知道自己现在还太幼小,所以做不了什么,贸然离开这个自己唯一的亲人,也会遇到其他的坏人,他权衡了利弊,觉得“林洛清”好歹是自己已经熟悉的,好歹他会让自己上学,所以他选择继续留在“林洛清”的身边。

      他冷静的活着,冷静的成长,不管受了什么伤,都隐忍不发,直到他小学毕业,进入了初中。

      他靠着自己攒的钱,选择了住校,“林洛清”乐得自在,觉得自己摆脱了这个拖油瓶,殊不知,林非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怎样飞速的成长。

      直到有一天,他再次见到这个自己许久未见,朦胧中似乎都快忘记了的外甥,才发现自己的外甥已经长得比他更高,气势比他更强,成了他必须仰望的存在。

      林非也就在这个时候,一点一滴的,把自己曾经受的苦全部在他身上找了回来。

      他很冷静的报复着“林洛清”,他小时候打他,他就让人打他,他小时候骂他,他就找人骂他,打骂了半年,林非觉得没意思了,把他在小黑屋关了七天,直到“林洛清”快撑不住了,才把他放出来,宣布和他再无关系。

      他这样的人,注定是会成功的,也因此,后面他白手起家,成了业界闻名的冷面阎王,就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而如今,还没有成为冷面阎王的小阎王正微笑着看着他,声音轻软,带着孩子的稚嫩,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足以令他胆颤。

      “我能打回去吗?舅舅你刚说谁打了我,就让我也打回去,这算数吗?”

      林洛清:……嘤,这个时候你怎么不冷情冷心了!你怎么还笑,你不知道平时不笑的人突然笑起来很可怕吗?!

      林洛清看着他脸上人畜无害的笑容,深深在内心吸了口气,决定再次自救!

      他一把抱住了林非,在林非没有反应过来前,狠狠在林非脸上亲了两下。

      林非嫌弃的推了推他,没有推开,只能努力推着他的肩膀,歪着头,试图躲避他突如其来的亲昵。

      “对不起非非,是舅舅错了。”林洛清抱住了怀里的小孩儿,声泪俱下,“打是疼骂是爱,不打不骂骨肉外,舅舅打你骂你,也是因为爱你啊。”

      林非:……
      林非默默无语望天。

      林洛清微微松开了他,看着他白净的小脸,“打在你身,痛在我心,其实每一次我打你,我的内心比你还要难受,舅舅的这个心啊——”

      林洛清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就和剁饺子馅儿似的,稀碎!”

      林非:……
      林非默默抽了抽嘴角。

      林洛清松开了搂着他的手,伸出了一只手到他面前,“你打我吧。”

      林非:哈?

      “我就知道你下不去手。”林洛清语调悲戚。

      林非:……

      “那你骂我吧。”林洛清真诚道。

      林非:???

      “你这么善良,怎么可能会骂人!”

      林非:……

      “天啊,非非,你怎么能这么以德报怨,这么宽恕你面目可憎的舅舅!”林洛清深情的抱着他。

      “一个孩子,一个幼小的孩子,竟然年纪小小就懂得了以德报怨的道理,竟然就学会了用爱来感化这世间的罪恶,非非,你真令舅舅惭愧,也令舅舅骄傲!惜秦皇汉武,格局太大,唐宗宋祖,年代太远,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小时候也没你懂事!你就是民族的希望,祖国的未来啊!”

      林非:……………

      林非眼里的扇形统计图不自觉变了内容,这下是三分震惊,三分无语,还有四分不想说话。

      “舅舅知道错了,”林洛清语调温柔,“舅舅以后再也不会打你了,从今天起,你就是舅舅的心肝小宝贝,月亮不睡我不睡,我陪非非每一岁。”

      林洛清说着,就又要去亲他,林非立马嫌弃的去推他,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所以,你刚刚说的,不算数吗?”

      林洛清:???!!!
      不是,崽,你怎么还惦记着报复你可恨的舅舅呢?!
      我刚刚那一堆话是白说了吗?!
      这时候你不应该扑进我的怀里,和我甥舅情深吗?
      为什么你这么无动于衷?
      Come on baby,舅舅的怀抱为你打开!

      然而林非并不想投入他张开的怀抱,依旧平静的看着他。

      林洛清:……行吧,要么说人家是冷面阎王呢,这果然不为花言巧语所动,打就打吧,现在让他打了,总好过等他长大了被他雇人打。

      “好吧。”林洛清叹了口气,“不管舅舅有多爱你,有多心疼你,有多在乎你,但是我之前确实打过你,这是我的错,是我不对,所以你打我吧。”

      林非:???

      林非很怀疑,林非很不信,林非眼里的扇形统计图都变成了三分怀疑,三分疑惑,还有三分不信任。

      林洛清看着他这分布均匀的扇形统计图,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年纪小小却这么热衷于画图?!
      这是想当画家吗?
      画图从娃娃抓起?

      “打吧。”林洛清眨了眨眼,蓄了些眼泪在他的眼眶,伸出手,真诚的看着林非。

      林非实在是被他这副无辜的模样给弄懵了,他再怎么聪明早慧,也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孩子,完全不能理解这个人为什么早上出门前还骂他是拖油瓶,现在却又一副喜欢他在乎他的样子。

      不过他难得有可以报仇的机会,因此,也没怎么犹豫就抬起了手,打算为自己报仇。

      林洛清看着他扬起了小手,也做好了被他打的准备。

      小孩儿嘛,能有多少力气,打起来估计也软绵绵的,不疼!

      所以他一脸温柔的看着林非,鼓励道,“没事的,舅舅不疼,你放心打,狠劲儿打,舅舅不怪你。”

      林非似是被这句话提醒了,在落手的那一刹,收回了手,“我去拿个东西。”

      林洛清:???
      拿东西?拿什么?

      他疑惑的看着林非走到了厨房门后,下一秒,就看到林非从门后拿了个笤帚出来。

      林洛清:!!!
      不是吧!认真的吗非?!
      这么暴力的吗?!
      我还是不是你亲爱的舅舅了?!
      哦,从来不是!

  • 作者有话要说:  洛清:QAQ
    非非:^_^
    不会让洛清真的挨打的,毕竟我们洛清是个好人~
    今日份的感谢: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orpheus 2个;香喵、命中异数、沈洛啊、陵游、顾、元夕思明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其实八月真的不需要太多啦,留到九月给我吧,谢谢):46315818、先长他个十斤肉 100瓶;小凤凰 65瓶;37949928 60瓶;米奇妙妙 50瓶;陵游 48瓶;哇哈哈哈哈哈、mo 30瓶;萌萌兔33 21瓶;Morpheus、航、白羊星简简 20瓶;三个金元宝 12瓶;Tik Tok。、漠阳、41497363、非衣鱼鱼 10瓶;染柒 8瓶;damghyy 7瓶;顾 6瓶;南郴、25077213、万家灯火不打烊、抹茶鹅鹅、Nebula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