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第一章:

      【林洛清看着面前的人,两股战战,心慌意乱,他背上的冷汗一层一层,几乎打湿他的衣服,可是他却依然不敢多说一个字,只是小心翼翼的,胆战心惊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是一个很俊美的男人,头发微微有些长,稍稍触及肩膀,他挥了挥手,打火机的火苗伴着他的动作消失。他抬手吸了口烟,漂亮的凤眼微微眯起,带起几分笑意。

      他的语调悠扬,说话声音又轻又和气,偏偏透着几分冷意。

      “林先生怎么沦落至此了呢?”

      他似是有些不解,瞳孔里露出了几分无辜,“当年林先生羞辱我叔叔的时候,我记得林先生可是意气风发,大言不惭。您当时怎么说的来着?”

      季乐鱼修长的手指在烟上轻敲了敲,灰白色的烟灰落地,他点了点头,似是想了起来,“您说我叔叔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残废哪能配得上您这样的人物,说他也不知道撒泡尿照照自己的狗样子,还说,您就是嫁给一条狗,也不会和他结婚。”

      他轻柔地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似雾一般隐藏着他眼里的阴鸷,他的语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婉转,“既然林先生你这么说,那不如我就满足你的愿望,就让你,和狗结婚吧。”

      林洛清震惊的抬起头,难以置信的看向他,不住的摇着头,给他道歉。

      可是季乐鱼已经懒得听了,他向后靠了靠,靠在了椅背上,吸了口烟,吐出浑浊的烟雾。

      他的神情清淡,看不出喜怒,他看着林洛清,平静道,“去,阿辉,给他找条狗过来。”

      阿辉恭敬道,“是。”

      “等等。”就在阿辉即将迈出门前,他又叫住了对方。

      林洛清眼含希冀的看着他,渴望他能更改主意,放过自己,却听到季乐鱼波澜不惊道,“多找几条吧,好歹是婚姻大事,得给林先生一个可挑选的余地。”

      他说完,体贴的看向林洛清,语气温柔又诡秘,“我这么安排,林先生你应该很开心吧,这下,也算是遂了你的心愿了,我也就放心了。”

      林洛清拼命地摇头,不断地向他求饶,然而季乐鱼却看也不看他,冷漠的抽着烟。

      他抽完了一支烟,看到阿辉领了几条流浪狗回来,这才来了些兴趣,好整以暇的支着头看着那些皮毛肮脏的流浪狗。

      “这可是林先生的婚姻大事呢,不能草率,阿义,你帮我去通知林先生的亲朋好友还有同学,问问他们,有没有时间来参加林先生的婚礼,没有时间,我们给他直播也行。”

      林洛清听他这么说,脸色瞬间灰败了下来,他跪在了季乐鱼面前,不断的求着他,哭着说着自己错了,他当年不该那么羞辱季屿霄。

      然而季乐鱼却只当没听见,他优雅的站起了身,又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流浪狗,颇为可惜道,“这些狗也没个父母,都没法让林先生二拜高堂,不过好在林先生的高堂还在,到时候我会让他们来帮你们主持婚礼的。”

      林洛清眼里满是惊惧,就看到季乐鱼抻了抻手,伸了个懒腰,“今天天气真好啊,真适合这样的喜事,可惜了,我叔叔走得早,看不到这么愉快的事情,不过没关系,我会帮他看的。”

      他歪头看向林洛清,眼里的凶狠这时才透过刘海,直直刺向林洛清。

      “好好休息,准备你的婚礼吧。”

      林洛清浑身发软的跌坐在地上,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林洛清合上书页,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自从这个和他同名同姓的配角出场后,他就总是在看文时有种微妙的诡异感。

      不过好在,“林洛清”应该快下线了。

      他翻了翻后面的书页,剩的页数不多了,这也就说明,季乐鱼这个大反派终于要下线了,男女主也终于要迎来he大结局了。

      林洛清看了一晚上,这会儿也困了,他看了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是时候该休息了。

      他把书放在床头柜上,打算先睡一觉,剩下的明天起来再看。

      毕竟,他实在是不想看到有人顶着自己的名字和一条狗结婚,不,可能还不止一条,而是一群!

      季乐鱼这种变态什么干不出来,万一这婚礼结束,他再要求“林洛清”和狗洞房,那林洛清觉得他自己,怕是要真的今夜无眠了——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这是去动物园的车!他要跳车!

      林洛清不禁打了个哆嗦,暗道这个变态,难怪女主不爱他,正常人谁会喜欢变态啊,正常人只想逃离变态好吗?!

      他拉开被子躺了下去,只希望自己能做一个美梦,就算不做美梦也行,只要别梦到什么不该梦的就好,比如——人狗情未了!

      林洛清狠狠摇了摇头,关了灯,闭了眼,慢慢进入了梦乡。

      等到林洛清再醒来的时候,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他看着面前的书柜,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昨晚是在自己的卧室,自己的床上睡着的,那现在怎么会……

      林洛清看着面前这毫无印象的书柜,总不至于是他梦游的时候,游到别人家了吧?

      他正疑惑着,却突然听到一道冷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够了!”

      林洛清吓了一跳,寻声望去,才发现不远处他没注意到的书桌后正坐着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

      那人长得十分英俊,眉眼深邃,鼻梁高挺,薄唇微微抿起,精致的仿佛有人取了水墨、油彩,为他一一勾勒上色,令人见之忘俗。

      林洛清不觉换上了打量的眼神,暗道,这又是谁?书柜的主人?

      所以自己梦游,还被人家主人给抓住了?

      那他现在道歉来得及吗?

      他应该没做什么不该做的吧……吧?

      他这么想着,难得的心虚起来,正准备开口,就听到对方先他一步道:“我从来就没说过我会娶你,更不知道你们家打算换人这件事,所以林先生你大可放心,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我季屿霄都不会与您有任何关系,您大可不必在我这里表演什么以死明志的决心。”

      什么明志?

      林洛清听着他这说辞,难以置信道,“我,以死明志?”

      季屿霄嘲讽的笑了一声,“您当然不会以死明志,您只是想羞辱我,表达您对我的厌恶罢了,我懂。”

      林洛清:……这下换他不懂了!
      他怎么就想羞辱他?表达对他的厌恶了?!
      他甚至都不认识他!
      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你刚刚说你是……”

      季屿霄冷笑一声,“林洛清,你这是没完没了了是吗?我都说了,我不会和你结婚,你可以滚了吗?”

      “结婚?!”林洛清看着面前的人,他们怎么就需要结婚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他仔细回忆了一番刚刚对方第一次开口时说的话,突地,有什么像闪电般掠过,林洛清惊恐的抬头,难以置信道,“季……季屿霄?”

      季屿霄皱了皱眉,狭长的眼尾夹杂着不言而喻的嫌弃与厌恶,似乎多看他一眼都会脏了自己的眼睛。

      “你又想说什么?”

      林洛清:……
      林洛清:QAQ
      林洛清觉得他不想说什么,他现在什么都不想说了,主要是不敢说!

      他明白了,他这根本不是梦游,而是穿书了,穿的就是他睡前看的那本狗血言情小说,穿的就是和他同名同姓的林洛清,不仅如此,他还直接穿到了原主羞辱季屿霄的那段。

      同名穿书定律果然诚不欺我,但是!你能不能选个靠谱的节点穿啊!

      林洛清简直要被气死了!

      书里,原主误以为意外受伤双腿俱废的季屿霄决定放弃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林洛泾,改成和他结婚,所以提前上了门,毫不留情的羞辱了季屿霄一顿,并放出我就是和一条狗结婚,都不会和你结婚的狠话。

      所以季乐鱼才会在季屿霄死后,把他也写进了自己的死亡笔记,让他为自己曾经对季屿霄的羞辱付出代价。

      ——当然,原主对季屿霄和季乐鱼的羞辱也不止这一次,只是这一次的报应,格外惨烈罢了。
      林洛清瞬间就慌了。

      他昨晚才看完季乐鱼报仇的那一段,还对那群流浪狗印象深刻,他可不想未来真的和那些狗来一段人狗情未了。

      到时候狗可能还是好好的狗,人可就肯定不是好好的人了!

      于是林洛清只能客气的挂上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试图挽救一下自己的未来。

      “我觉得我们之间一定有误会。”林洛清语气温柔。

      季屿霄冷笑一声,“林先生说笑了,我们之间能有什么误会呢?我不过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残废也敢高攀您这样的明星,是我恬不知耻,没皮没脸,即使没有镜子,也该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您说的对,我这样的废人自然是配不上您,所以您也无需担心,以后我们不会再相见了。”

      林洛清:!!!!!!!!!!
      操!
      这么绝的吗?!
      所以狠话已经撂完了吗?
      Flag已立,他的狗丈夫正在登陆中?

      林洛清摇了摇头,大写的拒绝,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走到了季屿霄身边,抓住了对方的胳膊,痛声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怎么能这么妄自菲薄呢!我不准你这么说你自己!”

      季屿霄:……

      季屿霄冷漠的看向他的双手,冷声道,“容我提醒,这些都是你刚刚亲口说的。”

      林洛清立马摆出一副为难纠结一看就很有苦衷的表情,“我那是为了故意气你,所以才什么狠说什么,你怎么还当真了?”

      “故意气我?”季屿霄轻笑,“那你确实如愿以偿了。”

      “我不是有意的。”林洛清看着他,电光火石之间,为“自己”的口不择言找到了新的借口,“我那不是想着我们都要结婚了,所以想要提前探探你的脾气,看看你会不会家暴,这才故意挑着那些不合适的话说。”

      季屿霄沉默的看着他,眼里清晰的写着:我就静静的看着你瞎编。

      林洛清也不怵他,拿出了自己演戏的专业与敬业,他轻柔的笑了一下,故意带出了两分羞涩,“那不是他们都说你上学的时候很厉害,我怕自己惹着你,你不高兴,万一打我怎么办?我肯定打不过,所以才想探探你有没有家暴的可能。”

      他低下头,凑近季屿霄,一脸严肃,“你不知道吧,现代婚姻问题中,最严峻的就是家暴,所以我的担心也是很有道理的。”

      季屿霄听着他一本正经的胡扯,倒是有些摸不清他现在的态度。

      “所以你这是?”

      “我当然是想和你结婚啊。”林洛清连忙道。

      季屿霄虽然血缘是上季乐鱼父亲的弟弟,季乐鱼的叔叔,但是自打季乐鱼的父母意外身亡后,他就收养了季乐鱼,成了他的养父,也所以季乐鱼对他的感情很深,深到即使过了十几年,也要让羞辱他叔叔的人付出代价。

      而他!

      如果和季屿霄结了婚,就也是季乐鱼的养父了,到时候他就能看着季乐鱼长大,他要是敢让他和狗结婚,他就把他拉到季屿霄的坟前,问他他最敬爱的叔叔在他眼里就和狗一样吗?!

      是的,季屿霄这人身体不好,林洛清记得书里写过,他在双腿受伤后一年,就不幸去世了。

      所以他只需要和季屿霄相处一年,用一年的婚姻,就能换一辈子的平安,太划算了!不干不是人!

      林洛清想到这儿,看向他的目光愈发柔和,伸手去拽他的胳膊。

      季屿霄放下了手,无情的避开了。

      林洛清也不尴尬,索性顺势而下,狗腿的帮他捏着腿,“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其实暗恋你很久了。”

      季屿霄:……那我是真的很不信哦!

      他摇了摇季屿霄的大腿,语气明媚又天真,“所以你就和我结婚吧,好不好嘛,哥?”

      季屿霄看着他,心情复杂。

      林洛清见他不说话,继续自己的演技,不断的摇着他的大腿,只是摇着摇着,他的手不自觉地向上,不经意就触到了不该触到的东西。

      林洛清愣了一下,季屿霄瞬间拿开了他的手,冷声道,“少动手动脚。”

      林洛清看着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就季屿霄这情况,他们结婚了,这车是发还是不发呢?季屿霄能发车吗?他这引擎还能用呢?

      两条腿都废了,第三条腿还能雄赳赳气昂昂猛龙抬头蛟龙入渊吗?

      到时候他们边这婚姻是名存实亡还是落实到具体的每一步?

      真令人疑惑。

      “你真想和我结婚?”季屿霄突然问他道。

      林洛清连忙点头,“当然是真的。”

      不管他引擎好不好,这婚都得结!

      只有结了,他才能从季乐鱼那死亡笔记上出来!

      “我需要时间考虑。”季屿霄认真道。

      “需要多久啊?”林洛清担心道,“一个小时够吗?一个小时不够,一晚上够吗?要么我明天再来问问。”

      季屿霄:……这是真的很想和他结婚了!

      图什么?

      季屿霄好奇,他这个时候迫不及待的非要嫁给他,为的是什么呢?

      肯定不会是他那胡说八道的暗恋。

      “等我考虑好了,我会告诉你的。”

      林洛清闻言,毫不犹豫的掏出手机,“那哥我们加个微信,这样你也方便随时告诉我。”

      季屿霄:……

      林洛清已经调出了他的微信二维码,递给了他,“这是我的二维码。”

      季屿霄:……太积极了吧,这也和刚进门的时候差太多了吧!

      季屿霄给了他张纸,又拿了根笔,“写你电话吧,到时候我会电话联系你。”

      “哦。”林洛清说完,又突然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原主的手机号码,于是转头笑着看着季屿霄,“写电话多生疏啊,哥你电话是多少,我给你打过去。”

      季屿霄:……
      季屿霄觉得他真的殷勤的太过分了!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觉得林洛清肯定不是为了奸,那十有八九就是盗。

      可是他这里,有什么是值得他惦记的呢?

      季屿霄说了电话号码,林洛清拨了过去,就听到了手机铃响。

      他挂了电话,提醒他道,“记得存一下哦~”

      “嗯。”季屿霄应道。

      他说完,面色平静的下着逐客令,“你可以走了。”

      “现在就走啊?”林洛清演技精湛,“我舍不得,我能再待会儿吗?”

      边说,还边眨了眨眼,一副无辜又可怜巴巴的样子。

      季屿霄觉得他可真是有意思,这么能装,到底是为了什么?

      还是他已经笃定了自己绝对不会和他在一起,所以故意装出一副深情的样子,想要占据二人之间的道德制高点。

      季屿霄想到这里,故意朝他勾了勾手指,让他靠近。

      林洛清不明所以,凑了过去,就听季屿霄问他道,“真这么不想走?”

      林洛清连忙点头。

      “那不如我们做点什么?”

      “什么?”林洛清反问道。

      “都要结婚了,不如我们提前检验一下你我的适配性。”

      林洛清:!!!
      林洛清震惊的看向他,操!禽兽!

      难怪季乐鱼那么变态,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第一次见面就检查适配性,这他妈是人能提出来的要求吗?

      季屿霄看着他脸上的震惊,微笑道,“不是暗恋我很久了吗?男神邀你探索生命的奥秘,不开心吗?”

      林洛清:……
      林洛清缓缓勾起唇角的笑容,“开心,当然开心,只是哥……”

      他默默朝他腿间望去,“你这引擎,还好吗?”

      季屿霄:……

      季屿霄咬牙看着他,“我受伤的是双腿,不是第三条腿!”

      林洛清很不信,林洛清很怀疑,真的能毫发无损吗?
      左腿右腿都损了,中间的腿能一枝独秀?
      这不科学吧。

      季屿霄看着他这怀疑的目光,脸色都变了,“需要我现在和你开箱验货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洛清:!!!大可不必!
    洛清:当时我慌张急了!
    洛清:不会真的有人一上来就发车吧?不会吧不会吧?
    隔壁韩城:嗨,这有什么。
    隔壁箐箐:就是。
    洛清:!!!厉害了,我的哥!
    开新文啦!苏爽甜,攻受各带一个崽,攻带幼年反派,受带幼年阎王(都不是亲生的,攻这边是哥哥的孩子,受这边是姐姐的孩子,所以两个崽没啥血缘关系,也不会在一个户口本),然后我提前说一下,虽然正文写不到两个崽长大,但是长大后两个崽会是一对,所以不能接受两个崽长大后是一对的小天使谨慎观看。其他的就没什么了,大家记得收藏呀,收藏一下这本书,也收藏一下我,谢谢!
    目前暂定每天早上6点更新,所以明天早上再见啦~~~
    感谢提前给这本书投霸王票的小天使:
    楽狐扔了1个地雷
    憨憨扔了1个地雷
    憨憨扔了1个地雷
    47770919扔了1个地雷
    喵喵扔了1个地雷
    沈顾容扔了1个地雷
    沈顾容扔了1个地雷
    次次扔了1个地雷
    帛唐归钧扔了1个地雷
    南宫冰怜扔了1个地雷
    马臭蛋的徐二狗扔了1个手榴弹
    无所谓?_?扔了1个地雷
    狱冥月扔了1个地雷
    狱冥月扔了1个地雷
    喵呜~扔了1个地雷
    次次扔了1个地雷
    沈洛啊扔了1个地雷
    感谢以上小天使,爱你们呀,么么哒(づ ̄3 ̄)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