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回不了家就能软弱的理直气壮? ...

  •   
      原本逃离了春雨,她应该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可她回家之路遥遥无期,拿着身上不多的钱跑去买醉,最后像公园的madao一样睡在公园长椅上,手边甩着酒瓶子,眼角挂着泪痕。
      所以她之前对阿伏兔说来到陌生世界时很坚强没哭过绝对是骗鬼的话。
      公园里的流浪汉团体被醉醺醺的她给修理了一遍,因为意识不清理智有限,这次下手却是没轻没重。
      她迷迷糊糊也没听清,几个流浪汉叽叽咕咕要抢自己的酒,有的说劫个色,反正送上门;也有人说本来就是可怜姑娘,不应该伤害人家,总之有人叽叽喳喳吵到她睡觉了,一个雷法下去世界才恢复平静。
      第二天睁开眼睛发现一群邋里邋遢的男人站在自己周围,白芷吓得一下子坐起来靠在椅背上,用手在身边到处摸索。
      我刀呢?!!!
      
      “雷神小姐,请带领我们称霸歌舞伎町吧!”
      “呃……”白芷嘴角抽搐了一下,露出了豆豆眼。
      “你们谁见到我的刀了吗?”
      “您昨天施展了雷神的力量并且没有使用雷神之锤,莫非是索尔的姐姐海拉吗?”
      不,海拉不会放雷吧,不对,话说你们为什么会知道北欧神话啊,这里也不是漫威宇宙吧!
      “雷神小姐一定是索尔的双胞胎妹妹!”
      不,老外的神是什么鬼啊,就算被当成神也该是本土神吧,雷公电母之类的。
      
      “额,因为帮助我的哥哥索尔主动挑衅冰霜巨人,所以被贬落人类中庭······”
      嗯嗯啊啊应付着把自己当成神明的流浪汉们,白芷拿到到后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众目睽睽之下。
      “真的是神明小姐,一定要找到她,让她带领我们走上歌舞伎町的巅峰!”
      “哦,巅峰!巅峰!”
      
      白芷远远蹲在树上看着下面的一切,不清楚是他们脑子坏掉了,还是自己脑子坏掉了。
      话说该先找个工作吧,这次舞娘就算了。
      那,她能做个啥?
      
      最后白芷勉强在一家面馆找到了工作,老板娘叫几松,丈夫去世,独自寡居,按理说这么漂亮的女人大概生活不会很太平,但又听说有攘夷志士在这里闹过,害得警察一直很关注这边,居然也能安安稳稳的做生意了。
      白芷的到来使得生意好了不少。
      还开通了送餐服务,白芷的送餐费要的很高,普通人还真吃不起。
      “拉面800,送餐费1880,一共2680思密达。”
      给完面收完钱她就打掉伸过来想占便宜的手,准备骑着摩托穿行过房顶围墙去送下一家。
      “阿诺,点了两碗,不一起共进午餐吗?”
      这时候客人得到的回答往往是一脸的摩托车尾气。
      在房顶穿梭时她看见了骑着白色大狗的旗袍小姑娘,红头发蓝眼睛的让她轻易回想起某个熟悉的混蛋,然后一副眼镜和死鱼眼天然卷跟在后面拼命追,只看了一眼白芷就冷淡的从他们头顶飞过,后面真选组的流氓警察们注意到她,乌拉乌拉的开着警车追了上来。
      
      白芷送晚餐回去时,一个长头发男人和一只像是鸭子般的奇怪生物正坐在店里的椅子上吃拉面。
      “辛苦了,白桑。”老板娘几松招呼了白芷一声就招待别的客人,而那个长头发的男人看到白芷突然大喊了一声。
      “哦,我们的同伴,请加入攘夷让我们一起迎接日本的黎明吧!”
      白芷一个擀面棍把他抡飞,“日本的黎明关我什么事啊,我又不是日本人!”
      “雷神小姐,请带领我们……”
      看到店面前围堵过来的流浪汉,内心憔悴的白芷把外卖箱放回店里,和几松到了个别,蓝白雷光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
      “瞬身”
      “笨蛋,是瞬步啦!”
      
      零零散散也换过别的工作,但似乎都做不长久,不是被流浪汉追赶,就是被警察追赶,啊,后面居然还有头发长得很快但脑子有坑的攘夷志士追赶。
      独自在山崖上露营生活的白芷唉声叹气,也许太要换个星球,起码换个城市生活
      这里的地球人太可怕了。
      
      周围的环境突然阴暗下来,周围气流剧烈的差点把帐篷差点吹飞,接下来巨大的光柱照射下来把周围变得如白昼一般。
      走出去看到熟悉春雨标志的白芷瞳孔一缩,没想到倒霉来的如此之快,此刻也不贪恋财物,背好刀,骑上她新买不久的小摩托就开了出去,果然才不过十秒,飞船就落了下来,她容身的帐篷已被压扁,而只回头看了一眼遗产的白芷回过头时已被面前乌压压的夜兔军团们拦住了去路。
      那个粉橙头发大半夜还举着伞的神经病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让自己团长去死什么的还真是无情啊,要知道春雨对逃跑的叛徒可是从不会手软的。”
      “别那么不知廉耻,那种狗窝值得我奉献忠诚吗?”白芷从摩托车上下来,拔刀出鞘,手抓到刀柄上,樱色的光芒显得妖异而危险,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们。。
      “气势倒是不错。”神威唇角勾起,“虽然很想先从你这边热热身,不过我还要面对更美味的敌人呢,你就留着下回吧 。”
      白芷一愣,又扫视了一圈周边,围的严严实实,于是把刀插了回去。
      “我很欣赏你识时务这点哦!”他脑袋上的呆毛愉悦的抖了抖。
      白芷冷哼一声。
      
      “真搞不懂你,明明陪我打打架就可以吃喝不愁,实力也能进步,为什么宁愿跑出去跳艳舞,当流浪汉呢?”
      “谁跳艳舞啊混蛋,我明明跳的很正经,是你思想龌龊吧,还有我为什么当流浪汉你自己心里没数吗?”她愤怒的指着自己变成垃圾的帐篷和家当。然后她又冷静了一些,“哼,比起你们,起码我的心不是流浪的,我知道该到哪里去。”
      “砰砰!”神威,“我觉得你需要醒醒酒啊。”一身的酒味。
      
      白芷一闪躲过攻击,摩托车却因为油箱被打漏引燃,很快爆炸。
      “神威!!!”白芷崩溃,“我贷款还没有还清哇!”几松小姐可是担保人啊!这会连抵押的车都没了,那车行还不找她赔!
      “我要杀了你!”她凶巴巴的拔刀扑了过去,神威应战,谁知一番打斗下来白芷带着腹部被贯穿的洞躺倒在地。
      
      “我很失望哦,你到这个星球才多久啊,已经退化的这么弱小了吗?这幅软弱的样子还真是想让人杀掉呢。”他把伞搭在肩头,悠哉悠哉不顾脖颈上流血的鲜血。
      “拿着那么锋利的武器也还是做不到,你对我身为杀戮者的憎恨消除的那么快吗?”
      “老老实实跟我离开哦,反正你已经验证过了,现在只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了吧!”
      他一开始还是笑眯眯的,后面表情却严肃又弑杀。
      “不要再试图逃跑了哦!”
      
      一把烂泥猝不及防拍在了神威脸上,他没有躲开。
      白芷满眼泪光,努力忍着不流泪,看向神威的眼睛却是怨恨的。
      “啊所以是因为回不了家才变得软弱的啊!”他恍然大悟的说道,摸了把脸又笑了起来,然后抓起白芷的后衣领一把砸到臭烘烘脏兮兮的泥坑里。
      “虽然我喜欢下克上,但手下以下犯上可是会被惩罚的哦!”
      
      因为被云业倒扛着走的白芷以为别人看不到,便肆无忌惮的流起了眼泪,泪水和血水混杂在一起落下去,反正也不会有人分得清吧。
      
      “喂,兔叔,那个摩托车是别人担保我贷款买的,借我点钱还给人家吧。”她控制着情绪,尽量平稳的说道,声音还是有些哽咽。
      “哈真是服了你,自己都泥船过河了,还记着别人的人情呢。”阿伏兔挠挠头,团长和这丫头什么情况,他也说不清楚了。本就不是一路人,指望这家伙放开一切和自己尽情厮杀又是何必呢?心不甘情不愿的,还不如去找他那个秃子老爹决斗;要说在意女人,谁家爷们把自己女人打那么惨啊!
      “我们种花兔向来都是有恩必报,”她说着把视线投向神威,“有仇必还的。”见神威回头看自己,她声音更大声了,“概不拖欠!”
      
      “阿伏兔,休整一天,我们明天去拜见旦那。”神威也不理她在那里无能狂怒。
      “啊,真是想起来就头疼,团长你可不要惹事啊!”阿伏兔露出苦瓜脸。a
      “兔叔你真幽默。”白芷冷笑。
      “轮不到你来吐槽!”阿伏兔一拍白芷后背,她伤口被打,哇的又吐出一口血来。
      “真是的,一个两个的小祖宗都不得消停,大叔我还想多活几年呢,现在看来怕是奢望。”
      “干掉那个混蛋就能长命百岁了。”白芷嘟囔着,偷偷哭了会心情好一点了,她又能顽强的吐槽了。
      “笨蛋,再废话我也把你扔到泥坑里,啧,真够难闻的。”
      白芷,白芷这回真哭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我一直存着,然后我就没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