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和疯子呆久了也是能习惯的 ...

  •   全身被绷带包裹着的白芷只露出了眼睛和嘴,断了的胳膊掉在胸前,坐在食堂吃起饭也是身残志坚的令人感动。眼看那边神威走过来了,她头一转,默默吃着碗里的粥,拒绝看到自己讨厌的人。
      而开会回来的神威穿着师团长的红色制服,看起来俊秀又挺拔。
      
      “人模狗样。”低着头的白芷哼了一声,想不通一群穷凶极恶的宇宙海盗居然那么有闲心还有专门的制服,然后想起什么又把声音压的更低,嘴角轻轻勾起带着点得意,“小短腿。”
      
      一把伞扬起她的颈边发丝,脸上绷带被劲风割开,伴随着血液慢慢滑落,白芷张着嘴一脸惊恐,摸摸脸上湿漉漉的液体,眼角周围的血管突突突不停的跳,其他人也被这边的声响吸引掉过头看着她,不明白这姑娘又作了啥死。怒气涌上来几回,随后她扁了扁嘴还是放弃了计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伤还没好,炁都聚起来养伤了,报复不成,忍一时风平浪静,她干脆又回过头接着吃饭。
      那边也没用轻易算了,“再让我听到,杀了你哦。(^_^)”
      
      白芷闷闷嗯了一声,然后心里却有些得意,毕竟这个狂暴的矮子恐怕以后都没机会比自己高了。
      而神威坐下来不久就有人端来了他的食物,成桶成桶的吃着自己的米饭。
      
      白芷这回学聪明只在心里吐槽,吃那么多也不见长个,那个胃会自动压缩食物吗?夜兔这种生物真的超奇怪啊!
      慢吞吞吃完饭白芷又想起要是飞机不失事,她现在已经拉开自己超模事业的序幕了,现在倒好,和恶势力为伍了。之前师门学功夫偷下的懒,现在都在数倍的还。
      师父他看到说不定老泪纵横,感叹她的上进。
      
      “地球人的伤好的真慢啊!”本来打的就不过瘾,还随随便便就伤到了要很久休息时间。吃饱了饭神威又到处游荡想找事情做,找不到干脆又靠嫌弃捡来的陪练打发时间。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哦!”这个疯兔子真把自己当沙包了不成白芷不想理他,而且觉得很气人。虽然和神威这个疯子在一起她功法的熟练度和威力都很快提高,但她总归还是想远离这群夜兔的,她没把握摧毁这群恐怖分子,那起码该独善其身,再待下去她肯定会疯的。
      
      被神威无聊时想搞事的目光打量的发毛,白芷三两口吃完饭便往自己的小破屋走,路过舷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放慢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外面的星空,宇宙里一片黑暗,却有着深沉模糊的紫蓝色绿黄色星云,点缀着的点点繁星,让外面的世界看起来一片虚幻美丽。
      啊,果然好漂亮,在整个宇宙面前自己就显得非常渺小了。如果,在这些星星里,是否就有一条是通往家得路呢?
      白芷趴在窗户上看着外面一脸深情,看的路过的阿伏兔一脸抽搐,“这破烂玩意儿天天都见,你至于摆出那么一副痴汉脸吗?”漫长的旅行最是无聊了,还是脚踏实地最好,看这么多年早烦了,瞧这姑娘漂亮的形象都被一脸痴迷样败坏了。
      “什么痴汉啊!”白芷难得黑线了。“我只是想家了,话说大叔你们经年累月宇宙里漂泊,不会想家吗?”
      “夜兔可没有那种软弱的想法。”
      白芷撇嘴,“大叔你们过得是多不幸啊,对我来说家是可以给人力量的地方。”想家怎么会软弱呢,谁都有心里最柔软的一块土地吧。
      “所以说我们是不同品种的兔子,还真想见见你的其他同类。”阿伏兔挠挠头,“有家有什么用就算曾经有,现在也没有等待的家人了。”就像神威,想起家除了病逝的母亲就是他想杀掉的那个秃子了吧,只会越来越暴躁。
      “是吗?那就难怪了。”白芷轻轻摇头,遗憾的表情被绷带遮住,但略带怜悯的目光还是看的阿伏兔想打人。但她目光又变得坚定起来,像是笃定一个必须要做的事。“我就不一样了,家乡还有焦急等待的人,所以不论多困难,我都一定要回去!”
      “那你就尽量和团长打过瘾的架吧。”这次轮到阿伏兔怜悯她了,不过起码要丢掉半条命,她想往哪跑根本跑不了。
      
      “接下来回到春雨基地,你那个放雷的招式别显露出来,也别主动解释你的什么炁,否则就是团长也护不住你。”阿伏兔难得好心的劝说。
      白芷露出呵呵的表情,“不是神威给我死亡的威胁,大叔你觉得我是爱显摆力量的人吗?”护她神威是那么善解人意的兔子吗?不死他手里白芷就烧高香了。
      阿伏兔听完沉默了,因为反驳不了。
      
      “不过还是谢谢兔叔啦!久违的让我感受到了人性的光辉啊!”白芷的笑同样很开朗很明媚,但明显比神威真诚多了。
      阿伏兔砸了咂嘴,“别开玩笑了,叔可没有那么神圣的玩意儿,一天两天都是给上司擦屁股,节操都快擦完了。”
      面对这么不省心的上司都没想过跳槽,白芷很是很佩服阿伏兔的。笑了一会之后她愣了下眯起眼睛看着窗外。
      “那个是”
      一个巨大的不规则的金属物体漂浮在太空中,远远看去像个巨大的垃圾站,但规模却巨大的让人震撼。
      “啊,欢迎来到宇宙海盗春雨的贼窝。”
      
      虽然白芷在之前呆的星球就见到很多奇形怪状的外星人了,但春雨的贼窝里的物种真真是千奇百怪,相比之下回头看看第七师团凶残的夜兔们,可以说是很亲切很有安全感了。
      这里的规矩也很简单,强者为尊,可以说很简单粗暴了。哦,除了那个据阿伏兔说是元老院傀儡的白痴提督实在弱的一批。
      话说给自己孩子起名叫白痴的父母到底是多讨厌孩子啊,难怪愤世嫉俗去当海盗了。
      
      白芷的到来并不引人注意,一身绷带披着斗篷,其他人都以为是新加入的夜兔,至于绷带,神威不也总是那个装扮吗?夜兔们不说,白芷也不会和这些奇奇怪怪的外星人解释,况且春雨的女性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
      
      但也有些好事的。
      “那个神威带来的新成员是他的女人”阿呆提督吃着西餐,擦了下嘴角。
      “呃,应该不是,我今天路过七师团看他们战斗,那女人被打的很惨。”以勾狼的审美那个夜兔还是地球女人看着也不赖了,他还下手那么重,所以神威对女人肯定是不感兴趣的。
      “那么还是找不到牵制他的弱点吗?这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居然敢不把我放在眼里。”阿呆提督想起神威的不恭敬还气愤的敲了下桌子。
      勾狼视线转移,感觉这就是痴心妄想,听说神威连他亲爹的脑袋都想摘,还能指望什么?还好今天神威邀请自己“切磋”的时候跑的够快,不然身上又要少几个零件,不不不,直接没命也很有可能,指望七团长手下留情,及时收手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那目前就先这样吧,上面一直看着,神威接手七师团也不是很久,太早惹出麻烦我也会挨骂的。”阿呆提督继续装模作样的吃起了西餐。
      勾狼撇开脸低声嘲讽,“没用的笨蛋。”
      
      白芷这次受的伤可能比之前轻一点,只是看上去很惨。为了不引人注目她没用雷法,神威问起也只说重伤初愈,元气不足而暂时用不了,而且她集中这次采用了前男友常用的太极柔力来卸神威的刚力,效果还不错,神威打的郁闷,有劲没处使,打的差不多就收手了,想等她能使用雷法了再切磋。所以这次被揍得最狠的还是他的团员。
      
      上了贼船后已有几个月,白芷没有主动逃跑,却很热衷学习驾驶宇宙飞船,她虽然性格有点单纯,但又不是傻子,没把握的事是不做的。
      “我说你还没死心吗?”阿伏兔用他没精神的眼神看着满脸满身机油一身灰扑扑工作服的白芷,聪明人不说出来也知道她想干啥。
      “花木兰说,离家太久会忘记故乡,杀人太多会忘掉自己。”跑是要跑的,之前跑的不够成熟,很快都会让神威发现。
      “连个鸡都不忍心掐死的家伙就别说这么深沉的话了。麻烦死了……”阿伏兔深深叹了一口气,“算了先不谈这个,据说今天来自地球的武士要来和我们谈生意,再过十多分钟就要抵达母舰了。你不是来自地球的兔子吗?正好去看看,有问题也可以问一下。”
      白芷一愣,随后从飞船下面爬出来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真的?地球来的!”她高兴的快要跳起来,十分开心的抱了阿伏兔一下,趁机把手上脸上的机油蹭他身上,然后就欢快的跑了出去。
      “喂,我说你知道往哪去吗?”阿伏兔沧桑脸。
      “当然啦,我已经研究了无数次逃跑路线,不会走丢的。咦?”白芷倒着走路回阿伏兔的话,却感觉领子被提住。
      
      “你们有好玩的事居然背着我,团长我可是会很伤心的。”神威被白芷打开了手。
      “你的小短腿是提不起拥有超模身高的我的,不要勉强自己了。”白芷露出死鱼眼。
      神威笑眯眯,“你是提醒我砍断你的腿吗?”
      白芷一个翻身后撤,摆出开打姿势,“有本事放马过来啊,怕你,就不是好汉!”
      “哦,不错嘛,现在不但面对战斗不会逃跑了,还学会主动挑衅了。”虽然还是没杀过人,但好歹见过很多次,面对他还是有一些凌厉的气势了。神威眯眼,看来□□的不错。
      阿伏兔扶额,“真是的,好好的姑娘现在越来越像个爷们了,我说丫头你对自己的性别还有清楚的认知吗?”以前脸上受一点伤就大呼小叫,现在和神威厮混居然连打架都上瘾了。
      “唉?”白芷歪头愣住了。
      
      “今天就先暂停吧,不是要见地球的武士吗?”阿伏兔心累。
      “武士?很能打吗?”神威下意识看着白芷。
      白芷摸着下巴思索,刚才太兴奋了都没有细听,“看我干什么,武士是拿□□战斗的,虽然高手会很厉害,但大部分武士动作慢的很容易发现破绽,拿个武器封锁攻击就更容易了。话说这玩意儿是以前脚盆鸡的特产吧,现代社会居然还有吗?”她只是听说抗战时期脚盆鸡的异人里有武士和阴阳师什么的。
      不等神威阿伏兔回答,她又自言自语,“啊,虽说是脚盆鸡,但也勉强算半个同乡了,我去换个衣服吧!”白芷兴致勃勃,这可能是她回家的希望啊。
      
      看那蹦蹦跳跳的身影阿伏兔都佩服她随遇而安的性格,“团长你怎么看?”
      “她要是真找到回家的路就一起跟着去看看啊!顺便拜访下夜王他老人家。”神威依旧笑眯眯的。
      “除了夜王你还要拜访人家同门吧。”是想血洗吗怎么着“先不说她会不会愿意带咱们这帮恐怖分子一块过去,就说你要拜访夜王就相当动机不纯吧!”
      “哈哈,地球上存在这么多有趣的事物,还能孕育白芷这么有趣的存在,总该去见识一下啊!”然后他爽朗的表情又埋上一丝阴鸷,“别让我失望才好呢。”
      
      

  • 作者有话要说:  阿伏兔:这破烂星云有啥好看的嘛?
    中国大叔;这烂怂大雁塔有啥好看地么?
    哈哈,大脑被不停刷频······
    一人之下只看了动漫没看过漫画,后面帖子上看了点剧透才晓得脚盆鸡的异人一般形容为武士,浪人,阴阳师,巫女。好好的现代都市战斗番也进入抗战剧情了,不知道是好是坏,还是有点期待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