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逼上梁山 ...

  •   白芷看到喵主子在他手里瞬间睁大眼睛:他居然虐待小动物!!!
      她使劲点头,“我投降,我认输,请不要伤害三太子。”然后在神威扔下猫后如愿以偿抱起来,心疼的撸着身上的毛,却被傲娇的往脸上挥了一爪子。
      白芷漂亮的脸上又挂上了伤,神威以为她又要像上次一样暴怒,谁知她搂着怀里的猫安慰,“爪,爪爪痛吗?”
      
      神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所以女人到底是种什么奇怪生物啊!
      
      白芷也没机会收拾什么东西,单手抱着猫垂头丧气的跟在神威身后,屁股后面一群夜兔虎视眈眈,隔壁鹰头大叔从门缝里小心翼翼的看着,白芷却突然停住,把猫扔到了鹰头大叔的院墙上。
      “此去一别,生死难料,还请帮我照顾好三太子,别让他来找我。”
      鹰头大叔小心翼翼接过三太子,“你放心去吧,我会看住他不让他犯傻的。”
      白芷心中难受,大叔你都不挽留下我吗?就因为那点万恶的葡萄
      看猫还想动弹着扑向它的铲屎奴才,鹰头大叔抱紧了它。
      
      一行人朝着港口走去,眼看要上船了,白芷身上突然发出淡淡金光,用伤腿踹开旁边的云业就朝海里跳。
      那个头发乱糟糟的大叔可说过了,这些人准备把自己带到他们的贼窝去,伤好了供眯眯眼练手,然后带眯眯眼挑战她的师门。
      虽然师父肯定会让这位不知火舞的兄弟不知天高地厚明白世间险恶,但一帮人拿着热武器还开着有重武器的宇宙飞船总归很危险,她还是不想这么快给地球麻麻带来麻烦。
      
      神威立刻去拦她,却感觉被电击了一下,感觉身体发麻。但还是速度很快的抓住了她的一条腿。“哦哦哦,好痛!撒手,你撒手。”白芷努力将炁汇聚到腿部防御,但对方却越抓越紧。
      “不跑了,我发誓,再跑是狗!”白芷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真是一刻都不能大意啊!”这个丫头压根不比团长少折腾。从水中爬出来的阿伏兔表情恹恹的看着她。
      白芷疼的要命还勉强挤出个笑容,“对不起啊,大叔别生气,呵呵……”
      神威放开了她。
      但她虽然不乱动了,眼神却一直在乱瞟。
      “这只,种花兔子好像还没有放弃啊团长。”
      “真麻烦呢,难不成要我给你戴上镣铐吗?”神威摸着下巴,露出苦恼的表情,然后快速往她后颈给了一手刀,白芷晕了过去。
      
      飞船航行不知过了多久。
      神威踢了地上的人一脚。
      白芷没动弹。
      神威又踢了一脚。
      “别装了,眼珠子动来动去的。再装睡,杀了你哦!”
      白芷就睁开眼睛气呼呼的看着他,手被从背后绑住了,她动不了。
      “给她解绑。”神威示意旁边的云业。
      “我不会屈服于恶势力的,也不要给你做沙包!”之前装乖卖傻都是为了逃跑,既然计谋被识破,她也懒得装了。
      
      “唉?那就有点麻烦了,你奇奇怪怪的能力还挺有趣的,打架的招式也不错,不打架就有点浪费了。”然后他想起什么似的,“嘛,勉强认可你还算个强大的女人好了,我给你挑个强大的男人,你负责生个孩子陪我战斗吧!”
      白芷的脸瞬间变得狰狞。
      “下,下流!”
      她还没到结婚的年纪呢,才不要早早当妈,更何况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还不是一个种族!!!
      不过话说回来会有生殖隔离吗?
      不,不对,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时候!
      
      “不要脸,战斗狂,不可理喻,疯子,死全家,笑面虎,恶毒的矮子!”白芷越骂越怒,越想越委屈,本来从种花家来到陌生世界的惶恐不安还有孤独就一直缠绕着她,这次还遇到这帮凶恶讨厌的海盗。
      她生来头一回碰到这种事,受制于人,屈辱的要命,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的宝,哪个不是护着,让着,就是修炼从不放水,不苟言笑的小师兄张灵玉都没让她受过这种委屈,而且对她极为护短,下手狠了还会被师父一顿爱的教育。
      士可杀不可辱,她和这些外星人三观完全不合,现下又气又怒,一边骂一边流眼泪。
      
      而听到敏感词(矮子)的神威正准备挥伞让她冷静一下时,却看她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我师父和师兄会把你们这帮混蛋全部打成……”哭诉到这里她才想起来这里是个陌生的世界,师父师兄和父母能不能见到都难说,想着想着她止住了眼泪,抬头看着那个恶毒的矮子。
      “不用师傅出马,我自己就会把你打成三级残废,而且概不负责。”
      阿伏兔扶额,“这是温室里长大的花吧,别当真了,阿拉团长你吓到她了。”
      而且要说强大的男人,春雨神威最强吧,或者送给夜王
      夜王可是在地球守着自己的太阳呢,怕是看不上你这小姑娘。
      
      神威干脆盘腿坐在白芷面前。
      “你刚才非常生气呢,脾气也说不上好,我真的很好奇啊。”他依旧笑眯眯的像没事人,“可为什么还是没有杀意呢?呐,你不想杀了我吗?”
      “可,”白芷表情听他的话有点愣住了,然后用关爱智障的表情看着他,“有病嘛你,杀人犯法啊。”
      
      周围有夜兔忍不住嘲笑起来了,神威和阿伏兔却看着她愣怔的表情没有笑。
      神威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认识这么久了,你的名字是”神威肩膀扛着伞,笑眯眯的威胁。
      “白芷。”旁边有夜兔给她松了绑,揉了揉酸痛的脖子,白芷心不甘情不愿的道。
      
      “算了,现在先不让你生孩子了。”他终于又开口了。上下打量着白芷,看的白芷特别不自在。
      “从今天起,你就是春雨第七师团的一员了。”他嘴角又挂起了笑容,说的话可没有他笑的那么美好。“我会让你适应杀人的。”
      “这么一副天真白痴的样子,可不配让我记住。要变成真正的强者哦,怎么说也是只兔子嘛!”
      我会让你回忆起。
      兔子骨子里的,嗜血的味道的。
      
      白芷撇撇嘴,屁股往后挪了挪避开他。
      既然如此。
      世界那么大,她就去看看,顺便好好修炼下抛到脑后的功法再趁机跑掉,岂不美哉。
      
      白芷还是想当然了。
      夜兔本来就是宇宙佣兵,在这个乱糟糟的世界,他们对自己本事存在意义的界定就是与杀戮为伍的种族,“不以金钱与名利打动,夜兔出现的地方,只有鲜血。”
      连毫无顾忌,肆意妄为的全性妖人都接触不多的白芷,看着夕阳下夜兔们屠城的惨烈景象,强忍着自己不要再吐出来。
      两个夜兔就压着她的肩膀,强制她看着一切。
      
      不行,心静不下来。
      这样强行驱动炁,怕是会行差,更别说发动雷法。
      别冲动,要冷静,冷静下来。
      白芷落泪了。
      
      神威回来看着她脸上的泪痕,突然就觉得自己是多事了。他都说不准一开始对白芷有什么期待,但是这么一个心理脆弱的女人,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对他而言不过是个累赘。
      “放开她。”神威把伞枪口对准她,眼睛也不眨,对着她的额头干脆的开了一枪。
      一枪打出,金光围绕白芷周身护体,她也后翻躲开,后退过程中掏出了一只夜兔的伞。
      白芷半跪在地抬头看他,泪水还挂在腮边,眼神却出乎意料有些冷静。
      但那战意,眼中却写的明明白白。
      “哦呀,有点意思了!”神威笑容扩大。
      
      白芷最后被神威打的破破烂烂,腹部被开了一个洞,生来头一次有这么重的伤,躺在地上抑制不住的吐血,但她还努力的去勾不远处的伞,对着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神威脑袋开枪。
      “我不想杀人,但我想杀你。”又吐出一口血,白芷这次没有疼的流眼泪,“你这种恶徒,不配活着。”
      神威笑眯眯看着她,“早这么下决心我就不用经历失望了,还不赖嘛。”
      阿伏兔睁着死鱼眼看地上半死不活还不放弃对神威发起攻击的血人,有看着那个被雷劈的半个肩膀都焦黑,血肉模糊的兔崽子,突然觉得人生艰难。
      “杀了她”明明就不是一路人,何苦这么折磨小姑娘。
      “不行哦!你什么时候见我主动杀女人了?让医疗部队治好她,阿伏兔。”
      躲开白芷蓄力良久的最后一击雷法,神威看着那个人事不省的女人都没去补刀,毕竟她确实精疲力竭了。“我的乐子可不能就这样简简单单就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写这章没啥灵感,我需要评论来维持写下去的动力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