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做人时不时就该忆苦思甜 ...

  •   白芷可怜兮兮的艰难给自己上着药,眼中满是泪花。
      疼痛,委屈,孤独,一时间就像上头的五粮液一样侵袭了她的脑袋。
      要是当初好好努力修炼,今天也不会这么丢人了。
      
      白芷是因为有网瘾症被爸妈走了旅游局朋友的关系扔上龙虎山修身养性,天天就打坐念书摸不着电子产品,她能天天不吃肉却受不了没手机,这下可折腾了好一会。
      一开始她的反抗方式就是睡觉,但总睡也睡不着,后来就不吃不喝,装病使坏,失踪逃跑。道门中人看她一个小姑娘也不好为难,有的还当成枯燥悟道生活的调节剂了,每天都等着她又有了什么新的作法去抓她回来。时间久了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太无理取闹了,干脆老老实实给人家道歉,也说不跑了。
      平日闲逛时从前山跑到后山偷偷看别人练功,觉着有趣又恰好闲得发狂就跟着学,懒懒散散却也学出了几分模样。
      老天师见她天资聪颖,不忍浪费资质便收了做最小的徒弟。谁知她胸无大志,一心想做什么国际超模,为塑型功夫练的不错,雷法却学的一塌糊涂,这异人界中若有如此机缘可得老天师亲自指点哪个不是欣喜若狂,兢兢业业,偏她天赋卓绝却“不走正道”。
      小师兄张灵玉每每冷着脸去催她上进,白芷就做了美食去收买老天师,还拉着山门里的老头们一起跳舞,把好好的道教圣地搞得像歌舞厅一样热闹,每每气的不动如山的小师叔如玉脸蛋上露出崩裂的表情。
      给她父母说了也不管,只觉得她现在能好好和人说话不天天抱着手机电脑没完没了已是祖坟冒青烟,其它随意,还请小道长多担待。
      
      白芷用炁修复着身体脉络,右胳膊差点就真的废了,她简单治疗了一下还是不行,要去医院打石膏包扎才成。
      而那个尸体,久违的还剩一口气,白芷心疼的拿师门的吊命丹给他喂了。
      隔了两天那少年醒了,失了记忆,总喊头疼,白芷不想一直养着他吧,但人又着实可怜,就算是什么高干子弟,但看那天情形怕是全家都被杀了。
      白芷自己也不好受啊,因为见过那些自称夜兔的生物,原本的工作也不能接着做了,现在又受着伤,家里的米都吃不了几天了,她看着抽屉里的几张纸币唉声叹气。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她也终于有体会了。
      
      她何曾为金钱发过愁啊!
      自小家境优越,阴差阳错成了初恋男友的家伙虽然是个自称穷逼的牛鼻子道士,但见过对方家长后零花钱都是上百万起跳,到了分手不但直接被送了套地段最好的房,还一直被对方家长心疼儿子让她受了委屈。
      没毛病,男友追求道法自然,白芷追求浮华荣耀,虽因缘一起走了段日子,到底有缘无分。可叹他爸妈还指望白芷能把儿子从道观拉回来等到了年龄结婚,结果两人分道扬镳那叫一个痛快。
      白芷把前男友爸妈给的钱全捐了龙虎山,修建后山了。按她的话是“让师父这等人物比着剪刀手和游客拍照挣香火钱我心痛难忍,是徒弟的不孝啊!”
      
      白芷是不知道后来前男友去龙虎山参加罗天大醮看着那气派的大殿和豪华K歌房舞蹈室听张天师怀念自己小弟子有多想吐血,白芷她当初到了武当山可就上了一炷香,扣扣搜搜的,还祝福王道长早日飞升。
      王道长看着“阁下何不乘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的遗留信件,呲着鲨鱼齿咆哮,“别以为我看不懂啊,这话的意思分明是说你那么能耐咋不上天吧!贫道好歹也是考上清华的高材生,小看谁啊丫头片子!她人呢?”
      老天师叹了口气。“各人自有各人缘法。”说完带着点落寞的表情离开了。
      “小师妹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失联了。”张灵玉没什么表情波动的说着,“师父给她算了一卦,无解。”
      “生死难料。”
      
      生死难料的白芷踢着发呆的失忆少年,“三太子”去打酱油,起这名字概因少年脑袋上长着两只角,也不管他会不会游泳就自顾自叫了。
      白芷两条腿放在石桌上,果盘放在腿上,哪怕一只胳膊不能动,还是悠哉悠哉吃着隔壁院子偷摘的葡萄,耳朵里放着音乐,却不想摇摇欲坠的院门被一脚暴力踹开。
      看着眼熟的一帮人,葡萄籽卡在嗓子里,她痛苦的咳嗽起来。
      “要,要了亲的命了!”
      
      神威晃晃悠悠走过来,一掌拍在她后背上,终于吐出葡萄籽慢慢缓了过来。
      “我伤还没好,今天就不打了吧!”白芷露出赔笑脸。
      那个笑脸眯眯眼她应该打伤过内脏吧,怎么看着什么事都没有
      眯眯眼像是看出来她想什么呢,表情明媚的看着她,“你的功夫很有趣啊,原本不痛不痒,但运动剧烈就会吐血,居然是内伤,我小看你了嘛!”
      “不敢不敢。”三太子还没回来,她又一副残废样,周围围的严严实实,笑面虎就在跟前,她就算原地起飞也是插翅难逃。
      神威看着她谄媚又憋屈的表情心情大好,十分自然的拿过她腿上的果盘吃起葡萄。
      
      “那个余党呢?”阿伏兔在一旁冷嗖嗖的提问。
      白芷咽了口口水,指着神威,“被他一伞打死,回天乏术,我就把人埋了!就在郊外乱葬岗。”
      神威也不知信没信她的鬼话,却听隔壁窸窸窣窣有人爬墙,鹰脑袋的天人大叔爬出墙头看到神威手里的葡萄一下子火冒三丈,“你,你又偷我葡萄,还用来招待客人!今天被我抓了个现成吧,我好心收留你和三太子,你就这么报答我那边的小白脸,放下老夫的葡,啊!”
      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脑袋过去,一看那些指着自己的黑洞洞伞枪枪口,他咽了口口水,才意识到白芷遇到了什么危险,然后脸色突然苍白。
      “夜,夜兔。”
      
      “三太子”阿伏兔环视周围,“这里还有别人”说着就准备走进屋子看看有没有别人生活的痕迹。
      白芷脸上开始冒汗,生人面前她不太擅长撒谎,然后就看着门口的身影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
      “三太子,你终于从离家出走毕业了!”说着就准备跑过去,神威却一手按住她的肩膀,把人按回了摇椅。
      白芷口中的三太子步伐从容的走到她面前,看了看笑眯眯的神威,一下子跳起来站到白芷身上,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悠悠然的甩着自己的尾巴。
      
      神威突然捏着白猫的后颈肉提了起来,白芷伸出双手心疼的看着,看到对方把伞的枪口对准三太子的脑袋。
      
      “跟我们走,女人,不然杀了它哦!(^_^)”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