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夜兔和种花兔是两种生物 ...

  •   白芷现在靠跳舞养活自己。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她现在像个偷渡客一样来到了陌生的星球,语言不通,文凭没用,能谋生的手段只有出卖劳动力了,港口搬货和她气质也不符,虽然酒吧跳的舞不像她学的时候那么纯粹美观,她爸妈和教舞的老师看她把好生生的民族舞跳成艳舞八成肺要气炸,那不管怎么说也比街边其他星球来的站街女好的多吧。
      站街是不会站街的,这辈子都不会站街的,生活再逼迫她她就去碰瓷打劫。
      不是有这么句话吗?生命从海洋登上陆地是生命进化的一个里程碑,但那些上岸的鱼再也不是鱼了。同样,真正进入太空的人,再也不是人了。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生活难度决定思想觉悟。只要生活不对她下手太狠,她还是热爱love & peace的善良种花兔。
      
      今天酒吧来了一群穿着中国风小褂布鞋的男人,白芷舞时就老盯着他们看,休息时兴冲冲跑过去和他们讲中文打招呼,但他们似乎完全没懂,还眼神下流的看着她舞娘的暴露穿着。
      一个胡子乱糟糟的大叔突然扯开了她,旁边一个笑眯眯的清秀少年看着她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已经很久了,刚才突然一伞挥过来砸翻了桌子,白芷吓了一跳,对大叔鞠了一躬感谢救命之恩,然后噔噔噔跑了。
      这个世界果然好危险,动不动就说杀人。
      
      等舞跳完她的工作也差不多结束了,为了防止老板拉皮条,她和管事打了个招呼,后门出去了。
      既然嫌弃她是地球来的猴子就不要觊觎她的美貌啊混蛋,想她初恋也是身家上亿的富二代啊,什么世面没见过,威逼利诱就想让她唯命是从,不要想的太美哦!
      
      换下工作服,白芷套上了宽大舒服的短袖短裤,再戴上一顶棒球帽,包往后背一甩,哪还有之前性感女郎的模样,就在巷子里晃悠着回家。
      
      右边街道传来了一声巨响,白芷耳朵动了动,脚转向了左边,但停了一下,脚尖点了点地,还是转向了右边。
      一眼,就悄摸摸看一眼。
      
      白芷扛着个半残的少年在巷子里穿梭,而拿着大伞,穿着马褂的凶恶大汉在后面穷追不舍。
      少女行动敏捷,扛着个人也毫不费力,飞檐走壁,敏锐的躲过追击者扫过的子弹,然后被一伞往后背横扫而来,没想到对方速度这么快,白芷暗骂自己多管闲事,把扛着的人往天上一扔,矮身躲过袭击,顺便踹开两个靠近的夜兔,把他们砸在墙上。
      “哎呀真是麻烦啊!”阿伏兔睁着死鱼眼感叹,“明明解决掉那部分余党工作就结束了,偏冒出来送死。要是被团长看到就更糟糕了。”本来那个兔崽子就嫌弃对手太弱没有打过瘾。
      阿伏兔从天而降,劈下去的伞被柔和的力卸掉如沉入大海,他皱了下眉,就看那个女人露出得意的笑,阿伏兔紧跟着飞起一脚踹去,对方也反蹬一脚,借力飞向之前扔下的少年身边,然后捞起人就麻溜的跑。
      阿伏兔觉得更麻烦了。
      这算什么对手,一点杀气都没有,就想着逃跑
      不过要真让他们逃了,自己今天就白干了。
      
      “要不是扛着你,我早跑掉了。”白芷拍了拍天人少年的脸蛋,“日后也不用你怎么报答,给我买张回地球的飞船票就好了。”
      “那多麻烦,我直接送你张去地狱的门票怎么样?”一个突兀的声音很是爽朗的说道。
      “少不要脸了,就算是师门最弱,我也是龙虎山张天师带出来的弟子,想活命还不容,啊!!!”白芷看着面前突然冒出来的那个样貌俊秀的眯眯眼客人,吓得往后一跳,对方却不依不饶,一伞横扫而来。伞尖擦着鼻尖而过,吓得白芷冷汗都出来了。
      “我滴个无量天尊。”白芷情不自禁用汉语表达内心的卧槽之情。
      这人长着副可爱阳光的面孔,下起杀手那是真不手软啊!
      
      一不做二不休,少女眼睛一转,“百花缭乱!”四队□□突然出现,分别扛着,尸体分头奔跑。
      “啊咧”神威渣渣眼睛,“忍者吗?影分身术好神奇啊!”
      白芷还有心情回头科普,“少拿脚盆鸡和我们种花家的道家功法比,中间隔着48条银河系呢!”
      说完她就见原本迟疑的笑脸眯眯眼拿着伞往她本体屁股后面追过来,俊秀的面孔变得狰狞,让白芷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
      让你嘴贱,非争一时之气。
      
      这家伙可比之前那一群黑衣人难对付多了,白芷根本打不过,对方太过难缠,她跑又跑不了。
      “喂,那个碍手碍脚的家伙就那么重要吗?你不放开他和我认真打让我很生气哦!”他还苦恼的撅了下嘴。
      “卖什么萌啊恶棍!”白芷表情都变狰狞了。帽子被对方打飞,她伸手去追,冷不防夹着的尸体被一伞扫飞,高高从天上掉下,昏迷的家伙哼都不哼一声。
      白芷戴好帽子,“我说,既然穿着马褂,大家好歹有相似的历史文化吧,知不知道什么叫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神威,我的名字。”少年笑眯眯当什么都没听到,“你姑且算个有趣的女人呢,总算要认真一点了吗?”然后他兴奋的表情却有些疑惑,“可是为什么到了这步,还是没有杀意呢?”
      “怎么可能没有啊!”白芷指着自己被划伤的脸,“我可是很认真的想把你塞进你娘肚子里让你重新投胎的。”
      神威歪歪头,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是不杀女人的,不过你既然也是余党,怎么说也要抓去让那些啰嗦的老头子发落啊。”
      “我不是!”白芷冷哼,“我才不认识那个尸体!”
      “那就更奇怪了,你为什么要多此一举,难道是雇的打手”这半天了她一只兔都没杀,手里就一根钢管,之前手里连武器都没有,虽说挺弱的,身法却极度灵敏,如果拿着锐器,起码能干掉几只夜兔才是。
      
      白芷露出鄙夷的表情。“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可是来自热爱love & peace国家的善良种花兔。路见不平一声吼,惩强除弱是师门规矩,你们都要灭人家满门了,我搭把手救一下不应该吗?奇怪的是你这个小恶党吧!”简直和无恶不作的全性一派无异。
      
      神威觉得她有趣却没懂她到底在吐槽什么,直接上手就打。结果认真打了,白芷却被压制的很惨,直接断了只胳膊,挂在膀子上摇摇晃晃的。
      “大师兄都没有这样打过我。”白芷小声嘀咕,疼的快哭了。而且不妙的是,之前被落到后面的恐怖黑衣大汉们都追上来了,将她和神威团团围住。
      
      “欺人太甚,接下来不要怪我不守师门规矩了!”这些怪物就算不是异人,也能把普通异人按在地上捶吧,“既然如此,我就拿出真正的实力了!”白芷准备破釜沉舟。
      “哦,我以为你已经手段用尽了呢!”神威表情期待起来。
      “雷法——□□!”随着一声娇喝,白芷周边蓝白雷光大亮,等白芷携着□□发出进攻时,那大盛的雷光却像断电一样瞬间消失。
      
      周围的夜兔们还一只手捂着眼睛,一手拿伞挡在眼前,而摆出攻击姿势的白芷却脑袋一懵,脸缓缓的红了。
      “咳咳,近日偶感风寒,难以发挥全力,近日便放你们一马,改日再战,改日再战。”扭了扭身子做出拉伸运动的模样,白芷装作不经意的说道。
      “喂,你脸红了吧。”阿伏兔忍不住吐槽。
      “因为说出大话却没用出来感觉难为情了吧。”有夜兔窃窃私语。
      “害我白期待了,难得见到那么玄幻的魔法攻击呢!”
      “被打败没关系,但吹牛就很丢人了!”
      ……
      
      随着那些窃窃私语,白芷脸更红了,整个脖子都通红通红的,她难为情的低下头,脑袋快埋在了胸前。
      师父,徒儿对不起你啊!都是徒儿练功时偷懒不对(_),现在被外星土著嘲笑了。
      
      白芷此刻内心的委屈无以言表,偏偏那个超凶的眯眯眼露出很失望想杀人的表情,白芷轻触自己破相的脸,想着再不治疗就真毁容了,帽檐一拉,一张符就地冒出浓烟,再一个瞬身跳到尸体旁边,再次百花缭乱分出残影捞起人就跑,竟是比刚才和神威打斗时还敏捷三分。
      “后会无期,拜拜了您嘞!”欢脱之情溢于言表。
      虽然逃的利索,但说实在话她还是头一次被逼到如此地步。
      
      “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想着救个不相干的人”阿伏兔啧了一声。
      “那家伙也是个兔子呢,品种不一样的兔子。”神威把伞抗到肩上,“从头至尾她都没有杀气,那家伙,根本没杀过人吧!”
      “真有趣呢阿伏兔,宇宙这么大总是出现一些出乎意料的人物,把夜兔耍的团团转这么久还能带着尸体安然逃跑,被说出去我们要威信扫地了呢!”
      阿伏兔心累,你要在乎这点才奇怪,团长你只是纯粹没打过瘾吧!
      “阿伏兔,找到她。”
      
      “唉,既然她救得人变成尸体了,咱的活也干完了吧!”何必多此一举,虽然对弱小并没有太多怜悯心,但那丫头是个不错的笨蛋吧,打斗途中最严重也只打断了同胞的肋骨,他们可是奔着夺她的命的目的去战斗的。
      “我可听她说了,她是门派里最弱的家伙呢,最弱都有这种程度,抓住她去找她的同门,她口中的师傅,应该会是个很强大的人吧!”神威露出血腥的微笑。
      “嗨一嗨一,难得有个充满上进心的上司啊,我们还能说什么,真是倒霉的小兔子啊!那么善良很容易被撕碎的。”阿伏兔撇了撇嘴最后却是露出夜兔同款不怀好意。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