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练功 ...

  •   节目播出之前节目组不会公布人员名单,但这并不耽误各家公司自我宣传,进基地当天就有好几家公司发微博祝自家艺人拿到好成绩。
      
      猫眼娱乐第一天没发微博,第二天直接扔出一对王炸。
      温初夏和season的其他三个成员都去参加《花样少年》了,看到这个消息粉丝们差点疯了......
      
      -这是什么意思?
      -麻烦来个活的给我解释一下!
      -我就知道他不会老老实实退团!
      -就不能放过我家winter吗?
      
      Season一年多的相爱相杀养出了不少邪-教,就比如温初夏和林淮的cp粉,虽然人人心里都清楚这对相爱相杀的人是不可能的,但粉丝就是爱在刀子里找糖,哪怕磕一嘴的血!
      
      -嗷嗷嗷我又可以了,锁死我的大淮夏!
      -温初夏,不愧是你!
      -温初夏给我把队长看好了,不能让别的小妖精勾搭了队长!
      -说谁呢?谁是妖精?抱走我们家胥胥,可别被蹩脚侠给咬了!
      
      安胥的粉丝一秒抵达现场。
      安胥跟林淮的cp粉拎出来也能撑起半边天,但安胥的唯粉并不看好他们,甚至都怕死了安胥跟林淮的绯闻,那温初夏属狗的,挨上林淮就等于惹上温初夏,谁不怕?
      
      -我们家老婆不接受cp。
      -天哪,胥胥也去参加花样了,好害怕他被人欺负。
      -节目还没播我就闻到了修罗场的味道。
      -主要还是温初夏去了,太可怕了。
      -内幕了吧?有温初夏肯定就有内幕了对吧?
      
      是的,是的,被关在基地里的大家也都是这么想的。
      
      虽然来的第一天就没收了手机,但是《花样》已经第三季了,他们来之前就做好了准备,就像鱼乐说的,很多人都是带着两部手机,甚至带着三部手机进来的。
      
      节目组的意思是比赛期间看到粉丝评论会影响心情,但是谁又能忍得住呢?尤其是知道温初夏也来了之后。
      
      温初夏在练习室“打坐”的事不知道是怎么传出来的,结合网上的评论再看看他现在的态度,除了内幕,还有别的理由可以解释吗?
      
      实际上温初夏不光打坐,还爱到处溜达他那两条腿。
      走廊上,温初夏遇到了裴岑,他假装没看着。
      
      “温初夏。”裴岑叫住他。
      温初夏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裴老师。”
      
      “叫的这么不情愿?”裴岑看着他笑了下,“也是,我在这个领域不是专业的,教不了你什么,等你什么时候想进演艺圈了或许我担得起这声老师。”
      
      温初夏还没忘了昨天在舞台时他的咄咄逼人,反正他也没想在这个节目里有什么成就,也不想奉承这位影帝,“我不会演戏。”
      
      裴岑说:“不会唱歌跳舞不也成团了?有那么好的背景,你想要什么得不到?”
      
      “......”温初夏心道果然,“裴老师再见。”
      
      当了这么多年演员,对方的情绪裴岑一眼就能看出来,裴岑继续刺激他:“我看过你的直播舞台,演技不错,希望有机会能担任你的老师。”
      
      看了他唱跳舞台,然后夸他演技不错?
      温初夏不想跟他说话了。
      
      走廊又不是什么私密的地方,温初夏和裴岑说话的时候好几个人进进出出。
      看到温初夏私底下跟裴岑聊天,这下等于实锤了他跟节目组有“勾结”。
      
      四个评委里还以为只有裴岑绝对不会被收买,现在看来,果然人在利益面前是不存在坚定不移的意志的。
      
      “林淮哥,你们公司是不是真的给温初夏安排好了?”安胥打听八卦的速度很快,出去上了个厕所,小道消息打听回来一堆。
      
      林淮看了他一眼:“你又听说什么了?”
      安胥说:“刚才有人在走廊看见温初夏和裴岑在说话。”
      林淮:“然后呢?”
      安胥一惊一乍的说:“什么然后?这还不明显吗?”
      
      哪里明显了?
      林淮只要一想到温初夏那睚眦必报的性格,就有点替裴大影帝担心,裴岑昨天在舞台上给温初夏使绊子,温初夏该不会一根皮筋灭了他吧?
      杀人犯法,希望他能懂这一点。
      
      安胥不光打听出温初夏跟裴岑在走廊“勾结”,还打听到温初夏不练习光“打坐”。
      林淮无语,早上练功,白天打坐,他这是要去当武林盟主啊?!
      
      林淮好奇他是怎么打坐的,是不是也跟早上一样神神道道的,他们练习室的摄像机都还好吗?
      林淮去了温初夏的练习室却没看到他人。
      
      鱼乐问:“林哥,你找谁?”
      林淮:“温初夏呢?”
      娱乐所:“summer哥说他困了,回寝室睡觉去了。”
      林淮:“......”
      明天首秀,他居然去睡觉?
      
      寝室里,温初夏刚脱了鞋,突然听见开门声,回头就看见林淮进来了。
      林淮看着他,“你在干嘛?”
      温初夏本来是想直接跳上去的,看见林淮进来,他老老实实的踩着梯蹬爬了上去,“我困了,准备睡觉。”
      
      他是真的困了。
      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多,每天除了睡就是睡,刚才的午睡被林淮给搅和了,他现在困的不行。
      
      林淮问他,“这个节目是你自愿来参加的吗?”
      温初夏歪了下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林淮上火:“你还准备了假话?”
      
      温初夏对假话研究不深,不太擅长,他索性说:“假话就是我是自愿来的,真话是不是自愿来的,你爱听哪个自己挑吧。”
      
      温初夏被子一掀,躺在床上。
      林淮看着他,“那你为什么要来?”
      温初夏闭着眼睛说:“杨懿威胁我,我要是不来的话他就给我安排脑白金的广告,要是你你怎么选?选脑白金吗?”
      
      林淮:“......”
      杨懿还真能干出这事。
      
      温初夏扭头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事吗,我不习惯被人盯着睡觉。”
      林淮没走:“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好好比赛,并不是因为知道我们来了才摸鱼的是吗?”
      
      “你怎么知道我会摸鱼?”温初夏侧身看着他,“说不定我随便玩都比你们玩得好呢?”
      “随便玩?”林淮指了指他,“你是在说梦话?还是觉得公司给你买了名额就可以肆无忌惮?”
      
      别人不相信他厉害也是一件很愁人的事,温初夏说:“你知不知道,小说里的反派一般都是多才多艺,很牛的人才能当。”
      林淮:“多才多艺的难道不该是主角吗,为什么会是反派?”
      温初夏反驳,“跟主角旗鼓相当才配当反派,不然只配当炮灰。”
      
      林淮觉得他自从退团之后脑回路更崎岖了,“所以你想说你是反派?”
      温初夏反问:“我不像吗?”
      林淮心累,“你像个傻子。”
      
      林淮走了,走之前他瞥了温初夏一眼,“有空去二院挂个号,别耽误了。”
      温初夏被子一盖,“嗤”了一声,“不信拉倒。”
      
      温初夏一觉睡到九点,睡醒的时候寝室的人都回来的差不多了。
      他伸头往下铺看了一眼。
      
      林淮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倒挂在床上,“干什么呢?”
      温初夏抬起头,“没干什么。”
      林淮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床,“没看什么你看我床干什么?”
      温初夏坐起来,“就随便看看。”
      
      林淮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想睡我的床?”
      温初夏摇头,“不想。”
      林淮坐在床上,“对我有想法就说,我又不是不给你。”
      
      鱼乐:“!!!”
      鱼乐觉得自己耳朵一定是瞎了!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这是他小小年纪能听的吗?
      
      林淮的意思是床睡着不舒服,温初夏又不是第一次惦记他的东西,想跟他换床睡他又不会不肯,反正都一样不舒服。
      
      温初夏半点都没想歪,他从上铺下来,“不用,我睡的挺好的。”
      
      温初夏拿起外套要出门,鱼乐问他:“summer哥你去哪啊?”
      温初夏把略长的头发拢成一个揪:“练功,去不去?”
      鱼乐问:“练什么功啊?”
      
      林淮看了温初夏一眼,提醒鱼乐,“他练的这个功有点危险,说不定还得赔钱,我劝你最好别去。”
      
      鱼乐愣了愣“赔钱?”
      温初夏笑了下,“算了,你还是早点洗洗睡吧,改天再教你。”
      
      第二天的首秀录制现场。
      今天的个人秀是要评等级的,初分等级意味着之后的定位,定位的高低代表了一个人的品级,大家表面上说着无所谓,可都是有粉丝的人,谁愿意自己一上来就是最低级?
      
      镜头前大家都花枝招展,温初夏却穿着一件灰色风衣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前面的节目看的温初夏直打哈欠,现在他算是他知道这些人为什么糊了。
      这都是些个什么玩意儿?
      
      温初夏:“小乐,你知道二院是哪吗?”
      鱼乐看了他一眼,“二院?你说的是那个精神二院吗?”
      温初夏:“......”
      林淮这家伙要不是主角,应该活不到这么大吧?
      
      下一组轮到season上场。
      温初夏抱起胳膊一脸严肃的盯着屏幕里的林淮。
      你才是精神病!
      
      林淮他们三个准备的首秀是《长别离》,温初夏之前刚跳完,现在他们三个又要跳,这是踢馆还是修罗场?
      
      周围的人全都看向温初夏。
      温初夏莫名其妙。
      都看我干什么,我今天又不跳这首歌。
      
      四个人的舞改成了三个人,不管是分段还是舞蹈走位都有了一些改动。
      
      鱼乐问温初夏,“summer哥,你觉得他们跳得好还是你跳得好?”
      台上,郑红菱也问了林淮他们同样的问题。
      
      温初夏坦言:“我。”
      周围的人:“......”真敢说。
      
      温初夏不仅敢说,还敢点评:“周青跳错了,霍梓秋全程没感情,林淮跳的不错,但是三个人的舞他一个人跳的再好也没用。”
      
      台上,林淮把问题抛了回去:“老师觉得呢?”
      郑红菱说:“三个人的《长别离》气势上不输温初夏一个人的《长别离》。”
      
      霍梓秋没来得及得意就被这句点评打回了原型。
      什么叫“不输”温初夏?
      这有什么可比的吗?之前的直播事故都忘了?
      
      郑红菱继续说:“但如果让我选的话,我会选温初夏,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们三个人当中除了林淮,其他两位的感情并没有到位,周青中间有一个地方跳错了,霍梓秋只是单纯的完成了舞蹈动作,团队当中一个人的败笔是会影响整个舞台效果的,更何况是两个人。”
      
      这样的评价林淮一点都不意外,他一直想做一个《长别离》的完美舞台,但是season给不了他。当他看到温初夏跳一个人的《长别离》的时候,他又对这个舞台燃起了新的希望。
      
      郑红菱说:“很遗憾今天这个舞台只有你们三个人,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看到summer的加入。”
      林淮点了下头,“会有机会的。”
      
      后台,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温初夏。
      
      温初夏抱着胳膊盯着屏幕。
      说我是精神病还想跟我一个舞台?
      做梦去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