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大越朝,永和元年,二月初三。
      
      山西省,太原府,清源县,月溪村。
      
      连着阴了半个月的天今日突然放了晴,在炕上窝了几十天的村民们都坐不住了,纷纷往口袋里揣好瓜子花生,打算拖家带口地出去串个门。
      
      就在这时,月溪村村西王家大着肚子的二儿媳妇温氏,突然提前发动了。
      
      王家院子里一片兵荒马乱。
      
      而刚刚穿好棉袄走出房门的村民们,还没来得及跟邻居打声招呼,突然就感觉头顶湿漉漉的。
      
      抬头一看,只见那太阳还在天上挂着呢,竟是又淅沥沥地飘起了小雨。
      
      月溪村的村民们从没见过这番景象,一个个的也不怕淋湿,就这么三五成群地站在村子里,兴奋地议论着眼前的画面。
      
      这雨下得并不大,轻轻柔柔地,像雾一般细细地抚在人们的脸上,让人只觉得这一个冬天积攒着的憋闷瞬间就一扫而空,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起来。
      
      哪怕是看到棉袄淋湿有些发愁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此时也不舍得回屋了,纷纷扬起脸,任由雨丝轻扑在自己脸上。
      
      几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也被家人扶着,聚在了村口的大槐树下,对着眼前“连我们这把老骨头都没见过”的景象啧啧称奇。
      
      “昨日才是二月二,今天就又出太阳又下雨的,看来我们月溪村今年一定会有个好收成啊!”一位老汉感叹道。
      
      二月二,俗称“龙抬头”,标示着阳气生发,雨水增多,万物生机盎然,向来都是人们祈求风调雨顺,纳祥转运的日子。
      
      在场几人纷纷点头称是,而聚在村子各个角落的其他人也都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这里,一时之间,大家脸上的笑容更大了。
      
      春雨贵如油,春天伊始的这一场雨,让人们对接下来的一年充满了希望。
      
      但此刻王家的人们却没有心情去欣赏这一场雨。
      
      毫无征兆地,老二媳妇温氏的肚子突然就提前一个月发作了。
      
      老话说“七活八不活”,大家都做好了温氏难产的准备。
      
      王老太太邓氏很快就冷静下来,先是让老二王修安把温氏扶进西厢房,又打发他去请村子里的产婆,随即又让老大王修平陪着同样大着肚子的大儿媳妇好好呆在自己屋里,然后让大孙女王蕙去厨房把热水烧上,再煮一碗红糖鸡蛋,接着自己便几步走进西厢房去察看温氏的情况。
      
      王蕙是大房的女儿,今年八岁,已经很能帮得上忙了。她的亲哥哥王谦今年十岁,是王家的长子长孙,年纪虽不大,但身上很有些长兄风范。
      
      他看着自家堂弟,今年六岁的王诚,绷着小脸,一副紧张的样子,便走过去拉着他一起去厨房里给王蕙帮忙,省得他站在那里干着急。
      
      哪曾想,厨房锅里的水还没烧开,去找产婆的王修安还没回来,王诚还没来得及跟堂弟开始一场“不管是弟弟还是妹妹你都要好好照顾他”的关于责任感的严肃对话,躺在炕上的温氏,竟是颤着声音,脸上带着几丝惊恐地对邓氏说:“娘,我还没开始用力呢,怎么就…怎么就感觉…好像要出来了。”
      
      邓氏被唬了一跳,还以为温氏是受到惊吓直接滑了胎,连忙走上前去查看。
      
      这一看,邓氏受到的惊吓更甚,老天爷,才这么一会儿,那孩子竟然已经出来了小半个头!
      
      邓氏顾不得思考“怎么产妇还没开始用力孩子就能自己冒出来半个头”这个问题,一边大声催着厨房里的热水,一边安抚着温氏,让她调整气息,开始发力。
      
      于是,等村子里的产婆常婆子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时候,王家二儿媳妇已经生完了,她婆婆邓氏正在小心翼翼地帮她剪着脐带。
      
      温氏是个秀才家的女儿,虽比不得那些大家闺秀,但平日里也是十分注意言行的。而此时她却是有些恍惚地捏住了邓氏的衣袖,喃喃道:“娘,这就生完了?我怎么感觉好像跟去了趟茅房没什么区别啊…”
      
      邓氏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也能理解温氏的失态,于是便柔声道:“咱们三郎定是知道你身子不好,舍不得你受苦,所以才出来得这么快。你且放宽心,不要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温氏点了点头,看向炕边的小襁褓,只觉得这个孩子一点也不像未足月出生的。不仅四肢有力,哭起来也是中气十足,甚至连皮肤都没那么红,反倒是有几分白嫩。
      
      一旁打着酱油的常婆子也不禁啧啧称奇。她接生几十年,刚出生的孩子长什么样没人比她更清楚了,那就是个瘪瘪的小红猴子。每次要说些吉利话,都得拼了老命地从五官上找些优点。
      
      她是个实诚人,对着那些小红猴子是真的说不出“这孩子长得真好看”这样违心的话,只能挑拣着说些“这孩子的鼻子真好看”、“这孩子的嘴巴真好看”这样含糊其辞的话,想想也是挺不容易的。
      
      可没想到,眼前这个小家伙,居然真能当得起“好看”二字,这让她顿时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些圆满。于是,嘴里那些好听的话便也像不要钱一样地往外冒。
      
      “王老太太,瞧瞧你家这孩子!老婆子我接生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长得这么周正的孩子,瞧这小眉毛,小鼻子,小嘴巴,哎呀!真是哪哪儿都好看。昨天是二月二,今天是文昌帝君的生辰,外面还又是太阳又下雨的,你这小孙子可真是生在了一个好日子啊,将来定是个有福的!我老婆子就先在这恭喜你了,以后肯定能享福!”
      
      邓氏笑眯了眼,将怀里揣着的铜板一股脑儿地塞进了常婆子的手里。两人推拒一番后,常婆子最后还是收了下来。
      
      常婆子摸着手里的铜板,心想,也不能白拿这钱,既然自己没能出力,那就好好帮着宣传宣传,这王家小孙子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说不定自己也能沾上几分。
      
      于是她精神一振,三两步走出产房,就对着院子里的王家人们手舞足蹈地形容了起来,说得那叫一个天花乱坠,又晃胳膊又拍大腿的,唬得王家人一愣一愣的。
      
      产房里,邓氏刚刚从门外接过王蕙煮好的红糖鸡蛋,正坐在炕边一口一口地喂给温氏吃。温氏要自己来,邓氏还不让,只笑着跟她打趣这孩子生得居然比煮鸡蛋还要快,婆媳间一片和乐。
      
      王谨安静地躺在襁褓里,感受着眼前的一片模糊。
      
      他对如今的境况早有心理准备,因此也不觉得慌张。努力从母胎里爬出来之后,只是象征性地哭了两声,就一直在专心适应着这个新的身体。
      
      “就叫王谨吧。”王谨听到门外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言堇声的谨。”
      
      还没来得及感慨命运,王谨就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闭上眼睛,努力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
      
      既然来了,那就先试着去扮演好一个婴儿的角色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前朝公主造反记》
    欢迎小天使们戳戳quq
    @前朝公主:#外热内冷 #假笑小达人
    @忠诚将军:#外冷内热 #静音暖风机
    乔月无父无母,自幼早慧,与身边的嬷嬷相依为命。
    五岁那年,她得知自己竟是前朝公主,与当今皇室有不共戴天之仇。
    当天晚上,她更是在梦中觉醒了上辈子的记忆,同时也激活了自己身上的“系统”。
    一番研究过后,乔月面带微笑地发邮件给系统客服:所以,你们大老远地把我送到这个时间线,还给了我一个前朝皇室后人的身份,就是为了看我为你们现场表演行骗?
    客服:经系统检测,用户经验丰富,十分精于此道,具有极高的心理学研究价值。
    乔月:(冷漠脸)
    只是,当今皇帝暴虐无道,百姓流离失所。
    人命如草芥,女子的性命更是连半根草都不如。
    摸了摸自己身上象征前朝皇室后裔身份的纹身,又看了看自己的金手指。
    姜月心想,既然来都来了,不如就玩把大的,骗个皇位来坐坐怎么样?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