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从小生活在法国,八岁之后才被接到意大利,尤尼的很多生活习惯都比较偏向于西式。
      
      对于中原中也来说,夹杂着丰富内陷的法式可颂和温热的牛奶是鲜少尝试的味道,平时在羊吃得最多的就是熬得稀烂的白粥以及超市里的特价饭团。
      
      擂钵街的环境糟糕,羊里的孩子也不善于料理,对于三餐他们一般都是随便应付过去,中原中也这只负责守卫领地的头羊更是不在意这些,能有吃的就随意对付过去,至于味道的好坏这实在不是擂钵街生活的孩子可以挑拣的。
      
      “感觉怎么样?”尤尼双手托着腮,双眸闪亮地看向中原中也。
      
      这还是她借住在兰堂先生家里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做从前吃惯的早餐,法式可颂在横滨的面包店里并不常见,尤尼也是走遍横滨才发现有卖法式可颂的地方。
      
      酥脆的可颂在侧面切开夹进肉汁丰富的肉饼、清爽的蔬菜以及嫩滑的煎蛋芝士,一口咬下去层次感在口中丰盈起来,中原中也咬着可颂手忙脚乱去掏口袋里的手帕。
      
      夹在可颂里为了增添口感而加入的酱汁溢了出来,顺着嘴角直往下淌,尤尼赶紧递上自己的手帕,中原中也手顿了下,蓝白色的手帕就被塞进他手里。
      
      柔软的手帕擦过嘴角、下颌的酱汁,中原中也有些尴尬地捏着手帕:“抱歉。”
      
      尤尼摇了摇头,弯起眉眼又问了一遍:“早餐感觉怎么样?”
      
      中原中也大口把剩下的法式可颂塞进嘴里,端起牛奶猛灌了几口,“非常好吃,多谢款待。”
      
      得到中原中也赞许的尤尼开心地笑道,“中原先生觉得好吃就太好了。”
      
      从前在法国乡下的时候,一直都是邻居的婆婆照顾她,到了基里奥内罗之后更是由太猿他们全权接手,她在家务方面的经验不多,充其量就是帮忙打下手的。
      
      刚来兰堂这里时,尤尼还认真地向家政公司的好心先生请教过怎么更好的上手,她想回报收留她的兰堂先生。
      
      家政公司派来为兰堂做家务的是个棕红色发的少年,一双蓝眸总是有些呆呆沉沉的,但是本质上却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不过对料理不太擅长,只会也只喜欢做咖喱饭。
      
      还把他最拿手的料理,咖喱教给尤尼。
      
      就连尤尼想找的法式可颂也是对方陪她去找的,是个看起来不好接近但是本质上对年幼的孩子非常友好的少年。
      
      ……
      
      “兰堂有说让你去那个地下诊所干什么吗?”中原中也双手插兜走在尤尼身旁,挡在她的外侧把人夹在他和墙之间的位置。
      
      尤尼提着个竹编的小篮子,摇了摇头。
      
      “兰堂先生似乎是想让我帮他去取东西。”
      
      眉毛狐疑地挑起,中原中也有些想不明白:“他今天来擂钵街的时候不是可以顺便去取吗?”
      
      尤尼跟着歪了歪头,湛蓝的眼眸轻眨,“大概是有什么急事吧。”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兰堂即便经过地下诊所都不会主动去取,还要尤尼帮他跑腿?
      
      走在擂钵街的时候,由于身边有中原中也陪着,即便暗处潜藏着很多窥探的目光,但是忌讳于中原中也的实力,他们都没贸然出来对尤尼动手。
      
      钴蓝色的眼睛落在身边稚气可爱的女孩身上,中原中也眉头微拧。
      
      他们该不会是把这孩子当作是运送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的中间人吧?
      
      “中原先生,怎么了吗?”尤尼疑惑地看向突然停住脚步,脸色沉重的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抿了抿唇,“……没什么,我们走吧。”
      
      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也很难证明森鸥外和兰堂确实对尤尼不安好心。
      
      如果他的猜想是真的、那尤尼于他们而言就很有可能是可有可无的中间人存在。
      
      作为运输他们之间秘密的中间人,要是拆穿了他们的真面目,尤尼的下场可想而知。
      
      尤尼注视着中原中也好一会,眸光潋滟清透,她盈盈一笑:“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像是看透了中原中也未吐露出来的心声一般,尤尼平和安宁的一笑微微稳住了中原中也越跑越远的思绪,他把不靠谱的想法往下压了压,沉声道。
      
      “走吧,诊所快到了。”
      
      不管怎么样,到地下诊所就能知道兰堂和森鸥外到底是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尤尼迈开步子跟上中原中也的脚步,跟着他走到破败的地下诊所,主动抬手敲了敲门。
      
      “森医生在吗?”
      
      门被缓缓打开,看起来较尤尼大上几岁的金发女孩探出头来好奇地看着他们,“你们是谁?”
      
      尤尼露出了个明媚可爱的笑容,“我叫尤尼,是受兰堂先生所托来森医生这里帮忙拿东西的人。”
      
      第一次出现在诊所内的爱丽丝,眨了眨那双与尤尼相差无几,同样湛蓝美丽的眼睛,“林太郎现在出去了,你们在这里等他回来吧。”
      
      爱丽丝拉住尤尼的手,就要把人往里拉,“进来吧进来吧,林太郎很快就会回来了。”
      
      “诶?诶!”
      
      尤尼有些手足无措地跟着爱丽丝进了门,回头时仍看到中原中也神色严肃地打量诊所内的装潢。
      
      “……”暂时没观察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中原中也不是特别善于观察推理的人,他只是凭借着他大致的危机预警感觉这里对他威胁性不大,就随意地迈了进去。
      
      “这个是给林太郎的吗?”爱丽丝好奇地低头凑过来看尤尼手上提着的篮子。
      
      尤尼点头,从篮子里掏出几个便当盒放在桌上。
      
      “这些是给森医生带的,”尤尼打开竹篮子露出里面的蛋糕和小点心,“搬去兰堂先生那里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感谢森医生,真是非常不好意思。”
      
      “蛋糕!点心!”爱丽丝顿时眼前一亮。
      
      自从森鸥外搭上港口黑手党的路子,成为港口首领身边的私人医生之后,爱丽丝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外面吃蛋糕了。
      
      作为一名人型异能,虽然她的性格都是由森鸥外赋予的,但是她对蛋糕、点心之类的热爱却是实打实的。
      
      因为被港口黑手党的人时刻监测着,导致她不能跟随在森鸥外身边,甚至还要留在地下诊所里作为人质一样的存在,以安多疑的暴君之心。
      
      “这个我可以吃吗?”爱丽丝撒娇似的挽住了尤尼的胳膊,“反正林太郎肯定不吃的,不如就给我吃了吧。”
      
      尤尼犹豫了下,小声地道:“这个蛋糕可能不是很甜。”不一定符合爱丽丝的口味。
      
      上次在地下诊所的时候,尤尼留意到森鸥外桌上的咖啡,颜色浓黑得仿佛没有加过一点糖。
      
      因此做蛋糕的时候,她适当的减少了些糖,好让蛋糕吃起来不会那么腻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看着爱丽丝期待得双眼发亮的样子,尤尼还是切了一件下来给她尝尝。
      
      银制的叉子插进蛋糕里,丰盈甜蜜的口感瞬间充满口腔,爱丽丝幸福地捧着脸,“好吃!”
      
      尤尼这才松了口气,她看向警惕地看着四周的中原中也。
      
      “中原先生,要一起吃蛋糕吗?”
      
      中原中也凝眉看向窗外,听到尤尼呼唤他时还愣了下,摆了摆手正要拒绝就对上尤尼那双湛蓝的眼眸,话梗在喉头里没说出来。
      
      略显烦躁地揉了下头发,中原中也又看了尤尼一眼。
      
      怎么就这么不长心?
      
      她就没想过兰堂和森鸥外是骗她过来当替死鬼的吗?
      
      外面竟然还有那么多港口黑手党的人守着,从进地下诊所的这段路中原中也就发现了五六个。
      
      若不是因为尤尼就在身边,他不好出面打跑他们,他定要让他们看看重力的厉害。
      
      “……来了。”中原中也暗叹了口气,这孩子有双很难让人拒绝她的眼睛。
      
      尤尼端着蛋糕放在中原中也面前,伸手轻轻碰了碰中原中也拧起的眉心,笑着道:“辛苦了,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下意识眉头一紧,随即神情稍显怔松,过了好一会才红着脸嚷嚷:“你少点来擂钵街,就是给我省事了。”
      
      才觉得她像个需要人照顾的孩子,尤尼又表现出体贴的一面。
      
      很多时候,中原中也都分不清他到底把尤尼当成是比他小的女孩,还是同龄的少女。
      
      ……
      
      “中也君会护着尤尼酱,是兰堂君拜托的吗?”森鸥外在经过兰堂时顿了下脚步。
      
      兰堂垂下眼帘,轻声道:“没必要让尤尼成为我们计划中的牺牲品。”
      
      森鸥外低声笑道:“尤尼酱那么可爱的女孩子我也不愿意她受伤,中也君要是能好好保护她就再好不过了。”
      
      负责监视森鸥外的黑手党见他停下来,似乎是不小心撞到了人正在道歉,不耐烦地催促道:“快走,别耽误了见首领的时间。”
      
      “是是,这就走。”森鸥外假作无害般讪笑着举起双手,在监视他的黑手党催促下继续往前走。
      
      深邃的紫眸在昏暗的环境中滑过身旁人的神情。
      
      兰堂往前走了几步才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被几个黑手党包围住的森鸥外,“他大概想干什么?”
      
      在港口黑手党当了几年底层,不说别的就这个腐败的组织,他实在想不明白有什么值得森鸥外上心的。
      
      “……再过阵子天就要凉下来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中原中也:面包很好吃。
    爱丽丝:林太郎又想干坏事了。
    ——*啊,手动星星分割*——
    推推好基友剪墨留彰的预收文文——
    《魔法少女竟是我自己》
    谢邀,人在东京,刚上天台。
    天台很冷,风很大。
    父母欠下巨额债款人间蒸发,渡边茜坐在天台边缘,陷入了对未来人生的迷茫中。
    万万没想到,思考人生居然也有风险,渡边茜被从天而降的神奇生物砸个正着,绑定成为了传播爱与正义的魔法少女。
    平安年间,某诅咒之王据点被掀。
    大正年间,万世极乐教惨遭抄家。
    现代横滨,MIMIC被人打回老家。
    东京市内,万千咒灵被超度往生。
    然而在这一切背后,渡边茜仍旧还是一个需要打工还债的贫穷JK。
    原不良少年海胆头同学,指着新闻报道问她:“这是你吧?”
    渡边茜一脸虚弱:“不,你看错了。”
    邻居家戴着眼罩的贤惠青年,若有所思地看着她:“我好像昨天晚上看见你在房顶上跑。”
    渡边茜小声逼逼:“不是我,你看错了。”
    青春阳光的同学某一天突然切换成了第二人格,一脸狰狞地找她算账:“就是你这个女人当初打上门来的啊。”
    渡边茜痛哭流涕:“对,对不起,你认错人了!”
    **********************************
    丧气系女主。
    变身魔法少女以后说干就干能动手绝不动口,本身性格胆小瓜怂,不过是个有正义感的好人。
    实际上是个逗比搞笑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