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你就是森医生介绍过来的人吗?”
      
      站在尤尼面前的是个黑发青年,他脸色发白穿着厚厚的大衣、戴着毛绒耳罩,金绿色的眼眸轻垂下来,给人以一种冷感疏离。
      
      尤尼弯起眉眼,笑得可爱道:“兰堂先生,初次见面。”
      
      “我叫尤尼,请多指教。”
      
      兰堂脸色稍缓,“听说你从小在法国长大?”
      
      不管森鸥外因为什么把尤尼推荐到他这个港口黑手党底层手上,但是听话乖巧的小姑娘,大概没人会不喜欢。
      
      “只是在法国的乡下长大,并没有读过很多诗集。”尤尼昂着头跟在兰堂身后,高大的青年跨一步她要快走两步才能跟上。
      
      幸甚兰堂是个善于观察的,他很快就发现尤尼不怎么跟得上他的步伐,主动放缓了脚步。
      
      “你就先住在这里吧。”兰堂推开一扇门,站在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仿佛畏冷般呼了口气。
      
      尤尼扑闪了下眼睫,弯起眉眼笑道:“谢谢,兰堂先生。”
      
      待兰堂点点头转身离开之后,尤尼才放松般靠着墙滑坐下来,怀里紧抱着的纸袋子从手上滑落下来,砸在腿上。
      
      纸袋子口敞开,里面是尤尼沾染了血迹的帽子和披风,以及身上换下来的脏衣服。
      
      “……不知道γ和幻骑士怎么样了。”
      
      似海般美丽的眼眸落寞地垂下,温热的晴之奶嘴与大空奶嘴一起被她握在手里。
      
      牙齿咬住唇肉,娇小的女孩卷缩起身体,橙色的大空之炎持续通过大空奶嘴传递到晴之奶嘴中,火焰在奶嘴里跳跃翻滚。
      
      尤尼的脸色渐渐变得惨白起来,她眉头蹙紧,在逐渐承受不住时停下了火焰的传输。
      
      纵使再怎么早熟,拥有觉悟,尤尼毕竟只是个孩子,没办法全然释放火焰唤醒晴之奶嘴中的灵魂。
      
      晴之奶嘴闪烁了几下,尤尼露出了个笑容,柔和而温暖,“Reborn叔叔不用担心,我会注意分寸的。”
      
      ……她想守护她的世界、她的家族。
      
      .
      
      森鸥外虽然看起来不怎么靠谱,且时不时还会出些小意外,但是他介绍的人确实很负责任。
      
      兰堂平时一副不声不响,缩在壁炉前不想动弹的样子,但是为人处事上却非常细心。
      
      他给尤尼准备的房间里东西不多,但是该有的都有,甚至第二天下午工作回来之后就先带尤尼去买了换洗的衣物以及一些生活用品。
      
      起码就时不时偷偷过来看望尤尼的中原中也来说,她跟在兰堂身边肯定比跟他回羊要好。
      
      尤尼不适合擂钵街。
      
      这是中原中也一开始就看出来的,娇生惯养的孩子即便遭逢过大难,但没有吃过苦头、没见过人心险恶,整天只会傻乎乎的笑,似乎谁说的话都会信,这样的人是无法在擂钵街生存下来的。
      
      ……
      
      尤尼抖了抖被单,把洗干净的床单晾上竹竿上抻拉平整。
      
      温暖的阳光洒下来,尤尼抬起头轻舒口气,光落在她布满细汗的额上泛出细碎的光泽。
      
      她弯腰抱起裙摆和围裙从踮脚的凳子上跳下来,回头冲躲在树上的中原中也招了招手,“中原先生,我今天烤了些小饼干,要试一下吗?”
      
      中原中也身体一僵,往茂密的叶丛中缩了缩,看着仍在树下抱着洗衣篮微笑的尤尼,“……你怎么知道我在上面?”
      
      他确定他来的时候没有发出声音,只是想来看下尤尼在兰堂这里过得怎么样。
      
      毕竟森鸥外介绍的是港口黑手党的人,最近港口黑手党动作频繁,他实在是有些不放心。
      
      尤尼歪头笑道:“我看到啦。”
      
      其实也不完全是看到了,毕竟中原中也的藏匿能力还是挺好的,但以前在基里奥内罗的时候野猿经常会这么跟尤尼玩,所以中原中也一来她就察觉到了。
      
      别别扭扭的羊之王揉了揉赭发,跳下树落在尤尼身边,“你最近过得怎么样,那个黑手党没欺负你吧?”
      
      虽然就中原中也暗中观察,兰堂家里的环境很不错,平时一些家务活也都是外包给家政公司,尤尼跟他生活在一起应该不会过得很差。
      
      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兰堂是不是跟他表面看起来一样无害,万一他跟那个地下诊所的医生合起来骗小姑娘,那他不就是把人推进火堆里吗?
      
      尤尼是他救起的,他对她总有一份责任感,这跟他对羊的孩子是一样的。
      
      尤尼摇了摇头,她抱着洗衣篮跟在中原中也身边,“兰堂先生很好,没有欺负我。”
      
      不仅没有欺负她,甚至还给她开工资,允许她随意在房子里进出。
      
      有空的时候,尤尼就会干些力所能及的家务活,烤些小饼干作为谢礼。
      
      “没被欺负就好,”中原中也松了口气,钴蓝色的眼睛小心地瞟了尤尼一眼,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那个黑手党背后的组织最近活动比较频繁,要是有需要你就来擂钵街找我。”
      
      他实在是没什么跟这个年龄的小女孩相处的经验,羊里不是没有这么大的孩子,但是作为羊之王的中原中也平时与他们沟通并不多。
      
      对于中原中也来说,每天巡视擂钵街、保护羊的孩子就足够了,他实在没什么心力再去跟每天来来去去的孩子们打交道。
      
      中原中也想了想,打量了尤尼一圈,“手伸出来。”
      
      “?”海蓝的眼眸迷惑地眨了眨,尤尼把洗衣篮放在一旁,犹豫了下伸出了右手。
      
      较她高上些许的中原中也低头垂眸,从手腕上把蓝色的手环撸下来,放在她右手上,“这个给你。”
      
      尤尼有些懵地收拢了下手指,指尖感受着腕带胶质的触感,“这个是……羊的标志?”
      
      尤尼自那天离开擂钵街之后,就再也没有进去过。
      
      中原中也是羊之王的消息还是森鸥外告诉她的,一群生活在擂钵街互相拉扯、依靠的少年组成的自卫组织,拥有异能力的中原中也是他们中的王。
      
      听起来与彭格列的前身,彭格列primo建立的自卫组织有几分相似。
      
      “嗯,我的手环给你。”中原中也蹭了下鼻尖,神情认真道:“来擂钵街的时候你就把它戴上,应该就没有人会动你了。”
      
      就算真的有不长眼的小混混没关注过羊的标志,经常在擂钵街转悠的中原中也也能迅速留意到,这才是羊的手环选择了蓝色的原因。
      
      虽然横滨就有横滨海,但是在擂钵街中蓝色算是比较少见的颜色,因此只要羊的人出来活动,附近的人很容易就会注意到手环,进而因为忌惮中原中也而选择回避。
      
      睫羽忽闪了下,尤尼用力点了下头,抓紧手环收拢到胸前,明媚灿烂地笑了出来。
      
      “谢谢你,中原先生。”
      
      中原中也红着耳根,羞赧地低咳了声。
      
      “我就是来看看,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中原中也正要离开就被尤尼喊住了。
      
      “请等一下,我去厨房拿些饼干。”尤尼见中原中也还要拒绝,抱起地上的洗衣篮塞进他怀里。
      
      “请帮我抱一下,我很快就回来。”
      
      中原中也一脸茫然地眨了眨眼,看着尤尼提起裙摆一路小跑,来到门前时还回过头抿唇笑着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地走进去。
      
      虽然兰堂从来没给尤尼立过规矩,但她就是很自觉地会放轻手脚不去打扰难得处于休息日的黑手党。
      
      把放在料理台上晾凉的饼干装进小盒子里,尤尼抱着盒子小跑回到庭院里,跟交货似的把饼干盒子和中原中也手里的洗衣篮换了个位置。
      
      “……谢谢。”中原中也抿了抿唇,他自问没为尤尼做什么,总感觉受着她的感谢受之有愧。
      
      湛蓝如海的眼眸细细地看着他,尤尼弯起眉眼,“中原先生不用觉得负担,就像你觉得帮我是顺手的事一样,送小饼干给中原先生对我来说也不过是顺手的事罢了。”
      
      少年俊朗的眉眼稍松,虽然他没有感觉,但他神情确实透露着他对尤尼的感谢有所困扰的感觉。
      
      不习惯、不自在、不理解。
      
      保护弱小、帮助无助的孩子是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但他从来没这么不自在过。
      
      为什么尤尼会这么上心,甚至中原中也有时候会觉得,他是不是帮过尤尼很大的忙,他却忘记了?
      
      但是带她去找地下诊所,这件事别人也可以做到。
      
      帮她垫医药费,尤尼在拿到工资之后也还给他了。
      
      更甚之,她现在的安身之处也不是他帮她找的,而是地下诊所的森鸥外。
      
      所以尤尼的感谢对中原中也来说,一直都令他有些困惑。
      
      并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甚至在见到尤尼之前他都不会想起,但是每次经过这里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偷偷过来看一眼。
      
      在这之前,他已经收过她好几次小饼干了。
      
      每次都放在庭院外面显眼的地方,附上一张给中原先生的小卡片,让他不知道拿好还是不拿。
      
      中原中也有试过不拿尤尼的饼干盒子,但是之后尤尼就会露出些许失落的小表情,让暗中偷窥的中原中也负罪感疯狂上涌。
      
      “……嗯,我先走了。”中原中也有些不好意思地胡乱点头。
      
      不得不说,尤尼的这番说辞确实令他没那么困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中原中也:(怀疑人生)我的隐蔽能力真的那么差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