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吻 ...

  •   宽敞的车内,舒适的暖气缓缓吹出。车窗外,夜色深浓,灯光闪烁。
      陆严臻并没有将刘小悠放在旁边的座椅上,而是依旧抱着她。
      
      车厢内静默无声,刘小悠靠在他的怀里,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方才那一幕幕不断地回旋在她的脑海中,那人面目狰狞殴打她的样子,那人血水迸裂的样子,漆黑的弹孔,还有耳边挥之不去的惨叫声。
      
      “哭什么。”陆严臻抬起她的脸,让她被迫与他对视,“很疼?”
      
      刘小悠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
      
      陆严臻掀起她长裙的裙角,轻轻抬起她的一侧小腿检查她的伤口。腿上的伤已经肿的异常大,磨烂的皮肤还在渗着血,弄脏了她的裙摆。
      
      她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问道:“那些人是什么人?修爷又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们,他们为什么要抓我?”
      
      陆严臻淡淡说道:“自然是为了数据芯。”
      
      “数据芯?”这三个字很是熟悉,仿佛在哪里听过。她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她和陆严臻初遇的那个晚上,她和偶然遇到的,名叫莫雅的女子被一群人追打,那些人嘴里念叨的,正是“数据芯”这三个字。
      
      她愤愤不平道:“可是我又不知道数据芯在哪,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对我紧追不舍?”
      
      陆严臻却侧眸看她,眼里深不见底:“你确定你和数据芯没有关系?”
      
      刘小悠看着陆严臻意味不明的眼神,难以置信道:“你不相信?”
      
      “当时你莫雅和在一起。”
      
      “我当时是和她在一起,但是我根本不认识她,你不相信的话你带我去找她,我和她和你解释清楚!”
      
      陆严臻徐徐说道:“可惜,她已经死了。死于自杀。”
      
      刘小悠除了满腔的震惊,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那个有着一头好看的棕色长卷发的女人,漂亮而精致,怎么会突然就死了。一个星期前见到她,她还温柔地笑着,笑着向她介绍自己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她看起来这么爱她的儿子,怎么会自杀?
      
      “她怎么可能会自杀呢?”
      
      陆严臻轻嗤一声,说道:“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莫雅死了,没有人知道数据芯在哪,而莫雅死前唯一接触过的人就是你,你觉得你能置身事外吗?”
      
      刘小悠脸色煞白:“所以、所以现在他们都认为数据芯在我这儿?”
      
      陆严臻微微挑眉,不置可否。
      
      她抓住他的衣袖,急切地问:“你呢?你也这么认为吗?”
      
      他看着她,没有回答。刘小悠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抓在他衣袖上的手缓缓滑落。为什么,为什么她要卷入这样的纷争中?
      
      她神情黯然地垂下眼眸,只觉得浑身发冷,像是坠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周围却没有一个可以抓住的东西,任凭身体不断下坠。
      
      头顶忽然传来陆严臻沉沉的声音,仿佛带着蛊惑。
      
      “记住,我的身边是最安全的。”他说道:“乖乖待在我的身边,没有人能伤害你。”
      
      ——
      
      应了陆严臻的话,她再次回到了这里。
      
      她的房间还是和原来一样,她之前随手翻看的图书还在床头柜,她的多肉小盆栽也好好地放在窗口,睡衣也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上。
      
      房间被打扫地很干净,但是她的东西没有被移动分毫的位置,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很明显,陆严臻保留了她生活在这里的痕迹。刘小悠心里升腾起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她的伤口被精心处理过之后,已经不怎么疼了。之后的日子里,陆严臻的医生几乎每天早晚都会过来查看她的伤口,然后帮她换药,因此她的伤约摸半个月就差不多已经好了。
      
      刚开始那几天,她每晚都会梦到那天晚上的事,也提不起精神来,叶叶看到她的样子,每天都会陪她聊天,逗她开心。
      
      所幸的是,陆严臻陆严臻似乎很忙,所以在别墅里的时间很少。有时候深夜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才听到楼下汽车回来的声音。
      
      因此她独自在家的时间偏多。
      
      不过让她奇怪的是,陆严臻只要是在家的日子,几乎每天都会让她早起陪他吃早餐。
      
      除非是他出差不在家,否则准时会有人敲门让她起床用餐。
      
      作为睡不醒星人的刘小悠表示表示强烈抗议,但是抗议无效之后,她也只能每天睡眼惺忪地准时在餐桌前报道。
      
      陆严臻用餐很少,他用餐完毕之后,大部分的时候就在坐在餐桌的那一头,静静地看着她——狼吞虎咽……
      
      刘小悠被她盯地不自在,连日来食量都变少了不少。
      
      这天晚上,刘小悠正睡地迷迷糊糊,楼下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她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十二点半。
      
      陆严臻回来的可真够晚的,她心里想着。接着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正当她介于半梦半醒之间,快要睡着的时候,听到房间门锁转动的声音。
      
      她一下子一个激灵,惊醒了。
      
      她在暗黑中猛地坐起身,微弱的月光下,她看到一个身形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
      
      “陆先生?”她接着微弱的光线认出是陆严臻,他这么晚找她有什么事吗。
      
      正当她站起身,想要去开灯的时候,陆严臻已经走到她的身前,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她。
      
      蓦地,他直直地倒下来,倒在了她的身上。
      
      刘小悠一个重心不稳,向后倒去,还好身后是柔软的床,没有被撞疼。但是压在她身上的陆严臻,沉地让她有点喘不过气。
      
      这时候,刘小悠才闻到陆严臻身上的酒味。
      
      “陆先生,你喝醉了。”她推了推压在她身上的人,推不动。
      
      而那人丝毫没有要起身的意思。
      
      半晌,才低低地说了一句,“嗯,有个商务宴请,喝了几杯。”
      
      刘小悠满脸黑线……你嗯是什么意思啊!你倒是起来啊,喝醉酒干嘛跑到她房间里来撒酒疯!
      
      她快喘不过气了啊喂!
      
      这时陆严臻一个翻身,将她搂在了怀里。一个手臂环住她的腰,一个手臂从她颈下穿过,搂住她的肩。
      
      以一种绝对占有的姿势,环抱住她。
      
      “睡觉。”陆严臻说道。
      
      这,这让她怎么睡觉啊!
      
      他和陆严臻之前离的非常近,她贴在她的胸口,有力的心跳在她耳边跳动,安静的房间里,只有细细的呼吸声。
      
      这么近的距离,刘小悠只觉得周围是铺天盖地的陆严臻的味道,清冷的木香味中,还混合着浓郁的酒味。
      
      刘小悠开始浑身不自在起来,她试着扭动身体,拉开她和陆严臻只见的距离。
      
      腰间的手臂一紧,“别乱动。”
      
      刘小悠瞬间呆若木鸡。
      
      不一会儿,软软的小手又伸了出来,戳了戳陆严臻,“那个……”
      
      陆严臻的眼睛缓缓睁开,黑暗中,他漆黑的眸子仿佛格外暗沉。
      
      刘小悠不自在地开口,“那个,你压到我头发了。”
      
      陆严臻的脸明显黑了一分,他微微松开手,刘小悠赶紧将自己的长发整齐地放在胸口理好。
      
      然后,趁机逃脱了他的臂弯。
      
      下一秒,她的身体就被身后的大手捞了回来,重新圈住她。
      
      此时刘小悠只觉芒刺在背,只得僵硬在他的怀里。
      
      “陆先生,我想你喝醉了,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这里是我的房间,你的房间在三楼,我觉得你可以去你的房间里睡觉比较好。”抱住她的人没有任何反应,她继续说道,“我的床虽然不小,但是挤两个人也是会有点拥挤的,而且你这样抱着我,我会觉得不太舒服……”
      
      耳边响起平稳的呼吸声,刘小悠抬头,看到陆严臻闭着眼睛,呼吸沉稳,似乎是,已经睡着了。
      
      刘小悠挫败地叹了口气,喝醉酒的人是大爷!
      
      她看了一眼已经睡着的陆严臻,而自己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仰头打量起近在咫尺的这张脸。
      
      其实,陆严臻长得真的很好看。
      
      他的脸颊的轮廓分明,而且五官深邃,线条走向都十分冷硬。给人一种不敢接近的威慑力,那双眼睛虽然此时闭着,但仍让她觉得有股子狠厉,让她不敢直视。
      
      这时,这双眼睛却缓缓地睁开了——
      
      四目相对,她一时间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那双眼睛里,是满满的清醒和澄澈。
      
      没有一丝刚刚睡醒的样子。
      
      好家伙,这人装睡?
      
      正当她想要跟他好好理论一番的时候,陆严臻抬起她的脸,炽烈的吻落在她的嘴唇上。
      
      他吻地很用力,根本没有给她一丝喘气的机会,刘小悠的惊呼皆被他吞噬在口中。
      
      刘小悠开始挣扎地想要推开他,却被他轻而易举地抓住手腕,背到她的身后。
      
      扣在她后脑勺的大掌将她按住,不让她后退。她被迫仰着头承受着这个强烈而不容抗拒的吻。
      
      他不知餍足地吻了她许久,在刘小悠几乎窒息的时候,才意犹未尽地离开了她的嘴唇。
      
      “睡不着?”他的声音带着深深喑哑。
      
      “你干嘛亲我!”刘小悠涨红了脸质问道。
      
      “没什么,就是想吻你。”言简意赅。
      
      刘小悠的脸红了又绿,绿了又黑。
      
      “你知不知道只有男女朋友才能这样亲吻的!”她愤愤道。
      
      陆严臻面无表情道,“既然如此,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是了。”
      
      刘小悠哑口无言,什么叫已经是了,是他的女朋友?发什么疯啊。跟他说话完全就是考验她的智商,对牛弹琴!
      
      他又不喜欢她,干嘛要亲她!陆严臻只不过是因为觉得她和数据芯有关才留她在身边,又没有感情基础,怎么可以这样!
      
      天呐!这家伙该不会是喝醉酒,神志不清把她当成他的前女友了吧!
      
      “你再胡思乱想不睡觉,我不介意再吻你一次。”陆严臻沉声说道。
      
      刘小悠瞬间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假装睡着的样子。
      
      但即使闭着眼,也感受到了流连在她脸上的,灼热的目光。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三百六十一只羊……
      
      不知道数到第几只羊,刘小悠终于在忐忑难安中,睡了过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