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一个陷阱 ...

  •   玩偶们第二波的追杀,选中了眼镜男。
      
      杠精毫不留情地发出一声嗤笑,而眼镜男也只能低声咒骂一声,扭头就往外面的街道跑。
      
      不过第一波的追杀持续五分钟,第二波则要持续十分钟。
      
      十分钟的长跑,对于普通人类来说,很难持续坚持下去,更不用说窄楼的生活条件并不好,这些任务者都不能说是非常强壮,只能看情况放慢步子,让自己稍微缓缓,免得过于疲惫。
      
      眼睛男离开了,而马尾妹子和杠精也没有留在玩偶店里。他们离开玩偶店,目标明确地走向了隔壁的书店。
      
      此时,徐北尽已经和林檎在书店对峙了有一会儿了。
      
      徐北尽和林檎大眼瞪小眼,最终,徐北尽挫败地说:“林檎,我不会和你打架的,求你放过我吧。”
      
      林檎没什么反应,就只是沉默地看着徐北尽。
      
      徐北尽觉得有点希望了,顿时坐直了身体,满怀希冀:“所以……”
      
      林檎说:“来打架。”
      
      徐北尽:“……”
      
      为什么啊!林檎能不能放过他啊!
      
      徐北尽坐在柜台后面,生无可恋,心如死灰。
      
      其余任务者在知道书店的老板是一个不睡觉的怪物之后,纷纷放弃进入他的噩梦,也不再和他套近乎。
      
      但是意外总是会发生,而林檎就是那个意外,之一。
      
      林檎对他的噩梦倒也不是特别感兴趣,但是按照他的说法……
      
      林檎说:“窄楼里的所有人都打不过我,但是,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能打过我。所以,来打一架吧。”
      
      是的,就是这样。
      
      在林檎的世界里,人类——或者说所有能动的玩意儿,分为两种。一种他打得过,一种他打不过。而后者的数量现在还是零。
      
      徐北尽在林檎的世界里的地位就显得非常尴尬了。
      
      因为林檎,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徐北尽。
      
      而林檎讨厌一切模模糊糊不清不楚的东西。
      
      他的世界总是非常简单。打得过就是他的手下败将,就是不需要在意的垃圾。高兴就笑笑,不耐烦就甩脸子把整个噩梦的活物全部制伏……
      
      想到什么,就去做。
      
      所以徐北尽在他的世界里就显得格格不入。
      
      徐北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给林檎这样的感觉,而林檎也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很简单的一个事实——不确定?那打过再说。
      
      那么徐北尽愿意和他打吗?
      
      愿意个屁!
      
      林檎什么武力值?徐北尽呢?
      
      徐北尽对自己有着非常清醒的认知,你看看他这没几两肉的小胳膊小腿,你看看他这苍白的皮肤,你看看他这睡眠不足而浓重的黑眼圈……他知道自己绝对打不过林檎。
      
      ……所以为什么林檎会觉得他有可能打得过他啊!
      
      徐北尽几乎抓狂了。
      
      徐北尽其实是一个非常识时务的人,简而言之,他很怂。但是再怂,徐北尽都是惜命的。要他和林檎这个战斗疯子打架?
      
      那他徐北尽,威!武!不!能!屈!
      
      徐北尽面无表情地说:“不打。”
      
      林檎遗憾地叹了一口气。
      
      林檎虽然武力值强大,但是他不屑于做胁迫他人的事情,所以如果徐北尽不答应,那么他也只能遗憾放弃……下次再问。
      
      自他们两个第一次在窄楼中相逢以来,这样的场景已经发生了无数次。
      
      徐北尽是真的很头疼了。
      
      他非常清楚,这一次算是又糊弄过去了,然而下一次……林檎仍旧会继续邀请他去打架。
      
      徐北尽对林檎真的是避之不及。
      
      当他们陷入沉默的时候,门口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显然就是来到噩梦的两个任务者。
      
      他们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站在那儿的林檎,而林檎也懒得和他们解释什么,自顾自抱臂站在一旁,沉着脸一言不发。
      
      ……徐北尽又拒绝了他的打架邀请,他很不爽。
      
      虽然已经习惯了,但不爽就是不爽。
      
      新出现的两人也不敢去招惹他,就转而面向了徐北尽。
      
      “老板好。”马尾妹子谨慎地看了徐北尽一眼,主动问,“我们刚刚经过隔壁的玩偶店,那家店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老板也不见了,店面也破破烂烂的?”
      
      徐北尽尽职尽责地念着台词:“我听店老板说过,他的女儿失踪了,所以原本生意还可以的玩偶店,也没有心思经营下去了。”
      
      “女儿失踪了?有找过吗?”
      
      徐北尽回答:“我不太清楚。多半是没有找到,不然他也不会和他的妻子离婚。”
      
      之后,马尾妹子再问别的问题,徐北尽全都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他是真的不知道。
      
      像他们这样的扮演者,在噩梦中所能获得的信息,一方面是按照各自的级别获取。
      
      比如噩梦的主人肯定知道得最多最详细,而徐北尽这样的群演也就知道“玩偶店老板说他的女儿失踪了”“玩偶店老板和他的妻子离婚了”这两条基础的信息。
      
      另外一方面,这也同样是根据任务者的调查进度决定的。
      
      在这个噩梦中,如果任务者们能够发现别的线索,比如去往玩偶店的二楼探索,然后再返回徐北尽这里询问,说不定徐北尽能够回答的问题也还多一点。
      
      因为随着任务者对噩梦的探索进程,他从主脑那儿获得的信息也就更多一些。
      
      《逃出生天》由游戏主脑掌控着全局,那是一个非常机械、按程序办事的人工智能。任务者探索噩梦、扮演者饰演角色等等,都要和它打交道。
      
      马尾妹子翻来覆去地问了几个问题,发现问不出什么之后,也知道这就是徐北尽此时能够提供的全部信息了,她立刻就陷入了思索之中。
      
      一时间书店里陷入了沉默。
      
      徐北尽有点尴尬,正想找点事情做做,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
      
      仔细一想,啊,是直播间。
      
      他连忙看了一眼直播间——在他注意力转向别的东西的时候,直播系统的光屏也自动消失了。而当他想要看的时候,那个泛着淡淡蓝色的光屏就再一次浮现在他的面前。
      
      他发现画面仍旧定格在玩偶店一楼,而画面上居然还飘着几条弹幕,顿时吸引了他的目光。
      
      “?主播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切换画面源?定格在空荡荡的玩偶店有什么意思啊!”
      
      “而且这个玩偶店……实不相瞒,我觉得心里有点发毛。”
      
      “哈哈哈你可真是一个胆小鬼,虽然我也好害怕,呜。”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直播间里,居然已经有零星几个观众在观看了。
      
      徐北尽也无暇与观众们说什么,看了看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又看了看直播间功能列表上,发现“废弃的街道”这个场景下还跟着一个名字,就直接把画面切给了那个人。
      
      此时,并不知道冥冥中已经有几双眼睛盯着自己的眼镜男,正喘着大气,总算是把玩偶们甩掉,然后独自回到了玩偶店。
      
      玩偶店里空无一人,这一点他并不意外。
      
      刚刚第一波玩偶追杀之后,那个马尾妹子问杠精有没有注意到外面的情况,杠精说已经发现了外面那家书店的时候,眼镜男就知道,这两个人一定会去那家书店寻找线索。
      
      这是之前的任务者们提供的经验。
      
      之前来过这个噩梦的任务者,会将一些不太重要的噩梦线索告知其他人。比如这个玩偶店的噩梦,所有人知道,玩偶会活化并且追杀他们。
      
      他们也知道,目前在这个噩梦中只找到一个窄楼的居民,就是那个书店的老板。他会向任务者们提供一些信息和线索。
      
      不过在那些曾经经历过这个噩梦的任务者语焉不详的描述中,那个书店老板所提供的线索,似乎没有给出太大的帮助。
      
      不管怎么说,书店老板都是唯一一个已知的线索来源,马尾妹子和杠精必然会选择去找他。
      
      眼镜男也不管别人的动向,自顾自嘴里喃喃自语:“第二波了……接下来就是第三波……总共就四个人,不是那个女的就是那个战斗狂……”
      
      虽然说玩偶的追杀是完全随机的,但是能够选择的选项就那么几个,而且很少会连续追杀同一个对象,因此时间越往后,目标也就越明确。
      
      每一波追杀之间是有间隔的,尽管这个间隔时间会越来越短。趁这个时间,眼镜男飞快地把整个玩偶店的一楼检查了一遍。
      
      在某个堆满了玩偶盒子的角落,他不耐烦地将那些盒子扫落在地,然后欣喜若狂地发现了一道闭合着的暗门。
      
      他控制不住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自言自语着说:“一群傻逼……窄楼里的玩偶店是有二楼的,到了噩梦里,肯定也是有的。一群傻逼就知道追追追逃逃逃,什么是重点根本就不知道!”
      
      他毫不犹豫地就打开了这扇暗门。
      
      下一秒,伴随着暗门后浮现的楼梯一起出现的,是吱嘎一声——似乎是什么东西打开的声音。
      
      眼镜男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然后僵住了。
      
      橱窗的展示柜里,他看见那个一直安安静静坐在那儿的女童玩偶,突然从橱窗里跳了出来。那一声吱嘎,就是橱窗门被打开的声音。
      
      眼镜男的表情顿时一片空白。
      
      不……不,怎么会!那个玩偶,那个女童玩偶,在他获得的信息里面,从来都不会有什么动静啊!从来没有任务者说自己遇到过这个玩偶的追杀啊!
      
      那不就只是一个装饰吗!为什么突然活了!!
      
      眼镜男刚刚已经奔跑了将近十分钟,此时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的双腿已经酸痛难忍,甚至连一步都迈不动了。他多想直接就爬进身后通往二楼的楼梯,可惜恐惧和疲惫让他直接瘫软在地。
      
      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个穿着红裙子的女童玩偶朝他走过来,一时间浑身僵冷,额角的冷汗流进了眼睛,带来一阵刺痛。
      
      他终于想明白一个问题。这道暗门如此明显,而窄楼中玩偶店的二楼也如此明显……为什么那些曾经来过这个噩梦的任务者,从来不传出任何的消息呢?
      
      这就是一个陷阱!一个故意留给后来者探路的诱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