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上工 ...

  •   对于徐北尽来说,这一天本应该是普通的上工的一天。
      
      他习惯性地把在噩梦中扮演某个角色,称为上工。
      
      噩梦,就是那群任务者们说的副本。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类突然成为了游戏《逃出生天》中的玩家。但这是一个真实的逃生游戏,玩家们可以感觉到痛苦和死亡。
      
      尽管死亡之后一切并没有结束,玩家会复活,噩梦会重新开始,直到……要么逃出去,要么,陷入永恒崩溃、无限循环的噩梦之中。
      
      正因为这样,他们越来越不喜欢玩家这个称呼,转而称呼自己为任务者,他们进行任务的场地,就是这些名为噩梦的游戏副本。
      
      在游戏设定中,噩梦就是真真正正的噩梦。这个游戏的主场景,是一栋高耸入云的狭窄建筑,名为窄楼,窄楼中的居民,就是那些噩梦的主人。
      
      绝大多数窄楼的居民平日里都浑浑噩噩,对任务者们有着极大的敌意和抗拒。似乎对于他们来说,任务者更像是一群闯入窄楼的外来者。
      
      这些外来者们白天在窄楼中活动,从居民口中探听噩梦的线索,而晚上则在居民的房子外面鬼鬼祟祟地行动,前往居民的噩梦中进行挑战。
      
      听起来,居民对外来者的敌意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任务者们不知道的是,窄楼的居民,其实同样是在噩梦中挣扎的人类。
      
      他们在噩梦中、在窄楼中扮演着各种角色,在不暴露自己是在扮演的情况下,暗中给予外来者关于噩梦的线索,推动噩梦的发展——这就是他们的任务。
      
      ……很多居民是很有事业心的,但是不包括徐北尽。
      
      窄楼中徐北尽的身份,是一家书店的老板;而在噩梦中,他也经常扮演这样的身份——只不过在噩梦中,他基本上就是没什么大用的群演。
      
      群演们偶尔会需要在噩梦中给任务者们提供一些线索、说上几句话,但最多也就是这样。
      
      徐北尽已经当过很多次在地上躺尸的不明死尸。随着噩梦的循环往复,躺尸的徐北尽,觉得自己真的快凉了……
      
      这一天上工,情况倒还好。他本色出演,就是一家书店的老板。
      
      而且他已经很多次进入这个噩梦进行扮演了。噩梦的主人就是他书店隔壁的玩偶店老板。
      
      那个店老板就很有事业心,总是非常主动地让任务者们进入他的噩梦,明里暗里各种给出线索,希望他们能彻底解决这个噩梦。
      
      外来者们彻底解决一个噩梦,就可以前往窄楼更高的楼层;而噩梦的主人暗中推动外来者们彻底解决噩梦,也同样可以前往更高的楼层。
      
      然而他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不过有一个好处就是,每一次这位玩偶店老板开启噩梦,徐北尽也可以跟着进入他的噩梦划划水。
      
      比如这一次。
      
      徐北尽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上一杯白开水——窄楼里的物资不是很丰富,所以噩梦中也是一样——然后打了一个哈欠。他脸上有着浓重的黑眼圈,看起来睡眠非常不足。
      
      在外来者们的眼中,这个窄楼中的书店老板,也确实是一个不会睡觉的怪物。
      
      有不少外来者想要进入他的噩梦,但是不管是白天与他交谈,还是晚上在他的书店外边探头探脑,从来都没有一个人成功获得丁点儿有用的信息。
      
      反倒是把徐北尽不睡觉这个消息给传出去了。
      
      自此之后,绝大多数功利主义的外来者们就不怎么理会这位奇怪的书店老板了。当然,也有一些仍旧纠缠不休。
      
      徐北尽觉得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但是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用直言不讳、又比较礼貌的方式让那些外来者们知难而退,于是这件事情就僵持住了。
      
      在噩梦中进行扮演,反倒成了一件比较轻松的事情。
      
      不管他们在噩梦中度过了几天,回到窄楼之后也只是过去一个晚上。而作为一个总是在边缘划水、深得摸鱼诀窍的群演,徐北尽就更加怡然自得了。
      
      他美滋滋地伸手,想要喝一口白开水。
      
      下一秒,眼前一晃,他伸手抓了个空,目瞪口呆地怔住。
      
      眼前书店的场景不变,但是他倒好的白开水却没了。
      
      ……怎么回事啊!这个噩梦就这么重启了吗?!这一批的外来者这么菜吗!
      
      他的白开水还没有喝到啊!!
      
      *
      
      对于游戏主播欧莱来说,这一天无疑是检验他欧气的一天。
      
      作为一个新晋主播,他答应了观众,从庞大的游戏库中随机抽取一款游戏进行直播。当这个游戏名字出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他心里咯噔一下。
      
      《逃出生天》。
      
      这,怎么看都非常的恶意啊!
      
      欧莱无疑是一个胆小如鼠,从来不敢挑战任何恐怖惊悚类游戏的主播。
      
      但是观众们就很喜欢,特别是看到主播被恐怖游戏吓到惊声尖叫,甚至直接吓哭的场景。于是在欧莱的直播间里,为数不多的观众们,都纷纷怂恿欧莱一定要兑现承诺,不能怂。
      
      欧莱也只能答应,准备硬着头皮上了。不过在真正的直播之前,他打算先私下玩一玩试试,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然而一登录这个游戏,他就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他所操纵的角色,正站在一个逼仄的小房间里。按照他登入游戏时候瞥见的导语,这应该是一个玩偶店。
      
      然而,这个阴暗、潮湿、破旧的小店面,却压根不像是温馨幼稚的玩偶店。
      
      光线昏暗、阴森又狭小的店铺里,布满了各种柜子、盒子,摇摇晃晃地叠起来,直抵天花板,其中各个角角落落的缝隙里,都塞满了脏兮兮的玩偶。
      
      数量之多,简直可以让人犯了密集恐惧症。
      
      在欧莱的周围,还站着其他人,但是他却不在意了。他死死地盯着眼前那些……同样在盯着他的玩偶们。
      
      玩偶们真像是活人啊。漆黑无神的眼睛就这样直直地看着你。如果眼珠子的材质好一点的话,说不定还会有透明的倒影——比如你的身影,映在那上面,就像真正的眼睛一样。
      
      其他人似乎在交谈着什么,而欧莱紧张地看着这个怪异的玩偶店,过度的恐慌让他根本想不到去和在场的其余人打招呼。
      
      突然地,他的眼睛定格在某一个玩偶的身上。
      
      那是玻璃橱窗里的一个玩偶。这个临街的玩偶店有着橱窗展示柜——或许曾经应该很漂亮,但是现在却满是灰尘和蜘蛛网。
      
      在其中的一个橱窗里,场景布置成了精致的公主房,虽说布料已经发黄,甚至发霉,但是仍旧可以想见曾经的美丽。那里,一个玩偶正盯着欧莱看。
      
      她坐在床边,整个身高大约五十厘米,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她穿着红裙子,像是个漂亮又娇弱的女童,甚至天真地歪着脑袋。
      
      欧莱着魔一般地与她对视着。
      
      他明明想要动一动身体,可是却因为恐惧,和一种不明由来的紧张,而死死地盯着那个女童玩偶,甚至不敢眨眼睛。
      
      他焦虑地想,快点移开视线啊!为什么要看那个玩偶啊!那个玩偶……那么奇怪,破破烂烂的,有什么好看的啊!
      
      ……可是那个玩偶突然眨了眨眼睛。
      
      那这么盯着他,然后,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欧莱:“……”
      
      他刚想尖叫出声,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喂,你……”
      
      欧莱浑身一抖,喉咙里发出一声含糊不清的怪响,然后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他所使用的角色直接就失去了呼吸,因为他被吓坏了,所以游戏设备在检测到他的神经波动过于剧烈的时候,安全起见,就强行断开了他与游戏的链接。
      
      ……而这件事情,当然,也吓到了那个拍他肩膀的人。
      
      或者说人类任务者。
      
      任务者怀疑人生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心想,他有这么吓人吗?直接把人给吓死了?!
      
      不过也来不及想太多了。噩梦中一旦有人死去,那么噩梦就会在短时间之内立刻重启。至多不过三秒,他们眼前的场景刷地一下就变了,再一次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
      
      而离开游戏的欧莱,这个时候也有一些恼羞成怒。虽然他菜,但是他不觉得自己菜啊!怎么可以只是因为玩偶对他眨了眨眼睛,以及一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吓到直接退游啊!
      
      太丢脸了吧!
      
      于是他在惊魂不定片刻之后,怒而重新登录——然后立刻转了个身,闭着眼睛就朝外跑。
      
      惹不起他还躲不起吗!
      
      就在欧莱的脚踩上玩偶店的门槛的那一瞬间,他突然听见身后有人愤怒地喊了他一声。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然后就看见——玩偶店里的好多玩偶,全都站了起来,然后迈开了毛茸茸的、或者塑料材质的小短腿,就这么朝他追了过来!
      
      一瞬间,欧莱魂都要吓没了,啊啊乱叫着,也不听身后其他任务者焦急而暴躁的叫喊声,直接尖叫着冲出了玩偶店。
      
      他慌不择路,本能地逃往距离最近的屋子进行避难。
      
      那是一家书店,店门半掩着,于是欧莱直接就推门跑了进去,一边急促地说着:“外面……外面有——!”
      
      他的声音突然卡住了。
      
      门内,坐着一个皮肤白皙、黑眼圈浓重的男人。他的容貌十分英俊,深棕色的头发有些微的凌乱。他的身后是深邃幽暗的店面,一本本神秘破旧的书籍散乱地塞在书架里。
      
      当这个男人听到动静,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直直地看向来人,眼神空洞,就宛如从地狱中走出的恶魔,因欧莱打扰了他独处的闲暇时光,于是静默地凝视着欧莱。
      
      那惨白的皮肤、殷红的嘴唇、英俊不似真人的五官,还有那漆黑的瞳仁……仿佛与刚刚那些把他吓得三魂出窍的玩偶们的眼睛,逐渐重叠了起来。
      
      欧莱:“!!!”
      
      欧莱眼睛一翻,直接就晕了过去——身影直接就消失了。他再一次被吓到直接脱离了游戏。
      
      但是在他离开之后,地面上的某块区域突然一闪,出现了类似于马赛克一样的扭曲区域。几秒之后,噩梦再次重启,而此前出现扭曲的地面,却莫名其妙地多出了一个光点。
      
      ……独自坐在书店里的徐北尽,表情空白,眨了眨眼睛,有点茫然地看着这一幕。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他看向地上的那个光点。
      
      这又是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希望大家喜欢!
    更新依旧是每天晚上九点,日更,v前预计日三,v后日六,v后会有不定期加更
    感谢黎青笔投出的地雷,感谢米幽子、白露为秋、一许深情、磨磨唧唧、癫癫嘚嘚灌溉的营养液,爱你们!
    祝大家2021新年快乐!
    另外,球球大家看一看下一篇准备写的文呀0v0
    《只差一点就攻略成功了!》
    廖如鸣是个暴躁又懒惰的人,所以当他在系统的带领下,穿梭各个世界完成攻略任务的时候……
    廖如鸣:“系统,我要放弃主线任务。”
    系统:【……宿主,你的攻略进度已经90%了,确定放弃主线任务吗?】
    廖如鸣:“这破进度都卡了一个月了,懒得做了!完成支线任务不是也可以算通关吗?来来来快告诉我。”
    系统:【……好的,宿主。】
    明明已经动心但是惨遭抛弃的攻略对象:“………………”
    *
    1. 主攻he,随心所欲攻x无能狂怒受,廖如鸣是攻
    2. 每个世界的正文从攻略进度90%的时候开始;预计四个世界,慢穿,受都是一个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