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1章 ...

  •   12月初的云城,温度已经降至零度,整个城市宛如一座巨大的冰窖。
      下班高峰期,市中心的某条道上堵得水泄不通。

      顾影已经堵在桥中间一段时间,出租车司机看起来比她还急,抱怨了足足有十来分钟还没消停。
      他操着本地腔,大概意思是说不该接这一单,连带的从后视镜里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怨念。

      顾影不予理会,而是静静地看着前方一望无际的红色车尾灯。
      手机响了一声,进来一条微信消息,来自她闺蜜李思怡:【到哪了?】

      顾影收回视线,无奈回复:【还在原地。】
      李思怡:【……你但凡走路都过桥了。】

      前面的司机还在碎碎念,顾影想着这么干坐在车里也不是办法,于是回了条:【那我现在下去走。】

      跟司机商量完,顾影付了应付的车费,开门下车。
      刚步上人行道,李思怡的电话便打了进来,“你真走路?”
      顾影嗯了声。

      “冷不冷啊?又不着急。”李思怡说,“小杰还在加班,估计也要等上一段时间。”
      “没事。”顾影不甚在意,“坐车里也不舒服。”

      “你说你怎么不坐地铁呢?”李思怡不解,“地铁多方便啊。”
      “我给忘了。”顾影摸了摸鼻子。

      她刚回国没多久,离开那年这座城市还没通地铁,她现在住的小区附近也没有站点,顾影坐的少,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想到这种交通工具。

      “那我陪你聊聊天吧。”李思怡这会坐在一个奶茶店,正愁没事干。
      “行啊。”江面上的风格外大,凛冽的寒风像棉针一般穿透几层衣物渗进骨子里。顾影拢了拢衣服,将下巴埋进围巾里。

      “对了,你回国你那天,我把我们在机场拍的合照发朋友圈了,后来有好几个同事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李思怡试探地问:“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要。”顾影拒绝得很干脆。

      李思怡叹息一声:“你都26了,还在国外混了这么多年,一个恋爱都没谈过。我要是有你这长相,帅哥撩到飞起,哪能单身到现在!”
      李思怡这恨铁不成钢的语气把顾影给逗乐了,“我哪有时间撩帅哥,忙死了都。”

      “你没有下班时间?”李思怡忽地想到什么,话锋一转:“你该不会还是忘不了你高中很喜欢的那个男生吧?”
      提到这个,她一下来了兴致,“我一直忘记问了,你后来追到他了没?”

      一下子扯到这么久远的事情上,顾影表情微怔,正要回话,一道染上哭腔的求救声把她的注意力给拉了过去:“怎么办?我媳妇要生了,谁来帮帮我!”

      呼救者是一位二十多岁看起来有点微胖的男士,他身后的车内不时传出女人疼痛难忍所发出的呜咽声。

      “遇到点事,先不跟你说了。”顾影挂断电话,加快脚步朝发声地走过去。
      那辆车旁此时聚集了一堆人,都在帮忙想办法,有人打120 有人打110。

      “看起来要生了,要不把她抱过桥再想办法?”
      “这个时候可不能随便动啊。”

      其中有个大妈看着车辆密集的前路,忧心地问:“小伙子,120这一时半会也过不来,你媳妇能等吗?”
      微胖男人俯身帮车内在忍着剧烈疼痛的妻子擦了擦汗,声音透着无助,“我不知道。”

      “借过一下。”顾影拨开人群走近车旁,对那个束手无策的男人说:“我是一名产科医生,应该可以帮到你们。”
      男人连忙打开后座车门请顾影上车,激动到语无伦次:“太幸运了,我……谢谢医生,麻烦了。”

      顾影没敢耽搁,弯腰正要跨上车,一个大妈在她身后提醒:“小姑娘你可以吗?你是实习生吧?这可是两条人命啊,不能乱来的。”
      顾影头也没回地道:“这里应该没人比我更合适了。”

      她没有随身携带工作牌的习惯,不然也可以像警察叔叔一样,帅气地掏出工作牌伸到她眼前晃一下。

      车厢内空间狭小,那名孕妇卷缩在后座,看起来很极为痛苦。
      顾影发现她裤子下面全湿,皮质座椅上也有积液。
      她淡定地问:“羊水什么时候破的?”

      “下午两点半。”孕妇挣扎着要坐起来。
      “你先躺好。”顾影重新将她按了回去,手在她肚子上或轻或重地按压,“当时为什么没去医院?”

      “我以为不会那么快生。”孕妇忍了许久的眼泪在这一刻终于决堤,“医生,我宝宝没事吧?”  
      “暂时没事。”顾影边给她做检查边问:“你宫缩多长时间了?”

      顾影专业从容的态度给孕妇带来不少安慰,她比刚开始冷静了不少,“4点开始有点疼。那会我们就收拾东西准备去医院,出门的时候疼痛已经加剧,怎知路上这么堵呃……”
      又是一波宫缩来袭,孕妇疼得全身都在抖。

      “深呼吸,别紧张。”顾影看着她的眼睛,严肃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安抚:“宝宝迫不及待地想出来,你可能等不了救护车了。”
      顾影没说,孩子的头已经到了很下的位置,再拖下去不仅会导致缺氧还有感染的风险。

      “你是要现在帮我接生吗?”孕妇问。
      顾影从手腕上取下发箍将黑色长头发绑了个马尾,“你相信我吗?”

      “相信。”孕妇眼神坚定,她抓着顾影的手,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麻烦姑娘一定要让我宝宝平安。”
      “会的。”顾影拍了拍她的手,“你也会平安。”

      顾影说完回头打开车门,跟站在门外的微胖男士说了下目前的情况。
      男人听了之后,非常郑重地对她鞠了一躬:“拜托了。” 

      沟通完,顾影让他尽量准备好宝宝衣物湿巾、纱布剪刀等需要用到的物品,还请围在外面的人暂且回避。
      因为车内空间不够,需要打开车门。
      围观人员很配合,立马就散开了,只剩下两个自称生过孩子的女士手上拎着几个装了热水的保温杯自愿留下帮忙。
      还有人自发地拿来毛毯挡在车门外。
         

      后方一辆黑色越野车内,一个气质出众的年轻男人靠在驾驶座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视线在顾影上车后便收了回来,碎发下的眼神晦暗不明。  

      一切准备就绪,顾影回到车上帮孕妇调整好姿势,“你现在听我说,宫缩的时候深呼吸憋气,然后往下用力,间隙自然放松就好。”
      孕妇照做。
      如此几个回合后,顾影跪在座椅上开始按压她的腹部,“我知道很疼,你忍一下。”

      大概过了二十来分钟,宝宝头部终于出来,与此同时,救护车的声音由远及近,前面还有辆开道的摩托警车。
      救护车到达,随行医生下车了解完情况,连忙从车里取出急救箱来到车旁同顾影一起接生。
      没一会,一道婴儿啼哭声从车内传出,周围默默关注的人群自发鼓起了掌,站在车门边的微胖男人眼里泛起泪光。

      孕妇和宝宝很快被移至救护车内,顾影跟随行医生简单交接了下孕妇和婴儿的情况,最后看了一眼被护士抱在怀里的宝宝,才转身走开。

      救护车的声音渐行渐远,一切兵荒马乱悄然结束。
      顾影蹲在人行道上,她的围巾早已不知去向,白色呢子大衣上到处都是血,手上也染了血。
      她额头上沁着细密的汗珠,有几缕碎发落在耳畔。
      看起来稍显狼狈。

      有人问要不要上他们的车休息一会,顾影摇头婉拒。
      有人递过来一瓶矿泉水,瓶盖已经拧开。
      顾影打算接过,但是对方躲开了她的手。

       “洗手。”低沉好听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带着一种记忆深处的熟悉感。
      顾影怔怔地仰头,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清澈深邃的眸子。

      此时,两人身后的路灯到点亮起,晕黄的光线打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他轻掀眼帘,朝她晃了晃手里的水。

      顾影低下头,小心翼翼地伸出两只带血的手。
      旁边的人半蹲下来往她手上倒水,干净清冽的味道扑面而来,顾影没来由地一阵心慌。
      一瓶水倒完,手也洗了个七八分干净。

      “小姑娘这是你的围巾吧?”洗完手,有大妈走过来递给她一张纸巾,对方手上还拿着她的围巾。
      “是的。”顾影接过纸巾擦手,“谢谢阿姨。”
      “不客气,不好意思之前质疑你,”大妈帮她系好围巾,笑眯眯地道:“主要是阿姨没见过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医生。”

      顾影五官生得精致,眼睛是标准的杏眼,明眸善睐,给人一种清纯娇憨之感,不像是可以拿手术刀的医生。

      “没关系的,阿姨。”顾影压根没放在心上,别说现在不在医院,她也没穿白大褂,就是在医院也有人质疑。

      阿姨走后,她第一时间回头,发现身边早已没了人。 

      顾影环顾了一下四周,视线蓦然定格在某处。
      身后不远处停有一辆黑色越野车,一个身形挺拔的男人倚在车侧,右手握着手机贴在耳畔。

      夜色下,男人耷拉着眼皮,神色很淡。
      不知道在跟谁通话,薄唇偶尔蹦出几个字,手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车窗,给人一种漫不经心的感觉。

      但顾影知道,这是他开始不耐烦的表现。
      这一念头出现在脑子里,顾影被自己吓了一跳。
      她慌忙移开视线看向前方,桥头的车子已经开始龟速移动,道路应该过不久就会畅通。

      顾影继续往前走,刚刚出了一身汗,刺骨的寒风一吹,像是有什么凉凉的东西黏在身上,难受极了。

      迎面走过来几个年轻男女,忽然有两个小女生直接跳到了车行道绕开她走。
      顾影原本还没意识到这是自己引起的骚动,直到发现有人盯着她衣服的眼里流露出恐惧时,才慢半拍反应过来,是衣服上的血吓到了别人。
      也是,血染在白色衣服上太过触目惊心。

      顾影自己也觉得不舒服,但是她现在不能脱衣服,会冷。
      她把围巾拉下来稍稍挡住胸前那两块大一点的血渍,之后便没去管那些异样的目光,埋头前行。

      走着走着,她的心思渐渐飘远,往前走的脚步越来越慢。
      她想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某个方向,但是又不敢。

      李思怡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纠结,“在哪呢?”
      顾影清了清嗓子,“还在桥上,走了——”
      她趁机往后看了一眼,发现刚刚站在那里的人不见了,“应该有20米了。”

      李思怡气笑了:“你在逗我呢?刚干嘛去了?打你好几个电话没接。”
      顾影叹口气:“临时加了个班。”
      李思怡语气转为诧异,“你在桥中间加班?有孕妇啊?”

      顾影嗯了声,“我现在身上全是血,你见了可别害怕。”
      “你什么样我没见过。”李思怡笑了声:“我记得小时候在孤儿院,有次你染一身血回来把院长妈妈给吓坏了。”
      顾影还记得,“那是狗血。”

      车流在缓慢前进,一辆黑色越野车在顾影旁边停了下来,她下意识偏头。
      只见副驾驶车窗慢慢降下,露出江恂清隽的脸庞,“要不要上车?”

  • 作者有话要说:  ps:本文所说的孤儿院,现在各个城市基本已改名为福利院。
    本文感情流,女主职业不会涉及太多。
    预收《月亮和你》求收藏
    高中同学会。
    于茵途中去上了个洗手间,重返包厢的走廊上碰到两个正在抽烟的同学。
    其中一人听到脚步声转头看过来,于茵微微颔首,打完招呼就要走人。
    那人吊儿郎当地冲她一笑,却是用胳膊撞了下身边正在看手机的某人,“喂,你喜欢于茵这么多年,还不表白?”
    于茵心跳漏了半拍,脚步硬生生地被绊住。下一秒,她听见另一道低沉的嗓音响起,“说过了。”
    于茵猛地偏头,正好撞上楚煜看过来的目光。
    男人牵起嘴角,语气惫懒,“她拒绝了。”
    于茵:“???”
    她怎么不知道?
    这是两个互相暗恋的人错过多年最终修成正果的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