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五顶有颜色的帽子 ...

  •   第五章
      
      五月,两个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兰堂在养伤的期间,手捧着一本薄薄的诗歌集,看得失神。诗歌集里收录了三个完整的短篇诗歌,分别是《黎明》、《元音》、《黄昏》,字字梦幻,透露出不凡,牵动着兰堂缺失了记忆的内心。
      
      麻生秋也说,那是兰堂对他说过的诗歌。
      
      还有更多的诗歌,麻生秋也无法默背下来,只能以零散的形式记录下来,好似一个个等着兰堂来书写的高难度填空题。
      
      每一个字将会填的是情怀与才华,除了兰堂,谁也没有资格去补全。
      
      原来,他真的是法国的诗人。
      
      阳光从洁白的窗帘处洒下轻纱般的光线,身穿居家服的兰堂褪去了强者的光环,素净的面容宛如一池春水,清澈灵动。他为《黎明》中午睡般的慵懒情调所喜爱不已,又为《元音》的奇思妙想而惊叹,最后视线落在《黄昏》的句子上,悄然心扉轻颤,止住了念出来的冲动。
      
      兰堂在内心不由自主地跟着文字,咏读着陌生而熟悉的诗歌。
      
      【我将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动。】
      
      【无边的爱却自灵魂深处泛滥。】
      
      【好像波西米亚人,我将走向大自然……欢愉啊,恰似跟女人同在一般。】
      
      他产生写诗歌的抒发欲。
      
      迫不及待的,他想要把第四篇诗歌《奥菲利娅》补全。
      
      然后,当兰堂拿起笔,迟迟下不了手,无法描述诗歌里的奥菲利娅小姐。他泄气地发现自己大脑空空,乱七八糟的字眼卡在喉咙里,吞也不是,吐也不是,竟像是一个可怜的哑弹。
      
      如今的他,比不上过去才华横溢的自己。
      
      “秋也,我好没用。”兰堂受到打击,在被子里抱膝蜷缩。
      
      不,你要是没用。
      
      全世界的普通人都是窝囊废了。
      
      “别担心。”麻生秋也把厚厚一沓书籍搬到卧室,放在兰堂可以伸手触及的桌子上,那些书籍的高度使得兰堂呆呆地眨了眨眼睛。麻生秋也尽量削弱两人之间的疏离感,用文字当桥梁,唤醒兰堂灵魂之中不可思议的文学才华。
      
      “慢慢看,细细想,在无聊的养伤过程中补充知识。”麻生秋也逐渐交替着语言,用日语来与兰堂交流,“我家亲爱的迟早能写出来。”
      
      在各种证据之下,兰堂相信了自己就是麻生秋也的男朋友。
      
      在麻生秋也的口中,他们三个月前认识,兰堂是一位来日本散心的法国诗人,对日本不熟悉,来之前似乎与朋友闹得心情不愉快。后面的事情很简单,以文会友,交流文学和诗歌,最后兰堂接受了麻生秋也的追求。
      
      这里面麻生秋也的容貌和谈吐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都说了他十六岁有资本去cos黑时宰,太宰治那种档次的容貌能差吗?
      
      相信他,文野里没有几个知名人物不是颜控,各个审美眼光极高。
      
      区别在于对你心不心软。
      
      “啊。”兰堂喜欢微微张开嘴,表达自己的情绪。
      
      麻生秋也看了一下腕表的时间,中午快到一点半了,叮嘱道:“记得吃晚饭,早点睡,肚子饿了就点外卖,明天早上回来看你。”
      
      兰堂失落道:“秋也又要加班吗?”
      
      同居的几天,兰堂在早上和中午才能看见麻生秋也的身影。
      
      “因为请假的缘故,这段时间需要值夜班。”麻生秋也很想留下来,兰堂挽留他的模样实在是太惹人怜爱了。
      
      奈何人要生存,港口黑手党那边的工作没有办法丢开。
      
      “这个周末,我带你去爆炸的地方,看看能否唤醒你的记忆。”麻生秋也完全站在男朋友的角度上为对方着想,眼含深情。
      
      因为养伤的理由用不了多久,兰堂一定会去横滨租界寻找过去。
      
      这份承诺让兰堂开心了一点,对秋也更加信任。失去记忆后,他一个人待在房子里十分不安,总是在想自己过去是怎样一个人,父母是谁,家乡在哪里,过去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为什么没有法国的亲友联系自己,自己是不是做人特别失败?
      
      男朋友的存在,给予兰堂长住下来的理由,对方宛如他的避风港,为他细心的扫去不安,在异国他乡的环境里构筑出安全的巢穴。他无法想象秋也骗了自己的可能性,那令他恐惧,而秋也一步步的用实际行动展现出两人的可靠关系。
      
      他们是恋人。
      
      他应该信任会不顾性命来爆炸之地找自己的人。
      
      兰堂不断的建设自己的内心,梳理脑海里的常识和逻辑。他看向麻生秋也的那一刻,麻生秋也在那双灰绿色的眸子里似乎看到了阿蒂尔·兰波的柔软,魏尔伦的背叛重创了对方的心灵,荒霸吐的力量焚毁了对方的骄傲,活下来的是一无所有、遍体鳞伤的兰堂。
      
      纯白的兰堂。
      
      染指他是罪,欺骗他是罪,偏偏令人欲罢不能。
      
      麻生秋也的指尖划过兰堂额头的纱布,压下会上瘾的谎言,温柔而无声地回应:【除了最开始的谎言,我今后不想再骗你。】
      
      麻生秋也询问:“兰堂,还疼吗?”
      
      兰堂享受他的体贴,精神不济,恹恹地说道:“不疼了。”
      
      麻生秋也俯下身,想要吻兰堂,又自觉地偏僻位置,亲了润白的脸颊。
      
      他知道兰堂失忆了,表达自己的尊重。
      
      接吻要对方同意。
      
      或者说,夜晚的加班反倒是为他们省去了前期的尴尬,麻生秋也乐意在兰堂的面前展现自己绅士的态度,狡猾地说道:“不是我跟你保持距离,我很喜欢兰堂……我想要把这份喜欢变成长久的感情。”
      
      兰堂坐在床上,容姿卓绝,眉目有着贵族般的忧郁,是一个高级感十足的法国美人,放在以往,这样心高气傲的人不可能去接受普通人的示爱。
      
      他失去记忆,同时忘记了引以为傲的异能力。
      
      作为一个凡人——
      
      兰堂缱绻地说道:“嗯。”
      
      麻生秋也把他的头发整理好,低声道:“明天见,除了我,不要相信任何人,我会尽我所能地驱散你的不安。”
      
      玄关处,麻生秋也把门关上,出门去启动自己的车子。
      
      卧室里,兰堂去看向窗户外离去的车子,摸着自己的嘴唇,喃道:“长久的……感情,是一辈子的意思吗?”
      
      兰堂从枕头下拿出一张画,上面画着自己,似像非像。
      
      这是一个金发蓝眸的法国人。
      
      太阳之子。
      
      不畏寒冷,沐浴在阳光之下,活得肆意傲慢。
      
      “在你的心中……我是一个这样的人。”兰堂情不自禁微笑,仿佛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他却不知道,自己所接触到的东西,全部是含有正面感情的事物,包括画、包括诗歌,乃至于这个房屋里色调柔和又温馨的布置。
      
      在麻生秋也的引导之下,杀戮、战争、信仰远离了他的内心。
      
      你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只是一个喜欢写诗歌的法国人。
      
      亲爱的阿蒂尔·兰波先生,重新活一世,把不愉快的东西统统抛开吧。
      
      麻生秋也带着笑容去上班,即使是港口黑手党里肮脏的货运交易,也无法改变他脸上的神情,某种意义上,他也与其他文职成员之间出现了偏差。
      
      武川泉城以前辈的身份吐槽他:“陷入恋爱的人就是不一样。”
      
      麻生秋也挠了挠脸颊:“不要笑话我,我就是太开心了。”
      
      武川泉城问他:“有这么美好吗?”他也与妻子结婚多年了,为什么就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麻生秋也回答道:“一定是前辈不够喜欢。”
      
      武川泉城笑骂道:“滚!”
      
      麻生秋也没有和他开玩笑,黑色的瞳孔有着点点幽光。
      
      “真正的喜欢,是要赌上一切去追求的。”
      
      “嘶。”武川泉城摸了摸鸡皮疙瘩,“你小子平时是一个正常人,怎么谈到感情就不太对劲,谁碰到你,怕是这辈子都无法摆脱你了。”
      
      麻生秋也弯起双眼:“别这么说。”
      
      【我在谈一场恋爱。】
      
      【一场终点,不知道是天堂还是地狱的爱情。】
      
      想到伴随着杀意和未知的八年后,麻生秋也既恐惧又兴奋,肾上激素出现,喉咙仿佛被一把危险的刀抵住,神色越发的平静。
      
      “在下,不过是一名平平无奇的小职员。”
      
      他胸腔里跳动的东西是什么?
      
      ——是狂热。
      
      ……
      
      深夜,麻生秋也携带一身社畜的疲惫回到家里,轻手轻脚地打开门。
      
      卧室里的兰堂第一时间缓缓睁开眼。
      
      兰堂睡在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在黑暗中的一双眼睛清醒得很快。他保持安静,下意识戒备,听见是麻生秋也的脚步声就又缩回温暖的被窝。
      
      他支着耳朵,洗浴室那边有着动静。
      
      麻生秋也去洗澡了。
      
      冲了一个澡,麻生秋也擦着头发,来到兰堂的主卧门口,推开门缝。这是他加班了一周之后,第一次能晚上回家休息。
      
      麻生秋也发现兰堂在熟睡,抽动眼角,紧张了三秒钟。
      
      三。
      
      二。
      
      一。
      
      他鼓起勇气,镇定自若地绕到床的另一侧,掀开少许被子,钻了进去。
      
      暖和的被窝让他放松下来,抹了把不存在的汗。
      
      可怜麻生秋也口头上喊得亲密,一次也没有和兰堂同床共寝过。两辈子加在一起,他没有谈过恋爱,全是理论知识,母胎单身到现在,可以说把兰堂捡回家是他这个单身狗干过最胆大妄为的一件事。
      
      他不会傻到跑去偏卧,那叫直愣子,有恋人在,一起睡合情合理。
      
      不到十分钟,瞌睡虫爬上他的脑海。
      
      麻生秋也睡着了。
      
      黑发青年压低的呼吸声出现变化,清晰起来,说明加班有多累。考虑到两个高个子男人的身高和体型,主卧的这张床是两米宽度的双人床,他与兰堂隔了最少一个人的距离,手脚不会接触到。
      
      他陷入睡眠,反倒是令本来在浅眠的兰堂无法顺利入眠。
      
      好在人的适应性是强大的。
      
      兰堂打了个盹,调整睡姿,尽量给麻生秋也留下睡觉的空间。他们就像是刚同居在一起的情侣,彼此好奇,又保持着暧昧的距离。
      
      男朋友是什么?兰堂在养伤期间观察,应该会是未来最亲密的人。
      
      对方给予了自己“爱”与“尊重”。
      
      他觉得秋也懂自己的灵魂,纵然自己失去记忆,仅剩下潜意识里的常识,每当他产生对未来的迷茫,秋也总是引导他变得坚强起来。可惜的是自己记不清楚那份相遇的过去,颇为被动,成为了被人包容的那一方。
      
      不经意间,兰堂望着秋也疲倦的睡颜,心头悄悄有了朦胧的感情。
      
      这个陌生得令人害怕的世界……仿佛真实起来。
      
      一夜无梦。
      
      早上,麻生秋也准时睁开眼,看见早就醒来的兰堂,不可否认,这样的画面就像是揭开了人生的新篇章。
      
      穿越后孤独的生活之中,有了第二个人的身影。
      
      被窝里的温度,温暖人心。
      
      “早,兰堂。”
      
      兰堂靠在床头,抱着留下余温的热水袋,毫不慌张地说道:“早。”
      
      周末到来。
      
      麻生秋也实现了他的承诺,带闷在家里养伤的兰堂出去吹吹风。
      
      出门前,麻生秋也拿出买好的耳罩、围巾、手套,参考动漫里兰堂的打扮,保暖的同时不失格调,优雅得就像是时尚杂志里的封面人物。
      
      “等下……头发夹在耳罩里了。”
      
      他不在乎对方反季节外表的怪异,乐此不彼地打扮好了兰堂,兰堂的黑发色长发被他用手指撩起来,发丝从毛茸茸的耳罩里抽出来,弯弯曲曲地落在肩背上。欣赏着捡回家的恋人,他再牵起对方的手,“给你戴上手套。”隔着黑手套,戒指的位置在紧握的时候隐隐能感觉到。
      
      兰堂温顺得要命,灰绿色的眸子不似蓝色,无法用眼神直白地表达内心,需要他人去猜测,而麻生秋也恰巧能读懂他的满足,如此简单,一点温暖就能融化对方的心防,“不要冷到自己,我会心疼的,兰堂。”
      
      兰堂点头。
      
      他会注意保暖的。
      
      一出门,兰堂想把半张脸缩进围巾里,汗毛直立。
      
      嘶哈……外面好冷。
      
      今天要去的地方是爆炸之地,也就是不复存在的横滨租界,麻生秋也不曾去做多余的事情,事成之后,八年之内无人能拆穿自己。
      
      他是兰堂的男朋友,不是兰堂的敌人。
      
      感情是一点一滴累积的。
      
      横滨租界的原址很大,地理位置相当于三次元的横滨未来港。政府无法全部封锁,使得现场一片混乱,龙蛇混杂,各方势力的成员在进行搜索和探查。据麻生秋也所知,港口黑手党里也派出了不少人去调查爆炸之事。
      
      兰堂来之前还比较欣喜,抵达目的地,整个人就变得沉默下来。
      
      近距离一看,巨大的深坑震撼住了他。
      
      “这就是……你找到我的地方……?”
      
      其实在麻生秋也的家中,兰堂看得见深坑的边缘,电视新闻上说租界被炸出直径两千米的近圆形坑洞,受灾面积很广,只是自己一直在养伤,没有出门,低估了爆炸现场的夸张程度。幸好横滨租界是在海边,要是发生在市中心的地区,受灾面积就不止是这么多了。
      
      兰堂的对自己的生还感到不可思议:“秋也,我是怎么活下来的?”
      
      麻生秋也叹道:“是运气。”
      
      真的。
      
      与那些在横滨租界边缘逃过一劫的人不一样,阿蒂尔·兰波直面“荒霸吐”爆发的破坏之力,不受物理法则影响的亚空间被打碎,没有当场暴毙已经是侥幸。不过,以兰堂的特殊程度,死后成为人形异能力的概率很高。
      
      “运气?”兰堂见到麻生秋也无奈的表情,内心一暖。可想而知,在发生这样的大爆炸后,苦苦找寻自己的秋也有多么不容易。
      
      “秋也当时害怕吗?”
      
      “害怕啊,当时黑色的火焰尚未熄灭,高温挥之不去,地面变成了碎石砂砾,难以步行,越往前走就越看不见活人,横滨租界的建筑物消失一空,爆炸的余威扩散到了海里,形成了小规模的海啸和地震……”
      
      麻生秋也找到安全的落脚地,扶着身体尚未康复的兰堂踏入未来的擂钵街内。他没有把人生当成游戏,在这个有异能力者的世界,普通人的生命太没有保障,顷刻间就灰飞烟灭。
      
      荒神是在人类的尸骨上诞生的。
      
      “那一天的爆炸声震耳欲聋,家中的窗户震碎了,我见到你的时候,你浑身是伤,躺在地上如同一具失去生命的尸体。”
      
      麻生秋也的声线清清淡淡,像是在描述一段旁观者见证的历史,给人置身其中的氛围。兰堂一脚轻一脚重走路,支着耳朵去听秋也说话,他用眼角忧郁的余光,见证着灾难后流离失所的许多人。
      
      有老人,有孩子,有体表烧伤的人,天空乌云未散,气氛压抑而沉重。
      
      这般残酷的场景不亚于经历了一场战争。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针扎般地疼痛在兰堂的头部泛起,晕眩恶心,胃液翻滚,他极力起抓住记忆的线索,却回想不起关于自己的过去。
      
      麻生秋也牢牢地抓住兰堂的手,支撑他并不孱弱的身体。
      
      “还要往前走吗?”
      
      “嗯……”
      
      “哪怕会令你感到痛苦?兰堂。”
      
      “我不怕。”
      
      兰堂蹙眉说道,不愿意放弃唤醒记忆的机会。
      
      兰堂回握住秋也的手掌,汲取长时间接触的暖意,以纯粹的信任回报对方:“有秋也陪着我,我不是一个人,你会帮我的对吗?”
      
      麻生秋也一语双关地笑道:“我不帮你,谁还会帮你?”
      
      兰堂,我会站在你身边陪你度过失忆的日子。
      
      等你彻底接受我。
      
      参观爆炸之地的过程十分顺利,没有遇到阻碍,如麻生秋也所料,兰堂的情绪受到影响,记忆半点也没有找回来。
      
      一些无脑的流言蜚语,传入了兰堂的耳中。
      
      “是荒霸吐吗?”
      
      “神灵的惩罚……才会降罪到此地啊……”
      
      “我才不信是什么炸弹,火焰!当时是火焰从中心突然冒出来啊!”
      
      “火焰的化身……荒神……”
      
      兰堂迫不及待地问秋也:“荒霸吐是什么?”
      
      麻生秋也拉他走到边缘,手机有了信号,顺利搜到了一张青森县出土的土偶照片,俨然是日本古时候信仰的荒霸吐原型:一个又胖又矮,长着青蛙眼,看上去丑萌丑萌的神灵土偶。
      
      看见荒霸吐原型的兰堂表情凝固,有被吓到。
      
      他的身体松缓下来。
      
      好傻啊。
      
      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竟然会觉得那些人说的是真的。
      
      麻生秋也恶趣味地想道:“我是在帮助兰堂破除封建迷信,别神神叨叨,身为一个异能力者去抢夺神明的力量做什么。”同时,麻生秋也心中一凛,原来这么早就开始出现荒霸吐的流言啊。
      
      好在出行顺利,兰堂在路上不曾看见橘发蓝眼睛的小中也。
      
      “母子”两人不要相见为妙。
      
      用了一个白天的时间故地重游,兰堂不厌其烦地到处走来走去,结果一无所获,神情恹恹,不怎么爱说话了。
      
      麻生秋也不会让他消沉太久,戳了戳他心窝子。
      
      “有找到记忆吗?”
      
      “没有。”
      
      “晚上给你做法式大餐,庆祝你度过劫难,获得新生。”
      
      “庆祝……啊……”
      
      兰堂一愣,缓缓点头,记忆的事情急不得,活着就有希望。
      
      麻生秋也安慰道:“别难过,换个方向想,比起那些流离失所、家破人亡的人,我们已经足够幸运了。”
      
      “是的。”兰堂的目光柔和,放弃今天的目标,随他回家。沿路两人亲密无间,一边牵着手,一边用法语交流,走出了爆炸带来的灾难地带。
      
      前方,正常社会里的建筑物多了起来。
      
      所有的阴翳远离而去。
      
      警察局里,橘发孩童不通人情世故,如同一个懵掉的小羊羔,看着捡走他的好心同伴们形容捡到他的前因后果。
      
      “他好像失去了记忆,连语言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怀疑他的亲人居住在横滨租界里,极有可能是外国人和日本人的混血儿。”
      
      “对、对!得尽快联系到他的亲人。”
      
      “他有一个项链,上面写的名字是‘中原中也’,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警察先生快找一找!”
      
      “找到之后,给点补偿就行啦,人能接回去就好。”
      
      诞生于世的荒神,在学会做人类前,先学会了感受善意。
      
      他幸运的被这个世界接纳了。
      
      只是,警察局永远查不到中原中也的“父母”,中原中也会出生,纯属阿蒂尔·兰波不想要的意外,用一场很悲催的家庭伦理剧来形容:你妈想杀你,你爸保不住你,不得不让你流落在外了。
      
      七岁大的小可怜中原中也坐在椅子上,抱住膝盖,身上穿着不合身的旧衣服,五官小巧,一双蓝汪汪的眸子没有一丝杂质,煞是可爱。
      
      警察瞧见心中一软,暗暗怜惜:“这个孩子的父母也是可怜人,如果没有死在爆炸之中,肯定早就来寻人了。”
      
      横滨市的某处,有一对情侣正在家中吃烛光晚餐。
      
      感情升温中。
      
      没办法,对于麻生秋也而言,有儿子,没老婆,有老婆,没儿子,中原中也和兰堂不能一起捡回家,否则家里要原地爆炸。
      
      人生无法十全十美,秋也能做的就是拐弯抹角地救济儿子,顺便帮助失忆的兰堂找一点事情来分担注意力。
      
      “兰堂,我们过几天去给孤儿捐赠食物和衣物怎么样?”
      
      “好啊。”
      
      兰堂露出认同之色。
      
      秋也浅笑,用手背托着下巴,体会着避开血雨腥风后的宁静。
      
      “亲爱的,烛光下的你真美。”
      
      杀人的你,很美,不杀人的你……也别有风情。
      
      对面。
      
      兰堂接下了他的赞美,无动于衷,骨子里的自信浑如天成,自己好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慢半拍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伤患状态,他才停下刀叉,咽下可口的食物,苦恼地说道:“秋也,我额头的纱布还没有拆掉。”
      
      麻生秋也笑到趴在桌子上,关注重点错了啊。
      
      “纱布是一种特色,不会影响容貌的!”
      
      “会吗?”
      
      “相信我,你就算把脸裹起来,走在路上都是最亮眼的!”
      
      “听上去哪里不太对……”
      
      今天的兰堂,依旧陷入常识不足的困扰之中。
      
      没关系。
      
      他信任这个人所说的话,下次出门,不用顾忌自己的外表了。
      
      ——我被你喜欢着,赞美着,其他人的意见不重要。
      
      晚上,换完药的兰堂摸着身上的纱布,抱住热水袋,把半张脸藏在被窝里,梦里不再是明明灭灭的虚幻景象,自己仿佛生活在温暖的午后。
      
      胡思乱想之间,麻生秋也感觉到有人一点点地靠近自己,相距少许。
      
      彼此终于不像是熟悉的陌生人。
      
      “还以为你不怕冷了,我比热水袋有吸引力吧。”麻生秋也捏了捏兰堂高挺的鼻尖,软软的,鼻息轻柔。对方梦呓,醒来几秒钟,又困到闭上,铺开的黑色长发里有好几缕落在了麻生秋也的枕头上,发香浮动在空气里,沁人心脾,仿佛他伸手就能揽住对方的身体。
      
      同性又如何?
      
      我所喜欢的人是逆流而上的盗火者,把自我与感情凌驾于利益上的人。
      
      你如此耀眼,不该被文野世界的命运摧毁。
      
      我将见证你重新回到巅峰。
      
      兰堂。
      
      ……
      
      

  • 作者有话要说:  麻生秋也: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一个不普通的老婆而已。
    麻生秋也:我要吃老婆的软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