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手机 ...

  •   3
      “哈哈哈,那就多试一试,人类有很多美味的食物。”
      
      “确实是这样呢,比如说美酒……小乌还没喝过酒吧?来来来,试一试……”黑长直头发的付丧神面若桃花,比阿昭高出一个脑袋的身体搂了过来,伸手把一杯酒递到阿昭面前,“人家是美人次郎啦,还请多多关照哦~”
      
      阿昭僵硬的跟一块石头一般,他从来没有和别人这样亲近过,脖子上传来另一个人的体温,灼热的好像要将他融化。
      
      救命啊!请、请放开我……
      
      “次郎桑,小乌桑要被你勒死了,快放开他!”从厨房拿酒出来的烛台切光忠刚出来,就看到了阿昭求救的目光,连忙劝阻到,突然感觉自己本丸到人都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次郎太刀的大哥太郎太刀一脸正气,伸手把弟弟从阿昭身上撕下来,声线低沉的道了歉。
      
      “嘛嘛,不如我们来举办酒会,作为对新人的欢迎会吧!呦西!再干一杯!”
      
      阿昭无措的看了一眼审神者,这……也太热情了!
      
      审神者、审神者已经习惯了这种场面,一点意外都没有,只是无奈的扶额头,然后让烛台切拿出了更多的酒。
      
      “小乌殿就和大家一起好好玩玩吧!”
      
      其实就是一起喝酒而已……
      
      大家都以为新来的刀不擅长喝酒,阿昭也这样认为的,毕竟他从来没有喝过酒,对酒的印象就是医院里浓郁的酒精味,刺鼻的很,但是甜酒的味道意外的清新。
      
      结果万万没想到,最后,阿昭直接把次郎喝倒了。
      
      次郎被自家大哥带回去,一期也把小短刀们带了回去,最后不知道为什么,阿昭和裹着被单的付丧神坐在了一起。
      
      “我是山姥切国广。受足利城主长尾显长的委托所打的刀。是山姥切的仿制品。但是,我才不是什么冒牌货。是国广的第一杰作...!你那是什么眼神……对我是仿品感到在意吗?”被风微微吹起被单,金色的头发很是耀眼,在相顾无言喝了半坛子酒之后,他突然道。
      
      阿昭不知道该说什么,总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
      
      “……我没有这方面的记忆,所以不知道什么仿品。”他只好这样说道,好像自己也是一个仿品,所以什么安慰的话说出来都很奇怪,“山姥切国广……是国广的第一杰作,真的好厉害!”
      
      “我要走了……去向远方……”
      
      裹着被单的内向自闭杰作国广付丧神头顶开始冒烟,然后扑通一声倒在地上,醉着睡着了。
      
      阿昭好奇的蹲下去,戳了一下被单下的脸蛋,然后上手,把那件虽然看着脏兮兮但是实际上还有一股柔顺剂味道的被单扒拉下来。
      
      ……
      
      最后,和烛台切光忠一起收拾了厨房后,一点醉意都没有的阿昭循着记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榻榻米上,阿昭想着着一整天发生的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些傻傻的笑了,笑着笑着,心里却好像有点空落落的。
      
      好像在热闹散尽之后,人就容易失落。
      
      他叹了一口气,伸手搭上了眼睛。
      
      “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一道含笑的声音突然响起,阿昭悚然一惊,放下手,被压的有点模糊的眼睛只看到一道模糊的白影。
      
      “啊——”
      
      他被吓到惊呼一声,感觉心脏在胸腔里疯狂跳动,激烈到快要跳出去了。
      
      “哟,吓到了吗?”
      
      “还……还用说吗?这样子的话,不管是谁都会被吓到的好吗?”阿昭不由得把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
      
      “哈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人生就是需要一点惊吓的,如果尽是能够预料到的事,心会先一步死去的……”
      
      阿昭:“……”
      
      “我是鹤丸国永,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
      
      阿昭死鱼眼。
      
      也许是阿昭的反应有点好玩,自称鹤丸国永的付丧神走近了两步,在阿昭面前挥了挥手:“嘛,喜欢这样的惊喜吗?”
      
      “……不喜欢。”阿昭很诚实。
      
      “大半夜的不休息,叹气做什么?难道刚才的欢迎会你不满意?”
      
      “不是……”阿昭摇头,“只是我没有关于之前的记忆,谁也不认识,说不定我不是小乌,而是其他的什么人……”
      
      他们欢迎的只是小乌,作为付丧神的小乌,可是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阿昭,还是小乌。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你和其他的小乌可一点也不一样。”鹤丸国永坐在阿昭对面,“‘世界上每一件事,每一个人,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这句话不是你自己说过的吗?现在反倒自己开始纠结了?而且,你的经历可是和别的小乌不一样,我认为,每个鹤丸国永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小乌也是。”
      
      阿昭不说话。
      
      窗外的月色皎洁,铺天盖地的洒下来,照的室内一片银色。
      
      他摸了摸口袋,突然摸出来一颗糖。
      
      两个人一起分着吃了糖,鹤丸就离开了,阿昭这会儿一点睡意都没有。
      
      他闭上眼睛,把那个面板拉出来,仔细的研究它的功能,最后发现,这……不就是一个手机吗?除了不能打电话和多出来一个任务系统app外,和他的手机一模一样啊……
      
      连里面的三消小游戏的关卡都一样,备忘录里还有他最后留给父母的话,他当时已经坚持不下去了,所有的坚强执着在生死面前不堪一击……
      
      他删掉里面的话,打开了视频软件,试着连了一下Wi-Fi。
      
      “……”
      
      满格。
      
      不愧是未来啊,手机藏在脑子里,都可以连Wi-Fi了。
      
      这句话槽点满满,但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吐。
      
      发现这是自己的手机后,阿昭就放心多了,虽然不知道手机为什么跑到脑子里了,但是这样,也不会丢了,挺好的。
      
      至于多出来的任务系统……
      
      他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说明,更没有卸载选项。
      
      算了,他放弃了。
      
      反正这玩意一直在,他迟早有一天会搞懂。
      
      第二天,阿昭被一期家的小短刀喊起床,整个刀还恍恍惚惚的,多年来第一次熬夜,身体还撑的住,但是精神上,就有点不适应,所以早上起来呆呆的。
      
      “小乌殿,我是前田藤四郎,一期哥让我来照顾照顾你,你昨晚休息的好吗?”栗色头发的小孩儿甜甜的问道,神色见满满的关心。
      
      阿昭有点心虚的移开眼睛。
      
      “还好,谢谢你。”
      
      拿出糖果哄孩子,然后去梳洗自己。
      
      他刚来,本丸的内番什么的都轮不到他,出阵也轮不到他,加上早上的阳光很好,吃完早饭后,他坐在廊檐前,把被哥哥拜托帮忙照顾新人的前田小可爱打发离开后,晒着阳光睡着了。
      
      三日月照例和莺丸拿着喝茶的工具过来的时候,发现原本应该没有人的地方,躺着一个人。
      
      “哦呀,今天多了一振刀呢。”
      
      “今天刀莺啼声也是格外清脆呢……”
      
      阿昭睡的天昏地暗,就差吐泡泡了,一觉睡到快中午,太阳上了三竿,温度也渐渐上来了,他坐起来,脸上还有压出来的印子,看上去有点呆呆的。
      
      “醒了?”
      
      轻缓的声音好像清泉石上流,鸣佩叮当响,让阿昭瞬间清醒过来。
      
      是昨天那个眼睛里有月亮的……呃,付丧神。
      
      也许是阿昭的眼神太过奇怪,三日月哈哈哈一笑:“我是三日月宗近,唔,身为天下五剑之一,也被称为最美之剑呢,出生在十一世纪末,也就是说,是个老爷爷了呢,哈哈哈。”
      
      阿昭眨眨眼,觉得眼前这个好看的过分的付丧神好像画风有点奇怪。
      
      “我是小乌……其他的都不记得了。”他这样介绍到,“打扰你们喝茶了……”
      旁边绿色调的青年端着茶杯,莺绿色的头发很是显眼。
      
      “没关系,小乌殿睡的很安稳,并没有吵到我们,至于记忆……记忆还是可以创造的,要是大包平在就好了……”
      
      “说起来,小乌殿也是打造于平安时代的刀,算下来,也算个老爷爷了呢……”
      
      刚刚二十·阿昭:“……真的吗?”
      
      “咦,这个也不记得了吗?”
      
      “嗯。”阿昭点头,说实话,他只有一点点关于小乌殿记忆,就是黑不见底的深海,水流过身体的感觉,带着大海海底的压力,然后就是突然被召唤出来,所要做的事情。
      
      其他的……
      
      随缘。
      
      “那就好好相处,珍惜现在吧……”三日月意有所指的道。
      
      阿昭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
      
      唔,茶点好吃。
      
      最后,明明是个年轻人的阿昭不知道为何和两把老年刀一起坐着,喝了一中午的茶,直到今天负责厨房的堀川国广来喊人吃饭。
      
      放下茶杯,把脑子里的电影关掉,阿昭觉得这样的生活,好像有点太过于腐败了……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找到了新的茶友。”
      
      新的茶友·阿昭:“……”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大概就是槽多无口的感觉吧,总觉得付丧神们都很有个性呢。
      
      果然,他的画风果然很奇怪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