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肖南山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错了吗?”
      我看了他一眼:“我有什么错?”
      他使劲拍了下桌子:“你没有错?你还敢狡辩,你是要丢尽我们肖家的脸是吗!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早上怎么跟霍家那小子说话的?”
      我哦了声:“怎么说的?”
      “你……你个逆子!你丢尽了我的脸!你还有没有点儿廉耻之心?!”
      他朝我扔过来一本书,那是辞典,非常厚,我躲开了,没有被他打中也没有替他接住那本书,肖南山更加生气了,他指着我道:“你知不知道君禾她今天一天在哭什么?你怎么能跟你妹妹抢人!”
      我扯了下嘴角:“霍家是定了肖君禾了吗?下了聘书了吗?订婚了吗?”
      我的话非常招人恨,现在肖家适婚人员只有一个肖君禾。但是被我截胡了。

      肖南山被我气的嘴角直抖,一时没有说出话来,我就继续道:“既然没有定,那我又怎么会是跟她抢人。输赢各凭本事,谁也怨不得谁。”

      我这句话让他更加生气了,他的脸都涨红了,终于暴怒道:“肖家是你们争来抢去的吗!你怎么就这么多算计?而且你还算计这个,你,简直是丢人!你怎么跟你妈一点儿都不一样!”

      我看着他笑了下,苏女士今天还说我像她呢?怎么苏女士在他眼里就是好的了?因为她不争不抢、无怨无悔的等了他这么多年,还大发慈悲的把他的外遇孩子接回家?一视同仁的对待?哈哈。挺有意思的,他们两个人也算是绝配。
      大概是我这脸上的嘲笑让他彻底的怒了,他拿起桌上的戒尺跟我道:“今天不打你,你永远都不知道错,趴下!”
      我看了他一眼,我已经成年了,甚至都比他高一头,已经不再是以前他说打就能打的时候了,所以他朝我挥过戒尺的时候,被我轻而易举的给抽走了。我把戒尺给他抽走了:“我没有错,你无权打我。”
      “滚,你给我滚!”
      我在肖南山大声的咒骂声里从他书房里出来了,外面厅里有等着看我笑话的二少爷,他脸色低沉,阴晴不定,他是失望了,我一点儿打都没有挨到。
      苏女士看了我一眼,就进书房去安抚快被我气晕的肖南山了。
      我也上楼去了,不在这里碍他的眼了,要不会把他气死。
      他对我始终喜欢不上来,我是没有苏女士那么讨人喜欢,苏女士对我高估了,她以为我长的像她就能时时刻刻的勾起肖南山的想念,可她忘记了,我的这张脸也会时刻的提醒着肖夫人,肖夫人跟他闹,他又怎么会喜欢我这个罪恶源头的人。

      我的房间在二楼肖家所有卧室的尽头,这种房子在风水上是最不好的,一般都会放置杂物的,但也有好处,那就是非常安静。

      而风水问题可以解决,我是信风水的人,我身在娱乐圈中,最想要的就是名利,所以我的房间里就挂着一把桃木剑,驱邪招运。
      我盯着这把剑有一会儿,我怀疑它最近不管用了,因为我的运气低到谷底了。

      当然我这些年的运气也并没有太好,我出道7年,一年拍三部剧、期间还要参加各种节目,混到今日近日才到男主角,还是偶像剧的。
      不是我不够努力,而是娱乐圈中红人太多,千千万万的人都想要出头。

      我把桃木剑又挂回墙上了,我的手机响了,是我的经纪人温景的。

      她告诉我,明天是我们《那时明月》剧组的杀青宴,杀青宴我们要上一档节目,《明星客栈》,这是时下非常火的一档综艺节目,是以接待剧组明星杀青宴、宣传新剧为主的休闲娱乐节目,但凡电视剧出品后都想要在这个节目上宣传一下,因为这档节目有很高的曝光率,无论是节目组主持人的阵容还是节目策划的内容都非常用心,本身就有很高的人气。

      我所在的幻羽影视公司与电视台的关系不错,所以但凡是我们公司出的电视剧,结束时都会在这个节目上展示一番。

      我答应了:“我明天会早去公司的。”
      我要早上去练一下歌,我需要跟林悦合唱我们电视剧的主题曲,我这里唱歌设备只能算是勉强,昨天还被霍家那个小孩给我弄坏了。

      我看着我桌上的那张被毁的专辑无声的闭了下眼,我不想跟一个小孩置气,可我就是生气,我不是这一行的专业人员,好不容易自学入门了,却毁了。

      电话里温景又跟我说了些什么,我收回神来嗯了声,不想了。想要成为一个三栖发展的艺人本就不容易,是我贪太多,嚼不烂是该报应。

      大概是我声音不太明快,温景在电话那头顿了下才问我:“今天的镜头拍的不顺利吗?我听小新说你把荧幕初吻献出去了?”
      我没忍住咳了声:“我以为温小姐不会关注这些绯闻的。”

      温景是一位女士,但她是一个非常冷静的经纪人,也可以用冷血来形容,艺人绯闻这种事她从来不放在心上,因为只要是能让她捧的人红,她不在意任何手段。

      她今年才三十出头,可她已经是幻羽的金牌经纪人了,已经捧红了两个影后,她接手了我后,常跟我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让她没有发挥的余地了,所以她只能在时间上压榨我。

      我无话可说,我是没有绯闻让她制造,我的心太冷太硬,恨不能将‘断、舍、离’三个字刻在我的脸上。如果给我制造绯闻,那一定是电影《后天》那样的,灾祸式的,冰冷的,灭绝似的。
      果然温小姐在电话那头笑了下:“没有办法啊,你的绯闻太难以制造,我这是意外。”

      我不再看那张唱片,翻开记事本跟她道:“那温小姐有什么需要嘱咐我的吗?”
      温景从不拖泥带水,不会特意打过电话来跟我闲聊的,我一个男人的荧幕初吻有什么好炒作的,观众不骂我矫情就算是好的了。

      这个温景比我清楚,所以她也只是浅笑了声道:“我是想先跟你说一声,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因为上了节目后要比老陈的采访还要刁难一些,而且这些片花也会放进去,你吻了林悦几次?”
      几次?我顿了下告诉她:“真的话,就一次。”

      我是个同性恋,我不愿意占任何女星的便宜。能用借位的我都不会来真的。
      她大概也没有想到我与传闻中说的不一样,也在电话那头停了下才问我:“吻的狠吗?”
      我摸了下我嘴角的伤口,心底阴沉,声音却还平淡:“不狠。”

      林悦虽然在我怀里轻颤,但我真的吻的很轻。我就算恨我的嘴唇也记着我自己的人设。
      温景终于嗯了声:“那就好,林悦走的是清纯路线,刚才她的经纪人还找我了,说她的荧幕初吻怎么也是第一次,恐怕会拿出来炒作。”

      都初吻了当然是第一次了,我觉得林悦的经纪人也挺逗的,她跟林悦的性格不一样,林悦显然不想走清纯路线,但奈何她的外形把她框住了。

      温景这是担心我被林悦的粉丝嫌弃,我跟她道:“我会在节目上注意跟她保持距离的。”

      这次温景笑了下:“这个就是我担心的,我不是让你远离她,我是让你跟她亲近点儿,她的经纪人也是这么嘱咐我的,你把人家吻了,你到时候再冷冰冰的,这不是拔吊无情吗?”
      “温小姐,你今年三十三岁,还未婚。”

      温小姐是未婚,因为她的伴侣是女的,她对于男人的蔑视在话语中展露无疑,她也应该鄙视,男的都是这样,就跟我今天做的事,下了床就走,还有跟我睡的那个人一样,拔吊就走,无话可说。
      温小姐对于我这直白的话冷哼了声:“不许再提我年纪,否则杀无赦。”

      我闭嘴沉默,温景也没有在意这个,只就这这个话题嘱咐我:“明天的节目你是主角,你跟林悦一样都是主角,所以你不许再当背景板。你也要注意你的言辞,像刚才那样直白的话说我可以,说别人不可以,沉默也不可以。”
      她堵住了我要说的话,我只能点头:“好,我会注意的。”
      人情世故我比谁都清楚,我从肖家走出来的,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我懂,我只不过是不想说罢了,习惯很可怕,我在肖家当了尽十五年的哑巴,已经快忘记嘴巴还有说话这一个功能了。

      我在记事本上写了两个字:人设。温景担心的什么我知道,我性格不好,不善言谈,不爱笑,我即便是想时刻提醒我自己保持微笑,但是人的本能是掩盖不住的。
      同我搭档拍综艺片难,他们都不太愿意跟我搭话,因为我搭的话都没有意思。

      我的经纪人没有办法,只能让我增加各种曝光率,我这些年没有一天是休息日,只要邀请我的,她觉得可以的就会让我去。哪怕是一个客串,哪怕我去了当背景板。

      因为人的记性是有限的,如果不经常出来观众就会忘了,而我除了这张脸没有什么可以靠的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作者已关闭该文评论区,暂不支持查看、发布、回复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