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我是你弟弟的医生 ...

  •   “看我,都忘了,白小姐饿了吧,吃饭吃饭。”栾含上身穿着白衬衫,她挽起袖子,露出白皙纤瘦但却极其有力量感的小臂,纤细的手指拿过白钥面前的空碗。

      白钥视线紧盯着她诱人的手指,喉头不自觉上下滚动,恨不得那根手指捏在自己身上。

      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一双手,白钥简直舍不得挪开视线。

      毕竟她是栾南明的医生,和栾含的接触少之又少,再加上栾含本人性格和工作性质,白钥见到她都难,更不用说像现在这样的独处了。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白钥眼睑下敛,悄悄舔颜。

      “这绿豆汤煮了半天,又冷冻了才拿出来的,最是清热败火,尝尝。”

      白钥心尖一跳,反射性地收回视线:“系统,我表现得这么明显么?”

      系统:“欲.火.焚.身。”

      白钥:“……”这词怎么没被屏蔽?

      白钥赶忙站起身,双手接过来,忙不迭道谢:“麻烦栾总了。”

      栾含微微蹙眉:“你都叫我弟弟小明了,怎么还叫我栾总,这也太见外了。”

      我倒是想叫的亲切点,但你也不是我内人啊。

      白钥眯起眼睛微笑,说道:“那您也别叫我白小姐了,叫我白钥就行。”

      栾含:“钥?”

      白钥:“钥匙的钥。”

      栾含勾了勾唇角:“谁的钥匙?”

      白钥一愣。

      栾含嘴角的笑容扩大几分:“抱歉,开个玩笑,那就这么吧,你我都叫的随意点,想怎么叫怎么叫,我就叫你——小钥了。”

      搭配着刚才的钥匙梗,这个小钥可真是有点羞耻,但白钥也知道肯定是自己想多了,她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好啊,那——栾姐。”

      栾含眉头轻挑。

      白钥回她一笑,接过碗喝了一口,眼睛立刻就亮了,又喝了一大口才说道,“冰冰甜甜的,确实好喝。”

      栾含看着她眯着眼睛喝汤的满足模样,又给她夹了几筷子菜:“少喝点,待会要吃不下去饭了。”

      “怎么会。”白钥吃了口栾含夹过来的凉拌鸡丝,感叹道,“李婶的手艺这么棒,一桌子我也能吃得下。”欲望是可以转变的,化那个为食欲了。

      栾含闻言神色不变,说道:“我的手艺也不赖。”

      白钥:“?”她露出惊讶之色,“是吗,没想到栾总、栾姐还是个全才。”

      白钥赶忙改了口,栾含正准备皱起的眉慢慢松开,露出满意的神色。

      她笑着说:“在国外都是自给自足,时间长了自然就练成了一身好厨艺,你要是喜欢,改天做给你吃。”

      白钥深谙改天就是没有这天的隐.晦意思,知道人家只是客气,做不得真,自然也就大言不惭地应下,笑得异常灿烂:“那敢情好啊,先提前谢谢栾姐投喂了。”

      美人只能看不能吃,还不如眼前真正的美味佳肴,白钥一旦动筷子就是个没有感情的干饭机器,再加上栾含话本就不多,到后来她都快忘了对面还坐了个人。

      整顿饭吃的不亦乐乎,直到耳畔传来一声轻笑。

      “!”哦嚯,以前都是一个人吃饭,吃尽兴了没收住,不会吓着大家小姐了吧。

      “栾姐不吃吗?”白钥把夹上来的鱼肉放进嘴里,抿着唇,故作矜持说道,“这清蒸鱼味道鲜美……小明也喜欢吃。”

      白钥希望栾含能看在弟弟的面子上,宽容自己。

      但不知道是不是白钥的错觉,总觉得这句话说出来后,栾含刚才还轻快的气息唰的就阴沉了下来。

      ——还不如不提!

      白钥筷子一顿,悄悄抬眼仔细去看,却又觉得自己幻觉了。

      “你说栾含和栾南明的关系怎么样?”白钥跟系统抱怨,“怎么我感觉她不是那么喜欢我提起栾南明?也没问我病情什么的。”

      系统:“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白钥:“……”你咋不早提醒我?!

      这到时候好感度没刷成,还刷出厌恶值了。。

      “是吗,我也挺喜欢。”栾含说完就看向白钥,大眼珠子聚精会神,都不带眨一下的。

      白钥:“?”她尝试着夹了一筷子鱼肉放进栾含的碗里。

      栾含看向她的眼神立刻充满了笑意,夹起来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果然好吃。”

      她舔了舔唇角,视线又落在白钥的唇角上。

      白钥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她都要以为栾含在撩拨自己了,但一想到对方的身份和远传在外的铁血手腕名声,心内的那点小火苗立刻被掐灭了。

      栾含抽了一张餐巾纸递给她。

      白钥愣了一下,赶忙接过来蹭了蹭,发现自己竟然把红油吃到了嘴角,脸上立刻浮起红晕,耳朵尖都有些滚烫。

      栾含又给她盛了小半碗绿豆汤:“吃好了就再喝点。”

      白钥接过来使劲喝了一大口,清凉滑过喉咙,浇灭了心底的那点躁动,白钥舒服多了,仰脖一饮而尽。

      余光似乎瞄见栾含一直在看自己的脖子,她摸了摸,也没摸到奇怪的突起,觉得自己今天神经真是太敏感了。

      白钥喝的有些急,一冷一热,激得她脑壳有些疼,她微微蹙眉,按了按太阳穴。

      “小钥。”栾含的声音轻轻响起,她说道,“一整天都在照顾我弟弟,很累吧。”

      白钥摇头:“没、没有。”这是她的工作,干好了有不老少钱拿,怎么会觉得累?

      “你对我弟弟怎么这么好?”栾含低头,筷子戳着自己的碗,像是随意,但声音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

      她问道:“据我所知,你是他的第八位心理医生,前七位任职最长不超过一个月,你对他的好已经远远超过了你所得到的报酬。”

      白钥抬头,正好对上栾含挑眉:“所以你为什么对他这么好?你喜欢他吗?”

      “!”白钥总算明白她为什么不喜欢自己提起栾南明了,原来症结在这。

      好家伙,误会自己对一个未成年有所图!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人和人之间就不能多一点信任吗!

      ——就算她不是弯的,不是只喜欢身高腿长、精致漂亮的小姐姐,也不会丧心病狂到对一个刚十五岁的小孩子下手呀。

      难道她看起来真的有这么饥.渴吗?

      系统:“看起来是那么饥.渴。”

      白钥:“……我到底做了什么,给你造成了这样的错觉!错觉!”

      系统:“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白钥下意识擦了擦嘴角,没擦到口水,赶忙解释道:“栾总误会了,我是喜欢小明,但也只当他是我的弟弟,我……”

      栾含沉默地盯着她,淡淡道:“弟弟?”

      如果是平时,白钥早就巧舌如簧地反驳遮掩回去了,但今天的她脑袋昏昏沉沉的,根本无力思考。

      她声音都含糊起来了:“对、对不起,我不是跟你争当他姐姐,我只是觉得这个孩子狠讨人喜欢而已……我……”

      “原来小钥喜欢这种类型的。”栾含咄咄逼人,问道,“他是我的弟弟,总归跟我有不少相似之处,所以……”

      白钥的脑子已经彻底不转了,眼前一片模糊,觉得世界都在晃动,看到的栾含都是带着重影的。

      怎么都知道自己刚吃的东西有问题,刚才她还吐槽栾含减肥呢,没想到小丑竟然是自己。

      白钥阴沟里翻船,跟系统哭诉道:“完了,吃了不该吃的东西,我不会跟千寻的爸妈一样变成猪吧。”

      系统:“不要侮辱了猪。”

      白钥:“……”做什么任务,一起完蛋吧。

      白钥想再说些什么,但嘴唇颤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疑惑地看向栾含。

      栾含站了起来,绕过桌子走到白钥的身边。

      刚才还被白钥觊觎的手指轻轻触碰她的脸颊,插入她的发丝,就像是情人般的抚摸一般,她说道:“所以,你应该也喜欢我吧。”

  •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1:
    栾含:这么能吃?
    白钥:哈哈哈我就是能吃,哪里都能吃。
    小剧场2:
    白钥:我是你的什么?
    栾含:你是我的锁。
    白钥:原来我只是一把锁啊。
    栾含:锁在心上的那把。
    白钥:……啧,我还想当根粗的、钥匙。
    栾含:想都别想!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肥仔渣 10瓶;44942054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