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3、同床 ...

  •   一阵酸麻感让颜旭从睡梦中醒来,左脚仿佛被无数只虫子在啃食。迷蒙间他对左脚的感知变得很弱,动了动膝盖才觉得好像有什么重物压着。
      
      原来是宋曜睡着后把腿压在了颜旭脚踝上,左脚因为缺血已经麻痹了。颜旭从不知道把自己的脚从别人的腿下抽出来有这么困难,他忍不住弓起了身子难受地哼哼出声。他的手触碰到自己的脚踝,仿佛在摸什么皮革制品,脚面皮肤完全没有感觉,这让他感到一阵恐惧。
      
      颜旭不安地抚摸着曲向身体的脚,他有些着急,动作幅度也不小,被子随着他的动作也抖动着。
      宋曜醒了过来,半眯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怎么了?早上了吗?”
      
      “没,天还没亮呢,我脚麻了我得揉揉,你接着睡吧。”颜旭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动作幅度太大,把宋曜弄醒了。此刻颜旭有些清醒了,虽然脚上还是像有许多蚂蚁在爬,但是知觉在慢慢恢复。
      
      “怎么了?怎么会麻了呢?”宋曜困顿地眨了眨眼,呓语似的说着。
      “被你压着了……”
      “嗯?没事吧?”宋曜听了颜旭的回答这才意识到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睡意终于褪去,下意识地伸了伸手就触碰到颜旭曲起的左腿。
      
      “差不多了,我再揉揉就没事了……”
      宋曜的手温热着,比颜旭脚面的温度高不少。
      颜旭感受到宋曜的触碰,麻木的脚面后知后觉,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仿佛接触到了盛了温水的杯壁,没有挪开的能力。
      
      “都赖我,我给你揉揉。”
      不由分说,宋曜捉住颜旭的脚踝,轻轻地从上往下按捏着。
      然后他们的手碰在一起。
      “哎,不用……”
      “没事没事。”
      先是指尖的纠缠,然后变成颜旭的手覆在宋曜的手背上。
      停顿了一会,颜旭便想把他的手撇开。
      宋曜却执拗地将自己的手抽出来,讨好似的捏了捏颜旭的手掌。
      
      颜旭睡意全无。
      
      手真是神奇的部位,它被那么多敏感纤细的神经包裹着,什么风吹草动的细微变化都以最快的速度反馈给大脑。
      
      颜旭觉得自己的手背叛了他,或者说手短暂地出现了自己的意识,因为他反握住了宋曜。
      
      气氛忽然有些凝滞。
      宋曜迷茫地眨眨眼,他和颜旭面对面,呼吸相融。他看不见颜旭的表情,也庆幸颜旭看不见他的。
      
      颜旭脚踝以下不再被酸麻所支配,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酥痒。
      
      “呃……?”宋曜呆愣了好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你没事吧?”他稍稍一用力,没受到什么阻力就抽回了自己的手。
      
      “没……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呢。”
      颜旭任由宋曜抽回了手,他有些心慌地翻了个身,瞪着眼睛盯住窗帘缝隙里透到地毯上的一丝光亮,感觉自己的心事也是一不小心就倾泻出来了。
      
      宋曜他会知道吗?
      
      “哦……”宋曜闷闷地回答着,他盯着颜旭的后脑勺,很想再靠近一些,最好能够搂着他,但是他却翻了个身。
      
      他们背对背。
      
      宋曜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仰躺着,天已经亮了,隐隐有汽车的轰鸣声从窗户透进来。他看了看时间,上午九点,颜旭还没醒。
      
      宋曜迷迷糊糊间尴尬地发现,他的小兄弟经过休整精神抖擞地抬起了头,于是他轻而慢地换了个姿势背过身去侧躺着,想让自己舒服一些,一面又苦恼着该拿小兄弟怎么办。
      
      一般来说它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平静下去,但是睡在颜旭身旁,宋曜的心脏猛烈地鼓动着,不知道颜旭什么时候会醒来。昨晚太累,还没说几句话就睡着了,但是早上不一样,精力充沛。
      
      自从上了大学,自我安慰的频率显著降低,再加上最近学业和球业繁重,根本没顾及到生理需求,以往当自己意识到的时候它就乖顺了,今天似乎有点反常。
      宋曜忽然想起很久以前高中一哥们教给他的方法,背圆周率,能让人快速冷静,可是他只能背到后九位……
      
      正在宋曜纠结不堪的时候,他听到身后有了动静,颜旭翻了个身,顺势把手搭在了他的腰上。宋曜的身体顿时僵硬了,大气也不敢出,他等了一会儿,身后没有更多的动作,看来颜旭还是没醒。
      他偷偷地覆上了颜旭的手,心里像是偷吃了糖果,他轻轻地抚摸着。他想到了昨夜的插曲,那种手和手的纠缠,那种暧昧,似乎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正当宋曜想着别的事情转移注意力的时候,小兄弟自己就平静了。
      宋曜还有点困,于是他闭上了眼睛,这一闭再睁眼的时候就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上午十点,颜旭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半搂着宋曜,下意识地想把自己的手抽回,却被沉重地棉被压着不好动作,怕把宋曜弄醒了。似乎这样的动作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它本身就很舒服。
      
      颜旭在内心权衡了一下之后,决定就保持这个姿势。他觉得这也没什么好误会的,和好朋友一起睡觉,搂搂抱抱互相当抱枕有什么好害羞的?要是表现得不好意思,倒是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索性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搂着,还能满足内心的快感。
      
      于是他像蜗牛一样向宋曜的方向挪了挪,把整条胳膊搭在宋曜腰上圈住他,就这样躺了好一会儿宋曜才动了动身子作势要醒。
      颜旭这才不动神色地把手臂抽了回去。
      
      宋曜揉了揉惺忪地睡眼,才意识到自己又睡着了。
      
      “醒了?”颜旭躺在身侧说着。
      “嗯……”宋曜迷糊地回应,“几点了?”
      “十点多。”颜旭半坐起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还睡吗?”
      “差不多了…有点饿。”宋曜用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快速清醒过来,他的肚子严肃抗议着目前的情况,要求他赶紧起床觅食。
      “外卖还是出去吃?这里可以两点退房。”
      宋曜想了想说道:“咱回学校去吧,我这周作业还没写呢。”
      “行。”
      
      已经是十二月末,再过一周就进入复习考试周,目前通识课和公修课差不多要结课,下个月马上要进入学生们的考前自学阶段。当然,像颜旭这种学生从来是不愁考试的,对他来说复习周真的就是归纳总结式的复习;而宋曜就不一样了,期中考试耍耍小聪明考前突击还可以,但是期末考是不仅监考更严,考试题型和内容都更加复杂,再加上繁复的事务一大堆,期末阶段肯定会忙得焦头烂额。
      
      两人收拾了一下东西,退完房找了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小炒,狼吞虎咽地解决了今天的早午饭后,就一起回了学校。
      
      学校对于夜不归宿管得不严,只要别闹出什么事情,宿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室友就没那么好糊弄了。颜旭刚一回到宿舍,就被薛旦一顿盘问。室友们都是单身,平安夜也就和朋友们小聚,没有什么通宵的契机。颜旭一晚上没回来也没和室友们打招呼,于情于理都不够意思。
      
      “说,昨晚上和哪个小妞鬼混去了?”薛旦一改平日的儿子本色,居然趾高气昂起来。
      “和宋曜看了场午夜电影,顺便住了一晚上。”颜旭老老实实地交代。
      “不是吧?就你们两个啊?”
      “对啊!”
      “也太没意思了,我们还以为你搞对象了呢。”袁易一脸嫌弃地说道。
      
      确实和搞对象也差不多吧。颜旭在心里默默嘀咕。
      
      “那你俩去哪通宵了啊?网吧?”薛旦鬼机灵地凑近颜旭闻了闻,“也不像啊,没啥烟味儿。”
      “哪有那精力啊,太累了,当然去开房了啊。”颜旭说
      “你俩开房啊?”薛旦瞪了瞪眼睛。
      “是啊,有问题吗?”颜旭还没说他们开的是情侣酒店,而且睡了一张床,而且自己还怀有不可告人的想法。
      “没,真有钱,昨儿晚上开房老贵了!”薛旦撇了撇嘴,对后续也不感兴趣。
      
      看着室友们毫不怀疑的样子,颜旭莫名地有了一种负罪感。他不想给任何人带来困扰,也不妄想把直男掰弯,在他看来这是一个很不负责的行为。他虽然有些心焦,但也不至于苦恼,因为暗恋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后来颜旭常常会思考,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了悸动,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他产生情愫。是他为自己挺身而出的时候吗?是某场比赛他冲出去救自己垫飞的球的时候吗?是第一次他在宿舍握着自己的手的时候吗?又或者更早一些时候,是那时在鞋店,把他圈在臂弯里,他长长的睫毛所吸引的时候吗?
      
      其实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宋曜在他眼里,纯净而又美好,有什么不喜欢上他的理由呢?
      
      颜旭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就学会隐藏自己的情绪,他小时候总因为小事挨打,每当他哭泣,父亲就会打得更凶,只有他装作毫不在乎,父亲才会手下留情。这种能力给予自己保护,而现在还有另一个用途,维持他和宋曜的关系。
      
      亲密的朋友之间的关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