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6、【倾城之姿若没有倾城的福气便只会遭殃番外】 ...

  •   天明之际,坂田银时才拖着一身被简单处理过的伤残之躯回到歌舞伎町,虽然澄夜很想留他们再住一晚来表达感激,但天导众的压境,新旧政|权的交替,要忙的事实在太多,只得拜托真选组将他们送回。路上土方难得没有对他冷嘲热讽一言不合就掐架,反倒是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道,“这次你们可是真敢干,盗国不成,下场不敢想象。”
      “你们还不是一样,说着和见回组水火不容,这次配合倒是默契的很。”
      “谁和那群混蛋配合默契了喂,你给我说话小心点混蛋,不然就算是你老子也是照砍不误!”
      坂田银时没有再恶意捉弄土方,收了声转头看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半晌才叹了口气,“这次我们可都是被好好的利用了。”
      土方咬着烟难得没有否认,“一会儿我会和近藤桑好好去探望他的,怎么说也下届警察厅厅长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怎么,着急拍马屁去吗?”
      “是啊,生前再怎么看不顺眼,葬礼缺席总是不好的。”
      二人相视而笑,知道土方是不会吃哑亏的男人,银时也就不再深究,何况他心中还有更深的纠结。在城中虽然只看到了一眼,但银时确定那就是自己在寻找的人,然而那时再追上胧之后却已经不见她的身影,战斗之中无论如何胧也不愿吐露分毫关于弥子的下落,直到最终他不得不下了杀手。后来他追问过信女,得到的却只有零星的只言片语,不仅如此信女还警告过他不要再深究,哪怕他们能扳倒德川定定,可奈落本身却是在不论如何血腥的历史中都存活下来,延续了上百年的暗杀组织,被他们盯上的后果,可比盗国失败凄惨恐怖一百倍。
      银时明白在她这里找不到突破点,暂时只能压下心中的牵挂,既然再次见到了弥子,就证明此时此刻她是存活在这世上的,比起之前生死不明的状况已然好了太多——只要还活着,他就不会放弃寻找。
      道别了真选组,银时回到鸡飞狗跳的万事屋,神乐一如既往本着帮忙的初心在捣乱,新八追着他善后,反而是定春跑来蹭了蹭他的手,难得没有用咬他头的方式打招呼。等到一切都平息,本来强行将他这个重伤员按在床上休息的二人自己反而精疲力尽呼呼大睡,银时反而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许久,最终还是撑着一身伤惨又爬了起来。出于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心思,银时艰难的穿好了衣服,拄着门边准备好的拐杖慢慢的走下楼去,踏上了黄昏时分熙熙攘攘的歌舞伎町的街道。
      拜胧所赐,他的腿骨纵裂了一条深缝,左手多处骨折,肋骨断了两根,全身上下肌腱筋膜断裂软组织挫伤七七八八不计其数,被茂茂请来的医生絮絮叨叨嘱咐了许久,最终连他自己都记不全。很疼,每走一步都很疼,然而他却没有停下脚步。幼时徘徊战场生存的岁月里,坂田银时没有工夫顾及自己的伤痛,遇到松阳老师之后他反而学会了撒娇。磕破了皮要撒娇,被欺负了要撒娇,没有甜食要撒娇,最离谱的一次因为午休起晚了被高杉抢走了西瓜他都要拽着高杉去和松阳理论。原以为那样平淡而幸福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等到他们长大成人了,也能反过来为已经迟暮的老师遮风挡雨,背负起他的重量。
      然而现实永远比预想要残酷,坂田银时没能在镇上开一家糖果店,高杉没能永远陪着老师留在私塾,桂也没能娶了邻村年轻貌美的寡|妇。他们都变成了自己曾经最不想变成的模样,他们……都再也没有机会报答老师——树欲静而风不止,徒欲孝而师不待。到如今,他们都只能拖着这被老师用性命救下的身躯跌撞前行。
      身边店铺的霓虹灯陆陆续续亮起来,很快这条街便会结束白天困顿的模样,蜕变成充满笑、泪与欲|望的纠缠不休的不眠之街。他忽然想起曾在弥子的回忆中看到,她也曾伫立在这条街上,她曾距离他这样近……恍惚之间银时顿住脚步艰难的转过身,视野之中仿佛有熟悉的颜色飘过,他眨了眨眼睛却又望不见任何端倪。心里嘲讽自己莫不是老了眼花,再转过头的时候,他看到身穿红衣的女子静静立在人群之中几步开外的地方,乌黑的发,朱红的唇,婉转美好的像一个幻觉。
      然而那个幻觉对他笑了,然后抬起手对着他挥了挥,轻轻开口,一字一句的说,银时,是我。
      他惊讶之中几乎忘记了怎么迈步,好不容易跌跌撞撞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过这几步的距离,站在了她的面前一把攥住了她的肩膀,手掌之间真实的触感这才真真切切的告诉他,这不是幻觉,也不是梦。
      ——银时,我……
      在她话音落下之前,银时已经快一步伸手将她揽进怀里,感受到紧贴着自己胸膛的心跳,他这才深呼一口气,慢慢的收紧了怀抱,开口道,“我知道,我都知道。”
      怀里的人噤了声,良久他才感觉到有一双手臂从身后回抱住他的脊背,将方才的话补全——我回来了。
      “不许再走了。”银时说着顿了顿,松开了她,盯住她的眼睛压低了后面的话,“不许,再消失了。”
      “……嗯,不会了。”被他注视的人同样注视着他,他看到自己的脸倒映在她墨黑色的瞳孔之中,慢慢的有泪水在其中积蓄起来,打了个转就要落下,银时慌忙用手指接住将它们抹掉,才听到她有些哽咽的声线,“不会……再离开你了,永远。”
      在银时身后的巷口,高杉安静的望着相拥的两个身影,忽而觉得心中有些躁动,他想抽烟时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带烟杆,半抬起的手最终落在腰间的佩刀上摩挲,须臾之后他转身继续拾起方才前行的方向迈开了脚步。
      在他前行的这条路上将有数不清的艰难险阻,阴谋狡诈,鲜血和谎言,同伴或敌人,然而唯独不可能有爱情。
      有那么一瞬间,仅仅是那么一个瞬间,高杉有些微羡慕身后那个从小就不对盘的玩伴,但如今他们之间除了相见拔刀再没有其他关系了。在他的视野中,一轮满月慢慢升起,就如同记忆中在私塾的夜晚无数次见过的一模一样。然而月光沐浴之下,却再没有松阳老师,没有高杉晋助,没有坂田银时和桂小太郎,有的只是三个向天索命的厉鬼修罗。
      下一次,下一次该提着谁的脑袋同老师问好呢……高杉隐去了心底难得一见的柔软,熟悉的疯狂又爬上他的唇角和眉梢,如同他那只墨绿色独眸中熊熊燃烧的业火,不把这个世界烧的干净便不会罢休。
      

  • 作者有话要说:  十连更完成!
    你们暂时先乐呵乐呵。
    ——因为还没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