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4、【倾城之姿若没有倾城的福气便只会遭殃08】 ...

  •   
      随着奈落的部队出发,我紧跟在胧的身后,踏上了天守阁的高楼。站在高处的回廊,我低头望着密密麻麻的人群之中醒目的五个人,相互背靠着背,如同一把利刃一般劈开人潮,直直插入守卫军队的心腹,眼见就要打开天守阁的大门。其中最醒目的便是那抹银色的身影,隔着如此之远的距离也不显暗淡,仿佛夜幕之中最醒目的光辉。我的身旁是同样静立的胧,他同我一起无言的望着下方的混战,夜风从我们之间的间隙穿过去,带着满月的银辉照亮他的侧脸,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仿佛从他那从始至终都毫无变化的神色之中窥探到了些什么,但最终他也只是带上了斗笠淡淡开口,“开始了。”
      他说着转身离开,我紧走两步跟上,再回头已经望不见方才的人影,他们已经突入进了天守阁中,城中那群自诩武士的庸徒溃不成军,但我明白接下来才是真正硬仗的开始。
      坂田银时同曾在吉原见过的死神太夫月咏,见回组的信女小姐,还有曾在红樱时见过的少年和少女一同站在一楼的天井之中,单薄的五个人面对天守阁中一手遮天的定定公也丝毫不畏惧,直到胧出动挡在德川定定之前粉碎了月咏扔过来的暗器之时,奈落才真正出动,密密麻麻挤满了二楼的回廊。我默不作声的藏在他们之间,努力攥紧了拳头才能姑且安定住自己的心情。天守阁中漫漫的光辉洒下来,将五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延伸到最终仿佛连在了一起,正如同他们眼神之中坚定的光芒。
      这样的光芒我曾经见过,在红樱时,在吉原时,在土方身上,总悟身上,许多人身上,只要为想要守护之人无所畏惧之时,便能闪烁发光的,武|士之魂。
      下一秒胧便出手了,我知道胧很强,然而未曾想过他是如此的强大,我记得白夜叉曾在一整队辰罗的围剿中存活,然而单单只是对上胧一人都应接不暇。比起惯用武|士|刀的银时,胧的手段更多,何况他还精通气功和暗器,被毒针刺入穴道之后银时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德川定定这才从重重的保护后面迈步走出来,“真是棘手,能和你交手这么久的人,到目前还是第一个吧?”
      “不,以前也有过一个。”方才的斗笠在战斗中被劈开,此时的胧信步而上,露出被刀疤贯穿的面容,“但敢忤逆上天的,一只厉|鬼。”
      胧走到他的面前,眼神落在布满震惊的银时脸上,平静的开口,“你的眼神丝毫未变,白夜叉。”
      “旧相识?”也许是觉得大局在握,定定反而不着急结束,慢悠悠的开口问道。
      胧忽然侧头看向我的位置,即使被斗笠遮掩住脸,我依旧能感受到他的视线,只是一眼便收回去,“大人,他是宽政大狱的遗孤。”
      宽政大狱,宽政大狱……我听着慢慢咬紧了牙,如若不是这一场定定公为了独揽大权的私心造成的劫难……
      “大人,这群人在举国上下的武士都绝望之时,依旧揭竿而起,只为夺回在狱中的一人……是忤逆天道,罪大恶极之人,吉田松阳之徒。”
      “大人,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
      “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吗?”定定摸了摸下巴,语气之间毫无起伏,“指望我记住每一个垫脚石的名字吗?若真是罪大恶极之人,我总该有些印象,胧,那个人做过什么?”
      “我也不记得,只记得是在乡下教授孩子学文习武而已。”
      “仅此而已?”
      “恕我直言,仅此而已。然而大人您曾经下令,肆意拉帮结派之人,亦能化作谋反之种,当处置。”
      我咬着牙攥紧了拳头,宽政大狱,那场对攘夷志士赶尽杀绝的肃清,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不知连累了多少无辜之人。即使是明知当年的我只是被找来顶罪的替罪羊,以胧为首的奈落依旧将我抓进了大狱,折磨致死,只为给定定公一个交代。
      “原来如此,看来我当时没有看走眼,犯下培养如此一名穷凶极恶之徒的罪过……”
      他的话被银时博然而起的进攻打断,松阳之徒……原来同高杉,同胧一样,银时也是松阳之徒。我看着陷入胶着的二人,心中又满是凄凉,为了夺回恩施的战争,最终变成同门相戮的惨剧,不论是高杉,银时还是胧,都不过是被这时代的车轴碾压着推向未知的前路。
      方才已经处于劣势的银时被处处压制,最终被毒针麻痹在角落,他仿佛还想要向前,挣扎着却不能动弹分毫,只有一双眼睛紧紧盯住胧,目眦欲裂。我默默的看着,心中焦急万分却不敢举动分毫,仿佛是意识到我的视线,胧微微侧目像我望过来,然后转身对着定定道,“大人,走吧。”
      德川定定接受了胧的建议,交由奈落收拾余下的残局,他自己则在胧的陪同下离开,在路过我的时候胧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在示意我跟上,然而我的脚步却仿佛粘住了一般,一步也迈不动。回望的视线里瘫倒在一层天井之中的银时每况愈下,鲜血从他的口鼻中簌簌流出,我转回视线看着已经停下脚步的胧,做出口型,“你答应过,不杀他!”
      胧摇摇头,“神经毒素,不致命。”
      我半信半疑的看一眼他,再看一眼被奈落围在中央的几人,定定下的是死令,就算不死于毒素也会死于围剿,然而我也明白此时此刻胧不下杀手已经是最大的宽容。思虑之间定定已经发现不对,转头看着胧问道,“胧卿,何事?”
      那一刻定定疑惑的看着胧,胧则直直的望着我,目光之中尽是无声的警告。楼下的厮杀声又响了起来,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咚,震耳欲聋。
      仿佛是从我的沉默中看出了端倪,胧脚下已经开始挪动,他飞快的移到我的身边阻止我冲向台阶,然而我却捡起脚下散落的毒针,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向了定定。
      没有预料到我的意图,胧几乎是转瞬之间收住了自己的脚步,再反过来奔来想要阻止我,然而在他拽住我的同时,我已经将手中的毒针刺入了定定的后背。我用尽生平最大的力道,巨大的冲击将他撞到在地,待到胧将我提起像一块破布一般扔出去时,锋利的针已经没有丝毫阻碍的没入了定定的身躯。
      被甩开的我撞碎了几扇纸门才停下,我翻身咳出一口血,看到胧忙不迭试探定定的脉搏,然后伸手按住伤口,仿佛说了什么,便有奈落的人跑来架起了定定。胧指示完后再看向我,目光已经不带任何温度,站起来径直走向了我。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他冷冷的看着我,仿佛看着的已经是一具尸体一般。
      “德川定定……杀了他,就能成全松阳之徒,不论是银时,高杉,还是你。”我又咳出一看口血,看着他笑了,“如何,不是说毒素不致命吗,怎么来不及抢救吗?”
      

  • 作者有话要说:  胧不是真想杀了银时,他心里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