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2、【倾城之姿若没有倾城的福气便只会遭殃06】 ...

  •   
      原本我只想赌一把,曾在高杉那里听来的名字,形似相近的字迹,回忆罔顾之间的珍重,未曾想到真的让我误打误撞中了。像胧这样的人,洞察力和记忆力必定卓群,被他认出并不在我的意料之外,相反他这般坦诚的态度反而让我吃惊。被这般威胁,我反而不觉得可怕,和当初打定主意让我死在牢中的境遇不同,我仍旧有他需要的筹码。念及此我反而镇定下来,反问他,“说起那位大人,你和他又是什么关系?”
      他不回答我,这也在我意料之中,我话锋一转,“该不会,也是师徒?想不到堂堂天守阁城中将军的心腹,居然同大名鼎鼎的□□师出同门。”
      他就这样默默的看着我,越是被这样注视着,我就越心虚,为了掩饰只能继续虚张声势,“话说回来,澄夜公主若是发现我不见了,必定会到处寻我,捅到茂茂大人那里,一向对妹妹疼爱的将军大人会怎么做,你想过吗?”
      “既然知道我有不死之血,就该知道你不可能杀死我,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断然不会放过你们。”
      “六转武藏便是当初爱上倾城铃兰的男人吧,背叛定定公,被砍掉一只手臂,定定公以此要挟他们不再相见是吗。如此变态的作风,看起来定定公也并非如传言那般痴迷于铃兰。”
      不论我如何虚张声势,他都不接一言,只是这样幽深的注视着我,我吞了吞口水,抿着唇暗自苦恼,面前这个人简直就像一块石头一般,不论用火烤还是用水浇都毫无反应,丝毫找不到突破点。良久他才移开了目光,淡淡开口,“如果这就是你全部的筹码,那大可不必审问了,我直接回报便是。即使不能杀掉你,但如若走不出这监牢,对他人而言同死亡倒也没有差别。”
      “等等!你……你要一直关着我?”我终于慌张起来,如若走不出这里,我就无法与银时再相见,“你这样做毫无意义!”
      他并不回应我,转身便离开了,我对着他的背影继续叫道,“胧,你如果离开,我此刻便立即自尽!”
      他脚步顿住转身看着我,神色之中几乎是带着几分迷惑,“那又如何?重新醒来之后还不是在这监牢之中。”
      “什么?”我一时间没能理解他的意思,但转瞬之间他的神色突然变了,我也忽然明白过来,抓起地上尖锐的碎石就冲着自己胸口扎下去,原本在几步开外还隔着一道牢门的男人不知是如何快速到达我身边的,在最后一刻用手隔开了我手中的钝器。血肉破开的声音响起,我低头看到手里攥着的石块几乎全数没入他手背之中,血涌出来淌了一地,可他却像毫无知觉一般用手将它摘了出来,下一刻我看到那道伤口慢慢竟然合拢起来,很快就再没有血流出。
      不死之血,便是这样神奇的东西吗?我震惊之余未曾防备,被他一把攥住了脖颈,被精密控制了力道的手只能让我痛苦却不会致命,我无法拉开那像钳子一般有力的束缚,最终只能徒劳的攥紧他的手腕,直到他最终松开了我,跌落在地上干呕许久才找回呼吸。
      “不可能……”他蹲下来看着我,伸手从我的脸颊滑过,落在我因为挣扎露出的肌肤上,原本被衣襟遮掩的伤疤露了出来,那是当初我撞在刀刃上留下的致命伤。被他触碰到的地方沾染了方才流出的鲜血,如同被火焰燎过一般钝痛着。刚刚恢复力气的我还未能反应过来,然后我看到他眯了眯眼睛,在我能够反抗之前扒开了我的衣襟。
      “不!”我挣扎着后退,虽然只是一瞬,但胸前那些伤疤还是一丝不落的被他看到。我裹紧了衣襟后退,直到脊背贴住墙才停下来,咬着牙冲他冷笑,“如何,强|迫女人很能满足你的征|服|欲?”
      “不死之血,居然还有其他形态……”没有在意我的呛声,他几乎是在震惊之中自言自语,再次回神看着我的时候,我感受到他慢慢恢复了冷静,“不能放你在这里。”
      “你要做什么?”我几乎是震惊的看着他走上前来,屈膝用手环绕住我的肩膀,不顾我的反抗将我抱了起来。距离他这样近的距离,我能够看清楚他银灰色卷曲的发梢,下颚分明的轮廓,以及近在眼前毫无防备的脖颈上跳动的血管。似乎是感受到我的目光,他并没有低头看我,只是淡淡开口道,“在你下手之前我有十八种手段可以让你失去行动能力,如果不想被折断手臂或者卸掉肩膀,劝你还是乖乖别动。”
      虽然他说的云淡风轻,但我心中明白他说的是实话,此刻只能压抑住所有的情绪,任由他抱着我走出这片监牢。绕过曲折的走廊最终停在由两人把守的大门之前,我明明白白从那两人的脸上读出了惊诧的神色,但转瞬即逝,随即恭恭敬敬的为他打开了大门。
      身后传来重锁落下的声响,我才依稀听到窃窃私语声,仔细去辨识却只有只言片语,“没想到首领大人居然……”,“第一次见到首领亲近女子……”。
      我一时间有些微妙的感觉,但视线之中胧的神色没有丝毫改变,我也就没有说什么。虽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处,但透过已经落下夜幕的天空仍旧能望见近在咫尺的天守阁,想到自己仍在城中,我姑且按耐下动荡的心情。此时此刻,只要还在他身边我便毫无机会,然而只要是人总会有破绽,我有耐心等到那一日。
      只是我未曾想到,胧居然将我带回了他的居所——说是居所也不过是我看到榻榻米上简单的铺盖推测的,说实话对于他的地位身份来说,这居所简单的过分,一方矮桌,几团蒲垫,一袭薄被,同城中这些日子看惯了的精致奢华有着极大的反差。思绪转了一圈我才想到这房中只有一套被褥,再看一眼毫无表情的人,有种如鲠在喉的感觉。
      他将我放下,用仿佛在说今天天气不错的平淡语气说道,“今日以后你就住在这。”
      我看一眼他,又看一眼这一眼就能看完的和室,决定换一个委婉的方式来表达疑问,“若我说难以入睡,你该不会还能为我讲经理佛?”
      他看了我一眼,似乎在评估我话里的讽刺意味,然后移开了视线依旧用他毫无起伏的音调说,“我不睡。”
      “你……不需要睡眠?”我有些质疑的看着他,尤其是看到他眼窝之下深陷的乌青,如若没有这一双黑眼圈他至少看起来能年轻十岁。我问完之后转念又一想,语气之间迟缓起来,“不死之血,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吗?”
      虽未明说但胧已经知道我与他所期待的大相径庭,至少如果自己被划开一刀,必然不可能立即愈合,反而有可能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反观胧……我的视线落在他方才被伤到的手背上,如果被捅一刀这个人大概也只会面无表情的将身体里的刀刃□□再送进对方的胸膛。有那么一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和他并不是同一类生物,但仿佛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在矮桌旁坐下来,摘掉被血浸透的黑色护腕,露出的小臂至手腕之上,细细密密的竟然全是伤疤。
      “我等只是偷盗了不死之血的一丁点力量,自然不可能与那位大人相比,虽然这份力量在你我体内的变现形式并不相同,但毋庸置疑你的身上流有龙脉之血。”
      我并不明白何为龙脉,何为不死之血,但被他反复提及的那位大人让我十分在意,“你口中的那位大人,究竟是何人?”
      他侧目瞥了我一眼,“该知道的时候,你自会知道。”
      话已至此,再多问什么也是无用,我迈着步子走了过去。我尚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在他眼皮下深眠,只是靠坐在房间的另一端静静看着他,一开始他取了磨刀石自顾自的磨刀,后来又用软布蘸了刀油擦拭,最终摊开纸笔竟然开始书写。连番的惊变消磨了我本就不多的精力,昏昏沉沉之间我只记得最后一眼是他安静翻页的动作,再后来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写到这里的时候,我内心在叫嚣,piao了大师兄!
    然而我不能这么做。
    改天单开一篇专门piao大师兄吧,微笑。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