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3 ...

  •   七八月份的天气是最善变的。
      
      前一分钟还是阳光普照,下一分钟就阴云密布,同时还刮起了大风,竹林被吹得沙沙作响,枯黄的竹叶被吹到半空中到处乱飘,营造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压抑感。
      
      “偏东雨要来了!各家各户赶紧回去收东西了噢——!”不知从哪家传来扯着嗓子的一声吼,让被闷热笼罩的宁静小村庄顿时热闹起来,家家户户都全体出动,趁着现在阵雨还没有下下来,把在院坝、房顶、挂绳上晾着的衣服、干菜、粮食统统收进屋里。
      
      周二婆婆看着周爷爷家还没动静,疑惑这一大家子咋一个人都没有,便喊了几声:“大哥!嫂子!立志!春玲!你们在家吗?偏东雨要来了,搞快收东西!”
      
      没人回应,周二婆婆担心都去坡上干活了,于是吩咐了儿媳一句让她帮忙看顾着自家里,便往周爷爷家去帮忙收拾。
      
      她男人周二爷爷和周爷爷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兄弟,她和周爷爷的老婆周婆婆,也就是她的嫂子关系也还不错,平时都是你帮我一把,我帮你一把的。
      
      虽偶尔会有点磕碰吧,但牙齿和舌头有时候都要“打架”呢,更不用说两家人了,正事儿上他们都还是拎的清的。
      
      不过当她走到周爷爷院门口的时候,房门却“吱呀”一声开了。
      
      “嫂子,你在家里嗦?”周二婆婆惊讶地看着周婆婆憔悴的神色和红肿的眼眶,又看着紧跟在周婆婆身后出现的瘦小女人和她手里牵着的同样瘦巴巴的小女孩,“哎呀,永丽什么时候回来的?金凤?还记得二婆婆不?”
      
      没想到外面还有人,周婆婆和周永丽都愣了一下,周永丽甚至还后退了半步,还带着红眼圈的脸上挤出一个不太好意思的笑来:“婶婶,我今天中午饭后回来的。”
      
      小女孩田金凤攥紧了妈妈的衣服,嘴巴张了张,却没出声,然后整个人都缩到角落里去。
      
      这孩子,怎么这么怕生。
      
      周二婆婆心里叹了一句,然后又眼尖地看到周永丽的眼眶靠近太阳穴那儿有点发青,嘴角好像也有点破皮的样子,心里疑惑,嘴里就直接问了出来:“永丽,你看起来又瘦了,还有,脸上咋个了?怎么……”
      
      周永丽连忙侧过身去捂着脸:“没、没什么……”
      
      “啥子叫没什么!你婶婶又不是外人!”周永丽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婆婆打断了,周婆婆个头不高,矮矮胖胖的,就算是不笑看起来也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她脾气软和,却并不代表没脾气,此时被问到痛处,未语泪先流,“她婶婶,你给评评理,这脸上打得……这完全是当仇人在打啊!”
      
      周二婆婆心里一沉,眉头一皱,叉着腰:“咋子了,哪个狗(日)的居然欺负我们周家的娃娃?!”周二婆婆的身材和相貌都要更瘦一些,眼睛里精光烁烁,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惹的老太太,此刻眉毛一竖看起来更吓人。
      
      周永丽身体一颤,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闪避的态度明显不想提这个话题,但是周婆婆却气愤得很,反正她和这个妯娌关系也不错,又不是外人,所以就干脆地呸了一个:“还有哪个?不就是田远平那个砍脑壳的!我乖裳裳的女娃儿嫁给他,他不仅打我家永丽,还要和我家永丽离婚!”
      
      周二婆婆大惊失色:“啥?离婚?他凭啥?”在农村,离婚可是大事,大家不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凑合着过,能提到离婚的话,肯定是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了。可是根据她所了解的,周永丽从小就是个乖巧内向的。
      
      周婆婆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就嫌弃我家永丽没给他生带把的吗?别个领导些都说了,生儿生女一个样!我家永丽嫁过去伺候他一大家子,就因为没生个男的就动手!他还要脸不?”
      
      周二婆婆也义愤填膺:“哎呀、这、这也太那个了……”
      
      话虽如此,但是他们传统的观念里,不管生多少女儿,总要生个儿子才算是松口气,毕竟儿子才是顶梁柱。只不过涉及到自家人,那肯定是要站在自家人这边声讨别人的。
      
      “妈,莫说了。”周永丽觉得很难堪,小声哀求。
      
      ☆★☆★
      
      周永丽是周家最小的女儿,算是老来子,今年不过26岁,当初结婚的时候也才十八。
      
      因为出生那年早产加闹饥荒,导致个头小小的,还不到一米六——周家人女性都在一米六三到一米七不等,这就显得她个头尤其的瘦小。
      
      但个头虽然娇小,却并不影响周永丽的颜值,老周家的人长相就没有差了的,周永丽眉清目秀,做事勤快,性格温柔,亲哥哥是榕树村村长,对她有意思的人家并不在少数。
      
      之所以最后嫁到田家村去,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看在田远平的家境上。
      
      田家村比榕树村要富裕,且田远平个子高大,浓眉大眼的有些小帅,还在镇上做水电工,一个月工资有三百块,在整个县城都算得上中等,除了有点喜欢抽烟喝酒外,并没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可是在他们这儿,哪个老爷们儿不抽烟喝酒,这根本就不是缺点!
      
      所以田远平同样也是炙手可热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比周永丽还要热门。
      
      之所以最后和周永丽结婚,还是田母拍板定下的——田远平的父亲早逝,和寡母一起住,而田母是个远近闻名厉害的。
      
      周家距离田家村比较远,具体情况不是很清楚,只隐约听说田母厉害,可也在媒人“男人去得早,女人拖儿带女顶立门户是要厉害点”的说法给糊弄了过去,再一看田家就田远平一个儿子,其他三个都是已经出嫁的姐姐,田远平个人条件也不错,聘礼也挺大手笔的,想着周永丽嫁过去应该不会缺吃喝,便应下了这门亲事。
      
      婚后周永丽也的确幸福了一段时间,直到她第一胎生下了个女儿。
      
      然后周永丽这才知道,当初田家选择自己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自己的哥哥姐姐结婚后就没有生过一个女娃,所以田家想要让她加进去之后也一举得男,为田家开枝散叶。
      
      田母是直接把脸垮掉了,周永丽坐月子的时候连一碗红糖水鸡蛋都没得喝。
      
      田远平嘴上不说,但也对自己没有儿子耿耿于怀,对于田母对妻子的苛责视而不见,甚至在周永丽前脚才出了月子,后脚就又让她怀上了。
      
      当然,因为周永丽第一胎生了个女儿的缘故,这一回可没有她第一次怀孕时的精心伺候,别说是什么红糖鸡蛋了,洗衣做饭都得自己来——虽然在农村这样的情况也属于正常,好多孕妇在生产前一天都还在下地,只是偏偏周永丽这次怀的双胎,她个头瘦小,生头胎没坐好月子,出了月子就又怀上,身体状况本来就比普通孕妇更加脆弱。
      
      在一次洗衣服的时候脚下踩了青苔滑了一跤,肚子里的孩子就没有保住。
      
      彼时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到两个月。
      
      一般怀孕要四个月了去正规医院做超声波检查才能知道肚子里胎儿的性别,可田母却一口咬定周永丽那流掉的两块肉是两个男婴,说周永丽福气薄让他们田家损失了两个金孙孙。
      
      田远平也很不高兴,他自己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丁,对于儿子传宗接代十分看重,任由小产了的周永丽自己躺在床上昏昏沉沉。
      
      周婆婆在后面消息传到耳朵里的时候就气不过,一向信奉和气生财的她和周二婆婆一起跑到田家村堵着田家的门骂了个酣畅淋漓。
      
      当时田家母子也被周婆婆爆发出来的剽悍给吓住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煮了个红糖水荷包蛋给周永丽吃。
      
      周永丽是合着眼泪咽下去的。
      
      只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周婆婆这回能为女儿强出头一次,却不能回回都盯着女儿。
      
      在周婆婆离开田家村之后,周永丽在田家村的日子并不算好过。
      
      但周永丽一向是个隐忍内敛的性子,只要没有闹到不可挽回的地步,这日子还不是得过?
      
      况且,她还有个女儿要养。
      
      不仅周永丽,其实许多结了婚的农村女性都是这样。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多年媳妇熬成婆什么的,就是她们的真实写照。
      
      就连周婆婆,别看她泼辣得很,年轻的时候也是被婆婆妈磋磨过的。
      
      哪怕老太太已经走了好几年了,她还时不时地念叨着当初坐月子的时候,老太太听信外人的话认为她是在借机躲懒,脑袋抽风一盆冷水就往她的床褥泼过来,导致她落下了月子病,稍微天气潮湿点身上都这儿痛那儿痛的。
      
      不扯远了,话题还是回到周永丽这儿,自双胞胎流产之后,就这样过了五六年。
      
      期间周杨考上大学之后,田远平还主动送来300块钱说给周杨当奖金和庆贺——实际上也是给周杨凑上大学的学费,见他这样做,周家人都以为他是因为周永丽的缘故爱屋及乌,对他的印象和态度不由得变好了许多。
      
      期间周杨大学寒暑假回来的时候,田远平也必然带着妻儿回榕树村聚一聚,周永丽也和田远平夫妻和睦的样子,周家人自然是希望周永丽夫妻俩和和美美的,于是都有志一同地选择性遗忘了当初的不快,亲戚之间重新亲热起来。
      
      谁知道好日子没过几年,夫妻俩就闹到了离婚的地步。
      
      ☆★☆★
      
      “你们在说什么呢!马上就要下偏东雨了,咋院坝里的东西还没收?”突然闯入的男声打断了几人愁闷的气氛,本来在坡上自家土地里劳作的周爷爷扛着锄头回来,一抬头就看到自家幺女站在院子里,“永丽!你咋回来了?咋还带着金凤?远平女婿呢?”
      
      见到面上皱纹沟壑的老父亲,周永丽鼻子一酸,正要粉饰太平,那边从村口便传出了之前喊下雨了收拾东西的洪亮嗓音:“哟喂——村长哇,你家的大学生回来了喂——!”

  • 作者有话要说:  三更完毕~
    偏东雨——方言,就是指阵雨、暴雨
    关于年龄,一直到沙子这一代,农村不读书的女孩儿结婚都很早,基本上初中毕业之后就去打工,然后差不多到了十八岁十九岁就先摆酒席达成事实婚姻,然后等到了可以领证的年龄再去补证。想沙子大一的时候还接到了小学同学的结婚吃酒席的邀请呢。
    打滚求小仙女们收藏留言呀~
    按老规矩,前三章留言的小仙女们掉落小红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