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Chapter 1 ...

  •   日暮风起,悬月高挂。
      
      “失火了!快来人!”
      
      一道惊呼声打破夜的平静,皇城郊外的一处围猎场内乱作一团,其中一处最为华丽精美的营帐被熊熊火焰烧了大半,黑烟四起,呛咳声、惊呼声、怒吼声此起彼伏。
      
      百步外的营帐都安然无恙,仿佛这里失火只是天干热燥的意外。
      
      “王爷,”一名小厮面色仓皇的跑进帐内,在桌案前咚的一声跪下,急匆匆道,“我们派去的人被陛下当场抓获了!”
      
      男人神色难辨,垂眸认真看着桌案上的一张图纸,久久没有回应。
      
      室内一片令人窒息的沉默,冷汗自小厮额间缓缓滴落,面色惨白两股战战,直到他害怕的牙关开始轻颤,面前的男人才缓缓抬头,语气无波无澜,
      
      “这火,烧了多久了。”
      
      “约莫一盏茶的时间,刚烧起来便被陛下的人察觉了,只是帐外有燃油才能维持......”
      
      双唇绷直,沈沐眉头轻蹙,心中盘算着时间。
      
      约莫一盏茶前,也就是国君营帐刚遭人恶意纵火时,他穿书了。
      
      书中与他同名同姓的原身沈沐权势滔天,为夺皇权步步为营,先是不顾众人非议,将毫无背景的六皇子萧繁扶上皇位,又在老皇帝去世后,以摄政王和亚父的双重身份稳压新皇一头,以其“年幼”为借口,稳稳将权力握在手中。
      
      可不过几年,原身却突然发现萧繁并未成为听话的傀儡,反倒暗中集权,于是便有了推翻政权、再拥新主的意图;而身为原书唯一男主,萧繁很早识破他的狼子野心,在极短的时间渡过初期的根基不稳、中期的锋芒初露,最后彻底黑化,绝地反击,亲手将原身擒拿。
      
      简单斩杀早已无法平息帝怒,原身的后半生都被囚禁深宫,被萧繁各种花样玩弄至死。
      
      想到这具身子最终不得好死的结局,刚穿书的沈沐实实在在打了个寒噤。
      
      好在事态并非不可挽回,小暴君虽羽翼初现,目前还不具备杀死原身的能力,两人堪堪持平。
      
      就好比现在,即使全猎场的人都心知肚明,有能力且敢明目张胆在小暴君帐外撒燃油的只沈沐一人,只要没有铁板钉钉的证据,甚至没人敢跳出来怀疑他。
      
      在小厮敬畏万分的注视下,沈沐将桌上图纸收好,起身掀帘来到营帐外,轻瞥一眼守在帐外的数名士兵,最终将视线放在百步外的国君营帐。
      
      男人青丝高束,一袭墨色袍服系着玉色腰带,背脊笔直,姿态挺拔闲雅,身形消瘦,若刻意忽略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他看起来几乎毫无攻击力。
      
      “王爷。”
      
      帐外一身戎装的壮硕精兵见人出来,立即恭敬行礼,垂眸遮挡眼中惧色,无一敢抬头直视那双冰冷眼眸。
      
      男人薄唇轻启,声线低凉如冰,“陛下情况如何?”  
      
      面色轻颤,领头的士兵紧张的连连吞咽,磕磕绊绊地回话,“陛、陛下除了手臂意外划伤外,并无大碍.......”
      
      眉眼一松,沈沐没忍住地长舒口气;刚想开口,身高八尺的男人却突然跪在他面前,双手颤抖,卑微的口吻乞求他,“十一他们当场便服毒自尽,一定不会留下证据。”
      
      “还请王爷放过他们的家人!”
      
      十一等人便是原身安排的纵火者,这些人受了原身要挟,不得不替他出生入死,为防叛变,连家人都一并受原身“照顾”。
      
      “此事以后再说,”沈沐心中暗骂原身行事残暴,不便立即扭转原身形象,只得板着脸凉声道,“现在该做什么,还用我多说吗。”
      
      此言一出,男人自然明白沈沐态度,面露喜色地从地上起来,回身朝身后人猛的一挥手,恢复了熊熊气势,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起来!”
      
      看着十数名士兵迅速离开,沈沐又抬头看了眼远处基本扑灭的火势,放心地转身回到屋内,思量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按照原书情节,大火扑灭的一个时辰后,怒火难平的小暴君会传他到一处凉亭谈心,并在暗处准备好弓箭手,打算一举击杀。
      
      而原身自然不甘示弱,提前得到讯息,会面时带了整整两千人马在旁守候,大有“敢动我你也别想好过”的意思。
      
      自此,两人开始正面交锋,直到原身落败惨死。
      
      果不其然,不过一会儿便有太监带着小暴君的口谕赶来,细声细气地交代了约定时间和凉亭的具体位置。
      
      “王爷也略略做些准备吧,奴才得令时,看陛下气得很呢。”
      
      分明是小暴君身边的人,却狗腿地在他这里卖人情,沈沐甚至懒得骂他,甩给身边小厮一个眼神,毫不客气地把人“请”了出去。
      
      两千精兵早已蓄势待发,沈沐却没下达指令;只是随意安排两句后,突然吸了两下鼻子,没忍住地轻咳两声。
      
      他嗅觉生来异于常人,穿书后这具身体连带着也受到影响;刚刚不过在营帐外待了一会儿,身上就沾染了呛鼻的烧焦味,让他无法忍受,连连打了几个喷嚏。
      
      围猎场后有一池温泉,最适合身心疲惫时泡上一时半刻;沈沐皱眉,低头闻了闻墨色长衫。
      
      这幅样子去见萧繁似乎不大好。
      
      最终还是没忍住,他不愿招摇只唤了名服侍的奴仆,命人带上换洗衣物便来到池边。
      
      -
      
      命奴仆在入口处候着,沈沐缓步经过石子小路,来到一方清泉边。
      
      热气氤氲,烟云弥漫,眼前的清池清可见底,隔着雾气一眼望不到边。
      
      褪下层层衣衫,沈沐仅着一件素白里衣,找了处隐蔽位置,蹲下身用手试了试温度,然后坐在池边慢慢将足尖脚踝、最后到齐腰位置浸入水中,温度适中的热泉让他舒适地轻叹一声。
      
      找了处隐蔽位置,他靠着泉壁慢慢将整个身子浸入水中,心里反复思量日后该如何。
      
      以原身此时的地位权力,舍弃手中兵权势力、直接辞官隐退并非不可。
      
      只是他在小暴君的“死亡笔记”上估计会高居榜首,万一哪天小暴君不开心,突然想拿他开涮了,小命不保也是很有可能的。
      
      与其在刀尖上讨日子,不如先把自己的名字从小暴君的本子上移除,再辞官隐退,靠着原身的家缠万贯享受咸鱼生活,岂不快哉。
      
      正美滋滋地想着,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沈沐在水下听不真切,有些警觉地从水中出来。  
      
      -
      
      营帐内鸦雀无声,地上却齐齐跪满了人,各自身体战栗面色惨白,前面五六名护卫打扮的男人抖的更如筛糠一般,不时能听见关节摩擦的嘎吱响。
      
      “陛下,臣按照您的吩咐,”有人掀帘进来,铠甲带着点点血迹,跪下行礼,“已将纵火三人斩首分尸。”
      
      龙椅上的青年约莫十八/九的模样,面容凌厉眉眼深邃,鼻梁笔挺薄唇绷直,五官无一不透着冷漠疏离。
      
      他的左臂上有道近两寸长的伤口,血珠正争先恐后往外涌,跪在龙椅边上药的太医满脸冷汗,青年却目无表情地看了眼通报的男人,眼刀如孤鹰般锐利。
      
      半晌后,他冷冷开口,声线是与年龄不符的低沉喑哑,
      
      “所以,你将人分尸,也没找出分毫证据。”
      
      “废物。”
      
      话音刚落男人脸色一白,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胸口处突然出现的血色刀刃,闷哼一声便重重倒地,抽搐几下没了气息。
      
      帐内余下人又是面色一抖,汗如雨下不敢多言。
      
      手臂上的伤一会便被妥善处理,萧繁听着太医在耳边絮絮叨叨就是一阵心烦,眼皮底下这些废物毫无用处,失去耐心的他站起身,不在意地随意一挥手,去了屏风后面。
      
      将满室的求饶与惨叫丢在身后。
      
      “陛下要去温泉沐浴?”年长的嬷嬷应了吩咐赶来,看着萧繁左臂上的白纱,犹豫半晌还是劝了一句,“可太医刚说过,您这两日最好不要让手臂沾水——”
      
      “弓箭手的事,”萧繁抬头瞥了嬷嬷一眼,见人立即垂头不敢再说一字,侧目对身旁的护卫道,“准备的如何。”
      
      “八十名弓箭手已在凉亭内准备就绪,”年轻护卫沉稳应答,“只要陛下摔杯为号,摄政王很难逃脱。”
      
      沈沐,既然你敢先动手。
      
      萧繁黑漆漆的双眸闪过一丝近似病态的光亮,离开营帐前,他的视线在角落处整齐摆放的铁链麻绳、以及带着倒刺的鞭子上停了停,唇角一勾。
      
      黏腻的汗滴贴在身上极不舒服,萧繁乘着龙辇来到小山后的温泉处,听见龙辇外一声闷响,掀开帘子。
      
      护卫手持长刀,剑尖几滴殷红滚落,“臣已检查完毕,陛下请放心沐浴。”
      
      不在意地应了一声,萧繁目不斜视地从尸体旁走过,屏退他人,独自朝着泉边走去,双眸沉沉。
      
      他已传了口谕,一个时辰后同沈沐在凉亭见面,而他已在暗处埋下兵力。
      
      沈沐必死无疑。
      
      不,沈沐那样自命不凡的人,怎么能轻易杀死。
      
      应该将他囚禁在密不透光的地牢内,熬鹰似的慢慢折磨他,让他痛的下不了地,最后只能对自己求饶。
      
      想起角落里准备已久刑具,空无一人的石板路上,独身前行的萧繁轻笑一声,如墨般的冰冷双眸中卷席着无尽快意。
      
      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哗啦水声,萧繁眸中寒光一闪,右手瞬间摸出紧贴小臂内侧的匕首,剑光一闪刀身出鞘。
      
      十几步外一处隐蔽的大石后,萧繁只觉眼前白光一闪,水中突然出现一具身子,身形偏瘦却不羸弱,肩宽腰窄肌肉匀称,身体线条意外的好。
      
      这人披着一件素白内衫,被水浸透后紧紧贴在毫无赘肉的身上,胸前两处更是若隐若现。
      
      男人似乎没有料到他的到来,一双清眸中是来不及遮掩的差异,青丝凌乱贴在鬓角,略微上挑的眼尾微微泛红。
      
      仿佛被人狠狠欺负过一般。
      
      

  • 作者有话要说:  萧繁:就,见媳妇前一定要把自己洗的香香的才行
    团子开坑啦,前三章当天评论送红包,希望大家能喜欢沈沐和萧繁的故事wwww
    ---
    团子预收文 美人师尊他攻略错对象了【穿书】求收藏!!
     
      阮泊穿成仙侠文里的美人师尊,主角是他徒弟。    
      和所有主角师尊一样,他也将经历飞升失败、走火入魔、耳聋眼瞎后被徒弟关进小黑屋等一系列悲惨命运。
      看着还未黑化的乖巧主角,阮泊果断抱起手边毛茸茸的灵宠团子,十分镇定:稳住,不慌,来得及。
      
      为逃过“不是被压、就是被杀”的万年诅咒,徒弟受伤阮泊派人送药,徒弟修炼受阻阮泊远程指导,就连徒弟和反派魔尊大打出手,阮泊也只在一旁远远围观,不给徒弟任何关他小黑屋的机会。
      阮泊唯一要做的就是窝在屋子里,每天给灵宠团子洗澡做饭撸撸毛,静等飞升之日的到来。
      
      一切都顺利无比,直到阮泊飞升失败。
      主角徒弟没有黑化,养了大半年的毛绒团子却摇身一变成了人,还长了张和魔尊一模一样的脸。
      虚弱的阮泊被人抱上床榻,眼睁睁看着青年在他身边躺下,说话时声音低沉而慵懒:
      “主人的身子还是这样冷,不如让本座来暖暖吧。”
      
      阮泊:“......”
      攻略错对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1、腹黑装乖心机攻?X?温柔洒脱美人受
    2、年下,1v1,SC,HE
    另一篇预收《影帝又在为他的CP产粮【娱乐圈】》 求收藏!!
    简辰在娱乐圈打拼多年,一直默默无闻,直到某天意外和当红影帝闻勘滚了床单。
    第二天,一条他和闻勘的cp剪辑视频横空出世,荣登热搜,席卷CP超话。而简辰还因此得到闻勘新电影男二号的机会,一夜爆红。
    片场里,看着冷眼望向他的男人,简辰:“我没有我不是听我解释。”
    传闻中的闻勘冷漠且不近人情,尤其最讨厌一夜成名的花瓶流量。
    为了留下好印象,简辰苦心研读剧本、兢兢业业演戏,终于打动了万年冰山萧影帝。
    闻勘:“晚上来我房间,给你讲讲戏。”
    整部剧下来,简辰演技飞升,腰也快断了。
    爆红必然饱受争议,简辰被网友钉上了吸血上位的耻辱柱,嘲讽不断。
    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简辰某日下戏后,决定去找闻勘解释清楚。
    “我相信你,”闻勘正在手机直播,抬头对上简辰视线,淡定开口,“因为那个视频是我剪的。”
    简辰:“......”
    直播间几百万粉丝:“......”
    看着屏幕上暴增的弹幕,男人一挑眉,风轻云淡道,“我为自己的CP产粮,有问题?”
       
    多年重逢,双向暗恋,1v1,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