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心怀八卦之心的家伙都去死去死 ...

  •   这一夜我睡得很差,我总觉得要是我睡着了,而冲田恰好醒来,那我就会被他偷袭。他平时就是这么对待土方先生的。我咒了一夜的冲田和银桑,只在深更半夜的时候睡过一小段时间,第二天早上,我的双眼之下带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只不过被浓密的黑毛挡住了看不见而已。
      
      “呦,早啊,冲田王八蛋。”我狰狞的笑着,看着正在伸懒腰的冲田总悟。我在失眠辗转反侧感受内心煎熬的时候,冲田鬼畜睡得可真是香甜。
      
      “你叫我什么?”冲田的表情不善。
      
      “您听错了,主人。”我努力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故意说的很小声,尾巴在地上狠狠一甩。山崎退,我记下你小子第二次了!门后面就那么舒服吗?你干脆一辈子待在门后面好了!就你那点潜伏偷窥的功夫,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冲田正背对着我换警服,对于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声音大点,我听不清。”
      
      你做梦!我们的约定是在没有第三人在场的时候才叫主人的!你这个人类迟钝的感官感觉不到,不代表第三人就不存在!我猛地在地上一跳,穿过门上的纸,准准的踩在山崎退的脸上。
      
      不能张开嘴骂人,我在他的脸上留下了几道血痕,才勉强解了气,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
      
      “哦,山崎,你在啊。”冲田一边把外套穿上,一边歪着身子朝外看过来。“干得好,猫桑。”
      
      我一甩尾巴,别开了头。别以为你小子夸了老子两句,老子就会开心!
      
      冲田戴上佩刀,跨过仰面躺在地上的山崎退,一把把我捞起来,搁在了肩上。“走吧,去吃早饭。”感受到我准备往下跳的动作,他忽然扭过头来,已极近的距离对我露出一个威胁的笑。
      
      喵!我全身的毛都呛了起来。这是恐怖片啊!妥妥的恐怖片!
      
      冲田诡异的满意了,迈开步子朝食堂走去。
      
      “真难得啊,今天居然和总悟待在一起。”一抬眼,我看到土方先生叼着烟,手里端着餐盘,朝我这边打着招呼。
      
      土方先生!救我!
      
      不敢张大嘴求救,我只能用可怜巴巴的目光盯着土方先生,然而土方先生刚好把头转了回去,信号传送失败。冲田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似的,朝我斜了一眼。
      
      我又怂了,没办法,谁掌握了把柄,谁就是老大。冲田总悟,你就祈祷吧,有一天不要被我抓住了痛脚,不然我玩死你丫的!
      
      早饭有肉饼,还有我超——爱的半流质煎蛋,但是张不大嘴,这些东西都没办法好好吃进嘴巴里。我思考了一下,或许维持猫的形态,就算把渣子和蛋黄弄得到处都是,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只要把头埋得深一点,应该也不会暴露吧……好!就这么……
      
      “猫桑,你不变回人形,难道要我帮你拿吗?”冲田的声音此时却偏偏响了起来。
      
      变回人形拿了盘子,端到脚落,再变成猫,这种操作,怎么想都很引人注目。冲田这个混蛋,连一点体贴都没有吗?
      
      我恶狠狠瞪向他,却看到这家伙恶趣味的鬼畜笑容。
      
      岂可修!这家伙分明是故意的!故意想叫我出丑!
      
      看他对我做出“牙”的口型,我也只好恨恨的变回了原型,随手拿起了一杯牛奶和一片面包,就准备转身找位置。
      
      “猫桑,你忘了拿你最喜欢吃的煎蛋了。”冲田的一只手拽住了我的胳膊,一副好心提醒的模样。
      
      我的额头上冒出一个十字,又走了回去,端起一盘煎蛋,狠狠的甩在了冲田总悟的脸上!……当然我也只能这么想想而已。我端起煎蛋,假装感谢的超冲田总悟点了点头,眼神在餐桌上游移,寻找着一个人少的脚落。
      
      “我好不容易想和猫桑搞好关系了,难道猫桑不趁此机会,和我坐·在·一·起·好好吃顿早餐吗?”冲田总悟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露出一个状似人畜无害的微笑。
      
      屁嘞吧!人畜无害个鬼啊!老子看神威每次杀人之前可都是这么笑的!你骗不过我的!
      
      我很是努力的勾出一个又含蓄又扭曲的笑,点了点头。听你的,在老子牙补好之前,老子都听你的!
      
      冲田端着盘子,坐到了土方先生的对面,随即朝着自己的右手边拍了拍,示意我坐过去。我稍稍微松了一口气。靠近土方先生一点,冲田的注意力或许就会被土方先生吸引走一点,我的压力也会少一些。而且土方先生又可靠又明理,要是冲田再搞一些无理的要求,他一定会出手阻止的。
      
      这么想着,我朝土方先生露出一个有些苦涩的笑。
      
      “喂,辰罗桑,你没事……”
      
      “猫桑,要和我搞好关系,就不要去看土方先生哦。”冲田一把勾住我脖子上的项圈,往他的方向一拽,打断了土方先生的话。要不是我反应快,我的鼻子一定已经磕到这家伙的肩膀了。
      
      岂可修!项圈系的不紧,我差点忘了还有这玩意了!我握住冲田的手不由得弹出了指甲。然而我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一爪子把这玩意切断的想法。
      
      愤怒使我浑身发抖,但我还是努力装作听话的点了点头。
      
      这一下,足够所有人注意到这边的情景了。在他们眼中看来,就是一个怕(气)的浑身发抖,眼眶发红的少女正委委屈屈的对于冲田鬼畜言听计从。
      
      我飞快的喝了牛奶,将面包撕成小条塞进嘴里,看着煎蛋,一脸纠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在不张大嘴的同时不把蛋黄糊的到处都是的把这玩意吃掉啊?!
      
      我刚想放弃,却看到冲田总悟这直直的看着我。
      
      我刚刚有些抬起的身子又落下了。
      
      要不变回猫?就算有点怪……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我刚准备变身,冲田却像是读到了我的心思一般,又提前出声道:“我想看猫桑用虎牙咬开煎蛋的样子,请满足我这个要求。”
      
      就算是用敬语,这也是赤|裸裸的威胁!还专门提到我已经没有了的小虎牙!
      
      我的指甲瞬间出鞘,抠进桌面,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喂,辰罗桑,你是不是被总悟抓到什么把柄了?”土方先生问道。
      
      土方先生!您太聪明了!您说的对啊!
      
      我感动的快要哭出来了,虽然很想再次发出求助信号,但我却被勒令了不准看土方先生。我抿着嘴,摇了摇头。
      
      “那三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一边桌子上传来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不知道……昨天辰罗桑不是还和土方先生很好的样子吗?还揪着他的衣角呢!”
      
      “是啊,我还在想是不是辰罗桑喜欢土方先生呢。”
      
      “是啊,昨天的辰罗桑女人味十足呢。不是说遇上了喜欢的人,再凶残的女人都会露出柔情一面吗?”
      
      “那又关冲田先生什么事?”
      
      “横刀夺爱?”
      
      “……可是冲田队长和辰罗桑不是一直不对付吗?”
      
      “你傻啊,少年表现爱意的方式就是故意态度恶劣的捉弄对方啊!”
      
      “啊对了,辰罗桑脖子上那应该是冲田队长的项圈吧?”
      
      “应该是,我今早还看到她好像叫冲田队长主人来着……”山崎退的声音忽然插了进去。
      
      “诶——”
      
      “那个辰罗桑?!!”一群人哗然。
      
      不知道我旁边这几个家伙听到没有,反正我是把所有人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这群家伙!是队规不够严了还是私藏的JUNMP不好看了?为什么这么八卦!当我的猫耳朵是聋的吗!
      
      我一咬牙,端起盘子挡住脸,用一种极蠢的方式囫囵咽下了煎蛋,又伸出舌头舔干净了嘴边的蛋黄。我一把抓起筷子,转过身,飞快的朝着那群埋头八卦的人甩了过去。筷子穿过那群人之间,准确的擦过两个人的耳边,钉入了木柱子里,筷尾还在颤动,嗡嗡作响。
      
      一片死寂,只能听见我为了平复愤怒而努力深呼吸的声音。
      
      “……辰罗桑……你哭了?”近藤桑瞪圆了眼睛,震惊的看着我。
      
      嗯?我哭了?我愣了一下,一抹脸上,果然摸到了湿湿的泪水,探到鼻子底下闻一闻,还能辨别出其中咸咸的味道。
      
      大概是因为失眠,我的眼中布满了红血丝,本就很容易产生泪水,又被冲田一气,一不小心就流了下来。更可恶的是,本就干涩敏感的眼睛,被泪水一刺激,反而分泌出了更多的泪水,甚至叫我的视线都有些模糊了起来。但不管怎么解释,我在真选组的人们面前露出了如此丢脸的一面。
      
      “不准看。”我刚想张嘴吼,却忽然又将嘴紧紧闭上,最终只含糊成了只有我自己听得懂的几个音节。
      
      “喂……喂!你们!快点道歉啊!”土方先生有些结巴的吼道。
      
      “啊、啊……对不起,辰罗桑!”
      
      “辰罗桑对不起!”
      
      “辰罗桑……”
      
      够了!我没有哭!我就是有点生气,又恰好不能辩解而已!我不想给土方先生,给大家添麻烦的!
      
      我不禁更生气了,不止对冲田,对真选组的其他人,也对我自己。我弯下身子,做出攻击的姿势,却忽然变回猫的形态,猛地窜出,从众人的脚边飞奔而过,溜出了门外。我看到了土方先生试图阻止我的样子,也看到了有队员做出了防备的姿态。但是我是不会伤害他们的,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我只是想吓吓他们。
      
      这样逃跑,叫我看起来应该没有那么丢人吧。而且看到他们害怕的样子,让我稍微觉得开心了一点。
      
      如果我听到了之后他们在餐厅里交头接耳说的今天的辰罗桑也有点可爱的话,我一定会后悔没有真的发动攻击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