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不论是什么样的抖S都不是好人上 ...

  •   江户的牙科一直贵的吓人,我几乎没有存款,要想去补牙,还要花上很长一段时间攒钱。而罪魁祸首坂田银时,也要付出一定的赔偿来。
      
      我的眼泪因为委屈一直止不住,银桑看起来有些手忙脚乱。
      
      “辰罗,你先别哭了,你看你这么一个少女揪着我一直哭,叫其他人看见了也影响不好嘛。银桑我会替你想办法的,总之你先别哭了。”
      
      我的名字是辰罗,就是那个宇宙三大佣兵种族之中以团结作战著称的辰罗。妖怪的名字是不能随便告诉别人的,不过我也根本没有名字就是了。在遇上神威的时候,我随便一瞥他正在看的杂志上被加粗放大的这个名字,就叫了辰罗。也正是因为这个名字,才引起了神威的注意。
      
      “老子也没有想哭好吗!老子要是停的下来早停了!”我哽咽道。没了牙齿,我就好像控制不了那种慌乱和委屈的情绪,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就连说话都底气不足了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惹哭一个少女啊,话说少女哭起来要怎么哄才好啊?银桑不是已经到过歉了吗?之后还要怎么做?难道还要银桑亲亲抱抱举高高吗?”银桑苦恼的薅着头发,在原地打转转。
      
      我们还在这个空无一人的小巷子里,街上有不少人都认识我,我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么丢人的一面。
      
      “谁要你亲亲抱抱举高高啊!严格来讲我岁数比你大好吗?”我没好气道,撕了一块衣角小心翼翼的把牙齿包好,放进了口袋里,随后变回猫的形态,跳上了银桑的肩膀。“带我去找牙医。”
      
      银桑于是把我带到了一家及其破旧的牙医店门口,一看就很不靠谱。刚一靠近店门,我全身的毛就炸了起来。这个地方我记得,有一次,土方先生因为蛋黄酱吃得太多而长了蛀牙,他那天请假去看了牙医,回来肚子上却多了一个巨大的伤口。据他所说,是他的肚子上被牙医加上了家政机器人。而那时候他身上带的味道,和这家店一模一样。
      
      坂田银时这个混蛋,居然带我去黑店!
      
      虽然因为正在大街上,我不能以猫的形态口吐人言,但我还是极力的表现出了全身心的抗拒。
      
      坂田银时像是不明所以一样茫然的看着我:“怎么了?不愿意去看牙医吗?”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从他的脸上看出了一丝冲田鬼畜的影子。
      
      我错了,我原本以为这个天然卷也就是个颓废了一点,还是有正义感的,没想到居然和冲田鬼畜一个样恶趣味。
      
      我刚刚才稍微有些减小的势头的泪水又因为愤怒而加量飚了出来。
      
      “去死吧你!”我叼着他的耳垂,及其小声的骂道。
      
      “嘛,银桑就是逗你一下嘛。”银桑摆出一副开玩笑的嘴脸来。
      
      屁嘞!要是我刚才没有炸毛,你绝对打算在这个地方随便糊弄我的吧!我从嗓子中发出低沉的唔噜声,指甲伸出,抠进了银桑的肩膀。
      
      “辰罗妹子啊,你看,银桑家很穷的,连小神乐都要靠你接济才能养活,这个补牙能不能就找一家随便一点的……”
      
      “喵!”不行!绝对不行!必须要最好的!那可是我的牙!是猫妖的虎牙!是主要战斗力你知道吗混蛋!我嘶叫着。
      
      “打个商量不可以吗?银桑这个委托得到的钱也就只能勉强度过本月……”
      
      “喵!”那就去给我接更多的活好好赚钱啊混蛋!
      
      “那……那把期限放宽一点怎么样?你看你不是很厉害的猫妖吗?说不定自己就长出新的牙齿了呢?”
      
      “喵……”我犹豫了一下。我确实是很厉害没错啦,但是伤口每次都好得很快,几乎血止住了之后就已经结痂了。但是现在我的牙龈早就停止流血了,却还是光秃秃的,一点牙齿的影子都没有。
      
      “喵!”不行!不行!绝对不行!你就要赔我的牙!差点叫这家伙糊弄过去了!这家伙太无齿了!踹掉了少女的牙齿还想耍赖!太无耻了!明明所有牙齿都在还这么无耻!
      
      一想到没了的牙齿,我又忍不住眼泪汪汪起来。
      
      天色已近昏黄,不知不觉间,银桑居然把我送回了真选组。老远的,我就看见土方桑靠在大门口,嘴里叼着的香烟升起一阵阵烟雾。
      
      “喂,那边那个尼古丁中毒的税金小偷,把你们队里的猫领回去了!”银桑说着,就要拎着我的后脖颈递给土方。
      
      我喵的一声惨叫,躲开坂田银时的魔爪,扑进土方桑的怀里,变回了人形,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喂!这是怎么了?”土方吓了一大跳,赶紧扶住哭的看起来肝肠寸断的我。我平时连表示出委屈的时候都没有过,更别说哭成这样了。
      
      “喂喂!别这样啊!看着像是银桑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啊!”坂田银时看着哭的快背过气去的我,也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大概是有了另一个人在场,我不得不对于更多的人坦白我的屈辱,我心中的委屈一下加倍爆发了出来。“明明……明明就是做了很过分的事!你把我最珍贵的,最珍贵的呜呜……”我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漏风的牙齿叫我时刻注意不要张大嘴,暴露这么丢人的事,以至于一句话说的含糊不清。
      
      土方看向坂田银时的眼神逐渐变了味,银桑的表情也变得惊恐起来。“喂喂!银桑我什么都没做!至少你想的那些坏事都没做!”
      
      “那你这个混蛋到底是做了什么!”土方看起来像是要拔刀了。
      
      “我的牙呜呜……我最珍贵的牙被他踹掉了呜呜呜……”我终于说出了重点。
      
      “没事,还好只是一颗牙,没发生不可补救的事情。”土方松了口气。
      
      “什么叫只是一颗牙!五颗牙都坏掉了!”我气愤的吼着,气势却和平时一点都不一样,倒真如一声猫叫。
      
      我拽了拽土方的衣角,示意他低头,做了半天的心理斗争,才终于克服心中的屈辱抬起头来,朝他微微张开了嘴,露出下边一层切割用牙齿断掉的两颗大门牙,和已经不翼而飞的左上边的虎牙。仅仅是做这个动作,我的眼泪就又流了出来。
      
      “这个混蛋还不肯花钱带我去最好的牙科医院补牙!”我攥着土方的衣角,手指一指坂田银时,小声控诉道,“猫妖的牙真的很珍贵的!”
      
      土方揉了揉我的头,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好像感受到了慈父的温暖,在那之后,就又是止不住的眼泪。土方对着银桑说了什么,好像是逮捕加上罚款警告,然后银桑终于答应在一周之内凑出钱来,带我去最好的牙科医院。
      
      银桑一脸颓废的走了,土方再次揉了揉我的头发,说话的语气比起平时似乎都放软了几分。“我给你提前发这个月的工资,要是还不够的话可以问我借。走吧,该吃晚饭了。”
      
      “嗯。”我点点头。土方先生真的好可靠,虽然我从没有过爸爸,但要是可以选的话,我想让土方先生做我的爸爸。
      
      或许是因为少了一样有力的攻击手段,我心中隐藏着的不安全感开始或多或少泄露了出来。土方先生刚一迈开腿走在前面,我就忍不住揪住了他搭在胳膊上的外套的衣角,亦步亦趋的跟着他。
      
      此时的我,根本没有意识到我和土方此时的举动看起来有多么异常多么不妥。
      
      真选组当晚特供了炖排骨,换作往常的我,一定早已嚎叫一声,和那群饥饿的男人们一起哄抢去了。而今晚的我接到了属于我的那一份本就已经不多的排骨汤,却拽了拽土方先生的衣角,用求助的目光看着他。
      
      “嗯?”土方先生扭头来看我。
      
      “排骨……”
      
      “什么?”或许是我的声音太小了点,土方先生又问了一遍。
      
      “拜托您……帮我把排骨解决了……”我微微提高了音量,随后也不等土方先生回答,就把排骨夹进了他的碗里。
      
      不知是谁的筷子掉了,发出了咔哒一声脆响。土方先生严厉的目光环视一周,一大群看戏的人顿时做出埋头大吃的样子来。
      
      当然,也有不惧土方先生威严的人存在。
      
      “喂喂,真的假的?”冲田忽然端着碗,换到了我的旁边,目光在我和土方先生之间打转。“那猫桑,你剩下的排骨都给我了?”
      
      我的手速骤然提高,把剩下的排骨都塞进了土方先生碗里,然后迅速抱着碗,往远离冲田总悟的方向挪了挪。我宁愿把排骨打包好大老远跑去送给定春,也不会给冲田总悟,那个死鬼畜,一直和我不对付。更何况,土方先生今天可是帮了我的。
      
      “诶……果然还是有什么的吧?”冲田支着下巴,兴味的目光在我身上上下打量,像是想寻找什么证据。
      
      “总悟,别闹,辰罗桑好歹是个女人。”土方先生劝道。
      
      周围又是一片惊掉筷子的声响。
      
      “当初不是土方桑你带头强调的不要把猫桑当成女人的吗?”冲田鬼畜不依不饶。
      
      “哼。”我从鼻腔里哼出一声,不理会他。然而到了张嘴吃饭的时候,我又犹豫了起来。要是再像平时那样大吃大喝,就一定会让冲田发现我少了几颗牙这个丢脸的事实了。在场所有人里,我最不想被发现的人就是他。
      
      我的吃相,有史以来,第一次文雅了起来。我甚至顺便并拢了腿,小口小口呷着汤,避免了发出声音。
      
      “喂,我忽然觉得辰罗桑有点可爱是怎么回事?”二番队的一个家伙小声嘀咕着。
      
      “我也觉得。”他的一个队友嘀咕道。
      
      “嘛嘛,别这么惊讶嘛,辰罗桑本就是个美人啊!哈哈哈!”近藤桑哈哈大笑着。
      
      我站起身,抽了一张纸擦擦嘴,揉成一团甩手扔进了垃圾桶,恶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了餐厅。
      
      “……而且忽然变得比以前温柔了。”那个第一次说话的二番队的家伙又不怕死的补了一句。
      
      我插在口袋里的手一瞬间弹出指甲,把口袋戳出了好几个洞。妈的,不就是没像往常一样对你们龇牙低吼吗?那个时候你们这群臭男人还抱怨过我太凶了糟蹋了一张好脸呢!要不是老子牙掉了,老子绝对要咬穿你的喉咙!叫你见识一下猫科动物强劲的咬合力!不叫你进一趟CPU我就不是一只合格的猫妖!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