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1、决战后半程也好不到哪去 ...

  •   “松阳,虚,不,还是叫你我的不死怪物同事吧,看来,阿尔塔纳麻麻还是更偏爱我啊。在以前,我可从来没想到,我还能变成这么大一只,终于不用在担心力气太小,只被你一只手就能压制的动弹不得。我们公平了!”我变回了人形,露出了尖利的爪牙。“现在,去死吧!”
      
      我朝他扑了过去,他也拔出刀来,朝我冲了过来。叮得一声,我们相撞在一起。他终于不再是那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死表情,目光中撤去了所有的冰冷,温柔和嘲笑,变成了恨意。“小黑,这样我们谁都死不了了。”
      
      “不,我们都会死的。”我用力压住刀锋,第一次逼得他后退一步。胳膊上传来触电一般的疼痛,我咬住牙,尽量不露出马脚。“我们这样的存在,没有一个该继续活着。”
      
      “那你为什么要阻止这一切?只有一切毁灭,我们才能死亡。”
      
      “不,只是你想让一切毁灭,以平歇你的愤怒罢了。”我高高跃起,冲着他的头顶挥下一爪,他避也不避,刀尖直直朝我捅了过来,刀尖刺进我胸口的气门,伤口处溢出几道闪电,他的刀背碾碎,肩膀上被我划开了几道深深的伤痕。他后跳离开了我,我也从半空落下来,压住了自己的伤口。不行,我必须要坚持住,我现在还不能死。
      
      我的手伸进口袋里,摸到了那一块坚硬的结晶。在来时的路上从星海坊主那里偷了一块,看来真是有先见之明。我对上他充满恨意的目光,忽然嗤笑一声。“我说,你都把我弄死多少次了,还不解恨吗?我的心脏都被你搞坏三次了,所以,你是不是也该把你的心脏给我破坏一次啊!”
      
      我朝他冲了过去,一爪挥向他的胸前,他没有了武器,我现在是在优势,只有划破他的胸膛,将结晶刺进他的身体再捏碎,我就赢了!
      
      他捡起一把插在地上的刀,截住了我的攻击,刀锋相撞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我咬紧牙关,动作愈发疯狂起来。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他的刀断了,半截飞了出去,剩下的捅进了我的脖子。鲜血喷溅而出,我没有伸手去拔掉它,一爪挥向他的胸膛。热血喷溅,我向后收回左臂,握紧结晶,做出突刺的动作,右手却忽然被抓住,身子被向上甩了起来。
      
      他的伤口马上就要愈合了,我在空中强行扭转了身体,双腿勾住他的腰,伏在了他的背部,左手高高扬起,终于将结晶刺入他的胸膛。
      
      可是还不够,我还需要将其与他的心脏一起破坏才可以!可是他也一把握住了露在外面的半截结晶,连带着我握住结晶的手一起向外拉着。
      
      我咬紧牙关与他抵抗着,胳膊上那好似受到电击一般的疼痛愈发的强烈。我能听到我的身体发出的哀鸣,我马上到极限了。不可以!不可以!就差一点了!忽然之间,我看到了正在费力爬起来的银桑。他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这边,带着强烈的执念。
      
      我忽然笑了起来,从牙缝里挤出声音。“喂!你知道吗!我说我想和你去一个地方陪你到死,从来不是求情的话,不管你到什么鸟不拉屎的星球,我都已经打算跟着你了。然而你是那么怕寂寞的家伙,所以,欢呼吧,因为我连地狱都计划在行程内了。银桑——!动手——!!”
      
      “啊啊——!!”他怒吼着,举起洞爷湖冲了过来,刀尖直对着我和虚的手交握的地方。
      
      忽然之间,那只手松开了,转而改为握住我的手。“啊……是吗……”我听见他轻声说道,“我好开心,小黑,谢谢你。”
      
      “松……”我微微瞪大了眼睛,忽然笑了,反手握住他的手,十指交扣。我们都是那么用力,似乎想把对方的手指捏碎似的,我从背后紧紧抱着他,看着银桑将刀捅进他的身体。
      
      尖利的结晶同时刺穿了他和我的身体,随后散成了碎片。剧痛和无尽的黑暗袭来,在最后时刻,我拼尽全力,露出了一个微笑。我知道,在前方这张脸上,一定也是和我一样的,幸福的笑容。
      
      这一次,不死的怪物们终于死了。一切结束了。
      
      从辰罗的身体里溢出了大量的阿尔塔纳,像是萤火虫一般四散开来,轻柔的附着在人们的伤口上,像是在抚摸。受伤倒地的人们一个接一个站了起来,惊奇的看着这美丽的奇景,所有的伤口开始愈合,它们的光芒也逐渐暗淡。他们缓缓升起,在人们的周围打着转,在他们的指尖游离,像是在确认他们的伤势,又像是在做最后的告别,随后开始消散,直至什么都没剩下。
      
      所有人沉默着,将那两具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身体团团围住。他们的身上沾满了血迹,胸前巨大的伤口显得格外的狰狞,可他们的表情没有一丝的痛苦,两人都轻轻合着眼微笑着,好像一同坠入了一场美梦。风轻柔的吹过,他们的发丝飘动,缠绕在一起,一个眼花,就容易造成他们还在呼吸的错觉。
      
      终于,有人哭了出来,可却不知道为什么而哭。为了劫后余生还是为了逝去的友人还是单纯因为过度劳累,担惊受怕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感觉到了悲哀,就哭了起来。
      
      可是没有人说话,他们连哭都是死寂的,无声的,风带着泪水的咸味,将悲伤传染给了所有人。
      
      坂田银时小心翼翼的触碰了一下他们的手,还是温热的,很可能只是因为时间太短,还没凉透罢了。他将手搭在那交握的双手上,只觉得坚硬的有如石块一般。
      
      飞船上的人全部下来了,就连本来已经重伤无法动弹的人也因为方才阿尔塔纳的治愈而全部下来了。桂小太郎,伊丽莎白,陆奥,坂本辰马,高杉晋助,来岛又子都走了过来,静静的站在这好似雕塑一般的二人面前。
      
      不知过了多久,真选组开始疏散起了群众,周围的人逐渐变少,可总有那么几个人,却一步都未曾动过。
      
      一缕阳光擦着地平线露了出来,天亮了,天上一丝云彩也没有,这会是个大好的晴天。
      
      她曾经说过,死亡对她来讲不过是黑暗,而是否活过来的区别在于决定要不要睁开眼睛再见到阳光。看来,她真的是看阳光看腻了吧。
      
      “他们……应该怎么办”坂田银时率先开口,声音却嘶哑的好像在沙漠中挣扎的落难者。
      
      “带回去吧,总不能叫他们在这里暴晒着。”
      
      “等等。”高杉晋助忽然出声,他走上前去,撩起一缕她的头发,在指尖摩挲着,像是在追忆那个煤球身上柔软的质感。他忽然在一缕头发上落下一吻,随后拔出刀来,将那一缕头发切下,收进了怀里。
      
      他转身离开,再没有回过头。土方深吸一口气,痛苦的闭上眼睛。“把他们带回去吧。”
      
      神威的脸上没有一丝笑意,他看看高杉的背影,又看看一动不动的辰罗,迈开步子,跟上了真选组的步伐。
      
      他们的身体被放在了真选组屯所的一间空屋子里,他们这才忽然发现,除了记忆,她留给他们的东西几乎什么都没有。她没有自己的房间,她的衣物少得可怜,除开制服以外的所有衣饰几乎都是别人送的。她不曾照相,也没有写过日记,更没有对自己过去的经历和未来的期望留下过只言片语。
      
      她只说过两件事,要杀死松阳,和要他们都活着。现在,她自己把它们都实现了,给活着的人什么都没有留下。
      
      她是一早就想着要这样什么也不留下的彻底消失吗?八成也不可能,她并不很聪明,想不到这么周全。
      
      那两具身体就好像长在一起似的,不论多么用力都分不开。因为害怕将她的身体破坏,他们没敢再强行拆分,而是好似雕塑一般放在了屋子中央,身上还盖了一层白布。
      
      都是因为那座雕塑,真选组屯所最近热闹的不得了,一个海盗头子强行住了进来,原本被通缉的家伙现在天天往警察局跑,原本就有事没事就来找人的家伙们就算没人可找了,却也还是打着各种借口往里窜。三教九流汇集在院子里,天天打的漫天尘土,叫人不得安宁。
      
      终于到了晚饭时间,海盗头子和他的妹妹最快的冲进了餐厅,不顾其他人的阻拦,一人抢过一盆饭,开始埋头大吃起来。神威最快吃完,在席卷了十人份的饭菜之后,他将盆搁在桌上,满足的打了个饱嗝。“没有辰罗做的好吃。”
      
      “要那么想吃那家伙的饭的话,就追到地狱去吧,再对这里的伙食这么多抱怨,就赶紧滚回宇宙。”冲田头也不抬,将一筷子饭塞进嘴里。
      
      “呀哒,”神威笑了起来,“地球的米饭那么好吃,我还想多吃几碗。就算要回去的话,我也要带着读档重来的她回去。”
      
      “那只蠢猫已经死了!”冲田放下碗来,双眼通红的瞪着他。
      
      “她才不是那么软弱的家伙呢,在地球上,她是不可能死掉的。她一定会读档重来,在那之前,就请多多指教了。”
      
      “混蛋,你是想让我送你下地狱去亲自确认一下吗?”冲田拔出刀来,和神威奔向院中,打了起来。神乐咽下口中的食物,一言不发的走了出去,也加入了混战。
      
      没有人去劝架,他们只是想发泄罢了。桂不无羡慕的看着园中的他们,泪水早在那一天便流尽,这些小鬼们可以通过打架来肆无忌惮的宣泄,可他们作为成年人,却只能选择保持成熟和理智。如果她在的话,现在一定已经冲出来劝架了,不,或许她也会加入,帮着神乐打剩下的两个,让这场混战更加混乱。
      
      “你觉得,那家伙说的是真的吗?她在地球上,就不会死什么的。”土方的声音从一边传来,桂抬头看去,正好看到他在对着银时发问。
      
      银时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死表情,他白了他一眼。“傻了吗?那家伙呼吸都已经停止了,你见过憋气憋这么久的家伙吗?那家伙会那么讲,只是因为无法接受现实而已,等过一阵子就会醒悟了。”
      
      土方自嘲的笑了一下。“说的也是,那家伙到底什么时候醒悟啊,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钱供着他一天三顿饭。”
      
      “谁知道,大概是那两个家伙烂掉的时候吧。”
      
      桂收回目光,忍不住笑了一下。是啊,大概他们烂掉了,他们也就会死心,不往这里跑了吧。像他们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月还和刚咽气时一模一样的尸体,怎么能说服他们,他们真的已经死了啊。
      
      一个队员忽然慌慌张张闯了进来,“不,不好了副长!他们,他们不见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