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 7 章 ...

  •   ——85194。
      
      看着伏凛递过来的这串数字,狗哥一脸懵逼。
      
      这难道是什么年轻人之间玩的自己不懂的暗号吗?
      
      狗哥深深地觉得,也许自己已经老到落后于时代潮流的地步了。
      
      “哈?”十七在一旁插嘴,“这啥?85194……骂我你就死?队长你在内涵什么吗?”
      
      伏凛:“……”
      
      听十七这么说,好像似乎也挺有道理的。
      
      甜橙一直乖乖地喝牛奶,甫一听到这个数字只觉得有些耳熟,但也没想到什么,直到伏凛深呼一口气,缓缓开口——
      
      “这是一个主播。海鲜的。”
      
      “啊啊啊啊啊啊!!!!”甜橙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从椅子上跳起来大喊,“我知道她我知道她!她超级厉害的!那天拿着婉儿直接带我们躺赢了!”
      
      哦。
      这样子啊。
      狗哥暗地里松了口气,为自己没有落伍庆幸不已。
      
      甜橙嘴里咬着半根牛奶吸管,笑得小眼睛都快没了:“哎呀哥,原来你从那天就开始关注她了呀?啧啧啧,我当时说的没错吧,你就是对她很特别呀!”
      
      ???
      
      甜橙这暧昧的语气,不得不让其他三个人浮想联翩。
      
      他们先入为主,都以为甜橙口中的这个ta,是个男生。
      
      狗哥停顿半晌,一脸木然:“ta有多厉害?”
      
      甜橙:“听说是二十几个国服中单吧。”
      
      狗哥:“!那确实挺厉害的!”
      
      十七的嘴角也顺势抖了一抖:“那……ta长什么样?”
      
      甜橙:“好看啊,超级无敌巨好看!我那天就去看了一眼,差点赖在她直播间不想走了!”
      
      十七瞳孔地震!
      天呐!他从来没想到他们的高岭之花队长,原来竟然喜欢男人!
      而且还是好看的男人!
      
      淅淅素来沉默寡言,但此刻被惊得哑然的样子也很明显。
      
      他慢吞吞地看了一下手机,指了指群里伏凛的头像,最后一个开口。
      
      “那队长他……为什么这么喜欢林含秋?”
      
      头像是她,屏幕是她——这样的他喜欢男人,有点说不过去吧?
      
      十七恍然大悟:“哦,我原来就觉得队长这朵高岭之花这么喜欢林含秋很不可思议,原来是欲盖弥彰啊!”
      
      伏凛:“……”
      
      就是最近没有比赛有些太闲了,这帮人每天都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他的手指在桌面点了点,语气危险而冷静。
      
      “85194是女生。”
      
      十七:“哎呀我知道她是女生,队长你就不用过多解释了,大家都懂大家都懂。毕竟同性恋也是很正常的事,你不用……什么?!?!她是女生?!?!”
      
      他再次瞳孔地震!
      
      这回,不止十七,地震也蔓延到了狗哥和淅淅的眼睛里。
      
      伏凛刚才说什么?!
      女生?!?!?!
      他看中的中单,是一个女生?!?!?!
      
      狗哥半天才反应过来,捂着额头试了一下自己的温度:“大家,我没发烧吧……女生?”
      
      “没听错。”十七的样子看上去也有些虚脱,“不是,队长,Lay不来你不要受这么大的刺激吧?二队和青训营的人不香么?你去找一个外人,一个主播,还是个女主播?”
      
      哦、买、嘎。
      
      就他现在关起门来在训练室里说这件事,都觉得凛神疯了。
      
      厉害的女生确实有,但是kpl的赛场上什么时候出现过女生啊?
      
      别的不说,他甚至都能想象,如果到时候WAF官宣引援了一个女中单,粉丝会骂成什么样子了。
      
      伏凛面色如常地看着他们,等待他们自己消化这个消息。
      
      想要找一个新中单这件事,并不是他临时起意。
      
      夏天世冠的时候,他早就觉察出Lay的状态很不对劲。沟通不顺畅、交流易脱节,还有他的操作,连最基本的秒换复活甲都做不到,有次出门竟然连装备都买错了。
      
      教练组和管理层只以为Lay的状态不好,调整一下就可以。
      
      但伏凛和Lay打了这么多年的比赛,这点默契还是有的——很明显,Lay的心已经不在这里了。
      
      这件事,他谁也没说。他以为Lay觉得自己年纪大了,可能会想要退役。
      
      然而,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Lay竟然来了一个违约转会。
      
      是对方给的价格足够诱人吗?Lay真的这么缺钱吗?WAF对他来说,真的就是这么一个迫不及待想要逃离的地方吗?
      
      伏凛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自从当时意识到Lay的敷衍之后,他已经开始有意无意地关注起合适的中单选手了。
      
      所以,才会在虞时给他看那个名叫Fall的主播时,稍稍燃起一丝兴趣。
      
      ……
      
      狗哥在林含秋的直播间里逛了足足半个小时,终于抬起头来。
      
      “为什么是她?”
      
      好不容易等到这句话,伏凛百无聊赖地放下手机,一一陈述。
      
      推荐的理由,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一,她和我还有甜橙一起打过,虽然是路人局,但她的节奏让我觉得很舒服,中、野、辅的配合得比较默契。这就是说,如果我们在一起打比赛,也许不需要太多磨合的时间。
      
      “二,现在虽然是中单工具人版本,但中单天花板仍然是貂蝉、婉儿、火舞这三个法刺。我和她遇到过两次,一次貂蝉,一次婉儿,她的操作都是顶尖的。这个我建议教练组仔细看一下那两场录像。工具人人人能打,但顶尖的法刺很难遇上。
      
      “三……”
      
      说到这里,伏凛停顿了一下。
      
      狗哥很少听伏凛一口气说这么长一串话,此时听伏凛这么夸一个人,在心里为“Fall”这个名字圈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见他欲言又止,狗哥有些迫不及待地接话:“第三呢?”
      
      配合夸了,操作也夸了,他倒是要看看,阿凛还能怎么夸?
      
      也不知道伏凛想到了什么,明明面上还平静如水,但熟悉他的一队这几个人,都觉得他在笑。
      
      “三……我觉得她抗压能力很好。”
      
      狗哥明显愣住:“……抗压能力?”
      
      “嗯。”伏凛点了点头,语气平平无奇,“关于这点,你可以去搜索一下,对她进行深入了解。”
      
      咬着吸管的甜橙终究没忍住,想到直播里Fall那些喷人的话,“噗哧”一声笑开了。
      
      .
      凌晨五点,魔都市郊某套loft里,抗压能力很好的林含秋正在做一个噩梦。
      
      梦里,她正化身沈梦溪,左手一个炸弹右手一个手.雷,狞笑着在王者峡谷大杀特杀。
      
      对面五个人瑟瑟发抖,躲在龙坑后的狭小过道里,眼睁睁看着她一个大招砸下去,马上就要被团灭——
      
      恰在此时,一个百里玄策忽然从天而降,笑得嚣张而放肆,用手里的铁链直接钩中了她,然后左甩右甩,把她甩到头晕目眩生活不能自理,被碾压而过,实力诠释什么叫血条消失术。
      
      【Defeat!(失败!)】
      
      林含秋被吓醒了。
      
      她一把揪开眼罩,睁大眼睛看着天花板足足有几分钟,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在哪儿。
      
      ……真是游戏打多了的后遗症。
      
      她揉了揉眼睛,转身顺手拿起手机,却看见数十天没给自己发新消息的经纪人,在一小时前给自己发了一条消息。
      
      策煌娱乐@Nancy:【林含秋,明天有空吧?十点到公司来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你。合同相关。】
      
      林含秋:?
      
      都特么解约了,还能有什么事?
      
      .
      话虽这么说,但早上十点,林含秋还是准时出现在了Nancy的办公室门口。
      
      公司和她解约,是基于合同里写的“如果艺人因为自身原因陷入丑闻,公司有权利解约并不支付违约金”。
      
      她当年来做训练生的时候也不过是个小透明,公司让签合同也就签了,压根没想到自己日后会闹出这么大一桩事情,并且还被这坑爹的合同坑得彻彻底底。
      
      更何况,这还不是她的错。
      
      但在这个追求感官刺激的快餐时代,又有谁在意她的解释呢?
      
      林含秋今天来,是存了一分公司良心发现,给她一点补偿的期待的。
      
      她敲开Nancy的办公室门,对方正站在落地窗前打电话。见林含秋进来,她做了一个手势,让林含秋在一旁等一下。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
      
      Nancy终于挂了电话,转过身来上下打量林含秋,半晌才笑了笑:“林含秋,气色不错。”
      
      “还行。”
      
      林含秋现在做主播做得开心,每天赚的钱虽然比做糊逼爱豆少,但不用受气看人脸色,当然气色不错。
      
      她看着Nancy意味不明的笑,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要那么不耐烦:“你今天叫我来是什么事?解约合同出什么问题了么?”
      
      “你的合同吧……那是没有什么问题的。”Nancy笑意不明,翻了一下桌上的文件,才道,“你要知道,我们在微博上发的声明,其实也就是主要给外人看的。其实公司还是很想让你好的,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们也不想做到这个份上。”
      
      林含秋:“???”
      
      这他妈什么狗屁话?
      
      你们他妈不帮自己公司的员工抗议职场性骚扰也就算了,倒打一耙和自己解约也就算了,转过头来还说想让我好不想做到这个地步?
      
      这他妈不是当了婊.子还立牌坊?好人坏人都被你们占尽了?
      
      这话说的实在太装,林含秋的唇角染了几分不耐,淡淡道:“哦?所以呢?”
      
      “所以,我们的意思是……”Nancy低头,似乎因为接下来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因此仔细想了想措辞,过了许久才重新抬起头来,“林含秋,今天我过来呢,其实也就是做个传话筒,有些话说了你也不要生气。不过我也做了你的经纪人差不多两年了,有些事我旁观者清,所以好心先和你说两句。”
      
      林含秋的眼皮猛地一跳。
      
      她好像猜到Nancy要说什么了。
      
      Nancy绕过桌子,拉近她和林含秋之间的距离,微微勾了勾身子,像是在和林含秋说体己话。
      
      “我们女人啊,最好的时间其实也就这么几年。你现在虽然还小,但是最好的这几年其实很快就过去的,如果你不抓住这几年努力一把,就什么都没有了。”Nancy叹了口气,轻声道,“上次钟总那边的事……他让我帮他给你道个歉。不过他对你还是挺喜欢的,我都看出来了,真心喜欢的那种,虽然他现在没办法离婚,但他可以向你承诺……”
      
      Nancy的话被一声刺耳的玻璃杯碎裂声截断。
      
      林含秋摔完东西,干脆利落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Nancy,三厘米的高跟鞋被她穿出了一米八的气场。
      
      她气得脸都有些红了,但声音依然很稳,冷冷地笑了一声,眼角眉梢都是厌恶。
      
      “这就是你今天要我过来和我说的重要的事?”
      
      Nancy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渣,似乎有些惊讶林含秋竟然这么硬气,但最终还是无奈地看着她,“你别急,我还没说完呢。你就不想知道钟总提出的条件吗?”
      
      “条件条件,屁个条件。”这回,林含秋是真的笑出声了,“他没想到竟然有自己泡不到的女人,很不甘心,就想多花点钱把我给睡了而已——这叫条件?”
      
      Nancy愣住。
      
      “——这叫他给他鸡ba镀的金而已。”林含秋抱肩,语气刻薄讥讽。
      
      Nancy:“……”
      
      她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林含秋,根本没有想到她会把话说得这么露骨。
      
      林含秋进入公司快两年了,一向都是柔若无骨小白花形象,所以谁也没有想到这次有大老板想睡她,她竟然表现得这么态度坚决,更没有想到她的嘴巴里会说出这么粗.俗的话。
      
      Nancy皱了皱眉,为林含秋的不识抬举有些生气了:“你以为就凭你,离开了我们,还能养活自己?”
      
      “不劳你费心了。”林含秋用力扯开门,淬着冰渣子的冷笑里,竟平白生出几分妩媚多情,“等着吧,离开了你们,我会过得更好。”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宝贝儿们
    读者“来瓶儿橙味汽水叭”,灌溉营养液+1
    读者“秋刀鱼叨鱼丸”,灌溉营养液+10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