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 13 章 ...

  •   .
      狗哥放下手机的时候,伏凛正好推门进训练室。
      
      他低着头,一边玩手机,一边用手随意撩了撩耳畔湿漉漉的黑发。
      
      见到狗哥这一副模样,他基本猜到大半:“没同意?”
      
      “也不是没同意,就是说再考虑一下。”狗哥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站起身,“不过选秀大会马上开始了,秋季赛也不远了。她再多考虑几天,估计也没戏了,我们还是再多做几个备选方案比较好……哎是我天真了,我还以为你看中的妹妹都是那种和林含秋一样温柔乖巧的妹妹,没想到这个还是蛮难搞的。”
      
      伏凛并不想理他:“……”
      
      十七在训练室的另一头打游戏,团战时还在竖起一只耳朵听这边的动静,想到刚才看到的一条新闻,不忘抬头八卦一句:“哎队长,我听说你喜欢的那个林含秋已经和公司解约了哎。”
      
      甜橙正蹲在角落里rua蝉蝉的下巴,听见哥哥们的谈话,也进来横插一脚:“我都好久没看道她的新闻了,她微博也都不更新了,应该是退圈了吧……小姐姐被那样网络暴力,真的好惨呀。”
      
      “可是她不是被爆出陪.夜么?”十七不太了解,信口道,“应该也不算网络暴力吧,估计接下来做爱豆的路是走不通了。”
      
      “……反正我觉得是假的。”甜橙把蝉蝉抱了起来,忧伤地看着她说,“蝉蝉,你觉得呢?”
      
      在他哥的影响下,他也对林含秋有很多好感,坚信林含秋并不可能是营销号所说的那种人。
      
      那么温柔漂亮的小姐姐,唱的歌跳的舞也都那么出色,怎么可能是他们口中那样的女孩子呢?
      
      十七向来喜欢逗甜橙,见他这么说,立刻下意识杠他:“你怎么知道林含秋不是这样的人呢?你和她很熟么?她和你说她不是这样的人么?你怎么空口白牙平白无故就说这么多人都是错的呢?”
      
      甜橙木然地转过脸来:“……十七,你真的很烦耶。”
      
      十七耸了耸肩:“小朋友,我只是在教你别轻易被表象欺骗而已。”
      
      话音刚落,只听见偌大的训练室里响起“哐铛——”一声。
      
      不远处,有人若无其事地把手机摔到了桌上。
      
      这动静是伏凛发出的。
      
      十七向来怕队长,一见队长发飙,想起林含秋对队长到底意味着什么,声音立刻低了一个八度,话锋一转。
      
      “不过……不过如果是林含秋的话,我觉得这些媒体一定是在胡说八道。”
      
      很好。
      
      十七偷眼看去,见他可亲可敬的好队长嘴唇紧抿,又面无表情地打起了游戏,才堪堪松了口气。
      
      甜橙抱着蝉蝉,冲十七做了一个鬼脸,露出了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
      洗好澡躺到床上的时候,林含秋的脑袋里还在无限交织循环着宋小栀和狗哥的话。
      
      -你有兴趣来我们俱乐部试训吗?
      -秋秋,你准不准备去啊?
      -如果也在魔都的话,可以出来面谈一下。
      -你还要再考虑一下啊?考虑多久啊?秋秋我跟你说,你现在刚失业,主播毕竟没有打职业稳定,也没有打职业赚钱,你可千万不要错过这个机会呀!
      -……
      
      林含秋当然知道,她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可是……
      
      可是这一切都建立在,对方不知道她是林含秋的基础上。
      
      她现在身上背负着这么大一个丑.闻,保不齐对方见到她之后,立刻就会打退堂鼓,收回自己的条件。
      
      毕竟,电竞主打阳光健康积极向上不抛弃不放弃的正能量主题,大概没有任何一个俱乐部会主动把这样一个“污点”揽到自己家里。
      
      更何况,她还是一个女生。
      
      这本来就已经足够引发争议了。
      
      想到答应之后自己会遇到的种种麻烦和沮丧,那林含秋觉得宁可自己从一开始就不要抱任何希望,这样才不会过于失望。
      
      林含秋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她是被宋小栀的一通微信电话吵醒的。
      
      “秋秋秋秋!”宋小栀在那头兴奋道,“我刚才无意中听我助理说,WAF下个礼拜在魔都有个什么活动。她算是WAF的忠实粉丝了,抢了票准备去参加的,结果我们行程有变不能留在魔都了——要不要我让她把票直接转给你?”
      
      林含秋“啊”了一声,还有些没彻底醒过来:“……为什么要转给我?”
      
      “哎呀,WAF那边不是让你去试训吗!”宋小栀道,“你正好有个和他们接触接触的机会,看看他们人到底是怎么样的,再做打算嘛。”
      
      “……这样吗。”
      
      “对呀。”宋小栀极力劝她,“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我觉得你可以先去了解了解他们再说。万一这一了解,你发现自己的顾虑其实并不是顾虑,你就能毫无后顾之忧地去打职业,不是一件挺好的事吗?”
      
      “可是小栀……”林含秋欲言又止。
      
      就算这样,陪.夜丑闻也永远存在,那些无穷无尽的谩骂与羞辱再次扑面而来,她真的能看到这一页翻过去的一天吗?
      
      “秋秋。”宋小栀轻轻打断她,“你记不记得,我们刚入行那会儿参加比赛,当时你和我说过的一句话?”
      
      这两年说过太多的话,林含秋当然不记得了。
      
      “我当时输了那一周的battle,哭得很伤心。”宋小栀字字清晰,“你当时和我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输赢,只要站得足够高,我们自己就是游戏规则。”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我一直记得这句话。”
      
      林含秋愣住。
      
      “你只要打比赛拿冠军,站到那个无人企及的高度,没有人可以够到你,也就没有人可以伤害你。”宋小栀说,“秋秋,你还不明白吗?”
      
      林含秋的心跳得极快。
      
      是啊,就是这个道理。两年过去了,自己怎么反而没有长进了呢?
      
      如果自己有足够多的钱、足够多的关注和人气,那把这一桩子虚乌有的丑闻反转,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她抿了抿唇,终于开口。
      
      “让你助理帮我也抢一张票吧。谢谢你。”
      
      .
      直到站在场馆门口,林含秋还没从这个发现里缓过神来。
      
      她每天埋头直播,很少关心外界的新闻,万万没有想到,宋小栀助理转来的这张票,竟然是海鲜TV主播盛典的票。
      
      座位还是vip第一排。
      
      她千躲万躲,都没能躲过这一场活动。
      
      不过好在她今天戴了口罩,也没化妆,估计也没人会想到,自己就是那个林含秋吧。
      
      她低着头,随着人流走入场馆,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
      
      周围的喧闹声像海浪,扑面而来,无所不在。林含秋座位上的应援牌正好是WAF战队的,她不想引人注目也就没举,安安静静地低头坐着,静候活动开始。
      
      偏偏,天不遂人愿。
      
      有个工作人员抱着一捧花匆匆跑过,路过林含秋的座位时,看见她脚边的应援牌,脚步慢了几分。
      
      再抬眼,见林含秋看样子就是个安静温柔的小姐姐,连忙走到了她身边,开口就说:“你是WAF的粉丝对吧。”
      
      林含秋:“我不是……”
      
      “不是WAF的粉丝,是凛神个人的粉丝也行。”那人十分理所当然地把手里的花塞到林含秋怀里,十分果断道,“待会儿麻烦你上去给凛神送个花行吗?他们压轴出场,工作人员会指导你上去的。”
      
      “可我……”
      
      “不用紧张的。”那人匆匆安慰一句,急着要走,“给你的镜头不会很多,到时候活动结束你可以向工作人员要一张凛神的签名拍立得。机会很难得的,就这样啦。”
      
      “哎你……”
      
      等林含秋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怀里已经多了一捧花。
      
      那个工作人员已经走远了。
      
      ……ok fine。
      
      林含秋面无表情地坐在椅子上,十分没有灵魂地捧着怀里娇艳欲滴的鲜花,把口罩又默默往上提了提,整张小脸被挡了大半,恨不得把眼睛也盖住。
      
      .
      主播盛典很快开始了。
      
      前面的走红毯环节很长,足足有一个多小时,林含秋看得昏昏欲睡,几乎都快睡着了。
      
      ……当然,在雪饼和小绿茶出现的时候,她还是清醒了一下的。
      
      雪饼和直播镜头里的样子没什么两样。
      
      她穿着一身白色吊带仙女裙,脊背瘦削,纤细手腕上除了一根银手链之外,没有任何多余的配饰。
      
      她踩着高跟鞋轻轻走过林含秋面前的时候,带过一阵淡雅的香风,隔着口罩都让林含秋沉醉不已。
      
      仙女就是仙女。
      
      雪饼并不认识林含秋,见她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还礼貌地冲她笑了一下。
      
      林含秋连忙回笑了一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海鲜TV想搞事,雪饼后面安排进场的人就是小绿茶。
      
      她穿着颜色艳丽的短裙,露出细细长长的筷子腿,妆容浓烈高调,明摆着就是想压雪饼一头。
      
      ……就是那张脸,和直播里的实在相去甚远。
      
      寒妹妹的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对台下的粉丝们频频点头。
      
      路过林含秋的时候,她习惯性地也冲她笑了一下,谁知道刚才对雪饼笑意盈盈的女孩子,却直愣愣对自己翻了一个白眼。
      
      寒妹妹明显愣了一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林含秋再赏给她一个白眼。
      
      寒妹妹青着脸上了台,高调的感觉终于收敛了不少。
      
      .
      林含秋看得昏昏欲睡时,忽然觉得刚才喧闹嘈杂的场馆安静了几秒。
      
      随后爆发出的尖叫声,几乎可以穿透耳膜,直达云霄。
      
      她后知后觉地清醒过来,扭头向大门口看去。
      
      门外浩浩荡荡地走来一群男人。个个长腿窄腰,英俊养眼。
      
      WAF被称为kpl男模队,绝对不是说说而已。
      
      林含秋默默地在心里把人给对上。
      
      最前面的那个人染着一头黄发,眉眼间都是狂妄傲气,锋芒毕露。
      
      ——这应该是十七,17岁出道的天才电竞少年。他去年从次级联赛打上来的,主打上单位,后来被WAF在转会期以天价买走,第一个赛季就拿到了常规赛最佳对抗路的称号。
      
      后面跟着的人穿着黑色西装,浓眉大眼的,戴着一副眼镜,唇角微微下抿,这让他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沉稳冷静。
      
      ——这是WAF的射手淅淅,永远值得依赖的输出位,也是联盟最稳定的射手之一。
      
      再后面并排走着的两个人,左边的小胖墩一脸乖巧样,白白胖胖得隐约看出五官的俊朗,正笑眯眯地看着人群挥手,兴奋高兴的样子溢于言表。
      
      ——没记错的话,这就是那天打过瑶瑶公主的甜橙了。他不算一个进攻型辅助,保c位能力极强,曾在数次比赛中丝血救下伏凛和淅淅,让他们得以力挽狂澜。
      
      右边那个男人……就是伏凛了。
      
      他和自己之前在直播间看到的那个样子一般无二,场馆精心布置的打光之下,他深刻挺拔的五官被阴影缀得更加有立体感——
      
      被抓得略显凌乱的刘海随意覆在额前,眉骨下是一双沉黑深邃的眼睛,下颌轮廓似工笔画一般精致完美。一眼扫过来的时候,目光里有着与生俱来的从容不迫与疏离淡漠。
      
      饶是林含秋在娱乐圈待了整整两年时间,都很少见到比他更加帅气的男明星了。
      
      怪不得他一个人顶了kpl半边天的人气流量。林含秋在心里嘟囔。
      
      男模队在她面前一一走过,八条长腿……哦不,六条长腿都把林含秋看晕了。
      
      她把手里的花紧了紧,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工作人员,等对方示意她上的时候,立刻站起身往台上走去。
      
      走的时候,还不忘把自己的口罩再次提高,紧了紧。
      
      自己没化妆,还戴了口罩,应该不可能被认出来吧。
      
      林含秋低着头匆匆走到台上,看都没看这四个人一眼,把花往最近的人怀里一塞,转身就想立刻下台。
      
      然而,那主持人大概是想活跃一下气氛,偏偏拉住了她,热情道:“在开始简短的采访之前,我们先让WAF的粉丝来说两句吧……小姐姐你好,请问你有什么话想对我们的男模队说吗?”
      
      林含秋猛地被拉了回去:“啊我……”
      
      “没事,随便说说就可以。”主持人笑眼弯弯,鼓励道,“这个机会很难得哦。我看你今天也是很早就来坐到第一排的位置了,应该是WAF的铁粉啦,应该有很多话想要对自己喜欢的选手们说吧!”
      
      林含秋:“……”
      
      对不起,我不是。
      我甚至连WAF春季赛什么名次都不知道。
      
      但她这人心软,最架不住别人热情,更何况这还是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当众拂了主持人的面子也怪不好的——
      
      林含秋垂着脖子,拿过话筒,特地压低声音,飞快说了一句:“秋季赛加油。”
      
      微微卷曲的长发遮住她的半张脸。
      
      伏凛就站在她的身旁,甫一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愣了一下。
      
      这女孩的声音不算很甜,而且很低沉,没有什么特色,说的话和飘在空中一样,虚得很。
      
      但是他却无端想到了那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甜美女声。
      
      冥冥之中,似乎有哪里对上了。
      
      他手里还抓着刚才她塞进来的花束,垂眼看了过去。
      
      女孩子说完这短短一句话,扭头就把话筒塞回主持人手里,像是极其害羞一样,匆匆就想往下走。
      
      这转头瞬间,伏凛看到了她口罩上方,左眼下方,靠近眼尾的那颗泪痣。
      
      那颗棕色的泪痣。
      
      他心念一动,几乎是下意识就开口叫住她。
      
      “喂——”
      
      女孩脖子一僵,迷茫地回看过来。
      
      和她清澈的目光对上,那种熟悉的感觉愈发强烈。伏凛甚至都忘了现在还在台上,拧了拧眉头,疑惑地开口。
      
      “我是不是在哪里,”他看着林含秋的眼睛,“——见过你?”
      
      

  •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开始入v啦,届时会掉落万更~
    v后每天双更,一起陪秋秋杀穿联盟www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