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次见面 ...

  •   陈覆吃完了晚饭,收拾了一下外卖盒子,和其他的垃圾一起,拎到外边街道的垃圾箱那儿扔掉。
      
      路过不远处的那家沙县小吃的时候,他想,下次可以尝试一下。
      
      ……只要别让他看见厨房里的样子。
      
      回到店里,他先去卫生间洗了下手。
      
      一边洗,他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要不要在楼上的小厨房里自己烧饭呢?
      
      这个念头不过在他的脑海里飘了三秒,就被他自己给果断地放弃了。会做饭,和做出来能不能吃,是两回事。
      
      而陈覆做出来的饭,显然,不能吃。
      
      他抛开脑子里的各种想法,关了水龙头,拿了张纸擦手,然后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目光渐渐深沉。
      
      三个月了,他还是看不惯这张脸。
      
      戴了眼镜还好,不戴眼镜……整个一小白脸啊。
      
      那皮肤白的,比他上辈子大学里的校花擦了粉之后还夸张。那五官,要是让他以前的小表妹看见,岂不是当场尖叫喊男神。
      
      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叫成离,本来不戴眼镜,但是陈覆一来就受不住了,当场配了副平光眼镜,还是防蓝光的。
      
      过去的三个月,他把名字改了,手机号改了,租的房子也退了,成离原来的朋友再也没联系过,就像是社会性死亡了一样。
      
      因为,这具身体,原本也确实是死了。
      
      自杀的。陈覆到来的时候,尸体都凉了,白白让陈覆捡了便宜。二十岁出头的身体,长得好看、已经去世的父母留下了大笔钱财和几套房产……结果就这么自杀了。
      
      为什么?
      
      这是三个月来困扰陈覆的问题。
      
      不过,虽然他重生了,但是这似乎是一个正常的世界,至少他没遇见什么灵异事件,成离的鬼魂也没出现过。
      
      这算是一件好事,毕竟陈覆还是挺怵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的。
      
      他擦干净手,把刚刚洗手时摘下的手表又戴上,遮住了左手手腕上那道狰狞的疤痕。
      
      他自己不是很介意,不过考虑到他人的心理承受能力……他觉得未来还是去弄个纹身什么遮一下。
      
      只是过去一段时间太忙了,所以他没空去而已。
      
      成离之前是某家娱乐公司的练习生,公司的地点在城市的另一头,所以成离就专门在那边租了一套房子住,其余的房产全部都出租了。
      
      陈覆来了之后,就把成离租的房子退了,搬到了成离名下的一栋沿街商铺。三层高,原本一楼是个杂货铺。陈覆把这里稍微改造了一下,一楼二楼做了猫咖,三楼是他自己住的地方。
      
      再加上申请营业执照、挑选喜欢的猫咪、批发咖啡原料、收拾屋子等等一系列的事务,过去三个月陈覆就一直忙忙碌碌,没有停下来过。
      
      这具身体又十分的虚弱,除了忙猫咖的事情,陈覆这段时间就整天在看医生,还喝了不少苦不拉几的中药,每天鸡血鸭血羊血换着花样来,花了一段时间才勉强调理过来。
      
      尽管疲惫,但是开猫咖是陈覆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托成离的福,总算是实现了,也让陈覆整个人都舒坦了。
      
      猫咖运转起来,哪怕赚不了什么大钱,多多少少也能有点进账。陈覆的目标是,起码猫咖赚到的钱能养活那几只娇贵的猫咪——至于他自己,另有安排。
      
      而且,他还有另外一个任务。他得调查清楚成离的死是因为什么。
      
      蹭着死人的钱和房子,陈覆良心不安,肯定得做点什么,这才对得起成离。
      
      他没有得到成离的任何记忆。这个二十来岁的大男孩,像是被人从世间抹去了一切存在的痕迹。
      
      陈覆翻看了成离的一些日记和资料,从日记中可以看出,一年之前,成离还是个阳光健康的孩子,认真在公司练习,满心期待着在娱乐圈成名。
      
      他有这么一张好看的面孔,有这样的野心也无可厚非。
      
      但是一年之后,他就杀死了自己。
      
      这不正常。
      
      但是陈覆并没有发现其他的线索。日记里的话琐碎而凌乱,大多数是一些心情记录和自我鼓励,根本看不出现实中成离究竟遭遇了什么。
      
      陈覆把那些资料整齐地收纳好,准备慢慢分析和调查。
      
      不过这几天他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忙。
      
      正想着,门口突然传来一点动静,一个男人的声音喊着:“有人吗?”
      
      陈覆回神,立马说:“来了。”
      
      他从里间走出来。
      
      这个商铺就在十字路口的拐角,但是面积不大,每层也就四五十平米。
      
      一楼的进门就是柜台,以及做咖啡的地方,柜台后有扇门,通往后面的休息室和卫生间。左面手临街,有大面的落地窗,陈覆在窗前摆了几套桌椅,放了书架和书,供客人坐着喝喝咖啡聊聊天。
      
      二楼就是四只猫咪活动的地方,摆放了沙发,还有猫爬架、猫玩具,食盆水盆和猫砂盆也都放在了二楼。陈覆自己住在三楼。
      
      这条街人流量还不错,靠近影视城和大学城,再远几个街区还有一个游乐场。三天来,陈覆也接待不少客人,逐渐有了一些诀窍。
      
      首要的就是不能让客人等。
      
      陈覆抬头看向客人,却猝不及防就受到了男人容貌的冲击。
      
      男人有着极端英俊的容貌,剑眉斜挑,光是如此容貌,就已经带着一种迫人的气势。他此时有些不耐烦地倚在柜台的一边,短袖T恤的袖管下露出锻炼合宜的臂膀。
      
      他的肤色略深,看起来就十分阳光和运动气息,不过除开外表上来说,他眉眼间流淌着的却是一种特别懒散的样子,像极了下了班就躺到沙发上的社畜。
      
      这样的容貌,在这个世界……
      
      陈覆若有所思起来。
      
      “店长,你好慢啊……”
      
      男人懒懒散散地说着,他扭头看向陈覆,突然微妙地停顿了一下。
      
      陈覆与这个男人对上眼睛,下意识推了推眼镜掩盖住自己的深思,然后说:“不好意思,刚刚有点事情。客人你想进来撸猫还是喝点什么?”
      
      男人一时半会没回答,眼神盯着陈覆,让陈覆觉得有点奇怪。
      
      他微微皱起眉,又一次询问:“客人?”
      
      “……我姓陆!”男人突然说,目光仍然看着陈覆,他停顿了一下,舔了舔嘴唇,这才继续说,“我叫陆可聆。店长,你叫什么?”
      
      陈覆不禁挑眉,心想,原来真的是他啊。
      
      他就说,在影视城附近能遇到这样特征鲜明的男人……
      
      他意味不明地打量着陆可聆。
      
      片刻之后,他说:“陈覆。”
      
      “什么?”
      
      “我说,我的名字是陈覆。”
      
      “陈覆……”陆可聆轻轻念着这个名字,然后笑起来,“店长,你名字挺有意思的。”
      
      陈覆想,也不是第一个人这么说了。
      
      他也不在意,只是看着眼前这个笑着的男人。
      
      男人笑起来的时候,那种容貌带来的,锋锐的、冰冷的英俊之感就消失了,他的眼睛微微弯起,唇角上钩,于是就显出了一种浪荡的、懒散的感觉。
      
      很难想象有人只是这么笑一笑,就给人截然不同的感觉。
      
      陈覆第三次问:“所以,想喝什么?”
      
      陆可聆往猫咖里探头望望,问:“陈覆,你这里可以直接进吗?还是必须要点单?”
      
      ……倒是自来熟,这就喊上名字了。
      
      陈覆默默叹了口气,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只有我老婆才可以不用花钱就进去撸猫。”
      
      陆可聆:“……”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耳朵突然就红了。
      
      陈覆想,被怼了所以生气了?
      
      他突然有点抱歉,觉得自己对这位书中的主角太不尊重了。
      
      他刚想开口弥补一下口误,结果陆可聆像是突然醒悟了过来,立刻反过来调侃陈覆:“要是能免费撸猫,做老板娘也不错啊。”
      
      陈覆无语片刻,然后认真地说:“……本店禁止调戏店长。”
      
      陆可聆就摇摇头:“好吧,明明是店长你先提起的,怎么又不让人说了?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别瞪我……来杯卡布奇诺吧。”
      
      陈覆花三分钟做完了咖啡,陆可聆拿过之后,又和陈覆闲聊了两句,然后才离开。
      
      陈覆注视着陆可聆离开的背影,心想,书里男主那种运筹帷幄、深沉傲慢的样子,在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居然就彻底被打破了……
      
      陈覆悲哀地叹了口气,对这个男主恨铁不成钢。
      
      不过他转念又想,这个时候的男主应该还在影视城里各个剧组做小群演,大学才毕业一年多,多半也没什么心机手段。虽然长得帅,但是一笑就变成傻白甜了。
      
      但不是说他演技还不错的吗?
      
      陈覆兀自纳闷,手上动作不停,把刚刚做咖啡的用具收拾了一下,然后又去二楼看了看他的几只宝贝猫咪。猫咪们在陈覆的脚边打转,让陈覆立刻就心软了,给它们梳了梳毛,抓了抓下巴,就瞬间把陆可聆的事情抛之脑后了。
      
      这里一共有四只猫咪,整个二楼都是它们活动的空间。
      
      有一只是狸花猫,叫旺财,有着一身漂亮的棕黄色条纹,性格比较调皮但是能屈能伸。
      
      陈覆刚从这具身体里醒过来,被浴缸里的血水吓得半死,匆匆忙忙止了个血就跑去医院看医生,去医院的路上遇到了旺财,等到他从医院回来,又在路上遇见了旺财。
      
      他觉得这是他和旺财之间的缘分,于是就把旺财抱回了家。也正是因为旺财,他才萌生了开猫咖的想法。
      
      另外有两只布偶猫,一只叫布布,一只叫偶偶——可以看出陈覆没有丝毫的取名天赋了。这种猫这些年流行,陈覆也喜欢这种软萌的性格。
      
      他在本地找了一家靠谱的猫舍,正好这家猫舍有两只卖不出去的猫在降价,于是陈覆毫不犹豫地就打包带走了。
      
      布布的猫脸很好看,就是左爪有大块的斑点,所以一直卖不出去;偶偶是重点色,脸黑得像煤炭,也不受人喜欢。
      
      陈覆一点也不介意,看猫当天就直接带回来了。
      
      这两只猫咪有着布偶猫的标准性格,温柔、黏人,而且它们一点也不怕生,可以随便撸。
      
      另外有一只猫,是陈覆无意中在一个猫咪领养网站上看到的,是别人救助的流浪猫,品种不详,似乎是只临清狮子猫。
      
      陈覆觉得那雪白的毛发和碧蓝的眼睛,加上那怯生生的小表情,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心,于是就毫不犹豫地领养了回来,取名叫闹闹。
      
      大概意思是说第一次见面就闹他心。
      
      可能是被抛弃过一次的原因,虽然叫闹闹,但是这只小猫咪特别的胆小和怕生,也不咬人,就是不怎么让碰。之前有客人来的时候,全都一只猫孤独地躲在角落睡觉。
      
      不过,唯独陈覆是个例外,闹闹可以让陈覆随便摸,这就让一些来撸猫的客人羡慕得直叫唤。
      
      幸运的是,四只猫咪相处起来挺和谐,没有相互打架。
      
      陈覆享受了一会和猫咪们的相处生活,快活似神仙。
      
      不久之后,陈覆看了看时间,去三楼换了身衣服,戴上了帽子,拿上相机,就出了门。
      
      有件事情,他必须得晚上去做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希望大家喜欢!
    另外大家可以看一眼预收嘛qwq
    《在逃生游戏当群演》
    徐北尽是游戏《逃出生天》中的群演,日常工作就是躺在地上装尸体,然后欣赏任务者们如何绞尽脑汁求生。
    别的群演在努力奋斗,争取获得“影帝”称号,早日逃脱这个残酷、绝望的世界;而徐北尽的生活十分平淡,毫无乐趣。
    直到有一天,他捡到了一个直播系统……
    徐北尽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了。
    他在地上躺尸,观众:“啊啊啊啊主播你的后面有什么东西呜呜呜……”
    他在念台词,观众:“嘻嘻嘻北北一本正经的样子真可爱!舔舔!”
    他在努力寻找世界的真相,观众:“今天的北也是努力的北!”
    他……他在和林檎谈恋爱,观众:“?!?!这不是我想看的恐怖游戏直播!”
    **
    1. CP:徐北尽x林檎,能屈能伸一秒变脸看起来像变态其实是好人的攻x武力值强大凭直觉做事看起来乖巧可人其实是疯狗的受,主攻
    2. 非典型性逃生游戏;基础设定:游戏里不能死人,一旦死人全员重来;任务者不知道游戏中的土著是在演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