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初遇 ...

  •   八月的明城,蝉鸣声声入耳,仿佛要把在地下深藏了几年的力气尽情宣泄,努力留住这个来之不易的夏天。
      
      可坐在整个明城最大的礼堂内,只让人感觉到浮起鸡皮疙瘩的冷气,林倾搓了搓手臂,早知道多带一件外套。
      
      不过还好,很快就到她,也快结束了。
      
      一年一度的全国高中生物理大赛,今年在明城举办决赛和颁奖典礼,老师已经提前和她透了底,她将获得总成绩最佳奖项,就是俗称的金奖,这也是这个大赛最具有意义的一个奖项。
      
      现在台上进行中场交流,下一项是理论成绩最佳奖项,其次是总成绩最佳奖项。
      
      她聚精会神的看着台上,放在裤子口袋的手机震动了几下,她低头看了一眼,是表弟。
      
      林鸿晖:【你去了哪,快来市一院,我爸妈因为你的事吵架动手,我爸进手术室了,你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赶快回来。】
      
      看见“手术室”三个字,林倾的呼吸下意识屏住,舅舅怎么会进手术室呢?早上还好好的。
      
      她打字问什么情况。
      
      消息继续,却不回答她的问题。
      
      【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你到底什么时候来?】
      
      【要不是你这个扫把星,我爸妈也不会吵架,你怎么有脸不回来看我爸】
      
      林倾心跳加速,浑身冰凉,下意识的咬住唇瓣,原本粉嫩的唇瓣被咬的泛白,攥紧了手机,看了一眼台上,再看一眼屏幕,舅舅是如今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亲人……
      
      她的右后方也坐着一个低头看手机的俊逸男生,楚曜眼尾吊着几分漫不经心,随意扫了一眼屏幕,群里几个人又在催命。
      
      许致:【曜哥,你看见抢你第一名的学霸了没有?】
      
      何子骞:【就差一分,可惜了,曜哥别怂啊,上去要联系方式,咱下次打败他。】
      
      严留:【这都高三了,想屁吃吧。】
      
      “接下来颁发的是理论成绩最佳奖项,其得主是来自荔城一中的楚曜同学,有请楚曜同学上台领奖,请大家鼓掌欢迎!”
      
      楚曜随意把手机塞进裤兜,起身出去。
      
      他从座位出来,一脚迈到过道,转身就被一个娇小的女生撞了满怀,后退一步。
      
      女生低着头,扎着马尾,只能看见半边侧脸,下意识的,楚曜脑海里蹦跶出一个词——瓷娃娃。
      
      仿若是小玄屋里摆着的那些玩偶娃娃,纯白的不像是真人。
      
      “对不起对不起……”林倾走的太急,没注意看路,霎时鼻端涌进一股薄荷清香,她吸了吸鼻翼,由不得多想连忙道歉,之后再无停顿,跑出了礼堂。
      
      她的声音慌乱中带着甜软,像是棉花糖,楚曜愣了几秒继续往前走,这样一个小插曲无人在意,他站上颁奖台的时候,正好看见她的马尾飞扬,消失在眼中。
      
      林倾一口气跑到门口,一股热浪迎面而来,从极冷到极热,林倾的肌肤和心脏一样经历着冰火两重天。
      
      她招手打出租车,坐进车里,手指泛白的攥紧手机,界面上的最后一句话很短——【养不熟的野、种】,短短六个字,像是一把利刃插进了林倾的胸膛。
      
      *
      
      楚曜抱着奖杯回到座位,随意的放下,狭长的眼眸闪着光芒,视线盯着台上,接下来,就该是总成绩最佳奖项了。
      
      那个比他只多一分的金奖获得者。
      
      这次颁奖本不想来,可又实在对这个第一名好奇的很,人都有胜负心。
      
      “接下来有请总成绩最佳奖项的获得者,来自明城一中高二的林倾同学上台领奖。”
      
      主持人的话落下,整个礼堂都有些躁动,这个奖项意味着会得到国内最好的大学——华大的保送资格,相当于高三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连楚曜都没有意识到,他的眉头微蹙,向来淡定的他也会有紧张的时候。
      
      可是躁动之后就是格外安静,因为没有一个人站起来,所有人的视线都在找这个人,礼堂内开始议论纷纷。
      
      最终台上的主持人经过确认,“很遗憾,林倾同学并未来到会场,按照大赛规则,如果无法到场可请人代为领奖,否则视为主动放弃,但林倾同学既未到场,又未请人代为领奖,视为主动放弃,这次的总成绩最佳奖项依次延顺,改为来自荔城一中的楚曜同学,请楚曜同学上台领奖。”
      
      楚曜瞳孔微缩。
      
      *
      
      林倾在导诊台问了手术室位置,连电梯也不想等,三步作一步的爬上去。
      
      距离六楼只有两个台阶了,她一个腿软摔到了地上,膝盖狠狠地磕上了台阶,顿时疼的她眼泪溢满了眼眶。
      
      幸好是拉住了扶手,不然怕是要从楼上滚下去。
      
      她抬手抹了一把眼泪忍着疼上去,舅妈杨霞在手术室门口走来走去,表弟林鸿晖坐在一边玩手机。
      
      “舅妈,舅舅怎么样了?”
      
      杨霞一看见林倾,脸色更臭,开口便是厉声质问,“我怎么知道,找你的时候不见人影,现在来做什么?”
      
      “对不起舅妈,我今天有一场颁奖典礼。”林倾低着头,语气嚅嗫,她知道舅妈在气头上。
      
      “那奖呢?奖在哪呢?”
      
      “我来的太急,还没有开始。”
      
      “满嘴谎话,死老婆子养出来的能是什么好货色。”杨霞显然半个字都不信林倾。
      
      听闻她这样说,林倾仰起头直视她,眼眶通红却倔强,“舅妈,你可以骂我,请你别骂外婆。”
      
      “我就骂了怎么着?你翅膀硬了,还敢瞪我,看我打不死你。”杨霞抬起手就要打林倾。
      
      林倾下意识抬起胳膊抵挡,往后退了几步。
      
      “林锐志的家属在哪?”有护士在喊,杨霞为了面子,没再说什么走了。
      
      林倾松了口气,走到林鸿晖面前,“舅舅到底怎么了?”
      
      “呦,你还好意思来啊,要不是因为你,我爸妈能吵架吗?我爸摔了一跤,脸扎进了玻璃里,我告诉你,要是我爸有什么好歹,我不会放过你!”
      
      林鸿晖收起手机站起来,虽然只有十五岁,却比十七岁的林倾高了一个半个头,凶狠的语气像是面对仇人,而不是面对表姐。
      
      “为什么吵架?”林倾仿佛没有听到林鸿晖的狠话,她想知道真相。
      
      “还不是奶奶偏心,我才是她的孙子,她居然把遗产都给了你,你好意思收吗?吃我家的,用我家的,现在连遗产都和我抢,要不要脸啊?”
      
      林家不算多富有,二十多万遗产不是小数目,林倾分明有自己的家,却非得赖在他们家,霸占原本该全部属于他的资源,凭什么啊?
      
      “外婆给我的钱是我爸给我的抚养费,不是你们的。”林倾咬紧牙关,不让眼泪掉下来,她没有错。
      
      这话正好被杨霞听见,“哎,你说什么呢?你这个臭丫头,你爸这么有钱,你怎么不找他去?住在我家十几年,一点本钱都不用给吗?”
      
      杨霞本就不喜欢家里那个老婆子,还给她带回来一个拖油瓶,有爸爸不找非得在他们家住着,委屈她的孩子,这上哪说理去。
      
      “舅妈,我的抚养费原本有六十万,外婆已经给了你三十万,你还想怎么样?”
      
      为了让她能安然的住下,外婆生前还把自己的退休工资都交给舅妈,如果不是因为外婆手上有这二十万,怕是早就被赶出家门了。
      
      外婆在世的时候舅妈还能做做样子,等外婆仙逝,舅妈便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生吞了她。
      
      是舅舅护着她几分,可也因为她的事,两人一次次吵架,这次居然闹到了医院。
      
      “没有我们林家,你早就饿死了,那些钱都是我们的!”杨霞叉腰怒骂,如果不是因为在手术室外,怕是声音都能震塌楼。
      
      可哪怕如此,也还有护士提醒安静。
      
      “你给我滚,不想看见你,有多远滚多远。”杨霞背对着林倾,看见她这张漂亮的脸蛋就生气,花了多少钱才养出这样一个大小姐,要是这些钱给小晖不知道多好。
      
      林倾也不想在这里吵,往外走了几步,却没有离开,站在杨霞看不见的地方,把唇给咬破了,血腥味弥漫口腔,眼泪也终于没有忍住,簌簌而下,一滴一滴的砸在地上。
      
      *
      
      楚曜抱着两个奖杯回了酒店,才坐下,群里的语音通话就轰炸了进来,他没接,把奖杯照片发到群里。
      
      接下来可就热闹了,一群人噼里啪啦的打字,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戳键盘的声音。
      
      许致:【我去,什么情况,你怎么把金奖捧回来了?】
      
      何子骞:【曜哥啊,你不会是抢人家奖杯吧?】
      
      楚曜解释:【林倾没来,奖项延顺。】
      
      魏之逸:【卧槽,老哥你捡漏第一名啊,该去买彩票了。】
      
      严留:【听说金奖可以保送华大,完蛋,曜哥不能和我们一起努力学习了。】
      
      ……
      
      楚曜没管群里的乱七八糟,扔下手机从兜里摸出颗薄荷糖塞进嘴里。
      
      得到金奖本该是高兴的事,但不知为何,高兴不起来。
      
      看着外头的车水马龙,他在想,到底是什么事,竟让林倾连可以保送华大的金奖也不要了?
      
      是瞧不上,还是发生了什么其他的事?
      
      楚曜的脑海中浮现那半边白皙的侧脸,是不是也如她一样发生了极其重要的事,这才慌不择路的离开?
      
      他嚼着薄荷糖的牙齿顿了顿,那个人,是不是林倾?
      
      林倾林倾,听着名字应该是个女生。
      
      可又觉得不可能,如果是她,那得是多大的事,才会几分钟都没有,分明还有几分钟就到她了。
      
      楚曜搅动舌尖,薄荷的清凉在嘴里化开,让他脑子有了一丝清醒。
      
      “嗡嗡嗡……”手机的震动声把楚曜拉了回来,转身去拿起手机,是魏之逸。
      
      “喂,哥,你在做什么呢,群里这么热闹也不回消息。”
      
      “有事吗?”楚曜的声线清冷,像是清晨草叶上的一滴露珠。
      
      魏之逸习惯了,这个圈子,楚曜是最淡定的那一个,就是天塌了怕是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有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稳重。
      
      “我妈听说明城的叫花鸡不错,让你明天回来带两只。”
      
      “到底是姑妈想吃,还是你小子想吃?”楚曜转身去了冰箱拿了一瓶冰水。
      
      “我妈,肯定是我妈啊,拜托了亲哥。”魏之逸讨好的笑声传来,他要是说他想吃,那还能劳动楚曜,还得搬出老妈。
      
      坐下拧开盖子,“行,知道了。”
      
      楚曜喝了一口冰水,才吃了薄荷糖,又喝冰水,整个胸腔似乎都冷了几度,在这个炎热的天气里像是回到了冬天。
      
      “哥,一定要去那种老巷子买,那味道才正宗,才好吃……”
      
      楚曜抬手挂了电话,聒噪。
      
      *
      
      林倾等在楼梯间,快五点钟,舅舅终于从手术室出来,她不敢靠太近,怕舅妈又大吵大叫让舅舅难堪。
      
      舅妈和林鸿晖都进了病房,她等在外面,听见医生说缝合的很顺利,但是肯定会留疤,舅舅都快五十了,这个年纪的修复能力已经不如年轻的时候。
      
      林倾双手交握,心中难忍愧疚,如果不是她的存在,舅舅和舅妈也不会吵架,舅舅也不会受伤。
      
      难道她真的是林鸿晖口中的那个扫把星吗?
      
      三岁丧母,由外婆抚养长大,外婆也在今年五月去世,因为癌症,现在舅舅又这样,对她好的人,没有一个好结果。
      不是的,外婆说了,她是外婆和妈妈的骄傲。
      
      杨霞出来打水,瞥见了林倾,脸色又难看了,“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看见你眼睛疼,滚远点。”
      
      林倾没应她的话,杨霞的性子是越说越得劲,如果林倾顶嘴,杨霞能一直说下去。
      
      见林倾这样的鹌鹑样,杨霞也不想和她多说什么,出去打水。
      
      林倾进去看舅舅,林鸿晖坐在另一边的空床位上打游戏,看见林倾进来翻了个白眼,“你脸皮怎么这么厚,还来做什么?”
      
      她当没听见,看了舅舅一眼,整个脑袋都被绷带包裹着,也不知道伤的多重。
      
      她伸手想把舅舅胸前的被子拉上来一点,却被林鸿晖跑过来推开,“你做什么?别在这里假惺惺。”
      
      林鸿晖对她的敌意,和杨霞一样大。
      
      “你能不能安静点,别影响舅舅休息?”哪怕是这个时候,林倾的声音也还是很软糯,不自觉的就弱了气势。
      
      这话正好被回来的杨霞听到,登时就不满了,“要不是你,他能做手术吗?你还好意思凶小晖,女孩子脸皮怎么这么厚呢?我让你滚你听不懂人话吗?”
      
      杨霞放下开水壶,被气的撸袖子了,如果不是林倾,这个家原本该是完美安静的,都是因为那个死老太婆非要留着林倾,有爸爸的人还养在他们家,真是够不要脸。
      
      “舅妈,你安静一点,会吵醒舅舅,”林倾的指甲抠进了手心,“我现在就走,不会碍你的眼。”
      
      说着林倾转身往外走,不想让杨霞把舅舅吵醒,从方才医生的话来说,舅舅没有到病危通知书那样严重,可是林鸿晖还是那样说了。
      
      就因为他随口一句话,奖杯没有了。
      
      因为她真的害怕极了这几个字,当初外婆就是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没多久就去世了。
      
      “你最好永远别回来,找你那个有钱爹去,云家这么有钱不找,非赖到我们家,见了鬼了。”
      
      林倾走出去很远,还是听见了杨霞的这句话,霎时眼泪又争先恐后的涌了出来,她忍着膝盖的疼痛跑下楼梯,一口气跑出医院。
      
      却不知道该去哪里,那个家里已经没有外婆的踪迹了,杨霞一直都很讨厌外婆,所以在外婆走了之后就把外婆的东西都烧了,甚至把家里重新装修了一下。
      
      她漫无目的的走着,膝盖上的疼似乎感觉不到,肚子咕咕叫,站在原地顿了会,转道去了老街,外婆常带她去那家面馆。
      
      *
      
      楚曜吃了晚饭就去老街,查了一下,这边有几家老字号做叫花鸡的店,网上的评价还不错。
      
      下了出租车就明白这条街为什么叫老街了,很有明清时期的风格,整体都是用石头堆砌的墙体,巷子不大,连两辆电瓶车都很难同时通过,所以外边设置了路障,只能徒步进去。
      
      客流量倒不少,这个点充满了烟火气息。
      
      他按照地图指引进去,找到门口一看,店内站满了人,都是在排队的,舌尖顶了顶后槽牙,顿时觉得魏之逸不配吃这里的叫花鸡。
      
      又走了几家店,发现都是这样,很多人一买就是好几只,看样子是游客。
      
      明城确实是一座很有古老气息的城市,和荔城的繁华不同,明城更像一座古城,沉淀着美好静谧的历史。
      
      没办法,楚曜只好站在外边等着。
      
      他和魏之逸从小一起长大,情分不同,这事要是换了别人,还真懒得。
      
      林倾还没到面馆,接到了老师的电话,她站边点接起,老师一开口就是质问,“林倾,你怎么回事,今天的颁奖典礼你没有去?”
      
      “陈老师,对不起,我今天出了点事。”
      
      “什么事比颁奖典礼还重要?”陈老师的语气很差,这不仅仅是林倾一个人的荣耀,也是整个明城一中的荣耀,这对来年明城一中的招生十分重要,上头的领导也很是重视,知道之后险些把她给骂死。
      
      “我……”
      
      林倾正打算解释,突然,手中一空,有个人影蹿了出去,她愣了一秒钟才意识到——手机被抢了!
      
      “站住!有人抢手机啊!”林倾追上去,可是这个时候,这里的人流量极其大,那个人灵活的像是一只泥鳅,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了。
      
      林倾一边大喊一边追,膝盖剧烈疼痛却只能忍着,很多人都还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小偷就已经跑过了,人声嘈杂,人群沸腾,一时之间,热闹传遍了整条老街。
      
      楚曜本就站在最外面,里面的人想看热闹就往外挤,他还没有意识到什么,被人推了一下,一只脚往后退支撑住自己。
      
      这脚才放下,一个不长眼的直直的掼了上去,摔了个狗啃泥。
      
      就在他要爬起来继续跑的时候,楚曜看见了后面追上来的林倾大喊“抓住他,我的手机!”
      
      看见那个人手中粉色的手机,楚曜登时明白过来,他一个用力,一脚踩上他的脊骨。
      
      脚下的人传来一声闷哼。
      
      

  • 作者有话要说:  排雷:文中私设较多,介意慎入,请勿和现实对比,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欢没关系,咱们有缘下本见,推荐下一本现言《许你成欢》戳专栏可收藏。
    1.顾沅进入公司和前总裁助理交接的时候,前总裁助理给了她三个忠告:
      一,别对池总有非分之想
      二,离池总的工作近点,离池总的感情远点
      三,千万别对池总动心
      总结一下这三条就是——别做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
      顾沅一直谨守本分,万万不敢越雷池一步,池总近一步,她退十步,发誓要保住这个工作。
     
    2.池遇多番周折,才把一直心心念念的人放到了身边,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不用多久就能把人拿下吧。
      谁成想,近是挺近的,可她像根木头,恨不得跟他隔着一个银河系那么远,完完全全扮演了十佳好助理。
      池遇:?是我不够有魅力吗?
      前总裁助理:不谢,为了老板不坠入爱情这个漩涡,我付出了太多:)
    顾沅:工作不香吗?谈恋爱干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