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养崽的第5天 ...

  •   夏川澈也在早上七点多的时候醒过一次,当时他第一件事就去确认两个孩子的状况。
      
      小太宰像树熊一样搂住被子,小中也更是不知何时踢开了被子,以大字型的睡姿熟睡着,身上的睡衣被掀起了点,露出白溜溜的小肚皮。
      
      昨天买了床垫之后,夏川澈也在地上给他们一人弄了一个窝,小太宰的窝在他的床的旁边,小中也的窝在他的床的下面,这样两崽子就不用看见对方,而且他又能守在他们的身边。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两个小孩子毫无形象的睡相,睡意又慢慢爬上来,所以今天夏川澈也替他们盖好被子之后又爬上床继续睡。
      
      一直睡到十点左右,他们三人都被门铃声吵醒,夏川澈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了眼时钟,大概是他的小师弟到了,可是他完全不想起床啊怎么办……
      
      因为没人回应,外面的人又按了一下门铃,小太宰在用被子盖住自己脑袋之前还嘟嚷了一句:“快去开门……”
      
      而半梦半醒的小中也已经皱着眉头的将自己整个人缩进被窝里,隔绝外面的声音。
      
      夏川澈也不得不起床,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去开门。
      
      看见门外束着长长马尾、五官秀气不过表情看起来不太高兴的黑发青年,夏川澈也睡眼惺忪地抱怨道:“你来得太早了啦,不是说好中午的吗?”
      “都已经十点了你还——”外面的夜刀神狗朗在看清楚褐发男人的样子时明显地愣了下,“澈,你的样子……?”
      
      夏川澈也的相貌跟他印象里有些出入,比如那头茶色头发变成了不起眼的褐色了,然后五官也……夜刀神狗朗说不出具体哪里不一样了,但第一眼就觉得他的五官平淡了很多,只有那双焦糖色的眼睛跟以前一模一样,漂亮却深不见底。
      
      才半年不见的人不可能连外表都改变了这么多。
      
      “我用能力稍微改变了一下外貌。”顶住鸟窝头的夏川澈也笑了笑,褪去温和的声音略显冰冷,“你知道的,总是有些人在试图找我。”
      
      这种隐隐约约的侵略性,是在小太宰和小中也的面前都不曾显露过的,但作为他的熟人的夜刀神狗朗却一点都不觉得违和。
      
      改变外貌……是石板赋予给他的能力么?夜刀神狗朗想。
      
      他猜的不错,这个能力的确是石板赋予给他的。具体而言,这是一种幻术,幻术是用来欺骗人的,包括但不限于改变外貌,挺符合无色之王“变幻无常”的属性。
      
      夜刀神狗朗是无色之王的氏族,而夏川澈也是新的王,按道理说他是这家伙的氏族,但是夏川澈也却完全没有成为王权者的觉悟。
      
      ……哪个王权者会过着这么咸鱼的生活??看看人家宗像礼司和周防尊,哪个不是在东京横着走的?!
      
      再看看夏川澈也!为了逃避而跑来横滨,住在这种不到3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这象话吗?!
      
      “进来吧。”不知道自己在小师弟的心里被嫌弃了一遍又一遍的夏川澈也让开身子,又用低低的声音补充一句,“对了,我现在名字是夏川澈也哟。”
      
      夜刀神狗朗正想好好的责怪一下他不吭一声就独自离开东京,连长相和名字都换了,顺便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之际,就被屋里的漂亮小男孩吸引了注意力。
      
      听见谈话声的太宰治从被窝里爬出来,一走出房间就跟陌生的黑发青年对上目光。
      
      夏川澈也对小太宰招招手:“阿治,来认识一下你们的保……咳咳,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都会照顾你们的大哥哥哦。”
      
      保姆一字险些冲口而出,还好他临时改口,不然就要被小师弟揍了。
      
      夜刀神狗朗十分端正地跪坐下,姿势标准地向小太宰微微鞠躬:“夜刀神狗朗,请多多指教。”
      夏川澈也忍不住开口:“太正式了啊,就不能换个有趣点的打招呼方式么?”
      “……我又不是小丑,为什么非得用有趣的方式打招呼?”
      
      正在斗嘴的两人都没注意到黑发男孩的眼眸幽深了几分。
      
      说实话,夜刀神狗朗的到来对他和中原中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首先他们根本不需要人来照顾,其次,如果夏川澈也去上班,家里剩下他们两个,那他们便可以自由出入,换言之,他们可以利用夏川澈也不在的时间出去调查身体缩水的原因,还有变回去的方法。
      
      但是夜刀神狗朗在的话,他们的行动便会受到限制……但解决的方法也不是没有。
      
      太宰治不动声色地打量着黑发青年,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故意摆出一副天真的样子逗着他:“狗朗君是我们的保姆吗?”
      “咳咳咳……”旁边的夏川澈也猛烈地咳嗽起来,“狗朗是我的……算是我的弟弟吧,所以要好好相处哦。”
      
      听见“弟弟”一字,黑发青年不太自然别开脑袋。
      
      他才不可能有一个这么不负责的哥哥!
      
      夏川澈也成功把小师弟骗来横滨后,连心情都愉快起来。
      
      照顾孩子从来都不是他的擅长范围,有夜刀神狗朗在的话,他就能轻松很多,也能安心的上班。
      
      咦,这样一来他们不就很像是一个家庭吗?他出去工作,然后狗朗在家照顾孩子什么的……
      
      夏川澈也被自己的想法恶寒了一下,连忙将这可怕的画面抛开。
      
      “这是阿治,中也应该还在睡,他等等就会起来的了。”夏川澈也笑着就扯开了话题,“要不你现在就给我们做早饭?刚起床肚子好饿啊~”
      
      夜刀神狗朗顿时有种夏川澈也把他从东京叫来横滨,就是为了有人可以代替自己做饭的感觉……小师弟认命的叹了一口气,打开了自己的手提箱。
      
      夏川澈也回头温和地对小太宰说:“阿治要不要回去再睡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再叫你们。”
      
      虽然是询问的语气,但太宰治却听出了男人的声音里却藏着一丝不容拒绝的味道。
      
      太宰治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乖巧的应了声“嗨~”,再深深地看了一眼夜刀神狗朗便回房间去。
      
      夜刀神狗朗打开冰箱,把食材取出,边问:“请给我好好的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别跟我说他们是你的私生子。”
      “不像吗?”夏川澈也装模作样的轻叹,“因为他们的妈妈是不同的人,所以不太容易看出来呢。”
      “??!!”
      
      手一抖,刀刃一歪,夜刀神狗朗险些就切到自己的手指。
      
      “开玩笑的,他们是我在街上捡回来的孤儿。”
      “……”手里的菜刀蠢蠢欲动。
      
      多年来的经验告诉他跟这货计较是没有用的,夜刀神狗朗继续切菜,又问:“为什么收养那两个孩子?”
      夏川澈也板起一张脸:“阿治不可爱吗?”
      “……不是这个问题。”小师弟额角一抽,话说这骄傲老父亲的口吻又是什么回事啊!!
      
      夜刀神狗朗瞥他一眼:“我记得你以前就不是个热心的人吧?”
      
      “不是个热心的人”其实已经在一定程度上美化了夏川澈也,他不仅是不热心,甚至可以说是对大部份事情都漠不关心,唯一能令他在意的大概只有他们的师父三轮一言。
      
      因此与其说他是咸鱼,不如说他对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漠不关心,就连夜刀神狗朗也不敢说自己在夏川澈也的心里占了多少份量。
      
      所以像帮助无家可归的孤儿,根本就不是夏川澈也会做的事情,让他十分不解。
      
      “嗯……”夏川澈也垂下眼帘,睫毛遮住了眼里的情绪,声音平淡,“可能是因为坏事做得太多,想做点好事吧。”
      
      毕竟他答应了师父要做个好人啊……如果是以前的他,他大概看都不会看一眼,哪怕是现在,夏川澈也甚至不明白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师父希望他这样做,所以他就做了,不为了赎罪或者别的,只是单纯的“要去做”。
      
      所以就不要指望他对这些孩子会有多么真实的感情了,养孩子和养猫对他而言还真的没有实质的分别,他会觉得猫猫很可爱,常常想撸,但宠物终究只是宠物,他不会把宠物放到跟自己同等高的位置上。
      
      他充其量只是在玩角色扮演,将自己代入父亲的角色罢了。
      
      夜刀神狗朗切菜的动作延滞了半秒,不再说话。
      
      对于夏川澈也的过住,他是略知一二的。
      
      跟从小就在三轮一言身边的他不一样,夏川澈也是18岁的时候才成为三轮一言的弟子,当年他才12岁。18岁之前夏川澈也一直在意大利,因为能力出色,所以从小就被黑手党当作杀手培育,是三轮一言把他从泥泞里拽了出来。
      
      除此之外,更具体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就算他跟夏川澈也相处了六年的时候,也不会说他很了解夏川澈也这个人,除了黑暗的过往之外,这家伙的性格也让人很难以捉摸。
      
      夜刀神狗朗总是觉得自己距离他很远很远,这种远不是说只要他多走几步就能弥补的距离,他们之间有着一条无法跨越的鸿沟,彻底地把他的世界和夏川澈也的世界隔开。
      
      如果把这个世界形容为一场游戏的话,他是玩家,夏川澈也就是冷眼旁观的局外者。
      
      寂静的气氛逐渐弥漫,夏川澈也首先打破沉默:“东京那边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就算在说话都丝毫不影响夜刀神狗朗手起刀落的速度,刀锋快得只剩下残影,“青之王和赤之王水火不容,不过这个局面恐怕不久后就会被打破……我见过赤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不会撑很久。”
      
      达摩克利斯之剑是王权者力量爆发的象征,当王权者发动圣地时,能量会在其上方的空中汇聚,形成剑形状的巨大凝结体。但是当王权者使用力量过度,达摩克利斯之剑便会开始崩坏,变得残破,崩坏到一定的程度就会从天上落下。
      
      落下的剑会毁灭王权者的同时也会波及周遭的一切,神奈川的迦具都陨坑便是前任赤之王——迦具都玄示的力量超过界限,使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所形成,是一场令无数人牺牲的惨剧。
      
      “果然权力纷争就是好麻烦啊。”夏川澈也很咸鱼地叹了一口气,他并不关心青王和赤王之间的事情,迦具都陨坑会不会重演更加跟他没关系,“上班也好麻烦,不如狗朗你明天代替我去上班?”
      “……请给我好好的工作!”
      
      夜刀神狗朗嫌弃光说话不做事的夏川澈也碍事,把他从厨房里赶了出去。
      
      将夏川澈也赶走之后夜刀神狗朗专心做饭,切好豆腐之后却发现没有葱花。
      
      “葱花……嗯?”
      
      他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葱花,眉头渐渐蹙起。
      
      没有葱花……这怎么行?!
      
      对料理极其认真的夜刀神狗朗无法接受没有葱花的味噌汤,果断脱下围裙便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咸鱼君说了声:“我出去买点东西。”
      “嗨嗨~”
      
      ……
      
      超市距离这里约五分钟的步程,夏川澈也估摸着小师弟怎么也要十五分钟才回来,却没料到他只是看了一会电视,门铃便再次响起来。
      
      夏川澈也去开门,看着门外的小师弟露出了疑惑的眼神:“怎么这么快就……”
      
      夏川澈也的话只说到了一半,因为夜刀神狗朗的身后,探出了两个小小的黑色脑袋。
      
      两个小男孩的年龄看上去跟小中也和小太宰都差不多,穿着黑风衣的短刘海男孩的发尾很时髦地染白了,另外长浏海的凤眼男孩身上穿着的貌似是一套校服,更奇葩的是他的肩上竟然停了一只活生生的黄色小胖鸟。
      
      两人的共通点就是都长得很精致,却灰头土脸而且一脸不爽,衣服脏得彷佛在泥土上滚了一圈。
      
      夏川澈也眼皮一跳,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这是……”
      
      夜刀神狗朗自己的心情也十分一言难尽,正要解释自己是怎么在街上捡到这两只崽,被夏川澈也打量着黑发凤眼的小男孩忽然亮出外套里的迷你浮萍拐,就如炸毛的猫咪一样凶他:“咬杀!”
      
      夏川澈也:“……??”
      
      为什么奇怪的孩子越来越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此时的港黑——
    成员A:大件事了!继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之后,芥川先生也不见了!
    成员B:什么什么?不是说中也先生和太宰先生是私奔的吗?那为什么连芥川先生也......
    成员A:(陷入沉思)芥川先生是太宰先生的直属部下,难丶难道他也跟着私奔了??
    森首领:我的得力部下都去哪儿了???
    *
    血色婚礼以后再写,现在先留个伏笔,总之澈澈的状态真的没有比黑时宰好的去哪里……当然以后会出现转机,毕竟这是一篇双向救赎的文文。
    我没有骗你们吧!!明天也是晚上九点更,来!让评论来得更猛烈吧!!说不定我就日更了呢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