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养崽的第1天 ...

  •   夏川澈也,独居男性,24岁,看上去就是个平平无奇的社畜。
      
      没什么朋友,更是长这么大都没有交过女朋友,每天家里——公司——超市三点一线,能有社交生活就有鬼了。
      
      为了远离东京那些糟心的权力纠纷,夏川澈也来到横滨展开新生活,目前在房地产公司里工作,入职有半年了,工资还可以,反正他一个人生活是绰绰有余的。
      
      来横滨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只因为这是一座邻近东京的大城市,治安还一般般,不过夏川澈也并不介意。
      
      “夏川,要去喝一杯吗?”
      
      在公司门口分别之前,夏川澈也的同事真木立志对他发出邀请。
      
      “我就不用了,下次吧。” 夏川澈也礼貌地拒绝,“真木先生你才是,不用回家照顾孩子吗?”
      “哈哈,就是因为要回去带孩子才要先喝两杯啊。” 真木立志笑声爽朗,“等到夏川你有孩子之后就会明白的!”
      “……那我还是不要明白好了。”毕竟孩子什么的,听上去就很麻烦啊。
      
      真木立志不过比他大三岁,就已经是三个孩子的爸了,是个幸福的家伙。
      
      真木立志深知道夏川澈也的“下次”是个遥遥无期的“下次”,因为这不是他第一次听见他这么说了,不过就算无数次被拒绝他都不生气。
      
      因为夏川澈也是个让人生气不起来的家伙,长相清秀,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微笑,对每个人都和颜悦色,脾气好得没话说,是个很容易让其他人产生好感的人。
      
      要说他有什么缺点的话……大概就是有点咸鱼吧。夏川澈也这个人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劲,吃吃喝喝混日子,完全没有人生目标,真木立志从未见过他在什么东西上表现出在意的态度。
      
      跟真木立志分别了,在回家的路上夏川澈也跟平时一样到超市买今天的晚饭,在猪排饭和冷乌冬之间犹豫了片刻,最后从冰柜里拿走了猪排饭。
      
      对夏川澈也来说,吃饭相比是一种享受,更像是为了维持生命的惯常行为,但这不代表他对味道没有要求——反正都要吃,为什么不吃好一点的呢?不然他每天只吃面包就好了。
      
      走出超市,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照进了那双焦糖色眼睛的深处。
      
      又是一天了。
      
      夏川澈也仰着头,注视着将半边天都染成漂亮橘色的晚霞,忽然吐出一声轻叹。
      
      “世界真的好无聊啊……”
      
      自言自语的抱怨完,夏川澈也提着刚买的猪排饭,迈步回家。
      
      ……
      
      东京都法务局户籍科第四分室。
      
      对外为负责管理“特殊外国人户籍”的普通部门,事实上是七位王权者之一的第四王权者青之王,宗像礼司的私人部队,又称Scepter4,部下全都是青之氏族的成员。
      
      王权者,由德累斯顿石板赋予力量的超能力者,一共有七位。他们跟异能力者是不一样的,Scepter4处理的仅仅是超能力者的问题,这便是Scepter4隶属于异能特务科却又不受异能特务科管辖的原因。
      
      “有荒海澈的消息吗?”
      
      淡岛世理抬头,对上自家室长的目光,摇摇头:“很遗憾地,没有。”
      
      藏青色发男人的视线落在屏幕上,上面的一张照片占了半个屏幕,茶色头发的男人和善地笑着,弯起焦糖色的眼眸,明明是那么和暖的瞳色,看进去这双眼睛里却如同掉进了一片寒霜之中。
      
      淡岛世理说出自己的推测:“消声匿迹了半年,他大概已经不在东京了。”
      
      除非他用了什么超高级的隐藏手法,或者已经离开了东京,否则他早就被找到了。
      
      “继续追踪。”
      “是。”
      
      宗像礼司搁下一句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
      
      Scepter4一直在追踪各个王权者的状况,除了赤之王的行踪稳定在他们的掌握之中外,黄金之王和绿之王的行踪都非常飘忽,白银之王又常年在飞船上,鬼知道他现在人在哪;灰之王在多年前的迦具都陨坑事件失踪,被认为死亡,剩下的无色之王又在不久前去世,他的弟子被石板选中成为新任的无色之王。
      
      那么荒海澈……你到底在哪里?
      
      宗像礼司摘下眼镜,拿起抹布仔细地擦拭着,灰色的眼眸之中掠着一抹锐光。
      
      这样危险的人,不尽快找到可不行啊。
      
      ……
      
      “白痴!都是因为你我们才会变成这副样子!”
      “哈?要不是你盲目冲上去,我们会被人暗算吗?!”
      “你想说这是我的责任吗?!”
      
      不远处传来的孩子吵架声让从超市里走出的夏川澈也停下了脚步,他看过去,只见两个看上去才三、四岁的男孩在路中央进行着激烈的争吵。
      
      他们的衣着十分奇怪,两人都穿着童装尺寸的黑西装和大风衣,橘色男孩戴着一顶与年龄明显不符的黑色绅士帽,黑发男孩脑门上缠着绷带,盖住了右眼,左边白白嫩嫩的脸颊上还黏住一块厚厚的纱布。
      
      天色渐暗,马上就要入夜了,两个那么小还长得那么水灵的孩子独自在街上让夏川澈也有点在意,所以走上去问:“两位小朋友,迷路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好像看见两个孩子同时身体一僵。
      
      两个18岁的青年被叫小朋友什么的……这叫人怎么反应啊!
      
      没有人会相信这两个在街道上互相推卸责任的孩子就是令整个横滨的地下势力都闻风丧胆的“双黑”。
      
      ……连两位当事人都不愿意相信,但事实就是这样。
      
      中原中也和太宰治抬头看向说话的褐发男人,他很高,大概一米八的样子,身型偏瘦,不过在三岁半的孩子的眼中却像个小巨人一样。
      
      ……脖子有点酸,原来小孩子这么辛苦的。
      
      帽子男孩抱着双手,撇了撇嘴,语气不善:“我才没有迷路。”
      
      还没接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三岁半的小孩子的事实的中原中也习惯性地做出这个动作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看起来有多……可爱。
      
      奶声奶气的橘发小男孩嘟着嘴巴,像个小大人一样抱着双手,就算口吻有点凶都彷佛在向夏川澈也撒娇一样。
      
      夏川澈也彷佛也注意到这两个还没有自己腿高的豆丁仰着头跟自己说话有点辛苦,于是蹲下去,方便跟他们平视:“你们的父母呢?”
      
      这两个孩子的长相不太像,连发色瞳色都不一样,应该不是兄弟。
      
      夏川澈也刚问完,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就交换了一个眼神。
      
      他们接下这个任务的时候万万没想过自己竟然会遭遇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变成了这副样子之后肯定是不可能回港黑的,不是因为任务失败了,而是……
      
      开什么玩笑!顶住三岁孩子的样子回去肯定会被无情取笑好吗?!谁知道那个萝莉控Boss会不会其实也是正太控?而且被部下看见的话他们以后还要怎么建立威严??
      
      刚刚中原中也已经找过了,他的钱包不见了,大概是在战斗的时候掉了,而太宰治……这货就常常不带钱包出门,所以两人现在处于身无分文的状态。
      
      不过既使他的钱包在,他们也不太可能去找个酒店或者旅馆住……两个三岁孩子拿着一张信用卡说要租房间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吧?!到时候别人把警察叫来了更麻烦。
      
      总之,孩子的身体真是太不方便了。
      
      太宰治:不如先找个冤大头收留,再从长计议找出变回去的方法?我看这人就不错。
      中原中也:……同意。
      
      用眼神交流的两人在瞬间就达成了共识。
      
      ——回去是不可能回去的!
      
      虽然中原中也知道这样做有点不道德,但现时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就算手机还在但他打死都不要找熟人帮忙。
      
      ……大不了以后开一张支票给这个人就是了!
      
      虽说变成这个状态之后他们得更加小心,可能会有敌人趁他们虚弱之时偷袭,但一个人有没有恶意,这点眼力他们还是有的,不然早就葬身在龙头战争里。
      
      于是,太宰·戏精·三岁半·治睁着暗褐色的大眼,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我们是从孤儿院里逃出来的哟。”
      
      声音的确是孩子的声音没错,可是在纯真无邪的音色之下,却隐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诡异感。
      
      夏川澈也愣了愣,目光落在黑发男孩脸上的绷带,他看起来受伤了,还伤得不轻的样子。
      
      夏川澈也没有细问,这种经历对一个孩子来说肯定造成了不轻的心理创伤,他提起的话可能会令对方感到不舒服。
      
      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之后,夏川澈也放轻了语气:“我先带你们去警察局吧。”
      中原中也忙说:“不要去警察局!”
      
      在男人不解的眼神下,中原中也硬着头皮解释:“……去警察局的话,孤儿院会找到我们的,我们不想回去。”
      夏川澈也蹙起了眉头:“你们知不知道外面很危险的?就这样跑出来了,万一我是坏人呢?抓了你们怎么办?”
      两个黑手党:“……”
      
      ……还能怎么办?毙了你还是毙了你?
      
      太宰治装模作样的对着中原中也轻叹:“都是你啦,明明都叫你记得带点钱出来,怎么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呢?”
      中原中也:“……??”
      
      如果不是男人还在看着他们,他大概已经对这个绷带混蛋动手了。
      
      他们不愿意去警察局,又是无家可归的孤儿,夏川澈也认命的叹了一口气,站起来。
      
      总之先捡回家再说吧,谁叫他在努力做一个好人呢。
      
      逆光的褐发男人浅浅地笑着,余晖模糊了他的轮廓,唯独那双焦糖色的眼睛在闪闪发光。
      
      “那你们要来我家吗?”
      
      

  •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迷上文野,激情开文!因为没预收没存稿,先发一章看看反应怎么样,反应好的话我就开始隔日更/日更的,所以求收藏求评论!
    第一次写男主视角+综漫,多多指教了!!
    ps.为接档文打一下广告,戳进专栏里就会看见,感兴趣收藏一个嘛w
    《[综英美]我只是个恶魔》
    遍体鳞伤的杰森连动一根手指的气力都没有,就算旁边那个由哥谭最臭名昭着的疯子留下的炸弹即将引爆,也只能眼睁睁地等着死亡。
    【有人来吗?谁都好,天使也好……恶魔也好……】
    倏然,眼前竟出现了一双擦得发亮的皮鞋,模糊的视线里,唯有那双血红的眼睛异常清晰,直直看穿灵魂。
    “那么,要和我订立契约吗?”

    据说跟恶魔交易的人,要付上自己的灵魂作为代价——这并非空穴来风。人类的灵魂对恶魔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精神力越强大的人类,他们的灵魂越美味。
    为了尝到这些美味又有趣的灵魂,千年来克劳斯与一个又一个的人类订立主仆契约,以灵魂为交换,实现他们的愿望。
    他自认口味很刁钻,然而当他来到哥谭这座城市时,闻到灵魂居然一个比一个香,比如那个看起来整天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克劳斯简直想一口吃掉他。
    克劳斯:“人类,你要和我订立契约吗?”
    布鲁斯:“???”哪来的神经病。

    少年淡漠的眸子凝视着底下的罪恶之城,声音带着不可遏抑的怒意:“克劳斯,他做不到的事情,由我来完成。”
    西装革履的恶魔单膝跪下,垂着猩红的双瞳,如同忠心的仆人一样轻轻亲吻主人的手背,薄唇吐出蛊惑的低语:“Yes, my lord.”
    ——我是恶魔,且为你所有。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